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一十章、情到浓时情转薄

向影华从昏迷中醒来,情郎却没有守护在床前,她当然感到有一丝说不出的遗憾,但听说梅兰德孤身一人又身处不明的凶险中,更多的是担忧。她只能担忧却又无计可施,此刻伤势远未复原,神念也未恢复,至少要调养几个月,帮不上任何忙。

想帮忙,也没地方找他去呀!梅兰德做的可真绝,连向影华都找不到他,正因为此,对方的陷阱才差一点就成功了,凡事有利有弊啊。

向影华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二叔说话:“兰德先生神龙见首不见尾,颇有刘黎前辈的风范,但他并不是一位隐者,他所隐匿的并不是行踪,而应该是身份。只有不以梅兰德的身份与外界发生任何联系,才是隐藏行踪的最好方式。……他不愿让松鹤谷弟子协助,应该就是不愿暴露平日行事的身份,他平日定然不叫梅兰德,身份可能让人根本想像不到。”

向笑礼微皱眉头道:“影华,其实我调查过他,身份似乎没有问题,但来历线索却断了。”

向影华微微吃惊道:“二叔,你暗中调查他,在这件事之前?”

向笑礼略显尴尬的解释道:“我不是不相信他,也不是不相信千杯长老,但上次的事发生在松鹤谷,我身为一派掌门出于谨慎,自然要去查。”

向笑礼早就调查过“梅兰德”,线索却很少,梅兰德是因为给鸿彬工业园看风水才出现的,当时的身份是一位海外归来的风水奇人。鸿彬工业园请他总得有人推荐吧,追根朔源,查到了一个叫张阿水的人。

此人已经八十二岁了,早年是台湾风水界一位老前辈,在堪舆业界影响很大,港台以及东南亚一带很多从业的风水师都是他的晚辈。张阿水年老体弱,而且已经移居日本,鸿彬集团请风水先生,知名风水师没人肯接这单生意,于是就找到了张阿水老先生。

张阿水当时已卧病在床,自然不可能去,却推荐了梅兰德,他推荐之后,国内几位知名的风水师也顺水推舟联名推荐,于是才有了鸿彬工业园的事。而梅兰德去了鸿彬工业园不久,张阿水就病逝了,事情就是这么巧,线索自然而然的断了。

向笑礼并未放弃追查,又私下里命人与当初几位联名推荐梅兰德的风水师联系,其中就包括游方的五舅公莫正金。结果这几人的说法都差不多,要不就说是同行推荐的,要不就说是给张阿水老先生一个面子,反正谁也联系不上梅兰德。

向笑礼私下里命人找梅兰德,名义上当然是请他看风水,有好几位风水师则自荐或推荐其他人来接这笔生意。向笑礼为了不露出痕迹,找了几家公司请了几位风水师做了几场法事,悄无声息的遮掩过去。

游方当初是莫正金推荐出去的,但正式向鸿彬工业园推荐的人却不是莫正金,而是早年与他有交往的张阿水,事情本来就是张阿水托莫正金找个人帮忙,他也是受人所托只为救场。

莫家园这帮老妖精,假手于人借天梯的手段,自然是炉火纯青,而张阿水病逝之后,梅兰德的来历线索彻底成了一笔糊涂帐。

假如向笑礼拥有国家情报机关的力量,还能再查的深入一点的话,恐怕也查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梅兰德是陕西人,今年二十六岁,十几岁就离开家乡外出打工,早就没有了亲人。假如从“上帝”的视角看,这人五年前偷渡到北美,然后就彻底没了消息,最近自称从国外归来,却没有官方的出入境记录,把户口给迁走了,身份资料都是全新的。

当然了,这些信息,向笑礼也不可能完全查清楚。

“如今看来,恐怕只有千杯师叔清楚兰德是地师传人,如果找不到兰德,那些人会不会去找千杯师叔?”向影华又问了一句。

向笑礼沉吟道:“从当日松鹤谷之事来看,千杯长老应该很清楚梅兰德是刘黎前辈的弟子,因此才不会把话说明白。但是连你都不清楚他的行踪,千杯长老恐也未必知道。至于你的担心倒是多余,千杯长老行走江湖多年,且秘法修为不在你之下。

影华,不是二叔不认可你的成就,你的修为虽高,但最重要的倚仗是随身的天机手链,无此凭借,你仍是松鹤谷第一高手,江湖风门年轻一代中的翘楚,却不是千杯长老这种成名前辈的对手。论秘法修为如此,若论江湖风霜阅历,你就更加不如了。”

向影华仍然不无忧虑的说道:“话虽如此说,但怜心桥那种伏击,不论什么样的高手一不小心都得认栽!假如当时的枪手中再多两个姜虎那样的人物,我根本坚持不到兰德赶来。此事虽然秘而不宣,但暗地里应该设法与千杯师叔打声招呼,让他心中有数。”

