《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三十一章、众星捧月

上车之后直奔牙笼半岛,柳希言还特意向游方道歉,告诉他昨日存在店中的几个葫芦被店员不小心碰碎了,假如不着急的话,等到离开三亚之时,再加工好一并送来。游方笑道:“我一点都不着急,那些东西随身带着也不方便,就谢谢诸位帮我先收着了。”

海南多山,主要城镇大多是环岛沿海边分布,自古悬于偏远海外,然而风光却是极美。海南岛最南端的地势几乎是最标准的鳌龙探海,三亚半岛是一条延伸入海中的龙脉,而一左一右两条余脉形成了牙笼半岛与鹿回头,恰似探入海中的两只前肢。

沿着亚龙湾前往牙笼半岛,左边是山,锋芒却不是险峻雄奇,右边是海,气质却不是波涛涌动,在这山海之间,体味最深刻的就是那多姿多彩的摇曳风情。心境可以影响眼前的风景,而风景也可以映射入心境,不久前在重庆经历生死凶险的游方,此刻难得有了怡然而萌动的情怀,却似已陶醉忘情。

风情万种之间,游方竟莫名想起自己所遇到的女子,妖娆多姿如吴玉翀、明媚照人如向影华、热烈浓情如谢小仙、美丽纯真如屠苏、冷艳性感如齐箬雪……

车往右转南行,穿过一片棕榈林,又穿过一片椰树林,前面已经可以望见南海渔村了。这个村庄建在离海不远的高坡上,三面山势曲线温柔如水波,一面缓缓延伸向大海,海边是白色的沙滩。沙滩上有不少拖上岸的小船,远处海中还有几艘大船,再往前看有个伸入海中的码头,旁边停着两艘很漂亮的新船。

村子外面里离沙滩不远的地方,沿着一条简易公路修了两排很别致的房子,一层挑空很高只有柱子,就似凉亭一般,里面放着休闲桌椅,二楼才是居所。通过楼梯上去,有一个带长檐的小平台,放着藤木茶桌,可以在海天之间会客闲聊,平台后是房间,从外面的格局判断应该类似套间,住五、六人没问题。

住在这里,可在门前凭栏凌空远眺,品茶饮酒,听海风吹拂、渔歌晚唱,赏潮起潮落、滟敛波光,一座房子还配一条小渔船,也不必远寻什么塞班岛、夏威夷了。这里是渔村自己建设的,可以自住也可以待客,平时交给南砂酒店管理公司经营,想租用此处的房子度假费用不菲。

这还是当年詹莫道长老的主意,请来夏威夷一家酒店管理公司做的策划与设计,学到经验之后,又整合产业自己开设了南砂酒店管理公司,总裁就是詹莫道,经营的当然不止这个渔村旁的度假村。近年来南砂酒店管理公司创造的收益,已经逐渐超过了消砂派另一处重要的产业牙笼渔业集团。

此刻这个度假村并不对外营业,连沙滩上的小渔船一起被消砂派自己包下来了,做为接待各派来客的地方。消砂派举行这场聚会手笔不小,但是用自己村的地方诸事都很方便,他们也是有收获的,可以借这个场合与各派交易秘法器物、谈经营合作、切磋交流修行感悟。

而且各派拜山时都会送上礼物,不论轻重,基本都是在聚会上准备交易的物品,比如游方这次也没有空手,没别的东西,他打算送上一对晶石。往年松鹤谷向家一般会送晶石,但这次游方打听过了,九星派与松鹤谷没有弟子前来参加聚会。九星派自有原因,而松鹤谷最近出了事,对外封锁了消息。

在路上,柳希言和严礼强介绍了村子里的情况,车走到椰林中就不得不停下来了,因为前方有人迎出了村外。

游方上次去松鹤谷,骑着楚阳乡派出所的破摩托,当时情况不同,而今时已不比往日,兰德先生声名已扬,而且他还有借重各大派弟子的心思,假如自己打个车晃晃悠悠赶过来,场面上也不是那么回事。

如今这种有长老来接、各派弟子闻讯相迎的场面正符合兰德先生“高人小前辈”的身份,也是游方想要的结果,可以说在他的算计之中。表面上越是如此,游方的表现就越加谦恭,一点都不摆前辈高人的架子,赶紧叫停车,道了声谢主动开门下车迎上前去,大老远就拱手行礼。

场面本不至于如此隆重,但昨天在龙王祠闹了一出,消砂派掌门苍霄也觉得有些尴尬,特意让曾见过梅兰德的柳希言长老去接,自己也在村口外等候显得礼数周全。陆长林与梅兰德有“旧交”,这一次也要随苍霄掌门一起在村口迎候。

叠障派掌门皓东真人因为师叔千杯与梅兰德是故交,还有另一件事要谢谢这位兰德前辈,所以也要随二位掌门一起到村口迎候。卧牛派掌门牛月坡一见三位掌门都要迎到村口,那干脆,自己也去吧。

