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一十三章、三声枪响

黑暗中一道虚影无声无息的闪到近前,谢小仙刚有警觉侧转身想开枪,手腕已经被人扣住,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低喝道:“是我!”

同时谢小仙身子一仰,已经被人按倒在地,却没有摔着,因为身后就是一个很陡的山坡,她等于被游方压在了山坡上,一瞬间有点喘不过气来。而游方发现自己的手隔着硬硬的防弹背心,竟按在她的胸前很有弹性的地方,赶紧一缩,顺手关闭了她的对讲机。

此时的谢小仙帽子也没了,头发凌乱,额角还有划伤,脸上似是抹着几道油泥显得脏兮兮的,右手握枪一脸焦急与茫然,被突然现身的游方压住,已顾不上推开他,声音一颤几乎都快哭出来:“游方,怎么会是你?”

游方伸出一根手指压在她的嘴唇上:“小点声说话,你刚才的位置只要再探出半个身位,对方是高手的话就能感觉到,贴在这一侧山坡,他才发现不了。……我是跟着你来的,到了附近绕了另外一条路抄过来,没想到会是这样,你们被人收拾的也太快了吧!”

谢小仙被游方紧紧的压在山坡上,一种半仰的姿态,两人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呼出的热气几乎能互相交换着吸入,这姿势是前所未有的亲密,但她此刻的境遇也是前所未有的凶险,呵着气尽量小声道:“没想到对方不是两个,还有第三个人抄了我们的后路,不仅有枪,而且枪法准的要命。”

游方:“我在广州不就告诉你了吗,碰到这种情况应该请求武警部队支援,几个警察拿着手枪行动,太冒险了!”

谢小仙:“事先真的没想到啊,嫌疑犯只有两个人,没发现有枪的迹象,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出动了两辆车,八个人,不仅有枪还佩了避弹衣,这样已经很谨慎了!以为现在的警力不够紧张吗?”

游方:“现在应该叫武警了吧?赶紧叫支援!”

谢小仙:“用对讲机不行,我们的人都被困在这里,这个鬼地方,手机信号不好用。”

游方:“对方肯定也拿了你们的对讲机,通话他们能听见。顺着这个山坡往那边慢慢爬,后面有道沟,穿过山沟就到马路边了,打电话叫支援。我就是从这条路过来的,应该没问题,你小心点过去。”

谢小仙:“等我过去,增援再赶来已经来不及了。大师兄为了掩护我撤退,刚才中了一枪,被歹徒抓进了前面那栋小楼里。还有六名警察被外面的枪手困在了那边的小楼里,里面也有人中了枪,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我怀疑那两名歹徒要用大师兄做人质,想从这里出去,那样后果就严重了!”

游方:“你明明已经退到这里,可以从后山走,刚才在干什么呢?”

谢小仙:“我要摸过去,把大师兄救出来!……你快从原路回去帮我们叫支援,我告诉你电话。”

他们说话的地方在市郊一处马蹄形的山体环抱谷地中,是人工劈山开出的一片空地,里面是一个半废弃正在等待拆迁的别墅区。

重庆多山,连市区里都是起起伏伏,很多建筑是绕山、沿山依次而建,更别提市郊了。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南郊一个以旅游度假村的名义开发的房地产项目,说是度假村,其实盖的全是两层小别墅,原计划对外发售。

此处是当地村委会违规劈山而建,差不多快建好的时候也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因为资金紧张一度停工,本来手续就没办全,又被媒体捅了出来,加上领导换届也正赶上严查违建项目,结果被土地管理部门叫停了。

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如今这个所谓的度假山庄共有十二栋小楼,孤零零的矗立在偏远市郊这片陡坡环抱的僻静山谷中,只能等着别的开发商来接盘了。但由于远离市区,既没有太大商业旅游的开发价值,搞房产地角又太偏、地皮没有规模,周围缺乏配套的交通以及商业生活设施,加之土地手续不全,所以至今还扔在这里。

王小宝的落脚点就选在这里,他是前几天市区里出了事刚刚转移过来的,还真会挑地方!有现成的别墅小楼住,旁边就有泉水,周围却没有人,在别墅区内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想打电话得走到山外或者爬上旁边的高坡。原计划这里是要建信号站的,但计划随着项目的废弃也没有实施。

一共八名警察参与了这次抓捕行动,悄悄的“进村”,趁着夜色摸到了王小宝落脚的那栋别墅附近,完成布控之后正准备抓人,却有另一名歹徒从外面进了度假村。谢小仙当时没有在第一线,她与吴克红留在别墅大门口布控,喝止那人靠近,爆发了一场遭遇枪战。

一开始双方用的都是手枪,那人枪法如神,几乎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幸亏她和吴克红隐蔽的位置好,乱枪对射之后,吴克红掩护谢小仙后撤,稍不留神就中枪倒地,被企图往外冲的另外两名歹徒劫持到一栋别墅里。

其余几名警察当然被惊动,立刻参加了战斗,六支枪对一支枪,一打照面就被放倒两个,警察们拖着受伤的同事躲进了另一栋别墅,持枪据守。

而那名枪手进了靠近大门口的一栋别墅,在二楼窗口处射击。他本来拿的只是手枪,背着一个旅行包,进楼之后不知从何处又抄出了一只步枪,可能背包里就是拆解的步枪零件,似是还带着简易的消音器,压的警察没有办法冲出别墅。

这一切发生的过程非常短,游方不过是趁着夜色从山中绕过来,局面就已经如此!

