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二十章、我们之间不可能

谢小仙说得严重,游方暂时也没想好去什么地方,就在附近吃了顿晚饭,然后从一家五星级酒店赶到另一家五星级酒店。在前台说了自己的名字,服务员看了一眼证件果然给了他一张房卡,来到十九楼打开房间,游方觉得很有些诧异。

这里虽然远不能与游方刚刚退掉的总统套房相比,但条件也是相当不错了,折扣价也要一晚九百九十九块人民币的豪华套房,整洁温馨的卧室、洁白舒适的大床,外间还有一个布置得很不错的会客室。谢小仙不是一直说警方办案经费很紧张吗?她这个不大不小的基层领导出差,怎么能住这种地方,显然是超标了!

不对,大凡在政府机关混过几年的干部,都不会犯这种明面上的错误,而且刘黎专案组住的宾馆游方也知道,当然不是这里,这间套房应该是谢小仙自己掏钱订下的。想到这里,游方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谢小仙当然还没来,等着吧。

谢小仙直到晚上九点半左右才打开房门走了进来,游方正靠在会客室的沙发上闭目养神,听见声音立刻睁开眼睛坐直了身体。谢小仙看见游方的刹那间眼中就有了水光,居然是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这让游方很有些不知所措,站起身搓着手问道:“小仙,你这是怎么了?”

“游方,你的伤好了吗?”谢小仙虽然来得晚,竟然是洗过澡才来的,游方非常敏锐的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非常好闻的气息。她穿着便装,是一件淡粉彩碎花连衣裙,手里提着一个米色的坤包,出门前显然修饰过,很少化妆的她今天也抹了一点口红。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真的没事了,完全没事了。”游方的回答重复强调,话显得有些多余。

“我今天出来见你,是违反纪律的。前几天写上次枪战的报告,没有提到你,隐瞒了事实,也是严重违反纪律的。但是我没办法,因为你,我必须这么做。”谢小仙在沙发旁边说话,手里还拿着包忘了放下,两人面对面站着,谁都没有坐下。

“对不起,让你为难了!”游方不知道怎么回答,却说了这么一句话。

谢小仙突然显得有些激动,呼吸有些凌乱的说道:“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从来就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其实这些年你一直在帮我,且不说没有你我就没有今天,我恐怕也不可能活到今天。……而我,一直想帮你,也以为自己在帮你,其实一直在给你带来一个又一个麻烦。”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游方赶紧道:“小仙,其实你做的一直都没有错,我从来都是很感激你的,今天为什么要说这些?”

谢小仙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游方震惊无言,只见她抬起眼看着游方,问道:“你不是第一次开枪,更不是第一次杀人,对吗?”

她显然在说那晚的事,游方摸进那栋小楼的大门,随即朝一左一右各开一枪,几乎是冲着脑门打死了两名歹徒,从容杀人干净利索,在黑暗中连气都没喘,而且看都没多看一眼。这可不是电子游戏,是血淋淋的现实、活生生的人命,如此反应,如果不是娴熟的老手,怎么可能办到?

谢小仙就算当时来不及多想,但只要她不是傻子,甚至无需职业的敏感,事后怎可能反应不过来?游方开枪露了底,却是为了她。

游方做个深呼吸,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小仙,你杀过人吗?”

谢小仙低下头:“没有,我虽然出过任务、遭遇过枪战,但从来没有亲手击毙过歹徒,就算是报告里写的,这回也是第一次。”

这是实话,谢小仙这样的警察还算是经历的凶险很多了,而大部分人的现实生活不是荧幕上的黑帮片,就是我们身边的世界,每天上班下班。有很多警察,从第一天上班直到退休,除了例行的射击训练之外,正式外勤行动中甚至一枪都没开过,更别提杀人了。

她答了这句话,语气顿了顿,又似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游方,李秋平是你杀的吗?你绝对有动机也有能力杀人,而且早就杀过人……我真傻,直到现在才想明白,而你早就暗示过我。”

声音不大,却将游方震的坐了下去,靠在沙发上半晌无言。沉默就是一种回答,接下来两人都沉默了。他已经对她坦白了自己的“神奇”与“恶劣”,但有些事永远不会说出来,可是谢小仙并不笨,他们接触的越多,她看到的就越多,终于到了无法回避的这一天。

“谢警官,我无法问答你的问题。”良久之后,还是游方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无奈。

“我不是谢警官,我是小仙!我不需要你回答,只是想当着你的面说出来,我可以永远保守这些秘密,但是在你面前,我不可能装作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你应该了解我就是这样。”说着话,谢小仙放下了包,开始往外掏东西。

一块带着裂纹与弹孔的铜牌、一枚紫晶石、一枚玢岩暖彩石、一副手铐还有手铐的钥匙、一把手枪与一个弹夹。这些东西都放在茶几上,铜牌与晶石离谢小仙更近一些,而手枪与手铐离游方更近,就在他稍一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

她来见他还带着这些东西,什么意思,是想给两人的过去一个彻底交待,还是想当着他的面解除武装?游方心里当然清楚谢小仙今天不可能是来抓他的,但也搞不懂她的用意,看着茶几上的东西呐呐的问道:“小仙,你今天究竟有什么事?”

