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零九章、幻法大阵

向笑礼提起梅兰德曾连夜来电,托他查寻芙蓉谷的具体位置,并说有人冒名写信相约,芙蓉谷是一个陷阱。向影华脸上的红晕退了下去,神色复杂难言,带着震惊、感动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遗憾,她此刻才意识到,梅兰德当时不是“回来晚了”,而是拼命一般赶到了怜心桥所在。

游方给向笑礼打电话的时候,还在赶往武隆山的路上,但是子时刚过,就已经到达了怜心桥,而且是从峡谷里面上来的。听了向笑礼的讲述,向影华才明白梅兰德并不清楚怜心桥所在,而是深夜里冒险穿行峡谷,一路找到的!

向笑礼问了一句:“影华,你难道认不出兰德先生的字迹吗,或者有人模仿他的字迹给你写信?”

向影华有些委屈的低下头:“我真不熟悉他的字迹,也是第一次收到他的信,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会冒充他的名义写信给我,约我去那个地方。”

向笑礼长叹一声:“是啊,谁能想到呢,胆子也太大了!我接到兰德先生的电话时,也觉得震惊不已。”

游方以梅兰德的身份出现的次数并不是很多,第一次是送梅瓶参加广州的元青花征集活动,这是一个非常私密的场合,具体的内情了解的人很少,至少向影华并不清楚。

第二次是以海外归来的风水奇人身份去鸿彬工业园,这也是上不了台面的私下活动,更不可能留下专门的影像记录资料,只是提供了一份报告,但事后在风水界影响却不小,把名声传了出去,多少得感谢安琪妮。

第三次是在松鹤谷中与天下风门各派同道见面,这是他首度正式亮相。千杯道人赶来圆场,将他们在鸿彬工业园诛杀叠嶂派叛逆李冬平之事说了出来,此消息由此公开,在江湖风门各派中不再是秘密。

已经潜回境内的唐朝和正是听闻这一消息,才跟踪断头催到广州,恰好找到了梅兰德,差一点就把他抓住了。但是刘黎在暗中插手,唐朝和以及他带到广州的随行人员,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真正知道梅兰德与向影华“亲密关系”的人并不多,也只能是与江湖风门有关的人,谁敢开这种玩笑?不是向影华警惕性不高,而且她心中确实想见梅兰德。而且事后也不得不承认,怜心谷那个陷阱布置的实在太好了,精心到完美的程度。

坐在竹亭中赏月等候时,向影华心中全是浪漫的情思。

“动手伏击我们的人是谁,二叔查到了吗?”向影华又问道。

向笑礼:“根据兰德先生提供的线索,这几天我又找云南熊家帮忙,大概都查清了,他们是在云南与缅甸边境一带活动的帮派团伙,从事走私、贩毒、军火交易,还暗中开赌场做庄,领头的叫姜老大,还有个绰号叫神枪,身份非常神秘。

据说云南这边的缉毒警和缅甸地方军警都吃过这个团伙的亏,曾经几次发生遭遇枪战,伤亡很惨重,却连姜老大长什么样子都没搞清楚。这次姜老大不知受何人指使到了重庆,却在那么一个险恶的地方设局,企图致你于死地,听他的语气竟然是为了谋夺天机手链!”

向影华皱眉沉思道:“这个人名叫姜虎,我听他自己亲口说的,有移转灵枢的修为,更可怕的是秘法合于枪法,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而江湖风门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兰德先生怎会那么巧及时识破了他们的阴谋?”

向笑礼:“兰德先生对我解释了,这也是完全巧合,他一直在提防无冲派对他不利,在重庆时发现有人形迹可疑,便暗中打探,结果恰好听说了这件事。……我事后查证过,在重庆一家小区,当天晚上有五人离奇身亡,还有一辆别克车失踪,而梅兰德就是开着那辆车赶到武隆山救你的,他所言不虚。”

向影华:“姜虎已经死了,那么幕后主使之人……”

向笑礼又叹了一口气:“当时的情形你自己知道,我后来也去了那个叫怜心桥的地方查看,确实应该速战速决无法缓手留情。活口虽然没留下,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查出幕后主使之人,兰德先生本有后招,可惜你伤势太重,他不得不放弃了打算。”

怜心桥那个地方连高人的神念都能遮蔽,姜虎等人自然无法与外界联系,而且事先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全军尽没、尸骨无存。这场伏击本是志在必得,当天夜里就应该有消息才对,结果却是无声无息,外面的人谁也不会知道峡谷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姜虎这种高手可不是大白菜,市场上随便花钱就能买到,无论在哪个团伙中都是极为重要的骨干力量,不可能让他这么随随便便失踪,而向影华究竟怎样也需要有个交待。第二天等不到消息,必然会有人去怜心桥一带查探,不论查探出任何结果,也必须向主使之人汇报。

