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二十一章、假如明天来临

谢小仙脸色潮红就像生病了,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动,眼睛一直半闭着,仿佛不敢看着他,但是又始终睁开细细的一丝,又好似舍不得不看着他。此刻的她是前所未有的柔弱与稚嫩,对正在与即将发生的事情毫无经验,只是微闭着眼睛、战栗着任凭他的肆虐。

她的身体带着一种奇异的魔力,似是唤醒了沉睡在记忆中某种疯狂的念头,游方的动作却尽量的温柔,仿佛理智中这是一种不可能也不应该有的冲突,甚至带着几分罪恶感,但最终疯狂与温柔相融合的时候,滋味却是那么妙不可言,让人什么都不愿意再去想。

伴随着不知是痛楚还是欢愉的吟声,她全身的骨头仿佛都酥软了,只有一双手在能够抱住他的时候,总是紧紧的搂着不愿意松开。……当明天来临的时候,无论不应该发生或应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凌晨五点左右,远望都市丛林边缘的地平线上绽出霞光,谢小仙醒了,她刚刚动了动,游方就伸手搂住了她,在胸前搂得很紧。他知道她要走了,这一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她用怯生生的语气在他耳边说了一番话——

“你一直不愿意我受到伤害,就是躲开我的时候,也是为了不伤害彼此,但你能一辈子都躲在后面保护我吗?我参与的每一次行动,你都能暗中解决吗?这是不可能的,你也做不到。

现在才清楚,我曾经给你带来过多少困扰。你杀了李秋平,怎么可能愿意租他的房子,却答应我的请求住在那里。……这一次你又为我中了枪,下一次、再下一次呢?你毕竟不是超人,你也会中弹、也会受伤。……该面对的,就让我去吧。”

说话时,她贴在他怀里,指尖轻轻抚摸着他大腿根上的伤疤,这是一种无意间的挑逗,游方有一种想翻身把她压住、今天就留在房间里的冲动,但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放她走。

……

整整这一天,游方都没有离开房间,洗了一个澡,午饭也是在房间里叫的送餐,其余的时间都是坐在沙发上默默的擦拭秦渔,看上去十分平静,但是心中没有一刻安宁。假如谢小仙回不来怎么办?一有这个念头就打住,强迫自己不要去想。

他又想到假如谢小仙受了伤,很严重,甚至终身残疾了该怎么办?假如那样的话,就娶了她吧,就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反正脑子里够乱的。

他在等谢小仙的消息,不论什么样的消息,只有没消息才令他最不安。谢小仙走的时候,当然带走了手枪和手铐,但是铜牌与两枚晶石却留下了,假如她回不来,他曾经送她的东西也就永远还给他了。

警方的强攻行动是中午,到了晚饭时间也没有任何消息,游方害怕了,他却不敢打她的手机。终于收起剑拿起手机,游方突然凝神看向房门口,过了十几秒钟,门铃响了。打开门,一身警服的谢小仙站在面前,带着汗水与未散尽的硝烟气息。

“你……”游方只说了一个字,眼泪突然流下来了,一把就把她拉了进来,把门关上。

谢小仙并没有呆多久,几乎是来了立刻就走,中午的行动结束后还有很多善后工作要处理,她是趁吃晚饭的短短空闲时间赶过来的,虽然可以打电话说自己没事,但她还是亲自过来了,让他看一眼,然后再回去,临走前洗了一把脸,顺便带走了留在沙发上的东西。

游方当然不愿意看见谢小仙有事,但她真的没事了,却又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摆在眼前——两人之间今后该怎么办?

这间套房一直订到明天中午,谢小仙走的时候,没有让游方留在这里等她,也没有让他不等她,没有说自己会回来,也没有说自己不会回来。游方看着昨晚睡过的那张大床,对自己说了一句:“一切等明天再说、明天再想吧。”

游方没走,而谢小仙来了,时间大约是晚上十一点半,她显然刚刚加班结束,连警服都没来得及换。这次一开门,游方就把她抱了进来,帮她脱去警服,然后去洗澡……一个小时之后,又在房间里偎在一起吃饭,游方早就准备好了宵夜,他知道她没吃晚饭。

如果说这是错误,昨天是谢小仙的错误,今天继续,就是游方的错误。但既然已经做了,那就做的完美,至于其他的事,明天再说吧。

今天的谢小仙,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诚如游方所料,那伙歹徒一个都没跑掉,一共有七名歹徒,警方最后只抓住一个带伤的活口。而警方有三人当场牺牲、九人受伤送去抢救,现场指挥官甚至后悔没有采纳谢小仙的建议调无后座力炮来,当时的场面可想而知。

那位神秘的报案者还打过一个电话,举报了安佐杰,抓住的那名活口供认,确实从美国来了一名安先生,而姜虎团伙真正的幕后老大是一位姓潘的女人。警方早就注意到的潘翘幕以及刚刚潜入国内的安佐杰浮出水面,但是这两人都不见了。