谢小仙仍然站着没有坐下,仿佛是鼓足勇气问了一句:“游方,你知道我想嫁给你吗?”

游方怎么回答感觉都不太合适,干脆没吱声,而谢小仙也没等他回答,自言自语又说了一句:“直到今天我才突然明白,我们之间不可能!”

“你明白就好。”游方低声说了一句话,这声音低得连他自己都听不清。

谢小仙也不知听清了没有,却突然话锋一转道:“我明天可能就要死了。”

这一句话让游方真的吃惊了,直起身子道:“你胡说什么呢!到底出了什么事?”

谢小仙:“既然已经违反了纪律,那就再违反一次,我来向你通报刘黎专案组最新的案情进展。”

案情?通报?谢小仙此刻在用向上级汇报工作的语气,然后她真的介绍了警方的最新案情进展——

游方上次打死的那个枪手,警方在他身上搜出来一部手机,调出了近期所有的通话记录,通过电信部门用科技手段配合,确定了好几部可疑号码,手机的位置就在重庆,其中还有人在凌晨打来过电话,感觉似乎不对就立刻挂断了。

时间不久,这些手机的信号位置几乎都消失了,可能是机主得到消息之后手机被弃用。消失的时间有先有后,但通过所有的行动轨迹来判断,这些人正在往江北区郊外集结,但无法确定具体地点。

江北区这一片城乡结合部的范围很大,警方找起来非常困难,而且排查中很容易惊动这些人,一旦分头逃窜再想全抓就困难了。经过上次的枪战,上级指示,一定要将这个危险犯罪团伙消灭在重庆,不能放出去四处流窜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恰在这时,有人给刘黎专案组打电话提供线索,说是在江北区市郊某地发现可疑人物,还携带了枪支。这个电话是在路边电话亭里打来的,爆料人也不知道是谁,但是警方不得不重视,核对之后发现位置与警方掌握的线索吻合,送外卖的便衣暗查结果也证实了那里聚集的人确实可疑。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没有打草惊蛇,只是在暗中布控,防止歹徒逃窜。其间有一名歹徒离开了那个地方,在江北机场附近被警方瞅准机会突然拿下。突击审讯的结果,那伙人是云南姜老大团伙的残余分子,携带有武器,他们接受指令暂时收拢藏匿,但是迟迟得不到上层进一步的行动指示。

警方还意外的获悉,姜老大本人与团伙中的几名骨干最近死了,但这个人也说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谁干的?他只是在迟迟得不到指示的情况下,被派出来打听消息与安排逃窜退路的,却没想到警方的动作会这么快。

这是今天上午才发生的事。

那伙人见同伴出去没有回来,估计也察觉到不对,龟缩在藏身的院落内毫无动静,不知道在计划什么。而警方已经悄悄的完成包围布控与周围上百户群众的疏散,狙击手都已经就位,不怕那些人分头冲出来,但那些人躲着不动也没有办法。

局面不可能在暗中僵持太久,警方计划发动喊话劝降与武力强攻,这次调动了武警部队。按谢小仙的建议,甚至要向当地驻军调小型无后座力炮,这个提议当然被否决了,要对付的是持枪歹徒又不是变形金刚。

但为了谨慎起见,这次行动配了反器材武器,12.7毫米口径的反器材步枪可以打穿普通装甲车,对付人体目标已经很恐怖了,发动攻势的时间就定在明天正午。

为什么选择在中午而不是夜间强攻,这也是谢小仙的提议,上次那名枪手在夜间没用任何夜视装备,却枪法神准,假如在黑暗中移动对射,武警根本不占便宜,警方在白天反而拥有更大的优势。而且歹徒非常会选择地形,那个院落易守难攻,旁边就是地势复杂的郊区丘陵山地,夜间万一有人突围逃窜很难办。

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员今天可以好好休息一夜,明天以逸待劳发动强攻,今夜布控的武警届时撤下来轮换休息。至于谢小仙本人,不能不也不得不参与这次现场行动,反正已经确定了她会去,原因并没有多解释。

“案情”就是这样,谢小仙交代完毕之后,美目幽幽盯着游方问道:“你说,我会牺牲吗?就像上次我牺牲的同事一样。”

“胡说什么,你当然会没事。”游方只能这样回答。

谢小仙:“那我换一种问法,参加行动的警察,会出现伤亡吗?”

