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三十章、亏什么亏

进了偏殿,这里布置的既像办公室又像一间会客室,那边放着两张桌子,桌子上居然还有一台电脑连着网线,这边供着香案,靠窗一侧是黄花梨木座椅。除了那台电脑很具现代感之外,家具与陈设倒是古色古香。

屋里还有两个年轻的道士,那名短须道士一进屋就说道:“宇轩、德真,快给这位施主沏壶好茶!——施主,您请坐,听贫道慢慢为您介绍本祠的法事。”

游方此时的态度,摆明了是要当冤大头啊,道士介绍了半天,越说“项目”越贵,最后推出了两种顶级法事,一种收费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另一种收费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游方当然只选贵的。

这场法事需要本观住持翟冷道长亲自主持,众道士列队诵经祈福,由游方亲手点燃香柱,在众法师的护持之下敬献于龙王法座前,整个大殿都是要清场的。仪式完成之时,殿外大钟鸣九响,由游方亲自扶杠撞击,殿内铜磬亦鸣九响,由翟冷住持亲手敲击,以象征龙吟相和,表示南海龙王收到供奉了。

仪式完成之后,游方将在众法师的陪同下,去海边放生一只海龟,至于海龟龙王祠已经准备好了,有好几十斤重,也不知从哪儿买来的。

商量完毕,中年道士立刻就兴冲冲的去找观主了,据说观主今天下午正好有空,同时让德真去备饭,中午要待客。现在虽然已经过了午饭点,但游方自称还没吃午饭呢,就是为了到龙王祠来烧香,那么在仪式之前怎么能让这位贵客饿着呢?

游方继续留在偏殿中喝茶,那名叫宇轩的年轻道士看着他欲言又止,神色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位老板……施主,您可够慷慨的!”

游方赶忙答道:“供奉龙王,怎么能说慷慨呢?只能说恭敬!……不瞒您说,我爹就是养鱼的,前不久遇到一场大难幸亏最终逢凶化吉,这次来海南旅游我特地要到龙王祠烧香还愿,唯恐不够虔诚。再说了,我家好多口人呢,这次拜龙王,希望给大家都祈福。……连讲相声的郭德纲都说过,不能使小钱办大事,我怎么能敷衍了事呢?”

宇轩连忙点头附和道:“对,施主你做的太对了!”

游方趁势又问道:“除了这场顶级法事之外,还有更隆重的吗?”

宇轩愣了愣,竟然露出了苦笑:“您是想问更贵的吗?有倒是有,收费九九八十一万,仪式过程也差不多,但只在初一、十五或逢年过节,每天的头一柱香,以及晨钟暮鼓由住持亲自祈福为您敲响,需要提前预约的。”

恰在这时,那名短须道士将龙王祠的住持翟冷道长请来了,这位住持还有一个身份是消砂派三名内堂长老之一,掌管宗门内秘法传承事务。翟冷不到五十,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神情恬淡微微有些冷肃感,但说话谦和有礼,举手投足间确实很有高人风范。

游方一见到住持道长,态度就跟见了活神仙一样,立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一定要做那收费八十一万的顶级法事,看他的言谈之间流露出的意思分明就是三个字——不差钱!

这种好事住持怎能拒绝呢,他告诉游方初一已过,可以预约在本月十五。结果游方很为难,说自己还有很重要的生意要谈,等这月十五肯定来不及了,明天就是八月初八,也是个非常难得的吉利好日子,干脆就明天吧!

不料翟冷住持竟然拒绝了,推说自己明天有一场重要的法会参加,无法主持这样的仪式。其实游方心里也明白,明天就是南海渔村聚会之期,翟冷肯定是要去的,不能留在龙王祠中。但是他的态度很坚决,说明天不行那就今天下午,反正仪式已经在准备了,干脆就做一场顶级的法事。

晨钟暮鼓,可以等到本月十五再敲,算是为他敲的,今天这一柱香虽然不是头香,但也代表头香的心意,到了本月十五那一天,再由住持代劳敬一柱头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有钱不赚白不赚,九九八十一万呐!翟冷住持笑眯眯的答应了,心里还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然后翟冷住持就带着那名叫德歌的中年道士去准备法事了,敬香的时间定在未申之交,也就是下午三点整,吃完饭之后法事就可以开始。由德真与宇轩两名年轻道士陪着游方去膳堂用餐,当然是好吃好喝好招待。

吃饭的时候,小道士德真有些腼腆的问了一句:“施主您贵姓?”

一般方外人不会主动去问施主的姓名,而是在功德簿上让他们自己签名留字,象征结善随缘之意。当然了,出家人也会在石碑、铜钟上刻上捐赠人的名字,做为一种宣扬功德之举,很多人花了钱,也是希望留名的。

游方笑着答道:“我姓梅,请问有什么事?”

