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一十八章、幻灭

游祖铭也在找线索,兰晴是在酒店门前被一辆黑色的林肯轿车接走的,她这样的女人走在哪里都很引人注目,应该有人注意到,她上的那辆车就是线索。在白天的时候,游祖铭想尽办法打听,甚至冒充便衣警务人员“暗访”,兰晴离开的线路都摸对了,车牌号都打听出来了,就是还没找到确切的地址。

潘翘幕并不清楚游祖铭的本事,这本就是偶遇,也小看他了。在她看来这个男人不过是蓝凤凰隐藏自己的一个掩护而已,她想诱惑一个男人太容易了,既然是隐匿身份躲避无冲派的追查,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普通人过普通日子,不泄露过去的任何痕迹。

蓝凤凰在西安与磁器口两度甩掉潘翘幕手下的小马仔,这并不令人奇怪,一方面是环境复杂,另一方面她本就有这个本事,遇见的也不是高手。所以潘翘幕要重点对付的就是蓝凤凰,她身边的男人倒是无关紧要,回头怎么收拾都无所谓。

假如给游祖铭足够的时间,而潘翘幕又没有及时转移,他未尝找不到地方,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

游方本没打算把父亲叫来一起冒险,但是摸清楚状况之后又有师父在暗中撑腰,他改变了决定,通知父亲来“接人”,这样行事还能方便些。游祖铭接到儿子的讯息,一看地址就知道应该不错,随后立即赶来,在小区外又发现了莫家原册门的独门暗记,顺着暗记指引找到了那栋小楼外。

游方是在小区外停的车,按照师父指示的方位找到的这栋楼,行动中一直展开神识含而不发,企图发现刘黎究竟躲在什么地方?结果师父没发现,却发现父亲已经摸到楼外窗下。游方对付一个潘翘幕自有把握,但一旦动手很难保证兰晴不受波及,得先把她弄出去,他用了最干脆省事的法子。

就在游方扔出兰晴的同时,一直在等机会的潘翘幕突然动了,求生的欲望使她一出手就尽了全力挣扎反抗,嫩白的素手轻轻一拍面前的桌子,手边的高脚酒杯无声无息就碎了。

碎的不仅仅是酒杯,游方听见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碎裂声,身后的窗玻璃瞬间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屋子左边有个玻璃隔板与不锈钢支架结构的陈列柜,此刻所有的玻璃板以及陈列柜中的玻璃器皿也都裂开;屋子右边有一套沙发,沙发前面有一张钢化玻璃茶几,此刻茶几的面板也在瞬间裂成了渔网一般。

碎裂声如此猛烈,使人不禁担心会惊动整个小区的人!

接下来的一瞬,所以大大小小的碎片都飞了起来,边缘锋利无比,而中央变得如镜子一般,倒映出周围的投影碎片,一片眼花缭乱。此情景让人有一种错觉,似乎自己的身体与灵魂也随着空间光影的碎裂而碎裂。

不仅如此,整个屋子都变成了危险至极的刀锋丛林,四处激射飞舞的锋利玻璃能将一切割成碎片,包括桌边的潘翘幕与窗前的游方——难道她想与他同归于尽?

潘翘幕坐在桌边,左手拍下的时候,屋子里所有的玻璃器物都碎了,这只手提起来的时候,所有的碎片都飞了起来。她抬手的速度很慢,仿佛手背上压着一座无形的山,妍媚的眸子带着如真似幻的锋芒,神情凝重无比,她在深深地吸气,衣衫下的双峰显得更加高耸。

她对四处飞舞的碎片仿佛视而不见,右手已经伸向左肋下,拔出了一支小巧的银色勃朗宁手枪。恰在这时,乱舞的光影碎片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拍在她的右肩上。她的肩一颤,上臂与小臂接连一抖,手一松枪已落地。

潘翘幕娇哼一声,右臂软软的垂了下去,这一拍带着凌厉的无形劲力,竟然透体而入施展分筋错骨的手法,肩、肘、腕的关节全部被打脱臼了,这只手就算能接好也是半残疾了。游方练剑至今,内家功夫也是大为精进,他还是第一次施展如此高明而狠毒的手法,对象却是这样一个女人。

手枪落地的同时,所有迷乱的光影都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柜子、茶几、窗户上的玻璃仍然完好无损,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只有潘翘幕身前的那支酒杯是真的碎了,金黄色的酒流满了桌面。

游方收回右手,绕过桌子走到她对面,在刚才兰晴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左手一抖收起一幅小巧的画卷。桌面上插着一把煞意四射的短剑,他刚才破幻法闪到近前就可以一剑杀了她,却没有着急立即动手,而是先拍了那一掌,显得很是从容。

坐下之后,他才冷笑着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幻法大阵吗?果然神奇能慑人心魄,我明明已用神识锁定你的一举一动,你还能用这种手段还击,确实有两下子。可惜你功力虽不错,但修为离化神识为神念差的太远,就连移转灵枢尚有一线之隔,不能真正运转幻法伤人。”

潘翘幕额头上全是冷汗,俏丽的容颜带着痛楚之色,哑声道:“这不是幻法大阵,我也不会运转幻法大阵,不过是无冲幻法秘术。假如刚才我开枪了呢,在那种情况下你躲得开吗?”

