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二十五章、慰语江湖忒多情

张流冰在电话里很高兴的告诉梅兰德,李丰前辈已经给他留言,兰德先生上次打招呼的事情办好了,然后又向他发出一个邀请——如果兰德先生有空的话,不妨去南海一趟。

近日风门各派年轻一代的弟子都汇聚在海南三亚,消砂派发出的邀请,也是每年一度风门各派进行内部“交易”的聚会。

秘法修行中所需的各种器物,理论上都可以自己去寻找、加工甚至去买,游方背包里那些“宝贝”几乎都是自己搜集或打造的,通过种种机缘。一般的秘法修炼弟子恐怕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但却拥有比他更好的条件,大家可以在一起交流各取所需。有些东西,想自行搜集实在太难了。

天下风门各派几乎每年都有一次类似性质的聚会,参不参加、什么人参加全凭自愿,地点也不完全确定。但是近十余年来,约定俗成,都是每年夏秋之交在海南三亚市的消砂派聚会,原因无他,那里最适合旅游休闲。

消砂派的祖师徐九逵,曾经官至北宋左谏议大夫,因与朝臣蔡京等人不和,获罪流放崖州,其后人也就定居在亚龙湾东侧牙笼半岛上,传承千年直至今日。

此处与松鹤谷一样是一个相当于世外桃源的所在,所区别的是,松鹤谷是深山中地势环抱形成的福地洞天垣局。崖州一带地处偏远,是海南岛的最南端,自古流放之地,然而风景极美、地气自有含生有灵之动,不必开凿洞天掩饰门户,放隐于天地之间。

但是到了如今情况却发生了转变,近二十年海南经历了两次开发热潮,一次是九十年代初期海南建省之后的房地产开发热潮,第二次是新世纪的旅游省项目开发。三亚已经成为着名的旅游休闲观光胜地,这里有煦暖的阳光、温柔的沙滩、湛蓝的海水,还有海滩椰林间的各种风情。

消砂派弟子自古以打渔为业,在牙笼半岛上聚居形成了一个很特殊的渔村,江湖上就称之为南海渔村,这是他们传承的根本源流地。至于历代掌门的居所另有道场,在崖州大小洞天的一处道观中。

由于地理环境相对封闭的关系,消砂派千年以来受到的战乱干扰很少,这与中原一带有很大的不同,它的秘法体系较为完整古朴,相对而言有很多独特的地方。当然了,同样是由于这些限制,它与地处中原的风门各大派来往交流并不多,传承比较封闭,在历史上并不算很兴旺强盛的风门支流。

但情况自改革开放后逐渐转变,消砂派道场所在附近成了旅游黄金地带,他们也搞起了旅游商业开发,并吸收与培养弟子发展经营产业。渔村还是渔村,但成立了渔业集团,刚开始专门向三亚市各大酒店提供时令海鲜,后来自己也开设了海鲜酒楼。不仅如此,在餐饮旅游、房地产开发等方面渐渐都拥有了自己的产业。

随着基业的扩大以及与各派同道交流的增多,消砂派的实力也越来越壮大,如今已经成为江湖风门的大派之一。而且现任掌门苍宵自二十年前执掌消砂派之后,特别注意与中原各大派的交流,每年都要发出邀请,请江湖同道来南海渔村一聚。

延至近十年来,这已经成为江湖风门各派每年约定俗成的例行聚会,前来聚集的以各大派的年轻一代弟子居多,年轻人都喜欢玩嘛。而且这种聚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搞对象。

虽然没有这种说法,秘法修行弟子就得找秘法修行弟子成家,比如向左狐娶的就是江西当地一位官员的妹妹,其人的身份背景与江湖风门毫无关系。但是男女在一起,如果都是秘法修炼者,有很多事情确实方便不少,年轻人聚会的场合自然也是一个互相吸引、结为伴侣的机会。

前两年,九星派掌门沈慎一曾经带着自己的独子沈四宝来参加南海渔村聚会,当时他相中了消砂派女弟子苍岚,但沈四宝却不愿意。四宝当时心里反对又不好直说,故意跑到亚龙湾风景区里,在海摊上勾搭两个姑娘左拥右抱喝花酒,很多江湖同门看见了,都夸他年少风流。

这搞得沈慎一好不尴尬,私下里把儿子狠狠训了一顿,而四宝只是偷笑。

各派的长辈偶尔也会来,他们大多只在渔村里聊聊秘法修行与各派事务,而年轻弟子则更多是结伴去附近去游玩,或组团上山下海,或三三两两结伴寻幽相处。当然了,这场聚会最重要的还是谈各种生意,包括各大派之间的世间生意合作以及各种秘法器物的交换或买卖。

各派所擅长不同,最需要的东西也不同,同时拥有的资源和所处的环境不同,能拿出手的东西也不一样。比如松鹤谷向家,世间的营生是经营矿业,而出产的最重要的秘法器物就是晶石,各派要么单独到松鹤谷求购,要么就在这种场合用自己的东西交换或者直接花钱买。

