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零八章、恍然如梦

参加伏击向影华的一共有七名枪手,游方出手之前已经死了三位,游方刚才又杀了两名秘法高手。还有两名枪手在向影华右边的峡谷两侧,步枪脱手眼睛还在发花看不清东西,但是游方没打算放过他们。

他们所在的角度隐蔽的很好,但那是相对于伏击圈中央向影华的位置而言的,从姜虎这个指挥者的位置能看见他们。峡谷斜对面的枪手躲在石臼中露出半截身子,被游方一枪放倒,半个脑袋都飞了,尸体往前一趴双臂软软的垂下。

游方不紧不慢掉转枪口,在山石上架得很稳,又深吸一口气屏息凝神,几秒钟后开了第二枪,石梁另一侧山崖上的枪手也被打倒。如此还不够,游方对着挂在石缝间露出的身体又补了一枪。弹头经过处理,凝炼了无形阴界土,又依附神识之力激发,只要对方生气一绝,尸体将很快朽化为尘土,到了明天,想找都找不到。

现在回想起来,老头子叫他完成的炼化三两阴界土的任务,实在是太有深意了,简直就是追踪、留痕、逃匿、毁尸灭迹的绝佳手段。就连千杯道人那种绝顶高手,杀了李冬平之后毁尸灭迹,都要借助夜间的阴气布下聚阴大阵费一番手脚,没有游方这么信手轻松。

假如游方没有认真的去完成师命,恐也不能安全的活到今天,在广州时说不定就已逃不过唐朝和的追杀。游方在楚阳乡得向影华之助,搜集到一两阴界土,折腾到现在,也就剩下六钱左右了,虽然寻找与炼化艰难,但是该用还得用,以后再慢慢搜集吧。

七名枪手全部解决,游方行事却滴水不漏,掉转枪口又不紧不慢的开了三枪,两枪分别补在峡谷对面的两具尸体上,最后一枪间隔时间最长,打得也最远,从他的方向斜斜的射到了竹屋后的山脚下,射中了那具从山上滚落、血肉模糊的尸体。

至此,这七名枪手不仅全部送命,而且连尸骨也别想留下。

将微冲挪到胸前挂着,又将步枪背在身后,“善使双枪、枪法如神”的“梅兰德”,挎着一长一短两支枪,离开了藏身的岩隙,从侧面横向攀岩,朝着石梁所在的方向移动,从那个位置才好下去与向影华汇合。

游方一路攀岩涉水赶来,衣服也早就湿透,雨丝很细犹在飘飞。四周也并非全然的黑暗,山间夜雨很奇特,峡谷上空的云层很低很淡如雾一般,瀑布方向斜斜的天际,透出朦胧的月晕。游方在山崖间移动,向影华隐约可以看见他的身形,徒手攀岩没有索具,向下比向上危险多了,虽然明知道以他的身手没有问题,但她仍不禁露出担忧之色。

游方移动到靠近石梁这一侧,已经可以看见向影华进来的山路方向了,正准备往下爬,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一言不发抬起胸前的微冲,居高临下搂出了一梭子。

外围山路两侧,林间的乱石丛里还埋伏着两个人,披着毯子手持微冲,他们主要负责警戒,防止向影华冲过石梁逃进山中。而姜虎事先也说过,那小妞根本不可能冲过来,除非她是神仙。姜虎说对了,向影华确实冲不过来,但谁也没想到“梅兰德”会从另一条路赶到。

这两人不完全清楚怜心桥那边的动静,只看见山间拗口处有光芒升起,一瞬间比太阳照射还亮,随即响起了冲锋枪的声音,然后又归于平静。接着有人在开枪,是步枪,一连开了六枪,不紧不慢就像在靶场上练射击。

很有些不对劲啊,枪声与刚才一响就是一片的情形不太一样,不是正常的狙击!六声枪响之后,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好半天没有任何声息。这太奇怪了,难道已经得手?一定是已经得手了!难道姜老大他们活捉了小妞,在做别的事?

计划中最坏的打算,就是向影华身受重伤冲过峡谷,至于现在这种局面,是谁做梦也想不到的,向影华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将姜虎等人全杀了,从所处的位置来看也不可能。这两人等了半天,夜气越来越阴森,终于黑暗中发出几声虫鸣信号,提起微冲揭开毯子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摸向怜心桥这边想看看情况,枪口向前随时保持警戒。

游方转到山壁这一侧发现了他们,开了一梭子冷枪,他的枪法实在太稀汤晃水了,想法虽然好,欲一梭子把两人都撂倒,可惜一枪都没打着。他的位置有五十多米高,一百多米远,本来就到了微冲的有效射程的极限了,而且还是扫射,未用神识依附于弹头。

那两人随即也发现了游方,同时举枪打了两个短点射,身形往小路边一滚就消失在黑暗中的灌木丛里,一动也不动。他们朝游方开枪角度是仰射,已经超出微冲的射程了,没有准头可言,流弹也没有造成威胁,隐蔽的很快,谁也看不见他们。

