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一十二章、漩涡

第二天,游方曾经游览过的磁器口古镇,有一男一女从宝轮寺走出来,又向着古玩一条街走去。男子的实际年龄有四十多快五十了,但身材魁梧挺拔,双目有神、气色非常好,看上去比小伙还精神!眉宇之间很是俊朗,面带微笑神情很是温柔,因为他臂弯里依着一位如妖精般的女子。

这女人看上去似乎很年轻,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身形窈窕眉目秀丽,但她无形中透露出的那种成熟气息,少说也应该三十来岁了。她给人的感觉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典型的——狐媚。

游方当年第一眼看见她,就觉得这是一位妖精般妩媚的女子,却被刚刚丧妻不久的老爸领回了家,觉得非常不舒服、心里堵得慌,由此闹出了一系列不愉快直至离家出走,近两年才化解了尴尬,一家人相处的很融洽。

这两人,当然就是游方的父亲游祖铭与游方的后母兰晴。他们怎会出现在这里?很正常,游方能出来旅游,他老爹当然也能,父子俩的习惯自然有相似之处,来到重庆没忘了到磁器口古镇来逛逛。

游祖铭的生意遍布全国各地,磁器口古镇他不是第一次来,这次主要是为了陪兰晴玩赏。

两人都是鉴赏古玩的内行,尤其是游祖铭更是行家中的行家,两边店铺里那些貌似很高明的赝品,游祖铭一眼扫过,几乎就像打了各种现代出厂标签一般。两人一边走一边在小声的笑谈,游祖铭说道:“我家传册门的眼力活,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应该相当不错了。但是你似乎比我更神奇,很多东西我还要去看、去感觉,你凭直觉就能断出个名堂来。”

兰睛娇笑道:“这就是女人的直觉吧,就像我第一眼看见你,直觉告诉我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好男人!……我不过能够断出一个大概年代范围,而器形风格、纹饰来历这些细节,不可能分辨的比你清楚。”

游祖铭也笑了:“你说话真是讨人喜欢,这可不是女人的直觉那么简单,我了解那是什么感觉,玩了半辈子古董才找着的,就是一种心神沉浸的共鸣感应,我以前描述不出来,曾经在电话里和成成的导师吴教授交谈过,他形容总结的非常准确。”

提起了游方,兰晴皱了皱眉头,似乎在思索着说道:“其实若论这方面的本事,成成可是行家,我们两个加起来也许都不如他。”

游祖铭:“哦,你对这小子的评价这么高?他还年轻,虽然这几年历练的不错,总还欠了几分老成。”

兰晴抿嘴笑道:“父亲看儿子,总觉得长不大,他回家在你面前,怎么可能表现的老成?”

两人说笑间往前走,前方不远正是游方曾经买下挽联的那家店铺,正巧有两个男子从里面出来,兰晴一眼扫见脸色就变了,拉着游祖铭原地一转身。她这个动作非常快也非常巧,一牵游祖铭的胳膊,似是自己的右脚拌了一下,重心一失往后一仰,游祖铭的反应快的很,顺势半旋身就把她揽住了,一点都没闪着。

“你怎么了?”游祖铭敏感的察觉到妻子很有些不对劲,脸色难看神情也慌乱。

“祖铭,我突然觉得很不舒服,我们回去好吗?”兰晴站稳之后随即一拉丈夫的袖子,以哀求的语气说道。

游祖铭点头:“好吧,我们走,天太热,你也许是中暑了!”

照说挽着中暑的妻子应该走的很慢才对,但他一只手勾住兰晴的腰,健步如飞很快就消失在石板巷的尽头。从字画店走出来的一名男子无意间向周围张望,恰好瞥见了兰晴的背影,似乎是吃了一惊,赶紧伸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同伴,另一名男子再抬眼望去时,兰晴的身影已消失不见了。

……

游方这几天很忙啊,带着华有闲每日早出晚归,就像有很多事要处理的样子,尽量不和沈四宝和谢小丁在一起。他的事情确实也不少,秘密找了个地方与齐箬雪联系,两人之间的私语不足为外人道,另外,他还以李丰的身份给张流冰发了一封邮件。

邮件里说的很清楚,希望张流冰在寻峦大厦装修工程中关照一家名叫筹途公司的生意,该公司老板叫胡行健。李丰并不认识此人,但此人是他在广州结交的一位小朋友家的亲戚,爱屋及乌顺手帮个忙,但请张流冰不必透露原因。

然后他又给远在北京的屠苏打了个电话,屠苏接到游方哥哥的来电当然很高兴,她这段时间也挺忙的,忙着照顾生病住院的母亲。屠苏的妈妈有慢性病,每次发作总得住院,而每年总有那么一、两次。

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半天,叽叽喳喳说着最近有趣的事情,能听出来,小姑娘很想他,哪怕多听一会儿他的声音也觉得开心。游方最后提到,让她给广州的姨父打声招呼,让胡行健去承揽寻峦大厦装修工程,直接到元辰公司找总经理助理张流冰,是通过他的一个朋友介绍的,已经打好招呼了。