这是一个难以解释的谜!说不定主使之人会亲自来,或者派身边的亲信来仔细调查,顺着这条线索,游方不难找到幕后之人。他将所有人都毁尸灭迹之后,心中已经想好将计就计就利用这个地方设伏等人自投罗网,到时候可以见机行事。

但因为向影华的伤势无法耽误,游方不得不放弃了计划,连夜把她抱出了山谷,接下来的两天也无法离开她的身边,直到向笑礼率人赶到,才有空再返回查看。

向笑礼没有跟着向影华一起回到松鹤谷,他是昨天刚回来的,在彭水县时,已经与梅兰德一起率向家十余名高手赶到了怜心桥,结果却发现已经有人来过了,那地方经过了仔细的清理,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游方当时虽然毁尸灭迹,但走的匆忙并没有来得及仔细清理,别的不说,怜心桥头那些散落的冲锋枪弹壳还留着,等两天后再去时,早就被收拾的一颗不剩,说明他们已经来迟了。原处看不出曾经过激烈枪战,只有那座竹屋与竹亭还在。

向笑礼最后说道:“我与兰德先生都猜测,幕后主使很可能是无冲派,如今的无冲派隐秘传承不宣,但势力之大难以想像。他们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秘法门派,也不像我们这样以一个传承家族为主干,而是一个跨国组织,经营多年盘根错节,居然培养出像姜虎这样的秘法枪手。

姜虎潜伏国内在边境活动,并不在江湖风门中扬名,只是做捞实利的勾当,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我们谁都不会注意到。这一计很毒啊,不仅对付你,而且还是连环计,既夺了你的天机手链,又置兰德先生于难以解释的地步,非得被逼现身不可!”

向影华有些后怕的说道:“这也怪我,想都没想就中了圈套,假如我死了或者下落不明,松鹤谷必不会放过兰德先生,天下风门各派也会追问他,他解释不清楚!……为什么非要这么做呢,一定要逼他现身?代价未免太大!”

向笑礼突然问了一句:“影华,你不觉得兰德先生的身份很神秘,行踪也太隐秘了吗?”

这倒是大实话,自从白云山庄一别之后,江湖风门各派不是没有人联系过梅兰德,但谁也找不到他,而且一点回音都没有,包括三元派、鸣翠泉、寻峦派众人,谁都知道兰德先生根本联系不上。

尤其是寻峦派,包旻和张玺先后都企图联系梅兰德,但是根本没见回信。张玺私下里还找过齐箬雪,而齐箬雪告诉他,她也不可能知道梅兰德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只是每一段时间收到他的音讯而已,梅兰德也从不透露自己的行踪。

风门各派之间平时多有往来,还有人到过松鹤谷,大概是不太清楚情况吧,竟然托向影华向兰德先生转达问候,向影华曾经很无奈的解释过好几次,自己也联系不上梅兰德。

可能那些人也听说了情况,将计就计来了这一出。假如向影华不中计,不过是写封信设个陷阱而已,就算白干了。假如她中计了,那么此连环计的后手就厉害了,一定能逼梅兰德现身。

想到这里,向影华小声的说了一句:“二叔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在广州时,地师刘黎前辈突然现身为他解围,并且尽诛唐朝和党羽,关系可能不一般啊,若非如此,千杯道人也不可能为他证明身份,却又话不明说。”

向笑礼点了点头:“出了这次的事,我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江湖风门七大派与当年无冲派之间有灭门之仇,我向家也是其中之一。上次在广州,你们怀疑地气宗师传人是那位没现身的李丰,现在看来也许只是一个障眼法,下代地气宗师当时就在眼前。……而且这次的事情,几乎可以肯定是无冲派在幕后插手。”

向影华:“既然一个活口都没留下,也没有查到幕后主使之人,二叔怎能这么肯定?”

向笑礼:“因为幻法大阵!”

想当年七大派围剿无冲,当然是以家国大义为先。无冲派秘传的最高绝学就是幻法大阵,它不仅仅能简单的迷惑人的元神,假如炼成之后以神念施展,能移转灵枢化成种种幻像与心像,似凝成实质一般拥有真正的攻击力。

这是很难对付的,因为它会导致对方高手感应地气的混乱,施展秘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另一方面,幻法大阵也不仅仅能用于攻击,它在无形中能够改变一个人对周围环境的感应,从而导致种种错觉,这些错觉可能会很美妙也可能会很险恶,总之就看以什么目的去运用了。

当初是寻峦派掌门陆文行出手,在七派高手协助下破掉了无冲派掌门唐有方施展的幻法大阵。唐有方见势不妙率亲随从密道逃走,却在包围圈外被刘黎堵住。刘黎剪除了他身边的亲随,只留下了唐有方一人后扬长而去,唐有方被随后赶来的七派高手诛杀。