无论谁想从这里走出去,理论上都要面临巨大威胁。但是游方并不需要看见他们,在灌木丛中隐蔽的虽好,却阻挡不了神识的锁定,游方随即摘下了步枪,仍然像刚才一样架稳,冲着黑影重重的灌木丛连开了四枪,每人都是先中一枪再被补一枪。

至此两支枪的弹匣全部打空了,游方挥手将它们都扔到了石梁下的溪流中,那里估计是自古至今从来都没人到过的地方。稍微等了一会儿,游方像狸猫一样轻手轻脚的爬下了山壁,身形如鬼影冲向外面的山路,片刻之后又提着两把微冲走了回来,信手扔进了峡谷。

他终于走过了怜心桥,快步穿过竹林间的小径,来到了向影华的身边。蒙蒙细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歇,月光透过变淡的云层又洒了下来,照在两人的身上显得很是朦胧。向影华手扶竹亭的柱子一直看着他走近,脸色苍白嘴唇也在微微发颤,眼眸却像朦胧的月色。

“对不起,我来晚了!”游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开口却是这一句。

“兰德,我看不清你的样子。”向影华直直的望着他,手一直扶着柱子没松开。

游方解开缠在掌心的皮革,摘下了压住眉梢的宽檐帽,月光终于照在了他的脸上,柔声说道:“看见你发动天机大阵想冲过峡谷的样子,真的把我吓坏了,假如晚来一步,我会悔恨一辈子的。”

向影华鼻子一酸,低下头道:“我已经决定,假如你不能来,我就用最后的神念损毁天机手链、跳下峡谷,宁愿玉石俱焚,也不会让任何人碰我……”

说到这里,她的手突然一松软软的倒在了游方的怀里,游方下意识张臂将她抱住。盛夏的衣服只有轻薄的一层,而且此刻都湿透了,这感觉与赤身贴在一起几乎没区别,游方没来由心神一荡紧接着却是一惊。因为他的脸颊贴在了她的前额上,感觉好烫,不仅如此,她的心跳的好快,全身都在发烫!

游方与她在一起的习惯也是一种尊重,从来不用神识窥探她,刚才见她清啸中发动天机大阵牵制敌手,神念威力强劲绵长,虽有神气疲弱之虞,但似乎并无大碍。此刻抱在怀里发现不对,游方神识扫过身体才知道她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不仅受了很重的内伤,而且病了!

神气消耗过剧,甚至激发了平时不具备的潜能,无形中元气大伤,身心一旦松懈下来已经坚持不住,难怪她刚才一直扶着柱子,原来已经站不稳了。不仅如此,阴寒之气趁虚入体,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她已经发起高烧了,意识也变的恍惚。

向影华可没有游方那样近乎铁打的身板,此刻的她就是一位受伤带病的弱女子,连站都站不起来。游方二话不说,一抄手,将她横抱在怀中,转身就向石梁疾奔而去。

此处参与伏击的枪手全死了,而且全部被游方毁尸灭迹,本来最好是留活口问话的,但是最有价值的“活口”姜虎已经被游方杀了,而且短时间内很难活捉有枪的射手,地形地势也不允许,游方干脆以最快的速度彻底解决掉。

游方这么做并非没有后手,本来已想好将计就计的对策,可是向影华的伤病发作如此严重让他没想到,不得不放弃了原先的打算,连这里都没有来得及仔细清理就离开了,她得赶紧接受医治,不能留在深山中。

游方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抱着向影华穿行峡谷走来时的路,只有从那条山间小道离开。这条路接近峡谷的一段本来是没有的,显然是最近刚刚有人从密林野树间开出来的,有的地方时隐时现几乎无法辨认,假如没有地图标注,几乎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不愧是一代地师传人啊,虽是夜间,借着月色在山野中认路几乎成为了一种本能。游方走夜路从来没有走的这么快,也从没有这么谨慎小心,“快”与“谨慎”本是很矛盾的概念,也幸亏他前段时间坚持修炼神识一直处于含而不发的状态,而且秘法修为到了携境无形的地步,才能在山间野路上疾奔。

向影华蜷在他怀中,像一朵温柔的云,发烫的身体软软的,却散发着奇异吸引力,她的一只手始终勾着游方的脖子,似乎在害怕一松开他就不见了。在山路平缓处,游方偶尔也有浮想,比如武侠小说中男女主角脱衣疗伤一类的场景,但只是一闪念而已,随即定心神脚下不停继续赶路。

向影华口中在喃喃低语:“兰德……今夜……没有赏月……你来了,我好高兴……我们终于……”她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在半路上就昏睡过去。

向影华醒来时,已经是五天之后了,她躺在松鹤谷中自己的房间内,这里布置的有点像病房,输液、监控设备都有,但此刻都没有用。围绕她的病床放着几支木架,一共有九枚晶石在架子上布成了一个法阵,她的堂姐向雨华在屋子的一角凝神闭目而坐,正在运转阵法。

床边坐着的是她的侄女向仪芳,一见向影华睫毛颤动睁开了眼睛,惊喜的说道:“小姑姑,你终于醒啦?二爷爷掌门说了,只要你一醒就没事了!”