向笑礼微叹道:“真正的高人其高明之处,就在于不会走进这样的陷阱,也就是你,才会莫名其妙中此圈套,实在是因为想见兰德先生,你的心意二叔清楚。……但你的担忧也不无道理,我会设法与千杯长老打声招呼,他的行踪也不好找啊,总在天下云游。”

两人说到这里,向影华突然脸色一变,就似蒙上了一层寒霜,手也在微微发抖。向笑礼察觉到她的异常,赶紧问道:“影华,你又怎么了?伤势未愈,不应如此心神震动。”

向影华抬起脸,眼中竟有泪光涌现:“二叔,我想起父亲去年也是不明不白的失踪。他功力深厚、精擅各种阵法,一身内家功夫更是相当了得,本不应该有此遭遇。但是我经历了怜心桥这场伏击,心中反复揣摩,家父若在那种处境下,恐怕也难以幸免……”

向影华说到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了,向笑礼也是神色哀戚:“大哥在北京失踪,我们查了那么久都毫无线索。他一生做过的事情很多,也难免结下仇家,现在还不能断言是遭遇了什么情况,但只要有那么一点蛛丝马迹,松鹤谷定然尽全力追查到底。

影华,你伤重方醒,需好好调养,一切等养好伤再说。兰德先生给你留了一封信,让我一定要亲手交给你,就放在你的枕头底下,没有打开,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碰过。你快看吧,看完信,别忘了好好吃东西。”

向影华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向左狐,怀疑向左狐也是遇到类似的伏击陷阱才会消失的无声无息。但是向笑礼显然有别的想法,却又无法在她面前明说。

向笑礼以前是松鹤谷的执法长老,主要掌管门内戒律、监督弟子的秘法修行,对向左狐做的一些事情内幕并不是很清楚。向左狐突然失踪,不可能事先将很多行为的痕迹都清理干净,向笑礼继任松鹤谷掌门以及松鹤矿业的法人代表之后,以追查向田华一案为契机,发现了不少以前不了解的情况。

看来他这位大哥平时有些隐秘不宣之事,是不好说出去的。向笑礼清理门风,查出的一些妄为之举,包括向田华的事,有很多都牵连到前任掌门。向笑礼只能以整顿门风的名义处理了一批人,但把牵连到向左狐本人的事情都压了下去。

向左狐如果遭遇意外的话,可能性有很多种,查个水落石出反而不妙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这些情况,只有向笑礼心中有数,向影华完全不知情。

说起来,在改革开放后近三十年中,向左狐对松鹤谷的基业发展居功甚伟,如今向笑礼虽然继任掌门以及松鹤矿业的法人代表,但松鹤矿业的第一大股东是向左狐唯一的女儿向影华。向笑礼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向左狐已经不在了,很多事情解释不清楚,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松鹤谷向家的声誉。

梅兰德果然没有不留一句话就走,向影华的心思又被那封信完全吸引了过去,向笑礼出去了,让侄女独自在病房里好好看信。信中并没有什么缠绵的情话,首先是希望向影华在松鹤谷安心养伤,千万不要留下任何隐患,而松鹤谷是最适合她调养的地方,所以他与向笑礼商议尽快将她送回来。

这算是一种解释吧,同时游方也表示了歉意,由于还有要事不得不处理,他没有一起到松鹤谷来,也没有等到她醒来时再见。

向影华一边看信一边微微撅起了嘴,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此刻的神情似乎是受了委屈想撒娇,无奈那人又不在眼前。看到信的最后,向影华却嘴角一挑微微露出了笑意,终于觉得有些开心了。

游方在后面接着说道,也是因为自己平日里过于小心、行踪过于隐秘才导致了这场误会。他留了一个联系方式,当然不是电话,向影华如果想找他的话,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联系。

信的最后,游方让向影华好好看看这封信的笔迹,除了笔迹之外,很多字的笔画之间也有特殊的暗记,不明说的话,别人根本意识不到。游方解释了这些暗记,然后又提醒向影华,最好仔细多看几遍,记住了。往后如果联系的话,如果需要落笔留言,她应该能分辨清楚。

向影华认真的读了很多遍,嘴角的笑意一直淡淡的浮现,因为这封信中除了游方讲明的几处暗记之外,字里行间若干字的笔画,若干词的处理,都有一些独特的暗记,游方却没有明说,若没有刚才的提示参照,是不太可能找出来的。

向影华看了半天信,直到向仪芳敲门提醒她应该吃东西了,这才将信又收了起来。等吃完了东西,向影华又让向仪芳出去了,一个人靠在床头又把这封信摸了出来,从头到尾仔细看了好几遍,最后暗暗叹息一声——

“兰德,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此刻又叫什么名字?我想我明白了齐小姐当初的心情,而你不可能像待她一样待我。这到底是有情还是无情,其实你我之间已经无需证明什么,那雨夜奔袭相救,已远比只求欢爱之情更浓,你心里明白却不说。”