这一场大战,无冲派被完全剿灭,而七大派也折损了不少人。陆文行在此役中出力最大,也是他在江湖风门各派声名的一个转折点。

陆文行在世面上是做航运生意的,在抗战时期,鬼子从占领区运送壮劳力到东南亚一带当劳工苦力,陆文行居然接这种生意,刘黎获悉后曾传话警告,陆文行这才收手。原本有汉奸嫌疑的陆文行,通过剿灭无冲派的行动,成了锄奸的英雄,也扭转了寻峦派的形像,否则他与寻峦派做的事情,江湖风门各派都不会再给面子。

寻峦派的寻峦诀秘传恰恰是克制幻法大阵的绝技,据说陆文行当时动用了一枚玉箴为施法的灵引。除此之外,松鹤谷的天机大阵也是幻法大阵的克星,但是这座大阵想布成非常困难,需要借助的地气环境要求非常高。

当时还没有天机手链,向左狐之父向心凌经历了剿灭无冲派一役之后,才下决心要打造这样一件法器,如果门中弟子修为境界不亚于陆文行,也可随身以神念运转天机大阵,虽远不如松鹤谷中那座庞然的天机大阵,但阵法还是能展开的。

向心凌收集合适的硅玉轮晶髓,将之灵性炼化精纯,再炼成法阵,失败多次足足用了三十年时间,最终才将之完成。如今寻峦玉箴早已下落不明,假如无冲派有高手练成了幻法大阵,并企图报当年之仇,对天机手链恐怕是志在必得。

姜虎设陷阱伏击向影华,目的就是天机手链,向笑礼与梅兰德一推断,定然怀疑幕后主使者是无冲派。在彭水县的时候,梅兰德特意请教向笑礼幻法大阵,由于松鹤谷的天机大阵能破幻法的缘故,向家弟子并不习练这种阵法,传承典籍中记录的也比较少,向笑礼只是讲了自己所知的一些情况。

经过这一系列事情,向笑礼暗自猜疑梅兰德才是地气宗师真正的衣钵传人。

向影华沉默了半天,眉头微蹙道:“刘黎已老,要想报复他,最好的手段就是剪除他的传人。历代地师的处境本就凶险,而如今还要面对这么复杂的局面,也难怪兰德行踪如此隐秘,时机不到、火候不足,是不能暴露身份的。”

然后又抬起头看着向笑礼道:“二叔,今天是你我在松鹤谷中的私人谈话,不闻六耳,这些也仅仅是你我的猜测,不论事实是否如此,都不该外泄。”

向笑礼点头道:“你放心好了,我这么大年纪,又是一派掌门,自然知道轻重。不仅如此,我已经下了严令,松鹤谷弟子绝对不许再谈你于武隆山遇袭之事,一个字也不许外泄!……其实他们也不知道具体的情由,外人只可能听说我曾经命弟子四下打听过芙蓉谷的所在。”

他什么意思?向影华遇袭还不让说!这里面另有一番讲究,旁观者看来,除了梅兰德与向影华这两位生还者,谁也不知道芙蓉谷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包括姜虎的幕后指使者也不清楚。向影华确实进了武隆山,但到底进没进入怜心桥、有没有遭受伏击、姜虎等人究竟是怎么消失的——这些事情没人能说清楚。

昏迷中的向影华自不会说什么,而梅兰德也只告诉了向笑礼一人,其余的松鹤谷弟子尚不知情。这样一来对方会感到莫名的恐惧,这是一种极大的震慑!

姜虎是什么样的高手?他已经占据了天时地利,想暗杀谁的话不可能不得手,却连同手下一起无声无息的全没了。要么对手已经到了令人难以想像的恐怖程度,要么对手早就识破了姜虎的阴谋,要么他们出了内奸。这几种可能性,就让幕后指使者自己去想吧,比真相大白更好,而且不暴露梅兰德的行踪。

对方的目的就是杀向影华夺天机手链,逼梅兰德现身面对风门各派的质问,如今不仅仅竹篮打水一场空,反而莫名其妙损失惨重。

说完这句话向笑礼又咬牙道:“但是无冲派如此行径,绝对不能饶恕!如今兰德先生与他们在暗战之中,只要揪出线索,我不介意联合各派,重演当年围剿无冲之事。虽然封锁消息,但也不能就此罢手,我已经派人去了云南,联合鸣翠泉熊家的高手,剿灭姜老大团伙的残余。

他们经营的产业以及与之合作的黑道势力,不论是在云南还是缅甸,只要查到,一律铲除不留!这也是给依附于无冲派做恶的那些人提个醒,不要再寻此死路,我想有些人心里会明白的。”

向影华点了点头:“二叔此举可称老辣,兰德如今在做什么?”

向笑礼:“我们在彭水县分手,他要去暗中追查幕后指使姜虎者的线索,我本想派向家子弟协助,但为行踪隐蔽计,兰德先生还是一个人走了。他还托我帮忙,抹掉了很多痕迹,包括他留在芙蓉洞风景区的一辆车,都是我派人处理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