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一十六章、老游子

老婆丢了问儿子?而游祖铭却是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五年前他到洛阳给买家送货,做完生意回酒店,走廊上迎面走来一位妙龄女子,风姿绰约体态妖娆,面带病容却别有一番楚楚可人的韵味。游祖铭一眼瞥见她就暗自吃了一惊,他看出这女子有罕见的内伤,而且还有类似外客冲身中邪的症状。

一瞥之间看不真切,游祖铭不清楚状况,并没有贸然开口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正在琢磨呢,那女子走到他身边突然一头栽倒,他伸手就给扶住了。

“救救我,求你了!”女子只是喘息着说出一句话,就晕倒在游祖铭的臂弯里。

走路走的好好的,突然有美女倒在你怀里说话,这恐怕未必是艳遇,也有可能是一个陷阱,小游子他爹老游子怎会不清楚这些?但此刻的情形有点不太一样,这女子是真的有伤病在身,一扣脉门,她也真的是神倦昏厥,不赶紧救治的话很可能会因为呼吸衰竭而丧命。

游祖铭也是艺高人胆大,倒不怕什么人用江湖伎俩招惹他,同时也不能就看着这女子生命垂危不顾,顺手救人一命的事情还是做吧。他顺势在她身上搜出了证件,此人叫兰晴,今年二十六岁,陕西西安人,然后将她扶进了旁边自己的房间。

小游子会的内劲补益元气之术,老游子当然也会,只是功力略不如五年后的儿子那么精深,但他还会金针刺穴扶正祛邪之法,那是莫四姑压箱底的绝活,这一手功夫游方至今都没学全,毕竟他离家的时候年纪还小。

游祖铭累的是汗透重衣,暂时稳定了兰晴的内伤,但对她奇异的病症没什么办法彻底解救。趁着她还在昏睡,游祖铭出门查了一下,这家酒店并没有一个叫兰晴的女子登记住宿。

等回到房间,兰晴已经醒了,只是感觉还很虚弱。她的状况游祖铭很清楚,经过救治暂时有所缓解,但最多等到半天后伤势还会发作,似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正在不断的侵蚀她的生命力。

游祖铭以金针刺穴,可以激发她的生命力及求生欲望与之对抗,内劲补益元气之法可以尽量缓解她所受内伤带来的痛苦,但终究救不了她。他不动声色询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兰晴直言相告,坦白自己并不是好人,是国外某地下黑帮组织的成员,被派回国内执行秘密任务,行动失败所有人都死了,只有她带伤逃了出来。她求游祖铭救她,就算救不了她,也求他把她带走,她死也不愿意再回到那个组织中,无论如何,她只想从那个裹挟她生命的漩涡中解脱。

为了报答,兰晴留下一笔重金和几卷流散到欧洲的明代《永乐大典》书册,账号和密码当场就告诉他了,收藏书册的地方也说了出来。这些书册是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期间,一位英国使馆人员趁乱进了翰林院,在藏书的敬一亭偷抢出来的,后来敬一亭被放火烧毁。其中有五卷辗转落到了兰晴手中,这一次被她带回了国内。

钱倒是其次,这五卷《永乐大典》原本对游祖铭来说可是太珍贵了!但兰晴这句话也露了破绽,游祖铭当即脸色一沉道:“你怎会了解我的身份?”

这种东西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不值一文,因为他们根本不识货,就算听说过恐也不了解其价值、见到了也未必分得清真假。而兰晴带伤逃到这里,恰好晕倒在游祖铭身前,醒来后说出自己手里有这样的东西,显然她早就知道游祖铭的身份,这不是偶遇。

兰晴实话实说:“游先生,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我这次本打算还要办另一件事,就是去白马驿重金请你仿制这些书册。我所在的这个组织中有人曾向我推荐你,他也试探过你,如果仿制成功完全符合要求……”刚说到这里她又晕了过去。

她晕的可真是时候,游祖铭话还没问完呢,坐在床边看了她半个小时,还是决定先救人再说,于是驱车将她带到了莫家原,并尽量抹去行踪痕迹,这就是他们的结识经过。假如刘黎当时尾随而至,游祖铭在进入莫家原之前恐怕甩不脱他,但是刘黎是第二天才开始寻找蓝凤凰的,阴差阳错没有找到。

游祖铭向二舅莫申守求医,施展唤魂术让兰晴恢复了清醒,问她未说完的话。兰晴告诉他不必担心,试探与推荐他的人已经死了,没有人能想到她会来找他,这是实话,但也等于断了她自己的后路。

游祖铭则问道:“你既然有求于我,为何先告诉我如何拿钱与东西?这种做法不应该,我完全可以只要好处不救你,难道是账号或者放东西的地方有陷阱?”

