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一十九章、青出于蓝

“你上当了,他们想找我并不是什么秘密。好久不用的传信手段、几年前的暗语,可能就是一个试探陷阱。看见信息自无问题,但是你输入了那个指定的网址,恐怕就暴露了你当时的位置。”听完兰晴的介绍,游方沉吟着分析了一番。

兰晴:“假如这是个试探,无论是谁接收了信息都会引起注意,我在灵宝遇见有人跟踪时就想到了这一点,否则怎会有人恰好找到河南灵宝?”

游方:“还好没出大问题,现在没人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至于河南灵宝的网吧中有人输入过那个网址,可能只是有谁路过,不一定是你。……你能否教我那两套暗语,我离开重庆之前也发一个帖子,以梅兰德的名义,给那个组织传句话。”

兰晴眨了眨眼睛:“梅兰德怎会知道那套暗语?”

游方一耸肩:“也许是我神通广大,也许他们自己出了内奸,让他们自己去琢磨吧,我还用替他们解释吗?……这样一来,他们会猜疑在灵宝接收信息的是我,而我又在重庆发了信息给他们,这是一种迷惑也是一个警告,潘翘幕已经全军覆没了,别妄想再乱来!”

兰晴:“我可以告诉你,比较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最好是写下来。”

游方:“这不着急,现在把我爹叫出来吧,我们要去磁器口办点事,你就留在这里等着,不要出去。”

还没等兰晴叫呢,游祖铭推门走了出来道:“你问完了?我们快出发吧!”

……

父子两人走了,兰晴找了一支笔与客房的信笺纸,开始写那两套暗语的解读方式。这时大门轻响,有一位老者款步走了进来,兰晴抬头看他神情就似凝固了,人也僵在那里。然而这只是片刻间的反应,她随即站了起来,离开桌子朝老者跪了下去:“前辈,是你?”

“对,是我!”刘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又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兰晴跪着没动,低声答道:“我叫兰晴,是梅兰德让我留在这里等着。”

刘黎:“当年的蓝凤凰呢?”

兰晴:“蓝凤凰五年前已经死了,但她所做的一切,仍应由我来承担,今天是一场清算,就算我能逃脱潘翘幕与无冲派的追杀,迟早还是要面对您老人家。难怪游成方如今手段了得,却卷入这场纷争,他就是您老人家的弟子吗?”

刘黎长叹一声语气无限感慨,以手抚额道:“不错,他就是我的衣钵传人,下一代地气宗师!我让他代我处置你,是给那孩子出了个难题,结果他把事情办完了,还是设法让你亲自见我一面,真是一颗七窍玲珑心啊!这样的弟子、这样的儿子,谁能不喜欢?

蓝凤凰只是我曾经的仇人,而且你说的对,她已经死了,若不是这样,游方怎会放心的让你留在他父亲的身边?而游方是我传人,也是我背负的责任与寄托的希望所在。我是当代地师,不是杀人魔王,虽然我一生杀人无算,但孰轻孰重我分得清,不会再追究你什么。你起来说话吧,我还有几件事要问你。”

兰晴站了起来,侧身站在了一旁。

刘黎倒也没叫她坐下,想了想又问道:“幻法大阵的秘传口诀心法,你能告诉我吗?”

兰晴摇了摇头道:“我虽背叛了的组织,但并未背叛自古无冲传承,有些东西,我真心发过誓,将在我生命中永远消失。但是我可以告诉您,我所学的幻法大阵有问题,这一点我当年就有所察觉,它只为惑人、伤神而练,若沉迷其法之神奇,对自己并没有真正的好处。

您当年见识过我勉强施展的幻法大阵,与真正的幻法大阵有所不同,假如您和您的传人研究其破绽之处寻克敌手段,将来遇到真正的幻法大阵,心存成见、应对有误反倒容易吃亏。诸法如幻真如幻,无需随幻而变换,神念坚定自然可破,心志不坚、修为不足自然受困。”

刘黎点了点头:“很好,这些你应该告诉他。”

兰晴一指桌上的信笺:“我已经告诉他了。”

刘黎看了她一眼,缓缓说道:“秘法修炼勉强不得,灵觉自发是一道门槛,挡住了大多数人,入此门槛只要依法用功,掌握神识是水到渠成,若不能的话只是功夫下的不够或用错了。移转灵枢之境,不仅考验资质,还要考验悟性,若秘法修习中不得悟人所不能悟,永远也达不到这个境界。

绵绵若存、含神若无、携境无形、化境自如是次第功夫,至于最终化神识为神念,就不仅仅靠资质与悟性了,无机缘难破关。只有掌握神念之后,才能化地气灵枢如实形,而你当年,不过是化境自如,离运用神念尚有一线之隔。

如今你秘法修为已废,只余些许灵觉而已,但你曾经的证悟并非无用,感应天地含情生动,仍是人间含生之趣,是你人生可以享受的境界,你并未失去它。”

兰晴躬身道:“多谢前辈指点迷津。”

刘黎摆了摆手:“不必谢我,你能否告诉我,如今无冲派中,有何人掌握了神念?”