而且在这里,能够交换到的不仅仅是一派之物。长辈之间的讨价还价自然不太好意思,要谈也只谈大生意,秘法器物的交易买卖通常只是在晚辈之间进行,但涉及金额较大的重要物品之间的交易,还是需要门中长辈的幕后授意。

每年的南海渔村聚会时间定在农历八月初八,但是前后半个月,都会有各派同道聚集于此,或登门拜访消砂派,或交好的门派与弟子之间私下交流结伴行游。

寻峦派这次一共有四位年轻人要去参加南海渔村聚会,都是有钱又有闲、同时修为不错的主,游方都认识——张流冰、张流花、何德清、包冉。令人有些意外的是,代掌门陆长林这一次居然也要去南海渔村参加集会。

这位陆掌门怎么转了性子,主动到这种与江湖同道结交的场合来了?可能是广州发生的事情让他觉得很有面子,这些年终于在风门各派之间脸上添光,也可能就是要到海南来休闲度假。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张玺与包旻等人最近好像有些不对劲,不知私下里在谋划什么?多年来不合的两位长老居然常来常往,陆长林说不出这有什么不妥,但隐约感觉自己的掌门地位无形中受到了看不见的威胁。

所以他才刻意以寻峦派掌门的身份出现在江湖同道面前,结交往来,巩固江湖地位,这与国家之间以外交成就巩固内政地位的思路也差不多。只是他现在才想起这一出,恐怕有些晚了。

张流冰告诉游方,风门各派弟子对兰德先生都十分好奇与仰慕,有人在松鹤谷见过他的风采,还有更多的人没有机会亲眼见到。如果他有空,不妨也去参加南海渔村聚会,消砂派发出了邀请,只是联系不上梅兰德本人,曾托寻峦派与松鹤谷转告。

最近游方还真遇到松鹤谷的人了,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向笑礼根本没想起来这茬,而向影华本人显然是不能去参加这次聚会了,就算她没受伤,前几年也没参加过。倒是张流冰一直还记着,接到兰德先生的电话,赶紧转告。

游方正打算去海边啊,听说了这件事,一转念就决定去消砂派一趟。听说消砂派有自己的远洋船,借这个机会可以托对方帮忙入海一趟,尝试着采集纯阳水。他在潘家园听说南海中沙群岛附近出了一批海捞瓷,本没有太在意,但既然有这个机会,顺便也去查查是怎么回事。

同时他还有更深的想法,潘翘幕以及下属团伙被铲除了,但是无冲派潜入境内的安佐杰却下落不明,这个人肯定在暗处找他。与其天天担心,还不如主动拿自己当饵,把这个人给钓出来,他曾经就是这么对付唐朝和的。

江湖中,不怕手段用老,只看巧妙不同。恰好在三亚有各派年轻高手聚集,真要有什么事,可以借江湖风门之势,将安佐杰以及无冲派潜伏在境内的其他势力一并铲除,省得天天还得惦记着。师父刘黎在重庆可是说过——行走江湖,必须要有所扶持。

既然有此打算,这一趟该怎么现身就有讲究了,他是绝对信任张流冰的,在电话里与这位张大少“密谋”了很久。既要把兰德前辈参加南海渔村聚会的消息尽可能的放出去,他又不能大摇大摆的直接现身,而是悄悄的潜入三亚,在张流冰等人的配合下暗中观察有何异常,到了聚会即将开始的时候,才会突然出现。

与张流冰商量完了,游方挂断电话在北海边静坐了很久,身形就似夜色中的风景,子时将过的时候他拔出了秦渔,另一只手展开了画卷。

自从他打造这幅画卷以来,还是第一次回到北京,此处的地气灵枢,恰恰是他炼入画境山水中所缺的一环。几乎看不见的雾气在北海上弥漫,秦渔在水面上、也是在画卷中姗姗而行,带着难以形容的妙曼风姿,那凌厉无比的剑意,似乎也化作了夜色柔情。

游方身形未动,却以元神炼剑,他的功力虽然采集不了纯阳水,但可以用这种方法淬炼剑意、涵养秦渔,同时也是在修炼前不久于宜宾刚刚领悟的携境无形之道。北海一带的地气灵枢精纯浓郁,脉脉环水却雍饶无形之威,用古语来形容就是四个字——上德如水。

此地能从方寸间见浩瀚,但游方还需要去南海领略真正的浩瀚,才能炼化于方寸之间。

直到凌晨五点左右,游方才起身,步行穿过小半个北京城,路上吃了顿早饭,然后回到所住的宾馆。其实他现在就可以走了,却坐在房间里一直在等什么。果然,还不到八点,门铃就响了,谢小仙来了。

游方挽着手臂把她让进屋,笑着问了一句:“谢谢哦,你这么忙,还抽空来看我。”

谢小仙却瞪了他一眼:“你这个不上班的人,日子过糊涂了?今天是星期六,你是不是认为我就应该加班,假期也不应该休息?”

