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二十三章、饮食男女

查封秋音斋的收获不大也不小,至少没收了一批珍贵的文物,有的能够查出来源,是盗墓的贼赃,有的来历不明。有问题的物件大多不在店铺里摆着,市郊还找到了两个秘密仓库,翻出来不少东西,经专家鉴定,其中有两件国家一级文物,还有一件可称国宝级文物,其余大多是普通文物。

警方顺藤摸瓜还查出来不少零碎,比如有两名博物馆专家也跟着落网,他们倒不是盗墓团伙的成员,但参与了盗窃调换馆藏文物、明知赝品故意开具真品鉴定证书涉嫌诈骗。

但是很显然警方的动作慢了半步,有东西被转移了,有几个秘密账户等到查出来的时候,发现资金也在不久前被转移到了海外,继续顺这个线索追查就不是刘黎专案组的职权范围了。而游方分析,很可能是那个消失不见的安佐杰干的,他一个人做不了这些事,在境内应该还有别的手下,就是不知是从国外带回来的还是原先就潜伏在国内的。

谢小仙又问游方:“你不会无缘无故跑到潘家园来吧?”

游方一耸肩:“就是想故地重游,顺便看一眼秋音斋。”

谢小仙低头倒酒,顺手先给游方倒上,再给自己斟了半杯,弱弱道:“你知道我很可能就在秋音斋。……你在这里又打听到什么消息?”

游方从背包里取出了那个哥窑青瓷杯,放在桌上道:“山珍吃过了,又上海味,最近潘家园来了一批海捞瓷,据说是从南海捞上来的,这个杯子,我刚刚花了十二万淘来的。”

谢小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不是很懂这些专业,你给我讲讲呗?”

游方很耐心的给她解释了一番,谢小仙眉头一皱道:“哪家铺子买的,需要查一查!”

游方苦笑道:“小仙啊,你就给我点面子,别从这个杯子身上查,就算你查到那家店铺,人家也不会认的,反倒是我里外不是人。其实你是干刑侦的,并不是搞文物稽查的,想一个人破掉天下所有的案子吗?但这条线索值得注意,我在秋音斋看到你们专案组与文物稽查部门一起工作,你可以通知他们注意最近的动态。”

谢小仙想了想,最终还是听话的点头道:“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假如这件事与刘黎专案组有关,你别忘了通知我一声。”

两人刚坐下来的时候离的大约有一尺多远,聊着聊着,就越离越近,下意识中还不自觉的挪了挪椅子,等到看杯子的时候,肩头差不多就贴到一起了,但自然而然谁都没觉得别扭。当游方意识到两人的手臂擦到一块的时候,心中似有一声呻吟般无力的叹息,他甚至冒出来一个刺激的想法——干脆把她抱到腿上喂着吃吧。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真的伸手,谢小仙又问:“你这次到北京要待几天,住在哪里?”说话时垂着眼帘盯着酒杯,竟有些不敢抬头看他。

游方刚要答话,恰在这时手机响了,谢小仙条件反射式的去拿包,面带歉意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就发觉铃声不对,原来不是自己的电话。

游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小仙,又以为来了紧急任务吗?……喂,你好,是谁啊?”

“游方哥哥,是我呀!这是我家里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

游方:“屠苏啊,最近怎么样,你妈妈的身体还好吗?”

屠苏:“我妈妈没事了,上个星期就出院了,告诉你一件事,我姨父揽到工程了,就是你介绍的那个,好大的一笔呀!……他刚刚打电话来道谢,是我接的,他还说要好好谢谢你呢。”

这时谢小仙在旁边说了一句:“屠苏吗?她也在北京,叫来一起吃饭吧?”

游方用手捂住麦克,扭脸问道:“你还真要叫她呀?”

谢小仙端着杯子瞟了游方一眼,表情有些复杂:“你要叫就叫呗,我是问你想不想叫她?”

游方低声道:“叫她来干嘛?”

就在这时,手机里却传来屠苏的声音,带着惊喜:“游方哥哥,你也在北京吗?刚才是谁说话,小仙姐姐吗?你们在一起吃饭,要叫我过去,哪里啊?”

游方瞪了一眼谢小仙:“你刚才说话那么大声,这丫头听见了。”

谢小仙神情腼腆起来,竟然缩了缩脖子扮了个鬼脸,游方可从未见她这种举动,然后她伸手把游方的电话拿了过去道:“屠苏吗?我是小仙,和你游方哥哥一起呢,在潘家园附近吃饭。……噢,你想过来呀,离你家很近吗?……就三站路?那好的。”

然后她也捂住电话,有些无可奈何的对游方说:“屠苏听说我们在这里,她真要过来。”又把电话还给了他。

游方接过电话问道:“屠苏,你认识路吗?”

屠苏在电话里笑了:“游方哥哥也太小看我了,我难道连车都不会坐吗?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真的很重要哦,我都等不及了!”