这时向雨华也睁开了眼睛停下法阵的运转,吩咐道:“仪芳,快去通知掌门。”然后走到了床前。

向影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茫然的看了看周围,如梦呓般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兰德呢?”

向雨华伸手试了试她的脉门,轻声解释道:“你受伤生病,兰德先生连夜通知了掌门,二叔带着一批松鹤谷弟子第二天黄昏就赶到了重庆市彭水县,你住院的地方。当时你已经退烧了,就病情来看已无大碍,首要是调治伤势,继续住在那样的医院里对你没什么帮助,二叔帮你办了转院手续,却接回了松鹤谷调养。”

“我昏迷几天了,兰德先生去了哪里?”

向影华说着话想坐起来,向雨华按着她的肩膀继续说道:“算上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本来你离开彭水的时候就应该醒来,但你当时神气消耗过巨,入体阴寒刚被驱散,元气虚弱,若不小心涵养形神恐留下隐患。二叔施法安抚元神让你继续沉睡,到了松鹤谷之后又布下这座养神法阵,命人轮流施法助你滋养,这样醒来便没有事了。

兰德先生还有要事在身,我虽然不清楚当时的情况,但想必他定有情况必须赶紧处理,所以没有跟着你一起来松鹤谷。送你回到这里,也是兰德先生与二叔商量的,此处是你自幼修行秘法练功之所,在天机大阵笼罩之中,也是你最佳的滋养形神之地,这样才能最好的恢复。”

游方抱着向影华离开怜心桥,半路上却改变了方向,既没有赶往他停车的芙蓉洞风景区,因为路不通向那边,也没有赶往向影华停车的武隆地质公园门前,因为路太远又不好走,就算上了车还要赶很远的路才能送到像样的医院。

他走上了一条岔道向西行,穿过两山之间的一个谷口,那里已经有公路,前行不远,就到达离他们所在位置最近的彭水县城。也就是游方,能在深夜的山中走出这样一条路,而且他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恐怕是谁也想不到的。

彭水县是苗族与土家族聚居的自治县,离贵州与湖南省都不远,游方将向影华送到了县中心医院,挂急诊然后住了院。第二天黄昏时向笑礼赶到了,随后又有十余名松鹤谷高手分两批赶到了附近。向雨华并没有去重庆,所以具体的过程她不是太清楚,得去问向笑礼。

“兰德先生没事吗?袭击的人是什么背景,有没有查出来?他给我留了什么话?”向影华一睁眼,就是一连串的问题。

向雨华:“他倒是通过二叔之口转述了几句话,叫你安心养伤,他已用内劲巡行之法,为你补益元气驱散阴寒,不会在腑臓中留下隐患,只要伤好了,再用数月时间调养恢复,便没有什么问题……”

话刚说到这里向影华的脸突然红了,低下了眼帘,所谓内劲巡行之法补益元气,说的倒是挺委婉的,但就向影华所知,其实就是一种以内家劲力按摩与拍击全身各处关节与各大穴位的方法,若是为他人补气驱邪则极耗元气。

向影华虽然不知道游方给谢小仙也揉过膝盖,但她却知道这种手法,恐怕揉的就不仅仅是某一个地方了,大姑娘家的想到这一幕,又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如何能不脸红?向雨华见她这个反应,也低下头小声道:“兰德先生以隔空外劲发于指寸,就在病房中,你二婶也在场,他的内家功夫修为,松鹤谷中没人比的上,当时几乎累坏了。”

哦,原来不是全身乱摸,而是曲指虚弹,指尖隔衣轻轻一触而已,用的是内劲外透的手法,不是内家一流高手绝对做不到。但这种手法比直接上手可费力多了,但也更加有效。

向影华方才心中的联想被堂姐看出来了,不免有些尴尬,心中不知是暖洋洋的滋味还是有点莫名的失望?脸色却更红了,红的就像熟透了的柿子。

这时向笑礼走了进来,一见向影华的脸色就惊问道:“影华,你的脸色怎会如此,难道又发烧了,不应该啊!”

向雨华赶紧解释道:“二叔,影华没事。”眼中难得有了一丝笑意,这几天她守在这里可够担忧的。

向笑礼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你既然醒了就可以进食,应该很饿了吧?已经准备好了调养食谱,现在就可让人送来,躺着别动,让仪芳喂你吃。”

向影华却摇头道:“二叔,我不饿,不着急吃东西,有话要和你私下谈。”

一觉醒来,就像做了一个跌宕起伏、惊险莫名的梦,感觉有大恐惧又有难言的温馨,向影华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梅兰德抱起自己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此时又在何处、做些什么?

她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见不着梅兰德,当然要找向笑礼问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