按照这种布置,那伙歹徒肯定跑不掉,就算是游方被这么包饺子也是跑不掉的,而贩毒团伙出身的歹徒,大多数被抓住了左右是个死,垂死挣扎的可能性非常大。其中只要有几位受过训练的秘法枪手,也根本不必像姜虎那么厉害,一旦负隅顽抗,警方的伤亡难以避免。

对此游方心中有数,因此他默然片刻才答道:“小仙,你千万要小心,无论如何,我不希望你有事。”

谢小仙还在追问,呼吸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乱:“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警方一定会出现伤亡的,为什么就不可能是我呢?歹徒的子弹不会听我的指挥!……因为认识你的关系,我比其他任何人都清楚这次行动的危险,有人可能会牺牲,这个人也有可能是我,对吗?”

游方:“小仙,我真的希望你别去。而且你也不是武警,不必在第一线,只要别乱动,受伤的可能性不大。”

谢小仙眼中似有迷离的泪光:“谁去不是一样,总得有人去。上次中枪的就应该是我,结果你挡下了子弹,我真的希望是我而不是你受伤。……假如我明天死了,你会忘记我吗?”

这话问得游方眼圈都红了:“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呸,不吉利!”

谢小仙走近了一步,几乎就贴着他的膝盖站着:“我是不会忘记你的,你曾经守护我的青春岁月,这一辈子不会再有了。我曾经无意间犯过很多错,你都原谅我了,假如我今天再犯最后一回错,你还会原谅我吗?”

游方的呼吸似乎受了她的感染,也开始乱了:“你没做错什么,我从来就没怪过你。”

谢小仙:“今天可能是我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什么都不想了,只是希望你不会忘记我。”

游方的神情已经快投降了:“我当然不会……为什么非要这么说,你到底想要我怎样,难道要我绑架你,不让你参与这次行动吗?”

谢小仙突然说了一句:“给警方打电话提供线索的人,是你吗?你告诉过我,那伙人也想杀你。……小游子,我是警察,我想保护你,也应该逮捕你!”

谁给刘黎专案组打的电话,应该就是刘黎本人,还没等游方回答,谢小仙是说逮捕就“逮捕”,俯身拿起茶几上的手铐,非常娴熟的咔嚓一声,将游方的左腕铐在了茶几腿上。这算什么?游方伸手就能抓到钥匙也可以拿到她的配枪,而且一张茶几能铐住他吗?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游方有点发懵,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谢小仙就已经抱住了他,温软的红唇带着迷乱的气息吻了下来。……游方脑袋里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似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左手被铐着,右手却没有推开她,而是将她搂进了怀里。

谢小仙显然不会接吻,她主动吻他的动作显得稚嫩而略带慌乱,但那毫无保留的真情投入比任何娴熟的技巧都要令人心醉!游方空白的脑海里闪过很多幕场景,第一次杀人放火、多少次刀光剑影、少年时与她的初遇、这么多年与她说不清的纠缠。

他一直不敢接受她,但也不可能忘记她,曾经铁下心来了断,却最终百炼钢化绕指柔,到了今天,她终于彻底明白了为什么,亲口说出她与他之间不可能,然后却又说不去想明天。

她说这是她的最后一晚,可能在骗自己,也可能就是真的,连游方也不敢肯定。他想要她吗?肯定想过!否则何必有那么多挣扎?也许欺骗自己不去想明天,暂时放下所有羁绊的感觉很不负责任,但此时此刻,游方已经放弃了与自己挣扎。

在险恶江湖中甚至杀人累累,为何就不敢要她?连日来历尽的阴谋惊险,游方也很倦,他是一条鱼,在漩涡中又一次撞入她的网中,却发现这网一直都没有真正伤害他,他已经无力再抗拒什么。

灵魂虽然无力抗拒,但身体却又那么有力。

天地可鉴,真的是她主动啊!可惜这里是大饭店的十九楼,上不见天下不着地,只有他和她。其实谢小仙的主动只有那么片刻时间,当游方不知何时已打开手铐,双手搂住她之后,她的感觉已经如融化一般,只是在被动的配合着他的动作,接受他的温柔引导。

游方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进了卧室,展开在柔软的大床上,而两人的衣物和所有的东西都留在了外面,沙发旁落着一副打开的手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