……

屠苏要找游方说的“重要的事”,当然是关于她姨父的生意——

胡行健接到屠苏的电话,要他直接去找元辰船务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张流冰,承揽寻峦大厦的装修工程,还说游方哥哥的一位长辈朋友已经打好招呼了,让他直接去就行。胡行健有些不敢相信啊,揽工程当然要找关系,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主动送上门来,不会是开玩笑吧?

疑惑归疑惑,但他还是去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只是心中很有些忐忑不安。寻峦大厦的工程他听说过,当然也想揽,只可惜没关系也没那个实力,现在有机会试试倒无妨,哪怕揽不到工程能认识些人交个朋友也不错。

来到元辰船务公司,报出名字说自己是来找张助理的,前台接待人员立刻就给张流冰打了电话,然后请他上楼,说是张助理在等他来。

看来屠苏说的话是真的,胡行健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进办公室就更让他惊讶了,张流冰非常客气,一见他进来就主动起身迎上来握手道:“胡总吗?欢迎欢迎,快请坐!”甚至没有叫外间的秘书,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放在手边。

胡行健来之前可没想到能有这种待遇,元辰船务公司是寻峦大厦工程的总发包方,听说基建工程与装修工程都被亨铭集团拿下了,照说他这种承包商一般只做分包工程,通常都不直接与总发包方打交道,这弯子绕的大了点。

胡行健先说了几句久仰、又夸了张流冰几句年轻有为之类的话,然后才谈了自己的来意。张流冰笑了,很直接的问他:“胡总,你能拿下多大的工程?”

胡行健有些发懵,第一次嫌自己揽活之前心理准备不足,只恨一次开工规模太小。张流冰倒是很有耐心,向他介绍了工程的情况,让胡行健根据自己公司的实力选择分包哪一块。最后胡行健拿下了寻峦大厦的弱电布线,工程总额六百万。

正事谈完了,胡行健吞吞吐吐、拐弯抹角试探张流冰,“中介费用”比例多少,应该怎么支付?不料张流冰没接这个茬,而是让胡行健直接去亨铭集团找执行董事齐箬雪,把具体的合同给签定了,他会给齐董事打电话的。

寻峦大厦的土建以及装修工程最终都由亨铭集团总包,这么做不仅仅是给兰德前辈面子,也是为了便于管理与协调,张玺信任齐箬雪的职业素质,同时也想与牛氏集团建立进一步的关系。张流冰与胡行健谈定的这些,最终还是要拐一道弯走正式程序,让工程总承包商将这一块工程分包给胡行健的公司。

胡行健听说过齐箬雪,据说是一位冷美人、赵亨铭的情妇,但是从来没有机会打交道。到了亨铭集团见到了齐箬雪,果然是一位冷美人,态度不是很热情但是很有礼貌,只是例行公事般的与他谈合同,并没有任何为难之处,很顺利的就把合同签了。

齐箬雪最后对胡行健说:“张助理特意交待的,所以尽你可能分包这项工程,其他的事情不必担忧,工程款一定及时支付不会拖延,但工程质量的要求是严格的,我不会和监理公司打招呼,相信你也不会让张助理难办。”

胡行健连连点头:“一定保证质量,保证工期,我还是第一次与你们这种大集团直接合作,以后还想做生意呢!……就是不知道这工程中介……?”

齐箬雪摆了摆手道:“既然是张助理直接打的招呼,其余的事你就和张助理说吧,我只负责监督工期和质量,如果没有问题,就按时支付工程款。”

胡行健一头雾水的离开了亨铭大厦,以往做生意从来没这么顺利过,去了就拿到了工程,还是发包方直接给总承包方打的招呼,没有讨价还价,没有任何人私下里跟他要好处。但胡行健毕竟是个商人,心里明白肯定是有中间人关照,按照“行规”,介绍工程的中介费他是一定要支付的,就看给谁了。

他心里也明白,这种事情除了当事人之间是不能公开说的,否则以后别想再揽工程,既然是屠苏间接介绍的,他就给屠苏打电话。而据屠苏说,是她游方哥哥的一位长辈朋友打的招呼,叫胡行健去拿工程就行,其余的事情不要多说。

那么这笔中介费应该给游方,至于能不能到游方手里,或者游方要送给那位打招呼拿工程的“长辈朋友”多少,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于是他问屠苏这笔钱什么时候付,应该怎么付?

