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送拐

两人都是有心算无心,游方没想到一进门对方就能将子弹打到客厅里来,而且也不管瞄准的人影是警察还是同伙。坤屹更没想到警方的行动中突然混进来一位秘法高手,而且了解秘法与枪法合一的手段,假如游方一开始就出现了,他还不会这么大意。

游方开枪之后也就清楚了对手的底细,这人还不能与姜虎相比,远没有达到移转灵枢之境,也就是掌握神识而已。世间高手哪有那么多,坤屹这种经过枪法与秘法特训的枪手已经很难得了,像姜虎那种高手很罕见,是潘翘幕手下几个团伙中的第一高手,当初他一剑就给杀了,实在是走了狗屎运,而今天就没有那么走运了。

枪响,游方滚倒到一旁再坐定,谢小仙已经扑了过来,一把将游方的上身抱进了怀里,身体挡住了房间门的方向,急切的问道:“受伤了,在哪儿?”

光线很暗,她也看不清刚才的情况,随即注意到游方捂住大腿根部。这个位置很要命啊,假如打中骨头,可能终身残疾,假如打中大动脉,抢救不及可能送命。谢小仙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全身的血液就似凝固了,一瞬间连哭都忘了,哑着嗓子道:“没事的,你别慌,手先压住,我来处理伤口。”

游方却把手松开了,黑暗中有一颗亮晶晶的东西从掌心落到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又被他拣起来揣进上衣兜。只听他用沉稳的语气说道:“小仙,你别慌!子弹只是擦了一下,已经被我接住了,这点小伤不碍事。”

一百米的距离,这种步枪弹能打透六毫米厚的普通钢板,枪手开枪的位置离游方只有九十米左右,游方居然说空手接住了子弹,简直神奇的让人不敢置信!但谢小仙已经顾不上他有多少神奇,俯下身去道:“我检查一下伤口,需要赶紧包扎止血。”

伤口在大腿根前部靠外侧的位置,绕腿部包扎得把裤子撕开,那啥不都得让她看见了、摸着了?虽然光线很暗!游方的左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右手屈指在胯间、膝间、腿部连弹,黑暗中看不见流血的情况,但伤口流血的速度已经变慢,只是缓缓的向外洇出。

他推了她一把道:“我自己会处置伤口,赶紧去给大师兄包扎,他伤的位置虽然不立刻致命,但只要再耽误一会儿,肯定会送命的。……那名歹徒已经死了,赶紧通知你的同事,叫救护车和支援,受伤的人需要立刻抢救。”

说完话他已经站起了身,一手扶墙单脚立地。见他能站起来,谢小仙松了一口气,看来伤势确实不重,同时惊讶道:“你站起来干什么?快处置伤口,我先给大师兄包扎。”

游方则以不容商量的语气,像是下命令般说了一番话:“我只说,你别问,这伙人也想杀我,他们还有同党。我如今受了伤,如果因为今天的事暴露了身份,恐怕必死无疑。除了你,没有人知道我来过、也没有人看见我,你的同事刚才看见的那个人影只是你。”

正在用临时绷带给吴克红包扎伤口的谢小仙抬头道:“游方,你什么意思,难道要我就当你没来过吗?三名歹徒全是你打死的,你也受伤了!”

游方:“你没有听懂我的话吗?就当我没有来过!我也不需要什么好市民奖,你在这里官最大吧?招集人赶紧抢救同事,撤出去等待救援,增援没有赶来之前不要随意搜查这个地方,最好能给我半个小时时间。……如何解释今天发生的事,就靠你自己了,我帮了你,也请你帮我一回。”

说完话,他已经单手扶墙,单脚跳着上楼了,走的比没受伤的正常人都快,无声无息就像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僵尸鬼,躲进了这栋别墅的二楼。

……

这次行动的结果有两名警察负伤,一名干警牺牲,本来差点要全军覆没,幸亏谢警官临危不乱,利用优势地形与夜色掩护,摸进小楼击毙了两名持刀歹徒,又打死了最后一名武装罪犯。

七七式手枪怎会在九十米距离打中对方的眉心?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没法解释也不必解释,事实就是打中了,而且是她的最后一发子弹——神奇的流弹!七七式手枪的射程只有五十米,并不代表子弹不可能飞到一百米远。比如五六式半自动,瞄准有效射程是四百米,但在一千五百米外的流弹仍然有杀伤力,中弹的话,那纯粹是人品问题。

事后警方的报告里并没有刻意写谢小仙与枪手的距离,只是强调了她的机智果敢与英勇的大无畏精神。真正救了所有警察的游方悄然带伤离去,而谢小仙荣立了一等功,这已经是她短短时间内又一次立功获奖了。

