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一十一章、蓝凤凰

游方的这位“同学”,棕色的头发略带点卷曲,稍微有些长从前额披到耳后。他的皮肤很白净,弯弯的眉毛、细细的眼睛,看人的时候总像是微微眯着眼。个子超过一米八,双手手指修长,长的有点像个钢琴演奏家。

他的英文名叫杰夫·安德森,他的父亲老安德森是一个酒鬼、赌鬼、不走运的毒品贩子,很久之前就在墨西哥边境的黑帮火拼中送命,他的母亲是新泽西的一名妓女,早就不知跟谁跑了。他是在新教福利机构里长大的,生活在那个乌七八糟的地方,简直像在噩梦中一般。

但是他很幸运,得到了一位慈善家的资助完成了学业,并且得到了此人的很多帮助与照顾,这名长者来自中国名叫唐朝和。唐朝和还给他起了一个中文名叫安佐杰,收为弟子从小传授,是门下修为最出色的衣钵传人之一。

他在无冲派以及朝和集团的代号叫“安先生”,地位很重要,尤其在唐朝和死后,俨然以其事业继承人的身份自居,大有成为掌门大弟子之势。这次他却被唐朝尚派回了国内,身份是一名到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进修的留学生,至少要在中国呆上两、三年。

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收拾国内的残局,整合剩余势力,做为重新拓展下线组织的居中联络人。唐朝尚派他来时,在无冲派核心人员的秘密会议上说得清楚:“安佐杰,你的天赋非常之好,前掌门用多年心血栽培,你秘法修为如今堪堪已化神识为神念,但是无冲派风门秘传其博大精深玄奥之理,在你的成长环境中感悟的不可能深刻。

这也使得你修为更进非常之难,难到了几乎不可能的程度。此番去北大考古文博学院进修,并在各地多多阅历感受深沉博大,是你修为更进的唯一契机,希望你好好珍惜。

而你也一直表示,要继承前掌门的未尽事业,在无冲派与朝和集团发挥更大的作用,当然,这也意味着更高的地位与成就,不要着急,将来的世界迟早属于你们年轻一代。中国有句古语叫‘当仁,不让于师’,但你师父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率众打拼,才有无冲派今天的树大根深之局。你若想证明自己有当仁不让之能,就去中国收拾如今受挫的局面,我给你几年时间。”

唐朝尚说完这些,就将安佐杰派到了中国,身份掩饰的倒是很好。

安先生此刻是坐着的,抬头看着面前站着的一个女人,眼神却似带着有实质的触手一般,在那女人美艳的脸庞和高耸的胸脯上抚来抚去。

那女人三十出头,体态稍显丰腴但并不胖,身形曲线收张有度,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成熟的魅力,鸭蛋脸,眼睛不大却很有神,是位很妖娆性感的美女。她此刻被面前这位年轻小伙色眯眯似是黏在身上的眼神看的很不自在,却忍着不好发作,尽量以恭敬的语气说道——

“安先生,姜虎的行动失败了,参与行动的人全部下落不明,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应该是被人毁尸灭迹,您是高手应该明白。我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那个地方是我亲自指挥布置的,向影华也确实离开松鹤谷进入了武隆山。”

安先生好整以暇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甲,弹了弹,轻轻吹了一口气,又抬头道:“你没有派人跟踪,一路看着她走过怜心桥吗?”

女子答道:“不瞒您说,向影华的秘法修为只在你之上,那个地方你也去过,假如是您走过那么长的山路,沿途那么复杂的环境,我有可能派人一直跟踪而不暴露吗?我只能让姜虎他们在隐蔽处埋伏好,等向影华到了之后,选择最合适的时机行动。姜虎的手下最后一次传出的消息,是向影华已经到了怜心桥,坐在竹亭中等候,没有任何异常状态,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

安先生:“好吧,既然跟踪不太可能,你是否确认没有其他人暗中跟着向影华?”

女子:“她的车停在武隆地质公园门口,一个人进的山,后来再没有回来过,并没有人在后面尾随。车在两天后被其他人开走了,我怀疑是松鹤谷向家的人,调查的结果,车确实被开回了江西。”

安先生的眼睛眯的更细了:“好,很好,按你的说法,你设下一个完美的陷阱,向影华也按照你的计划走进了圈套,为什么下落不明的反倒是姜虎?”他的中文非常流利,居然还带着江浙一带的口音,再加上这样一副洋面孔,完全能上国内“五洲同歌”一类的电视节目去表演了。

女子低头道:“确实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样,安先生您也亲自去那里调查了。”

安先生的目光变的很有侵略性,盯着她道:“表面上看起来陷阱似乎很完美,但是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以为向影华真的联系不上那个叫梅兰德的人。他们一定事先有过联系,按中国人的说法,这就叫将计就计,向影华是一个诱饵,其余的同伙肯定提前设好了埋伏。

你以为那是你设下的陷阱,实际上成了他们的陷阱,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姜虎等人的失踪。翘幕姐姐,我一直很仰慕你,你的成熟味不是那些小女孩能比的,但这件事我很难办。姜虎的死,是组织严重的损失,他那样的杀手是很难培养的,他手下的团队也几乎损失了一半。除此之外最严重的错误,就是打草惊蛇,再想动手更难了!这些,你想如何交待呢?”