游方看着她,眼神有些怪,似乎在笑:“不要谦虚,它就是幻法大阵,只不过你没练成。相斗中虽很难施展,突然偷袭倒是很危险,看来手段人人会用,只在妙处不同,你很阴柔啊!假如刚才你开枪的话,确实很难防备,幸亏我的神识早已锁定你,没有给你这个机会。”

潘翘幕看着他左手中卷起的画卷,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问道:“你是寻峦派的高手,张玺还是包旻?我并没有开罪过你们,今天也认栽,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救蓝凤凰?有什么条件你尽管开,我能给你的好处都会给,事后也不会有任何麻烦,只要你今天你能放过我。”

游方刚才可以杀她却没有动手,她见还有说话的余地,竟然谈起条件来了,而且她叫出了两个名字,只要对方随便认一个,并且追问她能给什么好处,事情就有的谈。

游方笑了:“我不是张玺也不是包旻。寻峦?携真似幻、化幻求真,嗯,果然是破幻法的手段,你的眼力还不错,可惜居然不认识我,你们最近做了这么多事,不就是想逼我现身吗?”

潘翘幕突然伸左手抓起桌上的酒瓶,仰脸喝了一大口酒,酒水顺着嘴角溢出一直流淌到胸襟,然后红着眼圈盯着他道:“你就是梅兰德?能不能让我看一眼你的真面目。”

游方用红巾蒙着面呢,而且还化着妆,他是从酒店出来的,当然还要扮瘸子,现在虽然不瘸了,但并没有恢复本来面目。听见这话,他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就给你看一眼,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已经打过很多交道了,应该叙叙旧,有些话我还想问清楚……”

他刚说到这里,蒙面红巾也刚刚掀开一半,场面陡然起了变化。潘翘幕手中的酒看上去似乎结成了冰,并在瞬间裂成无数小块,而酒瓶还是完好无损。与此同时,周围的地气移转带着冬日严寒,空气似乎凝结,响起一片断裂之声,身处其中仿佛也要被割裂。

刚刚还想着谈条件的潘翘幕居然不计后果的又出手了,这么做简直有自杀式的疯狂,她因为施法过剧已经受了内伤,鼻孔中流出鲜血,一瞬间运转神识远远超过极限,竟然拥有移转灵枢之力。

但这也仅仅是一瞬,她随即感到胸下一凉,阴森煞意袭遍全身抽空了所有力量,瓶中的酒恢复了原状,但酒瓶却碎成了无数小块从手中滑落,掉在桌面与地板上发出叮咚的声响。金黄色的酒从空中洒落,打湿了她的衣服,成熟的性感身躯几无保留的展现。

贴着她饱胀的左乳根下方,插着一柄短剑。

游方手握剑柄并没有立刻拔剑,眼神中带着一丝悲悯之意:“话还没谈完呢,为何要找死,我怎能让你再有机会暗算我?”

潘翘幕张着红唇喘息着说道:“你,是你杀了我男人。”

游方:“男人?我杀过很多男人,今天还是第一次杀女人,到底哪个是你的男人?”刚才他在暗中听过潘翘幕与兰晴的谈话,知道她与李秋平只是名义上的法律夫妻,难道还另有隐情?而且她也不可能知道是他杀了狂狐啊?

“你和千杯……”潘翘幕的瞳孔已经开始扩散,身体在轻微的抽搐,声音越来越低渐不可闻。原来她说的是李冬平,游方轻叹一声,拔剑转身走了出去,没有再回头看她一眼。

潘翘幕知道太多的事情,游方是不可能把她留给警方的,包括这栋别墅里另外两个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还要抹去兰晴可能来过的痕迹,这样的小区可能有二十四小时录像监控,而游祖铭原先住的酒店门前也有监控录像,都需要悄悄处理一下。

……

在君豪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兰晴泪痕未干,显然在丈夫的怀里哭过,也不知她是为谁伤心。游方与游祖铭当然也在,刘黎却不知哪里去了,自从游方进入那家小区后,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师父现身。那伙人中还有三名秘法高手,目前不知去向,老头有可能是处理他们去了。

游方硬着头皮说了一句:“蓝……兰阿姨,你能不能先到那间房里呆一会儿,把门关上,我有话要和我爹单独说。”

兰晴点点头,没说什么就走进房间把门关上了。游祖铭一见老婆不在眼前,劈胸就给儿子一拳,轻声喝道:“臭小子,那么高的楼,就把你兰阿姨往下扔?”