屠苏问姨父游方哥哥能拿多少好处?答案把她自己吓了一跳,差点没把听筒给摔了。弱电工程利润率比较高,揽工程的回扣可以给到百分之十,也就是六十万,由于张流冰没怎么讨价还价,直接根据预算和胡行健确定的工程报价,这笔好处费可以更高,就看中介人的胃口以及胡行健的意愿了。

现在一次支付的话有点困难,等到工程款分批结算,胡行健可以分批都打过来。他让屠苏去问游方想怎么要?并且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在外面乱说,直接问游方本人就行,小丫头挂了电话立刻就联系游方了。

游方哥哥发财了,一下子至少赚了六十万啊,小丫头当然高兴,更让她开心的是——这件事其实游方早就跟她谈过,而他真的是说到做到!这样一来,游方在广州与自己姨父家的关系一定会很好,而且父母通过这件事,也会欣赏游方哥哥的能力。

……

屠苏刚听说好消息,紧接着就得知游方也到了北京,很兴奋的立刻就跑了过来,可是一进饭店的包间就觉得有点不对,这里只有游方与谢小仙两个人在吃饭,桌子上还放着一瓶红酒。她微微皱了皱鼻子,眼珠子转了转,很亲昵的和游方哥哥打招呼,又很乖巧的向谢小仙问好。

谢小仙将她拉到身边坐下,说今天是游方请客,问她要点什么菜?出门有没有和父母打招呼?

屠苏答道:“我爸爸还没下班,我和妈妈打招呼了。……已经有这些菜,我就不用点了吧,跟着吃就行。”

游方叫服务员拿来菜谱,递给屠苏道:“怎么也得点些你爱吃的,别和我客气。”

屠苏点了一个菜就说行了,她不喝酒,游方又特意给她叫了鲜果汁。点完菜后,屠苏看了看谢小仙,又隔着谢小仙看了看游方,问了一句:“你们是一起来的北京吗?”

当然不是了,游方是赶来送人的,昨天刚到,而且谢小仙是出差办案。搞清楚之后屠苏又问道:“怎会这么巧碰到,还在一起喝酒,你们是约好的呀?”

是啊,北京这么大,如果不是约会,年轻的一男一女怎会坐在一间包间里喝酒?屠苏说话的时候,乌溜溜的黑眼珠明显有试探与疑惑的神情,总之很有些想法,却又形容不出来。

游方一语双关的答道:“小仙在潘家园办案,我也恰好到潘家园淘宝,一起出来吃饭很正常啊,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圣人都这么说了嘛!何况俗人呢?”

谢小仙的表情很有些不自然,低头用筷子拨弄盘中的菜,而屠苏抿了抿嘴唇道:“游方哥哥,这句断的不对。”

游方:“哦,那你说应该怎么断?”

屠苏:“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连谢小仙都被逗笑了,游方恨不得伸手绕过谢小仙捏她的鼻子,笑着问道:“屠苏,你怎么也会讲这些段子了?”

屠苏摆着手道:“可不是我讲的,都是我们宿舍的同学说的,刚才听游方哥哥提起这一句,我突然想起来的。……小仙姐姐,你听说过吗?”

谢小仙终于把那口菜吃下去了,抬起头道:“我读大学的时候,宿舍里的女生在一起也经常聊这些八卦。”

屠苏这丫头显然有了心眼啊,刚才是太兴奋了,着急要见游方哥哥,没有来得及想太多。现在见到谢小仙在场,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因为姨父在电话中交待的明白,那些话不要在外面乱讲,私下里直接问游方本人就行了。

这丫头不笨,而游方简直算得上人精了,电话里听屠苏提到姨父揽到工程的事,见了面却不见她开口,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笑了笑主动说道:“屠苏,刚才在电话里说你姨父拿到工程了,具体情况怎么样?在这里讲不要紧,你小仙姐姐不是外人。”

屠苏这才开口道:“是的呀,你介绍的,总共六百万的工程呢,他说了,联系业务的提成是百分之十,如果你想要更多,可以和他再谈。他还让我问你,想让他什么时候付、怎么付?……游方哥哥,你好有本事,连我妈妈都夸你呢。”

游方却半开玩笑的问了谢小仙一句:“谢警官,这笔钱我该拿吗?”

谢小仙答道:“该拿就拿,业务员揽活也是有提成的,企业自主行为不违法就行。……你怎么有关系给人介绍工程的?”

游方一笑道:“江湖上认识的朋友多而已。”

谢小仙在游方面前明显与以往不同,这种微妙的转变很难形容,她没有深究追问,只是说了一句:“挣了钱,可不要乱花。”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但也不要亏待自己,该花的还得花。”

同时她在心中暗想,这小游子可真能挣钱,上次在广州就提到买房子的事,据说是做矿石生意赚了一笔,加上这次介绍工程的收入,如果都能攒下的话,少说也有一百多万了吧?交首付加装修,好好挑的话,在北京三环里也能买到房。

唉,可惜他身处江湖凶险之中,狂狐是他杀的,而狂狐的背后是个跨国犯罪集团,他卷进这些麻烦了,很难有安宁。但愿自己参加的刘黎专案组最终能把这些麻烦都铲除,还能保护他,这样说不定他就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这些事,游方在那个缠绵的夜里已经对谢小仙说了。但假如她知道游方此刻的身家其实至少有几千万,且还有对她而言神秘难述的地师传人身份,不知又会做何感想、添多少担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