这女人,竟然就是李秋平的妻子潘翘幕,李秋平失踪后,她与李冬平一起出现在北京。李冬平负责追查狂狐的下落,同时撇开狂狐团伙原先的下线,企图另起炉灶收拾局面,不料事情还没办完就在鸿彬工业园被梅兰德与千杯道人所杀。

潘翘幕则是接过了李秋平在市面上所有的合法生意,继承了他所有的遗产,表面上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也没有任何非法行为,警方曾监视了她将近半年时间,一直没有发现可疑的线索。不料今天她却出现在重庆,而且是怜心桥伏击的幕后策划者。

听见安先生的话,潘翘幕脸色变了变答道:“那一带的环境你也看了,陷阱是我一手安排的,但伏击计划是你点了头之后才实施的。当时姜虎等人清查过周边,以那种地势,也不可能有人实行反包围,你当时也认为只要向影华来了,走过怜心桥就不可能再逃出去。失败之后,你怎能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

安先生一耸肩,以嘲讽的语气道:“我毕竟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根本不了解你们这些中国人,也不了解那所谓的江湖风门,我想不到很正常,但你应该想到梅兰德与向影华有联系的。”

潘翘幕面露愠色:“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可能性很小,而且只要向影华来了,原计划就可以成功,这是你亲口说过的话。我调查过,松鹤谷掌门向笑礼曾暗中查过梅兰德的来历,也企图联系上他,但是没有成功。他的调查与联系方式,与我们用的差不多,情况也都告诉你了。”

安先生语气一转道:“我这次来,只是交待三件事,拿到天机手链、逼梅兰德暴露行踪、找到蓝凤凰,至于你们怎么完成,并不是我的责任。如果你需要协助,可以向组织开口,需要动用什么样的力量也尽可能的去动用。但你不但任务没有完成,却造成如此严重的损失,翘幕姐姐,这次让我怎么关照你呢?”

潘翘幕的脸色很不好看,说话的语气也变了:“安先生,目前损失的都是我这一条线上的力量,是我与冬平这些年的苦心经营成果。你年纪轻轻一直跟随大老板学功夫而已,组织在这里的事业你从未参与过,如今到这里来是奉组织之命,我尊重你的身份,并不代表你本人应该说这样的话。”

安先生笑了,这笑容有几分戏谑,就像看着一只生气的宠物猫:“翘幕姐姐,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叫我安先生,叫我小安,这样才显得亲昵!你是为组织做过很大的贡献,但我要提醒你别忘记,没有组织在幕后庞大的资源与势力支持,你怎么可能拥有那些?

那不是你的损失,而是整个组织的损失,狂狐、杜秀才这两条线都没了,如今姜虎这条线骨干人员损失了一半,尤其是姜虎本人也死了,好好想想,你还剩下什么?你为组织所经营的基业,难道要全部毁在你的手里吗?这是不可原谅的!”

潘翘幕直言反驳道:“毁坏它们的人不是我,而是对手太强大,我当时也在美国,你应该心中有数!我有我的责任,但也在尽量弥补,李秋平留下的所有东西,我已经尽可能的清理转移,姜虎虽然死了,但是他这些年经营的基业还在,还有一批骨干也在,这条线完全可以恢复。”

安先生见潘翘幕的语气不善,笑容变得温和暧昧起来:“我不过是在关心你,不想看见你重蹈姜虎的覆辙,至于组织交待的三件事,你只要办成任何一件,我也就不必为难了。同时也提醒你一句,完成任务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保护与拓展我们的利益。

李秋平留下的产业,一定不能损失,而姜虎在中缅边境的生意,可以继续经营的就经营好,需要转移的财富应该立刻转移,这些才是重点。没必要因为几十年前的仇恨而永远纠缠,只有眼前挡住路的人,才必须要铲除!大老板不在了,我一直想这么劝二老板。”

潘翘幕正色道:“夺天机手链,暂时是没有机会了,逼梅兰德现身,还可以再想办法,至于寻找蓝凤凰……”

安先生打断了她的话:“我少年时,就觉得蓝凤凰很有魅力,而她所学就是如何使自己更有魅力的秘法,我很想念她。找到她之后,先把她交给我,我一定要尽量温柔的对待他,而她的结局,真的很令人遗憾。”

潘翘幕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听见安先生这番话,却又咽了回去,只是淡淡的点头道:“我已经派人去找,有消息一定会通知安先生的。……怜心桥的事很蹊跷,目前对手的情况并不明朗,为了安全考虑,我建议安先生尽快离开重庆,如果您在这里出了任何差错,我倒是真的没法向组织交待了!”