也不清楚警方是怎么让那名被抓的歹徒开口交代一切的,这人最终伤重不治死在医院里,反正也没活下来。而根据重庆的目击者描述,再对照杰夫·安德森发给北京大学的入学资料,照片竟然对不上,如果是一个人的话,此人一定精擅化妆,谁都小看他了。

这些事情,是后来警方调查的结果,当天夜里,谢小仙和游方只是在吃饭时聊了警方行动的经过,谢小仙是心有余悸,而游方一直将她揽在怀中轻抚。

夜色缠绵中睡去,又是一个明天来临,两人都醒了。

游方先开口说话了:“小仙,你知道,我不是一个……”

谢小仙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他的嘴唇上,打断道:“你不是什么,不是一个纯洁痴情少男?这我清楚,你早就告诉我了。而且我现在也明白了你是什么人,历经险恶江湖,甚至杀过很多人,做过太多常人做不到的事,付出的也太多。你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是?我没有那么不可思议的天真想法。”

游方抓开她的手叹息道:“但是我现在拥有的,也已经太多。”

谢小仙:“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或者你看到的世界是不公平的。但是,你也要想想,一个人他究竟付出了多少,得到了什么?没有什么无条件的不应该得到或者应该得到。”

“你既然都清楚,如果能接受这样的我……”游方的语气顿了顿,这才咬牙说道:“换个工作,我们结婚吧!忘了告诉你,昨天是我的生日,二十二周岁生日。”

过了半天也没等到谢小仙的回答,扭头一看,谢小仙伏在身边无声无息的哭了,泪水已经沾湿了枕套。游方赶紧伸手去抹她的脸颊,谢小仙泣声道:“八月二十六,你告诉过我的,我昨天竟然一点都没想起来。”

游方:“你哪有时间想这些?……这不是我要的回答。”

谢小仙:“我们都有没法推卸的责任,我不太可能就这样辞职,就算我不是警察,也不能改变什么,你会放弃现在的你吗?如果不能的话,我们也不可能天天在一起生活,你为我担心,我更为你担心,那就让我们像现在这样彼此担心吧!”

游方把她搂到了胸前:“那你想让我怎么办?与你之间,我最怕的就是这样,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吗?……其实,我的处境一直与你昨天一样,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但我也希望能好好享受生活。”

谢小仙沉默了半天,突然变了一种语气说道:“小游子,你记住了,是我找借口占有了你,对不起,也是我抛弃了你!——对,是我抛弃你的。”

游方心里直发苦,只得道:“真的抛弃了吗,再见面的时候,我是不是还要说一句祝你幸福?”

谢小仙:“再见面再说,我也没这样想,反正……你要保重自己,我不希望你有事。我明天就要离开重庆了,去北京查封潘翘幕的秋音阁,就是原先李秋平开的那一家。……我只能为你做一件事,就是继续违反纪律,向你通报刘黎专案组的案情进展。”

有这么个副组长做“内应”,这个以刘黎的名字设立的专案组,恐怕永远也别想抓到刘黎本人了。但是以潘翘幕为首的,包括狂狐、杜秀才、姜虎等团伙的犯罪集团,终于被彻底铲除了。

……

美国洛杉矶,无冲派总部一间宽敞的书房内,唐朝尚坐在桌前盯着电脑屏幕,他打开的是一个中文论坛网页,上面是某明星八卦的灌水文章,本来只是茶余饭后的闲扯而已,然而这位无冲派掌门人却看了半天。

发贴IP地址很好追查,就在中国重庆,时间是三十个小时以前,它是游方离开重庆之前随便找了家网吧信手发的一篇灌水贴子,表面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但如果用无冲派几年前的暗语来解读,却是一封杀气腾腾的战书。

就是按刘黎交待的,游方以梅兰德的名义给唐朝尚回了几句话,告诉他派多少人来就收拾掉多少人,所露头的境内组织势力一并连根拔起,一个也不放过!等到无冲派无人可派,梅兰德有空又有心情的时候,会率高手杀到美国来,抄了唐朝尚的老窝,弄不好还能发笔财!