游方拍了拍脑门:“不好意思,真有点过糊涂了,忘了今天是周末,难得你不加班。”

谢小仙:“吃早饭了吗?”

游方:“如果你没吃的话,我可以再吃一顿。”

谢小仙被他逗笑了:“我吃过了,出门之前,我妈非要我吃完饭再走。”

然后两人就坐在床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没说话,气氛变的有点怪。最终还是游方轻咳一声问道:“中午上哪儿吃?”

谢小仙伸手点了他一下:“就知道吃!”

结果中午他们哪儿也没去,连门都没出,午饭就在房间里叫的送餐,从大清早一直待到了黄昏……直到游方实在要走了,谢小仙才帮他收拾好背包。

谢小仙告诉了游方一件事,刘黎专案组有撤销的可能,因为该查的线索基本上都查完了,潘翘幕及其下属的团伙都已经被翻出来了,余下的工作都是收尾性质。如果这些后续工作都办完了,没有新的线索的话,保留一个专案组也没有太大必要。至于安佐杰,已经在全国范围内被通缉,等抓住的时候再说。

谢小仙说这番话的时候,掩饰不住的有些遗憾,游方则劝道:“这对你也是好事啊,你不是说过吗,等专案组结束之后,你就可以调回北京了,这样的话就没有以前那么忙那么累。在广州的时候你病了,在重庆的时候又差点送了命,这样怎能让人放心?”

谢小仙低着头道:“回北京你就真的放心我吗?”

游方叹了一口气:“至少比以前好些。”

谢小仙抬眼瞟他:“我的意思是,你就不怕我一回北京就……”

说到这里她欲言又止,觉得开这个玩笑不太合适,游方却追问道:“就什么,就嫁人了?那样的话是你自己的选择,我能阻止吗?”

谢小仙神情有些生气的说道:“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女人干嘛一定要靠男人?没有男人一样活!”

游方凑过去看着她问了一句:“我不是男人吗?”

谢小仙掐了他一把:“你是小游子!对我而言世上的男人分两种,一种是小游子,一种不是小游子!”游方愣了半天,这话的滋味让他琢磨了许久。

见游方不说话,谢小仙岔开话题问道:“离开北京你又要去什么地方?”

游方:“南海。”

谢小仙想起了什么,又问道:“你是不是要去查那批海捞瓷?可得小心点,大海茫茫,万一发生什么事情谁都没法预料,假如真与刘黎专案组有关,别忘了通知我,或者像在重庆那样,直接给专案组打电话。”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别只带手机,最好也准备卫星电话。”

谢小仙一直认为重庆那几个爆料电话就是游方打的,而游方也不否认,他师父干的与他干的也没什么区别。

终于还是要走了,谢小仙想送游方去机场,游方却拒绝了,温言劝道:“何必要有那样的告别场面呢,又不是不见面了?再说了,太多人看见你和我在一起也不好。”

临出门之前,谢小仙冷不丁虎着脸的说了一句:“是啊,不知道你还有多少身份?这次去南海,要会你那位情人吗?”

游方长叹一声:“小仙啊,我现在后悔了,当初真不应该告诉你这些!”

谢小仙:“可是你已经告诉我了,我可以不提,只是想告诉你——自己当心点!”

……

海南,三亚,亚龙湾;阳光,海水,柔软的沙滩。

游方站在落地长窗前远眺海景,手背在身后,拿着一个小型的天文望远镜。而齐箬雪坐在客厅中,面前放着好几瓶颜色各异的酒,不知在调着什么饮品,看上去有点让人眼花缭乱。

“终于调好了,我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这是我最近新学的,就等着有机会让你品品呢。”齐箬雪调好了两杯酒,招呼游方过来品尝。

游方走了回来,将望远镜放在地毯上,端起一杯酒道:“委屈你了。”

齐箬雪语气幽幽:“怎么了,是你说没关系我才过来的。……以前说过的那些话,你就不必再说了。”

他们之间约定每个月都会联系,是游方自己说他在三亚,然后手里有一份文件想交给齐箬雪。齐箬雪就飞过来了,趁着周末还请了两天事假,显然并不是仅仅为了那份文件。到了三亚见到游方之后却吃了一惊,因为在她看来,通过刘昌黎间接买下白云山庄的人,竟然就是梅兰德。

当初梅兰德离开白云山庄时曾经说过,他忘不了这个地方,等将来有了钱,就把这座山庄买下来。她听了当然很开心却不敢当真,万没想到一语成真。

游方品了一口酒:“嗯,真不错,这味道太特别了,我还得适应适应!……我的意思是说,委屈你陪着我这个老头子了。”

齐箬雪看着他扑哧一声笑了,看游方现在的面貌可不是二十出头,他化了妆,就似六十来岁的形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