八宅派弟子梁广海、云南鸣翠泉弟子熊居仕等人与这四位掌门是同辈,于是也联袂迎接。三元派弟子罗斌和余成韵也说要迎到村外,感谢兰德前辈上次割爱晶石、助他们配齐两套三元大阵,牛金泉非得跟着父亲迎接上次一起喝过酒的梅兰德,而那边张流冰等人也起哄,跟着陆长林一起迎到村外。

大家一看场面这么热闹,干脆全部迎到村外了,等于是这场聚会的一个大集合。这情景,也和在宜宾时薛奇男回乡下差不多了,就差没有拉个条幅准备鼓乐仪仗队。游方抢步上前满脸微笑,彬彬有礼一一相见。

陆长林还自作主张来了个热情的拥抱,搞的站在旁边正准备打招呼的皓东真人有点尴尬,她可不好学着陆长林的样子与梅兰德来什么拥抱见礼。

叠障派掌门皓东真人是个女的,还是一位长发道姑,在青城山中一家道观中修行,听说年纪比千杯道人小不了几岁,但容颜看上去很年轻,也就是二、三十岁的样子,说明此人至少已有移转灵枢之境,而且善于滋养形神、养生而全形。

皓东真人一见面就向游方致谢,感谢他托千杯道长向叠障派门下弟子转赠晶石的厚爱。游方闻言微微一怔但随即就反应过来了,只是笑着说他曾受千杯道人的恩惠,至于叠障派众同道,要谢就谢门内供奉长老千杯吧。

原来千杯长老也挺会做人还挺逗,上次在江西、湖南一带搭游方的“便车”搜罗了不少秘法晶石,他没有全部自己留着,然后就跑回青城山了,挑选晶石送给一批门下弟子。千杯话说的漂亮送了一个顺水人情,就说这些晶石都是兰德前辈所转赠,所以皓东真人今日才会特意致谢。

至于兰德先生哪来的那么多秘法晶石?大家多多少少也有所风闻,他与月影仙子堪称如今江湖风门的一对金童玉女,假如他真跟向影华好上了,等于拥有了一座埋藏宝藏的矿山啊,这些事自然谁也不好细问。

游方在众同道簇拥下走进南海渔村时,很有一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他也在心中感叹,自己这位江湖小游子一年前哪能想到这种场面?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莫名的推动,将他推到了这个位置,看似风光无限,却也危机四伏需要时刻小心,否则一个跟头栽下去就爬不起来了。

这场聚会不像单位开会那么严肃正规,众人集合迎接兰德先生,集会顺势也就开始了。大家围坐在一起,座位就是沙滩上扣过来的小船底,先由几位长辈互相介绍,有人是第一次来与大家还不熟悉,算是一个见面会,显得很是休闲随意,也适合交流的气氛,可见安排者非常用心。

午餐是一场沙滩烧烤宴会,有豪爽的吃法也有精致的烤炙,适合不同人的口味。下午是一场集会,场面非常有趣,各派都住在沙滩边的那种挑空海景房里,出售的秘法器物就放在一楼的那个开放式的凉亭中,摆着不同的桌子或架子,没人看着也不担心有小偷来偷。

众人或三三两两或沙滩上闲逛,或在远处海面上泛舟,或就在屋子前面坐着聊天,大家可以随意去看各派拿出来的东西,如果有想要的就找到那一派的弟子,或买或用秘法器物交换。

游方也从头逛到尾,发现那些东西放在那里旁边都有标价,仔细算了算,假如一样买一件的话,自己根本买不起!别看他现在有一个白云山庄,每年可能有两百万的收入,但是现钱还没到手呢,昨天花了八十一万做法事,算算手头全部存款也就三百来万了。

假如用晶石去换的话,他倒还有几十枚晶石,但也不能全带在身上啊,带在身上的除了送给消砂派那一对之外,他都有用也舍不得交换。

东西为什么要明码标价又没人看着呢?因为这些人也不好意思彼此讨价还价,看中了就买省得其他的麻烦,显得很潇洒,谁也不是摆摊的小贩。形法派弟子慕容纯明为什么会在旅游商店买那样十八个葫芦回去研究?在这里买真正的风水葫芦可够贵的,而且不一定能买齐全。

消砂派这次放了三十多个风水葫芦在路边的桌子上,都是炼境完整、笔意中携带风水垣局灵枢地气的烙画葫芦,游方数了数,一共也就有二十多种,而且每个售价八万元,他还看见慕容纯明又在这里买了三个。

陆长林住的那栋房子下面放着一个竹制书架,游方路过的时候停留了半天,愣没看出来架子上放的是什么东西?那是一个个呈琥珀状的硬块,不大的一小块售价就是三十万,凑近了闻还有一股明显的刺鼻臭味!谁跑到这里来卖臭疙瘩?

游方正在纳闷间,恰好陆长林从楼上下来,看见他笑着问道:“兰德先生也对抹鲸香感兴趣吗?这可是我陆家的私藏,本次拿出来与各派结缘。”

游方也笑了:“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龙涎香,请问此物对秘法修炼有何特别用处?”