德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场法事做完之后才会收钱,届时将在金册留名,但您现在能不能付点定金?仪式需要准备一些东西,都是现采购的,两万就行。”

一场法事九九八十一万?那是扯淡!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但是游方搞那么大的场面,肯定还是需要成本的,假如他做完法事不付钱,道士们找谁哭去?收两万定金倒是足够了,倒不是怀疑游方付不起钱,但是以防万一嘛。这种话住持自不好意思说,小道士开口却无所谓。

游方笑了,从背包里取出了两万现金递给他道:“还真是巧了,我身上带着这些现金,不过谁也不可能拿那么多钱出门,回头我签张支票可以吗?”

德真立即点头道:“可以可以,当然没问题!”然后拿着钱出去了。

下午这场法事过程不必详述,总之非常隆重,游方烧的香比胳膊还粗,捧在手里简直像个冒烟的大火炬!而龙王祠的一班大小道士都忙的够呛。仪式完成之后又在后院一间静雅的客厅内喝茶,住持亲自陪同,德歌捧来了一大一小两本金册。

这两本册子与先前看见的那两本大不一样,有点像婚纱影楼的像册,因为每一页都是硬质的而且很厚,所区别的就是质地似乎是镀金的,页数并不多。册子封面上写着“大小洞天南海龙王祠功德金册”,下面还有小字“辛卯年(公元2011年)”,原来这不是随便签的,一年只有一册。

稍大一点的册子是留在龙王祠的,据说是要接受诵经焚香祈福,有专门的地方供奉,小一点的册子页数很少,相当于一本证书,让游方带回去纪念,也算是进行此场法事的一个凭证,这两本册子上都需要他亲自签名。

那本大的功德金册是翟冷亲自打开递过来的,德歌双手递过了一支笔。游方接过册子的时候稍微愣了愣,这本册子打开之后左右两页只留一个人的名字,其他都是祈福的话以及仪式的记载。翟冷虽然直接翻到了这一页,但游方眼神很尖,看见了翻过的上一页中有人留的名字,是“香港——肖常发”。

如果游方记得没错,肖瑜曾提过一次,她的父亲就叫肖常发,还真是凑巧了!

游方在两本册子上都签上了名,小册子自己收起,大册子恭恭敬敬递还给翟冷住持,随册子附上的还有一张开好的支票。翟冷接过册子与支票时神情变得非常古怪,也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因为游方在册子上的签名是“重庆——梅兰德”。

过了好半天,翟冷才放下册子站起身来,躬身抱拳试探道:“请问您就是风门前辈兰德先生吗?”

游方微微一怔,也起身答道:“不错,是我!您是……?”

翟冷与一旁的德歌赶紧躬身行礼,长揖及地道:“消砂派内堂长老翟冷,携弟子陈德歌给兰德前辈见礼!惭愧,惭愧,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今天这事……”

游方一边笑一边还礼,将两人扶起来道:“哎呀,没想到会这么巧,难怪我见二位道长气度不凡,原来真是当世高人,我这场法事真找对人了!本打算明天就去南海渔村拜山,不料今天就与二位同道见面了,真是有缘呐!……二位同道比我年长,不必叫我前辈。”

翟冷是一脸惭愧啊,扭头狠狠的瞪了徒弟一眼,尴尬的几乎无地自容,指着桌上的金册道:“兰德前辈,您怎会到这里做法事?事先也不通知一声,此处就是我消砂派的道场啊!”

游方答道:“哦,我事前真不知道!我曾在松鹤谷见过贵派柳希言长老还有李忆墨、严礼强两位年轻同道,他们倒没告诉我。……但这样不是更好吗?我本就打算做一场法事,由消砂派的高人来主持,自然更加是锦上添花。”

游方说的是实话也是谎话,他不是不认识消砂派的弟子,松鹤谷中就见过三位还打过招呼。但当时那种场合他是众人瞩目的中心,没来得及细谈太多,连南海渔村聚会都没谈,柳希言长老自然也没告诉他大小洞天龙王祠是消砂派内堂所在。

至于消砂派给江湖风门发出的邀请,也只说到牙笼半岛南海渔村聚会,没有特意说自己的宗门内堂所在,这完全没有必要。假如不是张流冰私下里告诉游方,他还真不知道!

今天这一出闹的,消砂派内堂执事同时也是龙王祠的知客陈德歌设门槛钓空子,本来也就是几百块香油钱的事,结果钓到了兰德先生头上。而游方顺着门槛就上来了,自己架天梯,举行了一场九九八十一万的超级法事,搞得就像消砂派想故意骗他钱一样。

这笔钱收也不是、退也不是,功德金册已经留名,总不能把名字再擦掉,这个仪式本身就应该是隆重而认真的,而金册也不能毁去。它毕竟是一场真正的法事,身为道观住持的翟冷当然不能开玩笑乱来,而且游方也不可能不付钱。

倒是兰德先生的态度冲淡了场面的尴尬,表示自己就是来做法事的,碰到了消砂派同道那是有缘!在龙王祠又聊了半天,谈的都是明日南海渔村聚会的事,翟冷问游方住在哪里,明天一大早他一定要派车去接。游方也没客气,告诉了他自己住的酒店,等明天把车派到门口再给他打电话。

告辞的时候,翟冷一直将游方送到了道观门口,又问兰德先生还有何吩咐?游方想了想说道:“我在风景区中见到一家商店卖葫芦,烙画并不是一般的手笔,似有秘法痕迹,现在想想应该是消砂派开的商店吧?”