兰晴躺在那里道:“东西本就是要拿来请你仿造的,那笔钱就是付给你的报酬,这件事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知情,你尽管去取毫无问题。……看来你已经尽力了,最终还是救不了我的命,这是天意。东西送给你也算是物有所归,而你毕竟把我带走了,我临死之前也算终于解脱,谢谢你!……求你最后一件事,我死之后,也不要让人找到。”

莫申守能让她恢复清醒,治疗她所受的内伤,但是对于那奇异的病症却无法根治。虚弱的兰晴挣扎着说出这样一番话,柔媚哀怜,连铁都能融化。游祖铭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把母亲莫四姑请来了,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

莫四姑沉吟良久,最终道:“如果没打算治好她,当初就不该把她带来,别让人死在莫家原。”

不死在莫家原无非两个办法,一是将虚弱的兰晴扔到荒郊自己去等死,二是先治好她再说。于是游祖铭又请母亲与二舅帮忙,恳求族长莫老太公出手试试。结果莫老太公真的化解了兰晴的病根,并且告诉游祖铭,别把这个病人留在莫家原,带她到别的地方去养病。

游祖铭在邻县的一个镇子里化名租了套房子,安置兰晴养病,那侵蚀生命力的症状已经消除,但伤病导致身体虚弱仍需小心调养,否则仍有生命危险,离不开人照顾。既然是游祖铭惹的麻烦,那就由他来照顾吧。

直到一个多月后,兰晴才基本恢复了正常,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聊了很多事,都是私密之语外人不知。游祖铭的感觉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志趣相投,这女子不简单啊,不仅仅是人长的漂亮有魅力。

游祖铭当年的婚姻也算是长辈包办的,莫四姑做主,娶的就是邻村一位知根知底的女子,过门之后是一位勤劳朴实的农村妇女,这些年操持家务生儿育女,夫妻俩感情也挺好的,日子过得倒也殷实和睦。至于精神上的交流,确实谈不上太多,游祖铭也没什么奢望,过日子哪能讲究那么完美呢?

这一点,连儿子游方都看出来了。但是游方当年站在自己的角度却是另一种感受,他觉得母亲受委屈了,奶奶、爸爸、姐姐和他自己在各方面都很“强”,唯有母亲一人在这个家庭中相形之下显得格外柔弱,所以母亲去世后,他格外伤心久久不能平复。

游祖铭照顾病体虚弱的兰晴,就算不想吃豆腐占便宜,也难以避免有很多亲密接触。这些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精神交流的愉悦,两人之间有很多共同话题越说越投机,他一个眼神,她就能看懂,养病竟然养出感情来了。

兰晴身体基本恢复之后就要告辞,临行之前对游祖铭说:“多谢你给了我又一次生命,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你放心,我走之后,将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游祖铭问道:“你打算去哪儿?”

兰晴:“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

游祖铭耸了耸肩膀道:“要不,你就跟我回家吧,如果你愿意的话,这并不是趁人之危。”

兰晴看着他,眼圈先红了:“祖铭,你是什么意思?”

游祖铭:“如果你不嫌我年纪大了,又是一个有儿女的鳏夫,不妨跟我回家。”

兰晴呐呐道:“你,你,你这算是求婚吗?”

游祖铭微笑着点头:“是求婚。”

兰晴有些不知所措:“可是我会给你带来……”

游祖铭打断了她的话:“你是说外国黑帮?假如不是外星人要入侵的话,我想不必考虑太多,所有人都认为你已经死了,知道中国有多大吗?你原先也不叫兰晴,现在你才叫这个名字,是吗?……对你说实话吧,我舍不得你走,放之江湖不论落到谁的手里,我心里都纠结,只有把你带回自己家才能安心。”

说着话游祖铭已经张开双臂,兰晴伏到他的怀中泪眼婆娑道:“要问一下老人家的态度吧?……如果有一天,我会给你带来麻烦,我将自动离开,希望你不要伤心、也不要去找我。”

游祖铭很干脆的说道:“别说没用的,收拾东西,回家!”

小游子他爹老游子就是这么潇洒,将这位娇滴滴的大美人捡回了家。回家后他向莫四姑说了自己想法,莫四姑道:“她如今也算是举目无亲,你既然喜欢,人家也愿意,那就娶进门吧。若说麻烦,也是你自找的麻烦。”

兰晴的来历有“问题”,游祖铭与莫四姑都是知情的,当然不会告诉游方。兰晴从一开始就没有对游祖铭隐瞒什么,其实在他这种人面前,撒谎反而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但是兰晴没有说出无冲派的事情,倒不是不坦白,有些秘密让别人知道,对他并不是好事。

兰晴那五卷书册,游祖铭真的仿制了一套自己收藏,后来将原本送给了身为考古学者的女婿池木铎,池木铎又送给了导师吴屏东。吴屏东将它们捐献给了国家图书馆,是非公开捐赠,很多可能有“问题”的回归文物,一般都采取这种方式捐赠并不做宣传。

游祖铭特意在家里动土木搞装修,就是为了兰晴住的习惯点,这么多年也相安无事。兰晴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无冲派与刘黎早就认为她死了,她与那一片险恶江湖再也没有关系,不料游祖铭的儿子游成方却卷了进去。