游方与谢小仙现在处于别墅区东侧边缘靠近山地的位置,离他们不远就是王小宝等两名歹徒劫持吴克红藏身的小楼,再往前大约三十米的另一侧,是六名警察持枪据守的小楼。

再往前六、七十多米靠近山庄的入口处,就是那名神枪手所在的小楼,这个距离在警察的手枪射程之外,却在那名枪手的步枪射程之内。这三栋楼大约呈一个钝角三角形分布,歹徒在两端,警察在中间。

王小宝他们要想撤出去,无非走两条路,一条是从山庄门口离开,另一条是从这一侧的山坡趁夜色钻入山中,也就是游方的来路。但不论他们怎么走,都避不开警察所在那栋楼的窗口的射击角度。

而那六名警察同样也没法离开,因为只要一出小楼,就暴露在那另一名歹徒的枪口下,局面僵持住了。唯一还能自由活动的一名警察就是谢小仙,她现在非常着急,在这个位置既需要封死王小宝等人的退路,又想把中枪的吴克红尽快救出来。

形成这种僵持局面也不过两分钟,游方就从谢小仙身后赶到了,恰好阻止了她的冒险行动。听见谢小仙的话,游方皱起了眉头问道:“我赶到之前,你在对讲机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谢小仙:“从这里到王小宝那栋别墅门前,有一个射击死角,那栋楼朝这个方向也没有窗户,我可以摸过去,叫他们注意别认错人冲我开枪,晚上光线暗看不清。”

从谢小仙所在的位置到王小宝藏身的小楼门前,与那名枪手之间确实存在一个非常小的射击死角,但是那名枪手若有移转灵枢之境,未必打不中啊!而警察所在的那栋小楼朝这边有窗户,可以封锁门前。

游方又问了一句:“你还有几发子弹?”

谢小仙:“我只剩三发子弹了,但是王小宝他们没有枪,大师兄的枪也打空了,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枪战,我只配发了一个备用弹夹。”

事不宜迟,游方道:“枪给我,你跟在我身后,贴着我的后背走,能踩着每一步的脚印最好,我先帮你处理掉那两个歹徒,救吴警官。”

说着话游方支起胳膊微微抬起了身,谢小仙身上一空,却抓住游方的衣领道:“你不是警察,不必冒这个险。”

游方:“我能阻止你去冒险吗?如果我不去的话,你还是得去,是吗?……别废话了,现在听我的,跟着我走,别发出任何动静。”

游方翻了一个身贴在了山坡上,一只手扶着山坡,一只手拉着身后谢小仙的手,身子倾斜沿着地势向王小宝所在的那栋小楼摸了过去。前走五、六米,就已经离开了山坡的阴影,这是个晴天,天际有一轮细细的下弦月,走到月光下从远处能看见朦胧的人影,但是从这里到达小楼,偏偏要穿越十几米月光下的距离,没有阴影可以藏身。

游方为什么要拉着谢小仙一起过去,而不是把她留在此地?因为他很清楚,谢小仙绝对不会让他一个人过去的,甚至不会同意让他一起冒险,只是想自己救人。他如果摸过去了,谢小仙绝对会在身后持枪保护的。

而他们所处的位置,只要再往旁边偏一点,离开了王小宝所在的那栋小楼遮挡,就暴露在另一名歹徒的枪口下。虽然是躲在阴影中,但游方可是领教过那神奇的枪法,假如那名歹徒也是如姜虎一般的高手,肯定能打中谢小仙。

只有游方知道该如何接近那栋小楼,将谢小仙藏在自己身后反倒是最安全的。走出阴影来到月光下,游方反倒走的很慢,一只手在背后扣住谢小仙的手腕,另一只手握枪,腰间琉璃珠无声的震颤,无形的阴界土沿着山脚弥漫而开,将两人完全笼罩在中间。

谢小仙带着颤音道:“别急,把避弹衣给你。”

游方没有说话,握着她手腕的手紧了紧,示意她也别再吱声。其实就算有防弹衣,在这个距离对步枪子弹而言也没有意义。

谢小仙根本不愿意游方这样做,可是刚才的情况根本就不允许大声争执,而游方以一种不容辩驳的态度已经采取了行动。此刻她突然感到一阵阴冷,莫名的恐惧感从四面八方袭来,刚才面对枪口也没有畏惧的谢小仙,灵魂深处却有一种无法抗拒的战栗,只有游方温暖的后背是安全的。

她身体几乎贴在了他的后背上,两人的步伐有点像探戈中的并步,从远处看只有一条身影。

枪手的视线被小楼阻挡,神识也没有发现游方,那栋小楼朝这面没有窗户,而大门在拐个弯的另一侧,从墙角那边看过来,与枪手之间只有一个很小的射击死角。游方先到这一侧墙下,然后肩膀贴着墙直接走到了大门口,这栋废弃了好几年的别墅没门,不知已经被拆了还是当初就没装。

别墅内有两个人正在说话,其中一人道:“小宝哥,现在怎么办,刚才对讲机里有个女的说话,要摸过来。”

那个叫小宝的人答道:“怕什么,这栋楼的门窗我都看了,以坤屹大哥的枪法,不论她怎么进来都得被撂倒,跟送死一样。倒是那帮条子在斜对面楼里堵住了我们,正好用这个条子做人质,赶紧走出去,只要能离开这栋楼到了坤屹大哥那边,就没事了,今天这些条子一个都别想跑掉。”

另一人道:“他晕过去了,怎么办?要不要包扎止血,先弄醒了再说?”