兰晴:“当年我在的时候,只有大老板与二老板,前不久无冲派的暗语密信中提到,有一位高手能以神念运转幻法大阵于无形,潜入境内将对付梅兰德。今天听潘翘幕提起二老板派来的人是谁,他叫安佐杰,英文名叫杰夫·安德森,唐朝和的弟子,是个白人。至于他的修为究竟如何,我并不清楚。”

刘黎神情有些凝重:“如果消息是真,我徒儿一时不慎中他的暗算,还真容易吃亏。但一个人秘法修为再高,也不过在于天地灵枢滋养之妙,还能与世间对抗不成?今后他恐怕会成为一个见不得光的逃犯,我会留意这个人,能收拾就收拾掉,也提醒我徒儿小心便是。”

兰晴有些不安的问道:“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刘黎突然笑了:“我听说当年他因为父亲再婚闹别扭,曾经离家出走,有这么回事吗?”

兰晴有些尴尬的答道:“是有这么回事,那时他年纪还小,母亲也去世不久,心里有想法很正常。”

刘黎:“今天是他救了你,一切都处理的非常好,你是怎么看的?”

兰晴:“他长大了,不再是个任性的孩子,而且有点深不可测,不愧是一代地师传人。”

刘黎站起身来叹息道:“是啊,他长大了,人总需要成长的!你在这里等他们父子吧,我先走了。有一个建议,你回莫家原呆一段时间,等风平浪静再说。那个地方藏龙卧虎啊,小卖部的老板、路边的老汉都可能是老江湖,见不得光的高手也玩不出什么花样,还没一个村委会主任管用呢!”

……

指江堂的老板今天也不知冲撞了哪路神仙,夜里睡得好好的被人从床上拖起来,在嘉陵江边的芦苇荡里才醒过来,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人蒙红巾一人蒙黑巾,把他吓得差点尿裤子,以为自己遇见鬼了。

这两个蒙面人精神似乎还不太正常,问了他很多莫名奇妙的问题,比如昨天打麻将输了多少钱啊、上个月店里的营业额是多少啊、这段时间都有什么客人来过、和他说什么话、最近有没有出去嫖妓。

他哆哆嗦嗦唯恐记的不清楚,能想起来的都交代了。最后那个红巾人凑过来说道:“以后别干那些收赃、销赃的缺德买卖,也就不怕半夜鬼叫门。”然后挥手把他打晕了。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又睡在家里的床上,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可是耳根生疼,一摸被打的包还在呢,短裤上也粘着几片江边的草叶。他赶紧把身边的婆娘叫醒,可是他婆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来真是遇见鬼了,白天一定得到宝轮寺去烧香,求菩萨保佑平安。

……

在指江堂老板这里了解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异常,看来当日那两人只是路过,游方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回去的路上,游祖铭解下黑巾道:“怎么样,你老爹的身手还不错吧?”

游方:“你一点都不老,正是年富力强呢,没想到你这几年功夫没搁下,反倒越来越高明了。奶奶教的可是刀马长拳,讲究刚猛为先,而你练到如今刚柔相济的程度真不简单。我在广州认识一位北派铁砂掌高手,与你倒是不相上下。”

游祖铭:“哦,是哪路英雄?”

游方:“是一家饭店老板,我和他交过手,当时不分胜负,其实以我如今的功夫,他当然打不过我,其他手段就不论了。”

游祖铭:“你拐弯抹角这么说,意思就是我不是你的对手了?”

游方笑了:“青出于蓝有什么不好呢?但我真要与您动手肯定输,谁叫你是我爹呢。”

游祖铭叹了一口气:“你真的长大了,我还总以为你是个孩子!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了,但你如今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打算怎么办?要不,跟我回家吧?”

游方:“回家是躲,在江湖中也是躲,躲在哪里不是一样,你还能护着我一辈子吗?再说了,如今我已经长大了,未必再需要你罩着。但你也不用担心,惹麻烦的是梅兰德,除了你们没人知道我就是梅兰德。……你还是带兰阿姨回家过小日子吧,我也有自己的小日子。”

游祖铭:“对了,你什么时候把媳妇领回来啊?我上次听你姐说,有个姑娘很不错。”

游方:“着什么急?我年纪还小呢!这些事你就别操心了。”

游祖铭看了儿子一眼:“还小吗?刚才还说自己长大了!”