……

此刻的游方,背着包与华有闲一起从重庆火车站走出来,就像自外地刚刚赶回的样子。他又恢复了“游方”的身份,这一次救向影华,姜虎的幕后指使者根本就没有见过他,还是按照正常方式行事,原先是什么人就是什么人。

茫茫人海中,只要不被熟人撞破,谁又能知道谁是谁呢?相对江湖之大,梅兰德的熟人实在是少的可怜。

那个被人灭口的小贩曾在李庄风景区门前用一柄剑试探过他,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从当时的情景看,如果说有人可能暴露身怀秘法修为,应该只是沈四宝。但沈四宝既然使用了原名原姓,他的身份在江湖同道中本就不是秘密,无非是确认了此沈四宝就是彼沈四宝,排除了同名同姓的可能。

但那人倒未必是冲着沈四宝来的,最大的可能是冲着薛奇男来的,因为薛奇男是吴老的前妻,虽然离了婚,如今却仍然以他的遗孀身份回到了国内。

吴老的事迹如今已经被公安部公开了,他在剿灭杜秀才团伙、打击跨国犯罪组织行动中立有大功。而且吴老本人一直怀疑,杜秀才团伙与狂狐团伙幕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国际犯罪集团,只是没有搜集到证据而已。

游方已经可以确定狂狐团伙的幕后上线就是躲在美国的无冲派势力,那么杜秀才团伙的上线也非常可能是这伙人。吴老打入狂狐团伙,失踪的是无声无息,除了死在游方手中那几名骨干分子,并没有其他人知情。狂狐本人也是在临死前才知道吴屏东的确切身份,公安部公开的吴老事迹中也没有这一出。

现在回想起来,吴屏东可不是个仅仅会教书做学问的先生,在江湖道上查线索,查的非常准!

吴屏东的事迹公开,很可能会有人来试探薛奇男的底细,所以才会有了拦路卖剑这一幕,游方只是恰好就在薛奇男的身边而已。但从当时的情形看,游方没有露出任何底细,而那个小贩本人,反倒很可能引起沈四宝的怀疑。对方做事很绝,灭口断了线索。——游方就是这么想的,不论与事实是否相符,他的猜疑很有道理。

姜虎团伙幕后主使人应该躲在重庆,怜心桥陷阱布置的那么精心,不可能是仓促之间准备的,策划者应该就在附近,中国城区面积最大的重庆市是最好的藏身之处。

怜心桥的线索虽然暂时断了,但可能还会有一个线索,那就是沈四宝。九星派掌门的独子出现在薛奇男的身边,很可能会引起对方的怀疑,会不会派人暗中监视沈四宝的动静呢?假如真是这样,顺着这条线,说不定还能查出蛛丝马迹。

游方原先的身份就是来重庆玩的,住在琦琦招待所,反正已经被人试探过了,反倒没必要刻意再掩饰什么,和原先一样自然而然才会不引起更多的怀疑。

游方暂时回到琦琦招待所,不动声色的观察有没有可疑的人监视沈四宝,同时他也不希望沈四宝出任何意外。有趣的是,沈慎一曾赶到重庆亲自提醒过沈四宝,最近这里不太平,要儿子留意周围有没有异常的动静和异常的人。假如真有人留意沈四宝的话,沈四宝也在留意这样的人,而游方又在一旁冷眼观望,局面够复杂的。

游方回来了,最高兴的当然是谢小丁,同时又觉得很不好意思,他们一家人本来是想招待游方,结果人家来了之后因为薛奇男的关系,几位年轻人一起跑到宜宾享受了一次公款旅游,好吃好喝交通食宿全包,玩的挺开心。所以她一定要留游方多住几天,在重庆好好玩玩,而过几天谢小仙就要来重庆出差了。

游方在琦琦招待所还真发现了“可疑”人物,有两位新住进来的中年人显然暗中与沈四宝接触过,但他们不可能是监视沈四宝的人,而应该是保护与协助他的。看来沈慎一也是不放心儿子,悄悄派了九星派高手过来。

沈四宝有人保护,周围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幸亏这两名高手与游方并不认识,而游方也不愿意在他们面前多露面留下太深的印像,推说有生意要忙,这几天并未与沈四宝一起出入。他打算等谢小仙来了之后,见一面打声招呼,然后就离开琦琦招待所。

……

就在游方回到琦琦招待所的当天,晚上八点多钟,重庆一家经济型连锁快捷酒店的某标准间里,有一男一女正在谈话。这里的住客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白人小伙,美国来的留学生,自称酷爱中国传统文化与古老文明,到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读研究生,入学之前先到各地旅游。

早几十年看见金发碧眼的白人,可能还挺稀奇的,但如今在各知名高校、各大城市、各着名风景区早就见怪不怪了。留学生出来旅游,住在这样的宾馆与身份也很符合。这小伙,也算是游方的“同学”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