那三名歹徒虽然全部死了,但是从他们身上以及别墅里搜出来的东西,还有确认身份之后查出的行踪线索与他们联系接触的范围,警方也有很重要的收获,案件又牵连到云南的姜老大团伙,并且查清了多年没有搞清楚的姜虎身份。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当时谢小仙指挥众警察,抢救伤员撤出了度假山庄门外,呼叫等待救援以及增援人员,暂时没有再趁夜进入这片别墅区。

游方伤的其实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子弹打在窗台上之前,速度已经慢下来了,形成跳弹之后威力再度减弱,游方虽然来不及躲开,但还是运转神识之力尽量在阻挡。这时就能看出他的功力与向影华的差距了,如果是月影仙子,这一枪是打不中她的。

子弹打中腿的一瞬间,游方心中爆发出无声的巨吼,瞬间运转全身内劲于腿部,倒不是阻止子弹打进来,而是约束弹头不要翻转。最严重的枪伤并不是嵌入伤或者贯穿伤,而是放射式的创面,假如弹头在体内急剧翻转,会搅碎一大片骨肉。

弹头将将嵌入体内便停了下来,当时是一酸,过了片刻才有疼痛感。游方伸手按住大腿,运功将子弹吸了出来,然后给自己简单的止了血,交待完谢小仙之后便躲到了二楼,没有和其他警察打照面。

枪伤虽然不重,但小游子的问题很严重!他的神识与内劲都在一瞬间运转过剧,形神皆有损伤,至少需要调养一、两天才能恢复,而且腿部受了伤,暂时活动不便,很难与人近身格斗。假如这时有个像样点的高手查到了他的行踪,把他堵住,他恐怕就得交待了。

游方在二楼拔剑割开裤脚制做了几条简易的绷带,又把大腿处的裤子划开了两条长口子,将伤口包扎好,踞坐于地暂时调息,稍微恢复一下受冲击的神识,然后才好在黑夜里穿越山林悄然离去,现在他还不能快走。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游方长出一口气刚刚睁开眼睛,忽听窗外有人幽幽道:“英雄救美倒是很潇洒,可是阴沟里翻船就不美了,臭小子,你也有今天?”

听见这声音游方就想站起来,然而却坐着没动,一瞬间有想哭的冲动,开口却又惊又喜道:“师父,您老人家终于现身了!”

刘黎像一只老狸猫般无声无息的从窗外跳进来,手里还提着一根树棍,神情好气又好笑道:“我在广西读老年大学,每天读书写字日子过的很舒服,却听说有一堆人赶集似的往重庆跑,只得跟班主任请了几天假过来了。老巢让人端了不要紧,徒弟可不能让人收拾了。”

游方一怔,反而问了一句无关紧要的题外话:“您在广西——读大学?”师父来了,他总算彻底松了一口气,处境转危为安。

刘黎一瞪眼:“就许你考文凭泡妞,不许我这个老头念书吗?老话说的好,活到老学到老!……快起来吧,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堆武警来洗地,把这里搜个天翻地覆,你得快点走。……哎呀,伤到大腿啦?幸亏命根子还没事!能走不,需要我背你吗?”

游方扶墙站了起来,单脚站稳另一只脚尖点地,吸了口气道:“哪敢让您老人家背我,会折寿的!”

刘黎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哦,你还这么讲究呢?那好,这个拿去拄着。”他把手中那根杯口粗细的树棍递给了游方。

游方接过来道:“师父您真好,还给我准备了一根棍。”

刘黎又瞪眼道:“受了伤眼神也不好使了?这明明是根拐!行走江湖,必须要有所扶持,孤胆夜行侠成不了大气候,阴沟里栽大跟头倒是很有可能,师父我就是你这根拐啊!”那还真不是一根棍,刘黎在山上弄了一根长树枝,两头带三角叉,夹在腋下正好可以拄着走。

刘黎现身非常及时啊,游方现在这个样子必须要有一位非常可靠的高手保护,直至他能够行动自如。老头就在这个时候出现,游方也不知他是如何赶到的,或许就像自己那夜玩命奔袭救向影华那般,虽表面上还是和师父习惯性的耍耍嘴皮子,可是黑暗中感动的眼眶都湿了。

刘黎扶着拄拐的游方下楼,从山地里他的来路离开,路上还不忘开句玩笑:“徒儿啊,你这条裤子可是太时髦了!”

一瘸一拐的游方当然走不快,要不是师父在身边扶着,穿越这片山地还真不太容易,足足过了一个小时之后他们才出现在山那边的一条公路旁。刘黎问了一句:“那边藏了一辆车,是你开来的不?”

游方点头:“是啊,向笑礼给我留了一辆车和三个车牌,我临时又搞了两个车牌。”

刘黎又问:“你是追着警车来的吗?”

游方老老实实的回答:“是的,要不然怎么能找到地方?”

刘黎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小子呀,只听过警察开车追人,没听说过有人开车追警车。”

游方挥拐一闪身:“师父,您老的巴掌轻点,我的腿受了伤,还拄着拐呢!”