翟冷:“兰德先生真是好眼力,那里是我消砂派的地方,由我师弟庸万花掌管。”

游方笑了:“难怪啊,连我看见都很感兴趣,买了很多葫芦,路上不太好拿,如果方便的话,就一起帮我拿到酒店好吗?谢谢了!”

翟冷赶紧答道:“兰德先生太客气了,举手之劳的小事而已,说什么谢字?”

游方前脚一走,翟冷一个电话就把庸万花叫来了。庸万花来了之后才知道刚才买下二十八个葫芦那人居然是兰德先生!这件事也就罢了,而陈德歌居然在龙王祠看走了眼,把人当作一位年少多金的冤大头,拉过来一顿忽悠,做了一场超级法事。

结果兰德先生真做法事了、钱也给了,然后就这么走了,消砂派众人尴尬万分偏偏还没办法!翟冷想骂徒弟,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骂,因为这件事他自己也有份,完全没想到嘛。

庸万花犹犹豫豫的问了一句:“既然知道前辈住在哪里,今天晚上就把这些葫芦给他送去吧,私下里把钱还了,也许好说一点。”

翟冷语气一沉道:“你这样是什么意思,人家缺这笔钱?本就是找道观做法事祈福,这么一来岂不是更尴尬?至于那些葫芦,唉——!”说到这里他长叹了一声。

庸万花:“葫芦怎么了?”

翟冷:“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清楚了,你好意思把那些废葫芦再给人家送去吗?明天到了南海渔村,兰德先生一看我们消砂派拿出来的风水葫芦,明显不是一回事。”然后又叹气摆手道:“我要禀明掌门,只能取二十八个风水葫芦送给兰德先生了。”

庸万花:“一套完整的二十八宿风水垣局葫芦?那我们可亏大了!”

翟冷斥道:“亏什么亏?人家刚才跟我们谈吃亏了吗?闹出了这种笑话,幸亏兰德前辈不计较,大家都好下台。他倒是没说什么,但我们这八十一万收下了,假如传扬出去,又算怎么回事?这可怪不得兰德先生!”

是啊,这事怎么能怪游方呢,人家进庙烧香按规矩来,有多贵的法事做多贵的法事,假如还嫌吃亏的话,那也只能怪龙王祠没有更贵的超级法事了。而且兰德先生走的时候也没要什么,就是请他们帮忙把刚才买的葫芦送到酒店,至于消砂派送什么样的葫芦,那是消砂派自己的事。

有些秘法器物根本无法按通常的方式去核算成本,一个风水葫芦多少钱算贵啊?那是高手的心血,普通人花再多的人工也加工不出来,除去这种成本,它本身可能非常便宜。最难得的是,一般人想花钱也没地方买。

庸万花皱眉道:“本次南海渔村聚会,风水葫芦倒是准备了几十个,但如果一下子拿出二十八个送给兰德先生,可就不够了!而且也凑不齐一整套的啊?”

翟冷:“聚会准备的当然不够,也不必动用那些,可以拿本门内堂收藏的送他,如果凑不齐整套的话,这几天就把所缺的加紧制作出来,找个借口拖延几天,就说你们店员不小心把葫芦打碎了。”

说到这里这位长老自己突然笑了:“这位兰德先生,年纪轻轻确有前辈高人风范,他未必不知龙王祠是我消砂派内堂所在,行事却颇有游戏江湖之意。我等如此处置,假如传扬出去,将来未尝不可成为一段佳话,你们明白吗?”

游方这笔“生意”做的可真值啊!虽然花了八十一万,却换到了一整套二十八宿风水垣局葫芦。这种葫芦在南海渔村聚会中可以向消砂派购买或以物交换,但他一个人不可能买下那么多,不仅是钱的问题,那么多江湖同道都在场,别人也想买的话他也不能全包了,更不好意思与一众晚辈去争什么东西。

更重要的是,在那种场合也凑不齐一整套,它们对游方研究风水垣局非常有用。游方是有意的吗?只能说是在有意与无意之间,顺水推舟而已,但这种结果他能想到。

第二天一大早,曾经见过游方的消砂派长老柳希言亲自到酒店门前接他,开车的是柳希言的弟子严礼强,他们一见面就行礼致歉道:“真不知道兰德先生已经来到三亚,昨日还去了龙王祠,失礼之处,请您千万包涵!”

游方笑道:“近日各门同道多有拜山,知道贵派很忙,也不好意思打扰,本就打算今天再登门拜访,不料昨日巧遇贵派几位同道,还难为你们这么客气来接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