唐朝尚一边看天一边咬牙,腮帮子在轻轻的跳动,梅兰德的最后一句话把他激怒了。

想当年无冲派受陈公博的牵累,替南京伪国民政府办事,当然有自己的理由和苦衷,但是在那个年代、那种情况下没什么好解释的,家国大义当前,风门各大派联手剿灭之是理所当然,就算再过一万年把这笔旧帐翻出来,当年的参与者也是理直气壮。

但是在与之有关的当事人看来,当年的那一战实在太过惨烈了,唐家以及无冲派近百人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凭心而论,倒不是谁有心滥开杀戒,幻法大阵一展开,各路高人的神识纠缠,再夹杂着枪弹横飞,围攻者也是死伤惨重,到最后已经收不了手了,普通人裹挟在其中也难以幸免。

只有三岁的唐朝和与唐朝尚兄弟,假如当时在家的话,也是必死无疑。

七大派灭无冲付出了代价,但也不能说没有一点好处,无冲派的历年珍贵收藏、很多金银财宝也不能就那么扔着,清理战场的时候,自然被七派瓜分了,回去各有各的用处。但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谁也不能说他们是为利而剿灭无冲,想唧唧歪歪的话,你也去冒这种险、付出代价去剿灭汉奸,人们只会赞扬你,不会责怪你因此得到了什么好处。

可是在幸存的唐朝尚看来,其感受大不一样,外人是很难体会的。

唐朝尚将这一帖看了半天,突然发出一声冷笑,情神恢复了平静,望着显示屏自言自语道:“梅兰德,你真以为我派的人就是安佐杰吗?真以为我现在就想杀了你吗?他不过是要逼你现身,而玉翀将会找到你,她会接近你甚至会保护你,直到你继承下代地师衣钵的那一天。

你这样威胁我很可笑,也很可惜,因为你不了解我。我与我大哥不一样,我会不惜任何代价去复仇,这是我的平生大愿,如今拥有的一切都可以牺牲。你真敢杀上门来,我求之不得,最好带上刘黎一起。你就嚣张吧,直到你追悔莫及的那一天。

玉翀啊,梅兰德是你的,无冲派的秘法传承为师也寄望于你。至于老不死的刘黎,我希望他不要那么早死,他是我的,我要亲手了结他,在他自以为传承已定大愿完成的时候,彻底摧毁他的一切希望,让他在绝望中走上黄泉路。

安佐杰,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想取我而代之,拥有这庞大的势力与无穷无尽的利益,那好吧,凶险的差事、向七大派的报复,都由你来做吧,就为自己的野心承受一切代价。”

说完之后他笑了,这笑容很冷,然后走出去打开门招呼了一声,立刻有人从走廊拐角处如影子一般钻了出来问道:“老板,有何吩咐?”

唐朝尚:“潘翘幕成为弃子,组织经营的这一支力量彻底暴露损失,但是什么目的都没达到,立刻联系安佐杰,你们知道该怎么对他说,语气也不必太严厉。这个计划失败了,该启动下一支力量了,他清楚应该怎么做。”

那人有些犹豫,想了想终究还是开口劝道:“在如今风口浪尖上,老板,暂时是否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在中国境内刚刚经历了重大损失,如果再有损失的话……”

唐朝尚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道:“我们的风口浪尖,也是他们的风口浪尖,我要让某些人成为惊弓之鸟!我们在国内还有另外两支势力,也到了该动用的时候。……唐半修,你是跟随我多年的心腹,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这无所谓,就算国内的潜伏组织都损失了,也动摇不了我们这里的根基。”

那个叫唐半修的中年人低下头欲言又止道:“话虽这么说,但是组织在国内的发展,毕竟是我们起家的根本,如果都失去了……”

唐朝尚微微一笑:“那又怎么样?半修,我可以为你和其他人留下足以享受这一辈子的财富,这个组织如果想继续存在下去,那就去祸害洋人吧,祸害谁不是祸害?有些东西我是留给玉翀的,是无冲派真正的传承所在,这些我是不会动的,你应该明白我的想法。……去,联系安佐杰,告诉他,如果这次行动再有上次那样的损失,组织是不会原谅他的。”

唐半修还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开口,一转身又消失了。

……

此刻远在中国的游方对洛杉矶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他正在北京首都机场与薛奇男和吴玉翀道别。在宜宾分手时他就说过,假如她们离开中国的时候,不论从哪个机场出发,他只要有时间都会赶来送行的,让薛奇男一定别忘了通知他。

薛奇男要回国,打电话祝福还有要来送的人很多,都被她一一婉拒了,只带着孙女与很少的随身行李来到机场,临行前只通知了游方,而游方果然赶到了。

在国际航班出发大厅里,薛奇男握着游方的手说道:“你果然言而有信,说的不仅仅是一句客气话,我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辞行,你就千里迢迢赶来了,就是为了送我而已,谢谢了,我明白你的心意!也替老吴谢谢你。”

在这位长者面前,游方多少有些不舍,感慨的说道:“薛先生,祝你一路顺风,有空又有心情的时候,不妨再回来看看,带着玉翀妹妹一起。”

这时吴玉翀张开手臂道:“游方哥哥,抱抱!”

不知为什么,她的感觉比刚见面的时候可爱了不少,还带着几分惹人怜的俏皮。游方笑呵呵的抱了抱,还拍了拍她的后脑勺问道:“这是你第一次回国,怎么样,暑假玩的还开心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