小宝:“这条子很魁梧,我们拿刀架着他出去,外面有现成的警车。”

警用防弹衣其实就是一件大背心,很多要害位置诸如头部都是无法保护的,吴克红的中枪位置恰在防弹衣的边缘,右侧腋下的肋骨间。他在黑暗中举枪射击,对方虽然没有看见他,顺着枪声还是打中了他。

这里子弹只要擦一下,肋部恐怕就得骨折,还不清楚有没有伤到肺部,他的防弹衣已经被王小宝脱了下来穿到自己身上,半侧上衣以及右边的袖子沾满了血迹,人已经昏迷过去,就躺在一楼客厅的中间。

就在这时,别墅门口的光线突然一暗,似有人影晃动,王小宝与另一名歹徒拔刀就跳了起来,非常默契的蹿到了大门两边的阴影中。然而紧接着他们就觉得眼前一花,意识有瞬间的恍惚,仿佛突然置身于幽森恐怖的地狱中,还伴随着奇异的耳鸣,似是听见从远方传来凄厉的呼声。

歹徒的错觉只是短短的一瞬,随即传出了三声枪响。

游方进门,朝着一左一右分别开了两枪,距离非常近,两名歹徒只要一挥手刀都能扎到他身上,以游方的枪法也不可能打不中,他是对着脑门开枪的,两名歹徒吭都没吭一下应声而倒。

怎么还会有第三声枪响呢?打倒两名歹徒,谢小仙从游方身后就冲进了屋子,跪在地上伸手去试吴克红的鼻息和颈侧的动脉。游方并没有阻止她的行动,也走过去俯下身借着门口传来的微弱光线,伸手去扣吴克红的脉门。

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一脚迈过吴克红的身体,转身半蹲于地举枪,朝旁边的房间门内开了一枪。不仅是他在开枪,远处的那名枪手也开枪了,枪声是同时响起的,因此听上去似乎只有一声。

这个山庄里的别墅,外墙的瓷砖、内墙的乳胶漆都已经贴好、刷好了,但是有的没安门窗,有的可能安了之后又被人拆了,反正这栋楼的一楼没门也没窗。客厅的左侧有一间房,朝着门的方向,对面墙上开了一扇窗,透过这个房间的门和窗,远处的射手恰好可以看见。

游方的反应慢了,照说以他的警惕性,只要有人举枪瞄准立刻就有感应,但那人瞄的不是他而是谢小仙。游方刚进屋,有房屋的阻挡和阴界土的掩护,那名枪手就算是秘法高手,神识也不可能离着这么远锁定他们,游方刚刚以神识扫过屋子并没有任何发现,那边就突然开枪了。

那名枪手听见两声枪响,就意识到有警察已经摸进了同伙所在的小楼,通过窗户和房间的门,隐约看见了客厅中似有非常模糊的人影晃动,也不管那人是谁立刻开枪。子弹先到,枪声才传来,而游方同时把最后一颗子弹也打了过去。

那人并没有运用神识之力依附于弹道,距离是九十米左右,对于这种射手来说几乎是百发百中。

弹头在飞进这栋小楼十米左右距离时,弹道似乎碰到了无形的阻力,弯曲着下坠,只差一点没有打进窗户,却恰好擦在了大理石窗台上。激起一溜火星,子弹改变方向折射平飞,再度下坠击中了游方。

游方的手枪落地,一捂自己右大腿的外侧,向旁边一滚倒地,没有压着身下的吴克红与后面的谢小仙,在地上滚了一圈半捂腿坐住。他非常不走运,明明已用移转灵枢之力改变了弹道,子弹本不会打着他,却在窗台上形成了跳弹折射,让他措手不及。这么近的距离,神识之力只来得及微小的改变弹道方向,避开小腹部的要害,却打在了大腿上。

俗话说的好——夜路走多了,总能遇着鬼啊!

谢小仙他们这次行动配发的是七七式手枪,射程的上限只有五十米,其实以手枪的准头,想在三十米外打中瞄准的靶心也绝对要靠撞大运,九十米外想打中目标根本想都别想。但游方偏偏打中了,开枪的一瞬间他甚至有眩晕感,运转神识之力过剧,这也是他中枪的原因之一。

远处的小楼中,那名叫坤屹的枪手倒在窗台边,眉心有一个弹孔,黑暗中双眼瞪的大大的,一脸震惊的表情,他是死不瞑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