陆长林答道:“兰德先生果然是行家,一听就知道是龙涎香,此物需要经过秘法凝炼,如施展寻峦入境一类的秘诀,可以化入香息相助安神,当然还有其他的种种妙用。……这些不过将将提炼纯净,但还没有最终炼成秘法龙涎香,兰德先生功力深厚境界高超,自然能凝炼成功并有所用。”

原来陆长林卖的是半成品,游方用神识查探,觉得这种东西假如经过神识继续凝炼,可能有类似阴界土一样的种种妙用,但其特性当然不是精纯的阴气,至于是什么还需要仔细研究。这种凝炼方式正是他所擅长,于是动心了,就信手拿了一块,旁边有包装,取过来包好。

“哦,对了,我是第一次来参加南海渔村聚会,请问这里的交易是直接转账还是现场付支票?”游方问道。

陆长林一摆手:“我也是第一次来,难得兰德先生看中,还谈什么钱,我送您了!”

这让游方很有些哭笑不得,陆长林想充大方送人情,也不能在这种场合送啊!他送了,叫别人怎么办,难道也跟着送吗?送给兰德先生,别人也来买,难道也一样送吗?送张三不送李四,面子上也不好看啊?所以这里的规矩是明码标价、喜欢就拿,不讨价还价分长辈晚辈的身份与交情,就是为了大家面子上方便。

但对方身为一派掌门有此“豪爽”之举,而且游方也曾经送过他东西,话一出口倒也不好驳面子拒绝了,只能说一声谢赶紧收起来走人,可惜已经让路过的好几位同道看见、听见了。陆长林觉得自己挺有面子,可是游方很尴尬,于是没有再在别人家买任何东西。

陆长林将出售的器物送给兰德前辈,游方再到别人家那里,别人送还是不送呢?干脆不给各大派同道出这种难题。如果买的话,游方也买不起太多东西,那二十八个风水垣局葫芦已经足够他研究很久了,一次太贪多反而消化不了。

这一场轻松惬意的聚会时间是两天,各门各派之间还可以在自己所住的地方私下商谈开小会。游方是第一次来又是前辈的身份,这两天基本上都是坐在屋前的平台上看海景,不断有各门各派的同道前来拜访交流,他很有礼貌的接待,陪着大家谈论天南地北的话题。

他住的房子成了聚会最热闹的地方,很多年轻人对这位兰德先生都很好奇,见面之后印像也很好,大家也很愿意与他结交。

第二天晚上,消砂派内堂执事庸万花送来了二十八个风水葫芦,当时游方正坐在房前的藤椅上,陪着消砂派的掌门苍霄父女还有三位内堂长老翟冷、柳希言、詹莫道聊天,一见到葫芦就眉头一皱道:“庸先生,这葫芦和我买的不一样啊?”

庸万花赶紧抱歉:“前天不知道是兰德先生造访,有得罪之处请您原谅,您存在店里的那一包葫芦,有个店员不小心打翻了桌子,正好砸在包上……”

他刚解释到这里,苍霄笑着挥手打断道:“庸师弟,你就别说这些了!……兰德先生,前日在龙王祠闹了一场误会,我想也是前辈有意顺势为之,未尝不是您游戏江湖的一段佳话。我听说之后也是笑了半天,同时佩服不已!……我怎能让您带走那些无用的废葫芦,难得来此一趟,这一套二十八枚完整的风水垣局葫芦,算是我等的一点心意,您千万要收下。”

苍霄说话倒也坦然,这才是一派掌门的风度。游方哈哈一笑就把葫芦收下来了,算是此行的一笔收获。假如他自己想买的话,没人会认为他买不起,但是他还真的是买不起!除非拿晶石去换,而且未必有这个机缘能换到一整套。

……

南海渔村聚会只有两天,消砂派不可能将整个度假村总是空出来不营业,且事先已有不少年轻弟子来了一段日子,结伴行游玩赏附近的风光,在聚会的第二天下午已纷纷告辞离去。借着送葫芦的场合,游方本打算租下一条船以及船员,想出海看看。

南海渔村的码头停着两条大船,一条属于牙笼渔业集团,另一条属于南砂酒店管理公司,都经过改装,尤其是南砂酒店管理公司的那条船,就是詹莫道用来接待重要的商务合作贵宾出海游玩用的,平时也对外出租,游方想租用的就是那条船。

不料还没等他开口,詹莫道却主动提到了一件事,与游方的想法竟不谋而合。

詹莫道这人擅长经营结交,也是消砂派近年来处理内外事务表现最出色的年轻人才,这几日他与交好的几大派年轻弟子相约,在聚会结束之后坐船出海游玩数日,其他人都已经约好了,今天借机邀请兰德先生同去。

游方做出游兴很浓的样子,当即就点头答应了,却又不知为什么,心里总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妥。等到消砂派众人告辞之后,他又私下把张流冰叫来,秘密商议安排了一些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