刘黎的语气终于沉了下来:“不拍重点你记不住教训!”

上了车之后,游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很尴尬的说道:“真的不好意思,让您老人家给我当一回司机。”

这并不是什么高档车,只是一辆并不太引人注目、半新的大众车,刘黎一边启动车一边说道:“这是自动档的,假如你伤在左腿倒还可以开,可惜伤在右腿,只能委屈我老人家了。”

游方:“师父,您老有驾照吗,啥时候学的车?”

刘黎不紧不慢的答道:“北洋的时候可没有驾照这玩意,那时候我家里就有一辆福特,我还年轻,跟我家司机学的开车。不过你放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驾照我也有,通过年检的,让警官拦住没麻烦。”

游方:“您老的驾照上写的是什么名字,多大年纪?可别把警察吓着了,现在有个刘黎专案组呢!”

刘黎笑了:“以为就你会化名啊?我老人家如果没有几个身份,早就让人找着了,这张驾照可不能让你看,要不然你就知道我在哪里读老年大学了。”

车走在路上,游方终于问道:“师父,你是怎么来到重庆的,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刘黎没说话,从兜里掏出一个很轻薄的数码相机道:“我不喜欢拍照,这个就送给你了,前几天刚买的,里面只有一张照片,你看看,那个女人你认识吗?”

游方打开相机,里面只有一张照片,他却愣住了,疑惑不解的问道:“师父,您是什么意思?照片里的女人叫兰晴,是我的后妈,她身边的那个人,就是我爹!”

这张照片赫然就是游祖铭与兰晴挽臂并肩从宝轮寺里走出来,兰晴的脸依在丈夫的肩头,一脸幸福温柔的小女人状。虽然拍摄的位置很远,但游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将画面放大之后看的是更加清楚。

刘黎面无表情,看不清他心里在想什么,扶着方向盘目视前方说道:“哦,那人就是你父亲游祖铭?我以前不认识,在磁器口还是第一次看见,果然是才貌双全啊,难怪虎父无犬子,但是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你知道来历吗?”

游方的语气不禁有点紧张:“我不清楚,只知道二零零六年,我父亲从洛阳领回来的,很不错的人,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刘黎不动声色的答道:“在你们家这些年有什么问题,我当然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曾经是无冲派唐朝尚的弟子,代号蓝凤凰。五年前在洛阳布局,指挥党羽企图暗算我,结果被我杀了个干净,我还以为她早就死了,不料今天又看见大活人了,还成了我徒弟的后妈!”

游方懵了,张着嘴没有反应过来,好半天之后才问道:“师父,您不会认错人吧,虽然我相信您老的眼力,但以您老的手段要想杀一个人,又认为她死了,她怎么可能还会活下来?”

刘黎:“化成灰我也认得!当年的事我可以告诉你,你来对我解释一下。”

五年前在洛阳郊外的北邙山上,一位故人之后邀请刘黎到访赏牡丹,并介绍了一位晚辈给他认识,这位晚辈便是蓝凤凰,他这位故友也是上当了,并不知蓝凤凰的真实身份与来历。刘黎在北邙山中险些遭遇一场伏击,当时的状况比向影华在怜心桥所遇还要凶险,陷阱布置的堪称完美。

姜毕竟是老的辣,刘黎没有走进陷阱之前就发现了不对,将计就计查出蛛丝马迹,老头子的手段自比现在的小游子还要狠辣利索,从陷阱之外出手,将设伏之人一个没放过杀了个干净。

只有幕后指挥者蓝凤凰,勉强借助幻法大阵的掩护才逃走,但刘黎也没放过她,发动转煞缠神术重创了蓝凤凰。老头全力施展的转煞缠神大法可不是开玩笑,虽然功力比不过当年鼎盛时期,但蓝凤凰也不过是将将能勉强发动幻法大阵而已,亦不能与当年的陆文行相比,如何能受得了?

她跑的越远,经过的地方越多,也就死的越快!

无论如何,放一个活口出去能通风报信,也是一种遗憾,但另一方面,刘黎也希望通过追查垂死挣扎的蓝凤凰的行踪,找到是谁在幕后指使与策划了这场行动?全力发动转煞缠神,对老头来说也不轻松,他躲起来调息恢复一天,然后再去追,结果却没查到。蓝凤凰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和当年的陆文行一样。

能施展幻法大阵,必然与早已被剿灭的无冲派有关。而刘黎并非没有收获,后来他发现不仅只有他在找,有一位美国来的投资商也派人在找蓝凤凰。由此查到事情竟然与远在美国一个叫朝和公司的企业集团有关,从那时起,刘黎才注意调查唐朝和、唐朝尚兄弟俩以及隐秘传承的无冲派。

至于蓝凤凰,连无冲派的人都没找到,应该是躲在隐秘处企图养伤,结果伤势发作死的无声无息。——刘黎曾经就是这么认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