……

游祖铭与兰晴第二天上午就离开了重庆,临行前对儿子叮咛嘱咐了很久,他真想把儿子带回去藏起来,可惜这不可能,游方终究没有跟他回家。

刘黎也走了,他老人家从来都是来无影去无踪,只是给徒弟留了一封信,交待了几件事——

兰晴所说的安佐杰,他没找到,这个人可能见风头不对已经溜了,游方一定要注意。不过他已经报警了,警方也一定会找这个人。刘黎不止报了一次警,潘翘幕在重庆剩下的党羽已经被警方盯上,为了防止逃窜,应该很快就会采取行动。

有了上次吃大亏的教训,警方这一次肯定会动用强大的火力,潘翘幕与手下像点样的高手都被收拾的差不多了,那些人是逃不掉的。到时候子弹乱飞的场合,游方就别去凑热闹了,消灭黑帮团伙本来就是警方的责任,游方一个人本事再大也不可能代替。

这个总统套房他包了一个月,现在还不到十天,游方想住可以继续住,押金都已经交了。假如提前走的话,别忘了结账拿回剩余的押金,一天两万,不少钱呢!他老人家已经跟前台打好招呼,他先走,让侄子来结账拿押金。

游方看到这里,第一念就是赶紧结账走人换个地方住,老头不是早就散尽家财了吗,怎么还这么有钱?面积三百多平、一天两万多总统套房对于游方来说太奢侈了,应该省着点花,师父这一次等于给他留了几十万零花钱,却没有直接给。

就算是五星级酒店,找一间条件不错的豪华套房,网上打折价一天也不过千八百块。

然而接下来游方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老头在信的最后告诉他,自己以刘昌黎的名义,前不久在广州买了一处房产,是白云山中的一座山庄,从亨铭集团手里买的。他自己没打算住,平时也没时间打理,就全权交给“梅兰德”处置了,想自住、出租、卖掉都随便,出租或出售的钱也归“梅兰德”。

有一份全权委托文件放在游方的背包里,只要他签上字就行,至于具体手续怎么办,回广州去找齐箬雪,反正是轻车熟路。这份文件本来放在刘黎在重庆的家中,准备留给游方到来的礼物,现在出了这么档子事,就拿来直接送给他了,游方也不必再去老头家。

游方拿着信半天没合上嘴,老头把白云山庄买了下来送给他,这份礼物令人惊叹!

去年这个时候,刘黎在颐和园清晏坊上讲述往事,说自己当年散尽家财浪迹天涯,看来是撒谎了,至少没有完全说实话,他还留了不少家底,否则怎能买得起白云山庄?刘黎当时还留了心眼,他的第二个徒弟冯敬就曾图财而害师,刘黎干脆告诉游方自己早已身无余财。

刘黎当时问游方愿不愿拜师,游方当即就磕头拜师,显然并没有贪图老头能给他什么其他的好处。时至今日,老头对徒弟也不藏着掖着了,换个角度想想也有道理,以梅兰德的身份与江湖风门各派打交道,手头太拮据了肯定不行,遇到些意外的状况,没钱很难办。

游方不是不会挣钱,前一阵子倒腾晶石也赚了不少,但那些钱不过是够自己舒舒服服过日子而已,应付不了真正的大手笔。游方假如安心做一门生意,估计也能做的很好,江湖术也可以是生意经,但如今多事之秋,他够呛能有这个精力,自己慢慢积累经济实力肯定来不及。

游方沉默半天,最终烧掉了刘黎与兰晴留给他的信,仔细收好那份全权委托文件,背着一个包、提着一个包下楼去结账。多住半天就一万呐,他虽然刚发了一笔大财可还是要节约点,今天晚上就换个地方住吧,再说了,离开这里也不用继续扮瘸子了。

刘黎在信中告诉游方,警方已经盯上了潘翘幕集团的残余分子,很快就会有行动,他不由自主就想到了谢小仙。他昨天答应谢小仙今天一定联系她,这都快下午六点了,还是先给她打个电话吧。

电话打通了却没人接,然后被对方挂断了。谢小仙可能正在开会或与人谈事情,手机没关却打着无声震动,恰好不方便接。游方猜的没错,过了几分钟电话就响了,谢小仙打来的,她解释刚才正在谈话不方便接,现在出来给他打电话。

游方问她昨天找他有什么事,谢小仙却问道:“你吃饭了没有?”

游方好气又好笑:“昨天说的那么严重,就是为了再请我吃顿饭?”

谢小仙有些着急的说:“不是,不是,很抱歉,虽然我也想,但是今天没法陪你吃晚饭了,你自己先吃饭,吃完之后到世纪金源大饭店等我。我把房卡留在前台打了招呼,到前台就说你的名字,是我约好的客人,服务员会把房卡给你,你在房间等我,一定要等我。”

游方有些纳闷:“你究竟有什么事?”

谢小仙:“我有事想找你,一定要和你面谈,不管多晚,我一定会过去的。”

游方:“你好像很忙,非得是今天吗?”

谢小仙:“昨天你没空,只能是今天了,答应我,你会来!否则就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

游方吃了一惊:“再也见不到你?到底出了什么事!”

谢小仙:“见面再谈,好吗?对不起,我还在开会,得进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