胡行健去找张流冰就行,但由于他那位介绍生意的朋友身份比较敏感,不要对外界声张,这本就是闷声发财的事情。

除了这些事,游方还在南岸区一家大酒店包了个房间,白天有时就躲在这里,只有晚上才回琦琦招待所睡觉,有点狡兔三窟的意思。等离开琦琦招待所之后,他可以直接到这边来,暂时并不离开重庆。

游方回到重庆的第三天,谢小仙来了,她是出公差,与专案组的同事一起到的重庆,虽然很忙,却专门抽时间请游方吃晚饭,并且在电话里告诉他,一定得来!由于是工作之余抽空,时间很短,谢小仙并没有将叔叔、婶婶、妹妹都请到一起,只能等忙完了再好好聚一聚,先见了游方再说。

谢小仙事先订好的地方,离她们工作组下榻的宾馆不远,游方本来说要去宾馆接谢小仙,她却说不必,下午在区里有会议,开完会直接到饭店来,游方如果没事的话可以先到等她一会儿。

饭店的档次不错,环境也很雅致,谢小仙订了一间三楼的包间,圆桌能坐七、八个人,但只有他们两个客人。游方先到了,一看这个环境就知道谢小仙不想有人打扰。两个人吃饭其实在大堂里坐一张靠窗的条桌就可以,但那样是面对面,而在包间里圆桌旁吃饭,可以肩并肩说悄悄话。

约好六点钟开席,游方等到六点半都不见谢小仙人影,连个电话都没有,服务员进房问了好几次什么时候点菜?他给她打电话,谢小仙却关机了,无奈中刚放下电话,谢小仙的电话却来了,满含歉意的说道:“游方,你等着急了吧?会议的时间比较长,刚刚才结束,我马上就打车赶过去,真不好意思,你先点菜吧,路上有点堵,我大约过半个小时能到。”

一直到七点过后,谢小仙才匆匆赶来,一进门就连声道歉。她穿着短袖常服,大热天出了不少汗,脸色红扑扑的,歉意的眼神中竟还带着几分羞涩。自从上次她生病出院之后,再见到游方时总是有点含羞带怯的样子,不再是以前那威武的警官形像。

两人大概有一个月没见面了,而谢小仙就像很久没有看见游方似的,眼神总是围着他不离开,但视线彼此直视时,她又不好意思的掩饰闪避。游方已经点了两菜一汤,又让谢小仙再点两个菜,谢小仙看了桌上一眼,很开心的说道:“你点的都是我爱吃的。”

游方笑了笑:“那你就点我也爱吃的吧。”

谢小仙一撅嘴:“我还真不太清楚你最爱吃什么,松茸炖排骨?这里也没有啊!”

游方:“天下的美食,只要可口,我都喜欢,你随便点。”

谢小仙第一天到重庆,就来见游方,而且还点了一支红酒,吃川菜就红酒,再多加点冰块,倒也是一种很特殊的吃法。一坐下来几乎全是谢小仙在问,游方在答,问的都是最近这一段时间在重庆和宜宾旅游的事情,显然谢小丁私下里已经对她堂姐讲了不少八卦,重点是关于吴玉翀的。

不知不觉中已经喝完了一瓶,又叫了一瓶,谢小仙特意给游方倒了一杯酒,倒的很满,自己也端起满满一杯酒,微低着头柔柔的说道:“游方,我一定要敬你一杯,一到重庆就着急要请你,就是为了敬这杯酒!”

游方端起杯子问道:“说的这么严重,因为啥呀?”

谢小仙的语气竟有些扭捏,完全不像她平时说话的风格:“小丁都告诉我了,你在酒桌上拒绝了薛奇男的提议,她邀请你去美国,提供继续深造和开拓事业的机会,你却决定留下来,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非常佩服你。……也替你觉得有点惋惜,也许出去之后发展的机会更好,但那样的话,我就见不着你了。”

这话说的,够拐弯抹角的!游方拒绝薛奇男的原因很复杂,但在谢小仙看来,或多或少总有那么一点可能是因为她,还暗中感动了好几天,确实在一般人看来,薛奇男的提议并不是很轻松就能拒绝的诱惑。

游方右手端杯,摆了摆左手笑道:“有什么好惋惜的,如今国内的发展机会越来越多,用不着跑那么远背井离乡的。再说了,自认为有点出息的都跑了,却也不想想他认为更好的地方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亲身参与见证自己身边的世界变得更好,为此尽力,我觉得更有成就感。”

谢小仙的眼神有些含情脉脉:“为了你这句话,我还得敬你一杯!”

游方本想提醒她,喝红酒不应该倒的这么满,结果一张口却变成了:“小仙,工作这么累,喝口酒解解乏,回头好好休息,但千万别喝多了。”

谢小仙不好意思的笑了:“你放心,我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在你面前丢人了!……光顾说话忘记喝酒了,来,干杯!”