她是通过无冲派很独特的传讯方式,很意外的获悉游成方化名的身份梅兰德,竟然成了无冲派在境内要对付的目标,忍不住发了那条短信提醒。

就在发完短信后没几天,她与游祖铭到灵宝办事,在商场里撞见了一个陌生人,居然鬼鬼祟祟的暗中盯梢她,还掏出电话不知跟谁通话。游祖铭当时没和她走在一起,他正在收款台付账,发现了那个可疑的人,悄悄绕过去听见了那人在电话里说——

“老大,我在河南灵宝,刚刚在商场里看见她了!……不清楚她是路过还是住在这里?……好的,我盯着她呢,一定查出她现在的身份。”

游祖铭给妻子发了条短信提醒她一个人到门口,他自己在后面观察,发现这个人真的是在跟踪兰晴。游祖铭在商场里现买了几件东西,简单的掩饰了一下面容,又绕到门口,告诉了兰晴刚才的事情。

兰晴一听心里就凉了,对丈夫说:“祖铭,我当年就说过,假如有这一天,我将自动离开,没想这一天还是来了。”

游祖铭却道:“你胡说什么呢!那人的电话我听见了,他也不清楚你的身份,不知道你为什么出现在此地,是刚刚才看见。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将他引走,在别的地方装作到家的样子,再甩掉他,那样他就确定不了你的行踪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吧,换个城市甩掉他,然后出去旅游一段时间再回家。这些年了,早该陪你出去好好散散心了。”

游祖铭说走就走,连家都没回,带着妻子拎着他临时在商场买的“行李”直奔火车站。盯梢的那人也是措手不及,跟到了火车站。

那人以为游祖铭与兰晴都不认识他,是个陌生人而已,买火车票的时候就站在他们后面,听见了他们对售票员说的话,知道他们要上哪趟车去什么地方。

游祖铭买的是去西安的火车票,说话也是西安口音,他和兰晴之间也换了称呼,不再叫彼此原先的名字。兰晴在排队买票时还说了一句:“函谷关一点都不好玩!”游祖铭则笑道:“你住在西安,当然觉得函谷关没什么好看的。这一趟旅游太累了,出来这么长时间,终于要回家了。”

这番话全被那人听见了,然后他被一车带到了西安,在火车站被甩掉了。

游祖铭没有在西安停留,他原本就要到重庆办事,干脆带着妻子一起来了,办完事也不着急走,就在附近旅游散心,显得很是潇洒闲散。中国之大,茫茫人海,还上哪里去找他们?

老游子的江湖套路玩的比小游子还精,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在重庆磁器口居然又碰见了形迹可疑的人企图盯梢,游祖铭与兰晴都是震惊不已。难道那些人一直追查他们的行踪跟到了重庆,这手段也太厉害了吧?

游祖铭与兰晴并不清楚,潘翘幕正召集手下在重庆汇合,这些人并不是跟着他们夫妻俩来到重庆的。

从磁器口回到酒店,夫妻俩好几天都没出门,游祖铭对妻子说:“现在情况不明,不要轻举妄动,就呆在酒店里暂时不要离开,要设法搞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在暗中盯着我们,用什么方式跟踪的,这样才好脱身。”

兰晴黯然道:“当然是我原先所在那个组织的人,他们有高手,神奇不可思议。祖铭,你一个人走吧,两个人在一起不好脱身。你应该可以甩掉他们,去莫家原,他们的目标只是我。我和你分头走,如果没事的话,我会回家与你汇合的。”

游祖铭则冷哼道:“高手?我倒想会会!神奇?莫家原也有神奇手段!”

兰晴劝道:“因为我的事,你想连累莫家的乡亲们吗?这可不是治病救人那么简单,何必将无关的人卷进来呢,而且还是帮助过我们的亲人!……我知道有一个人,也卷进了这场麻烦,却丝毫没有牵连他的亲人们,我怎么可以这么做?当年的话早就说过了。”

游祖铭断然道:“你是我老婆,听我的,这几天就在我身边好好呆着。这里是中国境内,美国黑帮摸进来几个人,还敢公然乱来不成,那不是找死吗?只要能揪出线索,自有警察收拾他们,你别着急。”

兰晴:“话虽这么说,但是明暗不同啊!我们在重庆这些天留下了很多行踪线索,他们真想找的话,应该能找这里。”

游祖铭:“那又怎么样,真逼我动手来硬的吗?江湖飘门律我还记得,你什么都别说了!”于是兰晴便没有再说什么。

这天上午,游祖铭在卫生间洗漱,兰晴接了一个客房电话。等游祖铭出来的时候,兰晴已经不见了,游祖铭当即穿上衣服就追了出去,找了大半天也没有找到。天黑之后他回到酒店,想看看兰晴回来没有?就算没回来,也查查她失踪前留下的线索,却在无意间在自己的裤兜里摸出来一封信。

这封信游祖铭已经揣了大半天了,内容让他很是震惊,其中竟然提到了儿子成成,他立刻就给游方打了电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