安先生摆了摆手,神情很轻松的说道:“我有能力保护自己,你一个女人尚且不怕,我一位绅士又能害怕什么呢?”

潘翘幕:“我只是提醒你而已,既然安先生有此自信,就算我没说。这次行动失败了,接下来我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处理,就不打扰安先生休息了,您有什么吩咐,可以随时通知我。”说完话她已经准备告辞。

安先生站了起来,眼神从她的脸蛋滑落到胸脯:“翘幕姐姐,你这就要走了吗?每次见到我为什么总是这样,我想除了组织的事业之外,我们之间还可以拥有更愉快的交流。”

潘翘幕终于有点受不了了,直言道:“安佐杰,你如果喜欢女人的话,这里有的是做生意的美女,打声招呼,我自会派人给你领来。……对不起,我真的很忙,告辞了!”

潘翘幕走出了房间,打开门还特意对里面说了一声:“安德森同学,欢迎你来到重庆,祝你旅行愉快!”

走出这家快捷酒店,她上了一辆车,司机是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穿着黑色短袖T恤,肌肉结实健壮显得很是彪悍干练。车发动之后潘翘幕啐了一口:“什么东西,看见谁都是色眯眯的样子,以为谁都愿意跟他上床啊?从来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那司机也跟着啐道:“一个毛头小子,仗着是大老板的传人,在总部养了一帮亲信,就跑到这里来指手画脚!怎么搞的比大老板本人还拽?生意都是我们做的,这些年的家当也是我们拼死拼活挣下来的,冒险玩命的活也是我们在干,他凭什么?这次行动不成功,丢的是我们自己人的命,难道我们愿意吗?有能耐,他自己去干!”

潘翘幕反而劝道:“坤屹,你不要和那种人一般见识,这些年确实是你们辛苦打下的基业,但没有组织的支持也不可能。别的不说,你与姜虎的秘法是大老板派人教的,还接受过专门的训练,都是你们仅凭自己不可能办到的。你们在云南缅甸之间出的货,也是组织接手的,不需要你们为买卖多操心,这些一定要清楚,不能随便说这种话!”

那名叫坤屹的男子语气顿了顿:“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看不惯那个毛头小子。……老大,他毕竟是代表组织总部来的,我们行动失败了,你又当面顶撞了他,恐怕……”

潘翘幕一挥手道:“怕他做什么?你们这些年做的本就是刀尖上的买卖,既然喊我一声老大,我连这个胆都没有吗!他这次到中国来,披上龙袍扮太子,动用我们给他卖命,他好攒将来在组织掌权的资本,却不知自己也是被人当枪使了。二老板派他来,难道你认为是好事吗?”在这个团伙里,真正的老大不是姜虎,姜虎的代号只是阿虎,而大家都管潘翘幕这个女人叫老大。

坤屹有些疑惑的问道:“老大的意思,是二老板想收拾安先生?”

虽然明知道在自己车里不可能有人偷听,潘翘幕还是嘘了一声:“小声点,我也就是和你提两句,不要出去乱说。这个安佐杰在大老板死后表现的很抢眼,在组织内捧他的人很多,大多是北美当地的势力,但是你想想,组织的总部虽然设在美国,但是二老板能把无冲派的秘法传承交到一个白鬼子手里吗?”

坤屹哦了一声:“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大老板都死在这里,如今的局面很不简单,就让这小子出头来收拾残局,收拾好了自然对组织有利,收拾不好栽跟头的是他,但无论如何他不死都得脱层皮,也算是借刀收拾他。”

潘翘幕叹了口气:“还有一点风声传出来,安先生与二老板之间有分歧,安先生只关心对将来有用的人和有利的东西,无冲派与江湖风门各派的历史纠葛他不愿意理会,只是有谁挡了他的道,他才要铲除谁,所以这次才会有兴趣逼梅兰德现身,不惜调动阿虎与你这一支谁也没注意到的力量。

冬平死后,总部那边的事情我已经没有兴趣插手了,只想经营好他留下的这一摊子,没想到却越来越难,这次失败对我们的打击太大了。坤屹,你立刻派人回云南,确定能保住的生意一定要经营好,其他值钱的资产能转移的就转移,我有预感,松鹤谷不会放过阿虎这条线上的人,已经走风了。”

坤屹点头道:“我已经派人回去收拾了,安佐杰也是这个意思,他好像对这些事最感兴趣。那蓝凤凰的事情……”

潘翘幕挥手打断了他:“上次小宝在河南灵宝撞见她了,但是她闪的很快,这个消息要严格控制,只有我们几个人清楚,赶紧派人把她找到,暂且不要告诉安佐杰。毕竟曾经姐妹一场,我就算留不了她的命,也不想让她临死之前还落到安佐杰那种人手里,你一定要记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