两人同时举杯,谢小仙的手微微向下,玻璃杯的口沿比游方的杯子低了一指,在空中轻碰发出清脆的声音。游方刚刚把酒杯放到唇边,就看见谢小仙已经一饮而尽了,他也干了这杯,玫瑰色的酒微有些酸涩的味道,细品却透着经年的醇香,在唇齿间留下奇妙的回味。

谢小仙接着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面容已是浅浅的玫瑰色,接着又要给游方倒酒,游方赶紧伸手去接瓶子:“怎么好意思总让你倒?我自己来!”

谢小仙却不给他,攥着瓶子道:“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机会好好敬你几杯酒,就应该我来斟酒,你喝就行!”

说到这里她却不得不松手了,倒不是游方用了鹰爪功抢瓶子,而是她的电话响了,是专案组打来的。在重庆警方的合作下,刚刚发现重要线索,为了防止嫌疑人闻风逃遁,今天后半夜将布置一场临时抓捕行动,现在是晚上八点,准备时间应该来得及。

放下电话之后,谢小仙就似做错了什么事情般弱弱的说道:“游方,真对不起,这顿饭,恐怕又不能陪你吃完了,我结账先走,你坐着慢慢吃。”

游方长叹一声:“你不是已经下班了吗?连一顿饭都吃不安稳,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

谢小仙赶紧道:“你别生气,等刘黎专案组的事情结束了,我就要调回北京,到时候坐科室,每天按点上下班,不仅是吃饭,每天还能买菜做饭呢。”游方只是随口感慨,不料她却误会了,以为他在说将来过日子的事情,自从游方上次“坦白”之后,谢小仙对他已经彻底“从宽”了。

游方连忙解释道:“我没生气,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担忧你太辛苦。”

谢小仙站起身来:“我没事的,我是副组长,领导,真正辛苦的是第一线干警。”

游方也站了起来:“你的电话我听见了,今晚有抓捕行动,杜秀才团伙漏网的骨干,与云南姜老大团伙有关?”

谢小仙:“你的耳朵可真灵!我早知道你很神奇。”

游方不无担忧的问道:“你这个领导,不会亲自出现场吧?”

谢小仙有些言不由衷的答道:“你就不要为我担心了,就是抓两个人而已,这次警力很强,连防弹衣都配了,我也没必要出现场。”说着话故作自然的张开了双臂,低着头眼神偷偷往上瞟,似是一种邀请也是一种期待。

这是要他抱啊!上次在广州,就是她出院的那天,她从身后抱过他,今天要正面的了。游方伸手来了一个半虚半实的拥抱,没敢搂得太紧,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低下头在耳边说道:“小心点!”

谢小仙走后,游方坐在那里有些出神,似在心中暗语——刚放下一个,又抱了一个,小游子,你是什么人啊,将来的日子究竟怎么过呐?

不论将来该怎么办,游方是绝对不会放心的让谢小仙去参加行动,他不相信她刚说的不会出现场的话,假如警方要抓的人与姜虎团伙有关,那可能会相当危险。但他又没法阻止,谢小仙早就说过,既然都是警察,有危险的话,谁该去谁又不该去呢?

再说了,警方有线索,游方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警方究竟有什么线索?说起来和游方还有点关系。不要小看了国家机器的力量,警方只要真想查,能调动的资源远比游方这种江湖人多得多。杜秀才团伙主犯落网,审了一半,杜秀才本人却莫名死在看守所里,警方根据已掌握的其他线索继续深入调查,有更多涉案人员落网,发现案情很不简单。

杜秀才手下有几名骨干分子已经闻风逃遁,最近一段时间,通缉名单中的几名要犯找到了,但是都死了!有人在清除这些人,并转移他们手中掌握的东西。此案涉及金额已经过亿,但整个团伙的残余分子还掌握了大量赃款、珍贵的赃物,有人在清理这些痕迹,下手非常狠绝而且干净利索。

警方在调查中发现了杜秀才团伙的一条交易渠道,竟然是通过云南中缅边境的黑帮,就是姜老大团伙,他们不仅盗掘与走私中国文物,连缅甸的文物也弄,警方就查获了几尊失窃的小金佛,竟然是从缅甸的古寺庙里偷出来的,并且查到了一个叫王小宝的人。

警方并不清楚,其实王小宝并不是杜秀才的手下,而是姜虎手下的交易联络人,表面上看起来,杜秀才与姜虎是两个独立的团伙,并没有一条共同的上线,他们之间只不过有非法交易关系而已。

王小宝最近到了重庆,而恰恰在此时,重庆某小区里发生了一起非常奇怪的恶性案件,有五个人死的不明不白,有人主动向警方报案却没说明自己的身份。经过查证,死者中有姜虎团伙的成员,都是云南警方以前想抓却没找着的,这一线索,本就是游方留给警方的,没想到恰好惊动了刘黎专案组。

重庆警方刚刚查到了王小宝的落脚点,明日凌晨的抓捕行动,抓的就是王小宝与另一个身份不明的同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