游方团手架住,无声无息将游祖铭震退了两步,苦着脸道:“多高的楼啊,摩天大厦吗?不过两层半,你要是接不住就不是我爹了!事急从权,我当时还要和人动手呢。”

游祖铭有些诧异的揉了揉拳头:“你的功夫这么厉害了?不说这些,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游方:“你没有问兰阿姨吗,她是怎么说的?”

游祖铭:“她也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原先的黑帮组织在找一个叫梅兰德的人,而你年初接五舅公介绍的生意,用的化名就叫梅兰德。所以我要找你问清楚,你是怎么惹上那帮人的?”

游方:“老爸,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先对我解释清楚啊?兰阿姨和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游祖铭招了招手道:“儿子啊,过来坐下,事到如今,我也该告诉你了。”他与兰晴结识的经过虽然离奇但也不算太复杂,简单的讲了一遍,然后又说道:“现在轮到你交待了!”

游方一摆手:“其实很简单,我上次去鸿彬工业园看风水,发现有个人暗中作恶罪不可恕,就与江湖同道周洪道长联手将他铲除,没想到那人是一个美国黑帮派来的,后来他们想找我报复,又派人到国内来查我,反而被我查到线索,追他们到重庆来了,却碰见了你和阿姨的事。”

游祖铭:“你好大的胆子,捅了这么大篓子,也不告诉家里人一声。”

游方:“我已经长大了,凡事自己能处理。说我胆子大,也不想想你自己,明知道兰阿姨有问题,还敢往家里领?”

游祖铭:“我喜欢,我愿意!”

游方:“我也没说你有什么不对,现在想想,假如我是你,估计也会那么做,我的脾气也是和你学的。”

游祖铭:“现在打算怎么办?跟我回家吧。”

游方:“你还是和兰阿姨回莫家原呆一阵子吧,等风平浪静也就没事了,没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你们前几天的担心只是个误会。”说到这里他眉头一皱又想起一件事:“老爸,你说在磁器口见到两个人,他们从一家字画店出来注意到兰阿姨,还记得准确的地点吗?”

游祖铭眯着眼睛回忆道:“我记得招牌呢,叫‘指江堂’,怎么了?”

游方:“那两个人已经死了,前几天被警方击毙的,但这件事可能有蹊跷,我前不久就在那里买过一幅字画。”他将买下李鸿章手书挽联的事情告诉了父亲。

游祖铭也皱起了眉头:“那还真有蹊跷,离开重庆之前,必须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看看是不是巧合?事不宜迟,现在只有十一点,开车去来得及,连夜查清楚,天亮前能赶回来。……你兰阿姨怎么办,这个地方安全吗?”

游方:“绝对没问题,让她就留在这里等我们回来。……但是现在,请你进房间把门关上,叫兰阿姨出来,我有几句话想单独问她,问完再走。”

游祖铭喝道:“你又想搞什么花样?”

游方:“没什么,就是有几句话要单独问,你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也行,就算帮我个忙。”

游祖铭想了想还是进屋了,把兰晴叫了出来,自己关上门呆在里面。兰晴低着头走到客厅里,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你!我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给你们一家人带来麻烦与危险……”

游方打断了她的话:“说这些没必要,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清楚,要怪只能怪那些找麻烦的人。听见了你和潘翘幕的谈话,还有我父亲刚才讲的往事,有些话已经没必要再问了。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得到的消息,知道那个黑帮在找梅兰德?”

蓝凤凰:“是他们近十年采用的一种全球传信方式,通过网络暗语,只要上网就能在指定的公开论坛看见,收信人也不会暴露自己的任何线索。但是他们使用这种方式传信的次数非常少,大多数时候还是通过别的办法联络。”

这种方式很有意思,与通常的QQ聊天、电子邮件联系不太一样,就是在一个公众论坛上发个帖子或写篇文章,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常,但其中的暗语只有组织内部的人懂。一个大网站公开的网页都有什么人浏览过,是很难追查的,它并不是单独发给特定的某个人,谁都可以看见,但只有特定的收信人明白其中的名堂。

当代的间谍机构,也偶尔采取这种方式对特殊的不确定对象传信或下达指令。

蓝凤凰上网突然看见了原先在组织的高层人员中才会使用的暗语,这种暗语已经好几年没出现过了,内容是指定了另一个网页地址,输入这个网页查看有关“梅兰德”的指示。

兰晴发现这个名字就吃了一惊,尽管根据经验,在这种情况下组织不会理会是谁在什么地方接受信息,但她还是很谨慎的没有在家里输入这个网址,而是化妆进城到了灵宝市,找了一家网吧打开了这个网页。

网页上是一篇灌水帖子,浏览的人不多,换了另一套暗语,指示所有收信人在中国境内全力查找一个叫“梅兰德”的人的下落,此人年初曾以一个风水师的身份到鸿彬工业园看过风水。兰晴离开网吧之后,就设法给游方发了那条提醒短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