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零七章、灵犀

割破姜虎喉咙的利刃,当然是游方手中的秦渔。

游方是十一点半进入芙蓉谷的,但是直到凌晨一点才赶到了怜心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路。留守的几个小喽啰只知道姜老大他们伏击的地方在芙蓉谷,并不清楚具体的位置,而芙蓉谷从头到尾有几十里长啊!

就算那些小喽啰知道“怜心桥”这个地名,游方也从来没听说过,更不可能清楚在哪里,他可没有向影华收到的那封信,上面有地形示意图。

在路上,游方单手开车,换了一张化名梅兰德时曾使用的电话卡,给向影华打电话,但是无法接通。他又查听了这段时间以来的秘书台留言,有云南鸣翠泉熊家弟子熊路仙的留言,邀请他有空时去鸣翠泉玩赏;有三元派掌门余中流的留言,说松鹤谷送来的晶石已收到,多谢兰德先生割爱。

最近一条留言是昨天的,张流冰说寻峦大厦已经动工,布线装修工程已经开始招标,兰德先生上次说要照顾一家小公司的生意,现在就可以打声照顾,他来安排。没有向影华的留言,也没有与他关系最亲密的齐箬雪的留言。

齐箬雪了解游方的习惯,一旦关机就不以梅兰德的身份再回电,他们都是通过别的方式联系。而向影华可能给他打过电话,接不通之后便没有留言,直接按照“信”上的地址找到了武隆山中。

游方的反应很快,随即就给向笑礼打了电话,他还记得他的联系方式。向笑礼接到“兰德师弟”的电话很意外也很高兴,开口就问他与向影华见面了没有?

游方来不及多解释,他要向笑礼帮忙,不论用什么办法,命令身边所有的向家子弟查地图、上网、找人问,总之尽快找到重庆市武隆县芙蓉谷的准确位置,立即发给他。他又匆匆解释道,向影华不是自己写信约去的,那地方是个陷阱,有办法联系她的话就赶紧联系。

游方还要飙车赶路,没法放慢车速打电话说太多,向笑礼不明具体的内情,但也很惊讶同时意识到事态严重,究竟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也太不知好歹了!

在路上,游方收到了向笑礼的回讯,留言和彩信图片都有,芙蓉谷的入口以及尽头的位置都标出来了。他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走了一条最笨、最直接、最冒险、最不是路的路,沿着峡谷向深山中一路疾行,虽不知目的地在峡谷的哪一段,但这样总能到达。

也幸亏游方走了这条路,他要是从向影华进山的那条路绕过来,再快也得两个多小时,恐怕就得到凌晨两点左右了,向影华很难坚持那么长时间。而且他在路的尽头还会遇到伏击,除了围攻向影华的七名枪手之外,还有两名歹徒在外围来路最狭窄处两侧,各持一支微冲隐藏在暗处。

如此安排,一方面是为了防止万一有人跟着向影华闯来,但这种可能性很小,谁与情郎约会还通知灯泡跟着呢?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防止向影华冲过石梁逃走。假如向影华手段通天,真能在绝境中冲出伏击圈,那也一定虚弱至极形神皆伤,在这个时候,山路最凶险处突然有两支微冲交叉扫射,向影华是必死无疑!

对方已经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安排了一个“完美”的陷阱,自然是志在必得!

游方很走运,他无奈中走的这条路,恰恰避过了外围的暗哨,直接抵达了怜心桥下方的峡谷中。也不能怪设伏者考虑不周,这条峡谷中根本没路,布满了断层、乱石、溶洞陷坑、各种暗流与大小瀑布。大白天带着装备进来探险,一不留神失足,恐怕也会连尸首都找不着了。

漆黑的夜里,不点灯闯进来,一路徒手攀岩涉水疾行,就算是高手也等于拿自己的性命在玩啊!游方偏偏是无声无息的在玩命,也就是他自幼习练轻身功夫至今,神识也极为精微敏锐,才能安全的穿行峡谷赶来,换一个人哪怕是向影华这种高手,也是办不到的。

游方走在峡谷中远远的听见了枪声,心中就是一紧,这说明了两件事,一是向影华已经遭遇伏击,二是对方还没有制伏她,否则用不着再开枪。

在接近怜心桥下方的瀑布潭水边,游方发现了两具尸体,应该是从上游随水流冲下来的,其中一具尸体脖子上还挂着一支微冲。他将微冲摘下来自己挂上,从那人身上摸出两个弹夹,也不管原先的弹夹里有没有子弹,先换上了一个新弹夹,顺手挥出两剑毁尸灭迹。

游方以前没玩过冲锋枪,但是玩过手枪,以神识感应其结构,微冲与手枪差不太多,至少知道该怎么开保险、换弹夹、扣扳机。然后他开始徒手向上攀岩,选择的是姜虎所在的这一侧山崖,只有先解决掉这一位指挥者与秘法高手,才是救向影华脱困的关键,而瀑布的流水声掩护了他的行动。

此时正值向影华月舞停歇,枪声也止住的间歇,空中再度飘起了雨丝。游方并非毫无准备,他进入芙蓉谷之前,撕下了一大块轿车座椅的外皮,在路上割成细条缠绕在指掌间,以便在攀援时保护手心,此刻差不多已经完全磨烂了。

在雨夜里徒手攀登喀斯特地貌的陡峭山崖,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冒险,但更大的危险来自峡谷对面,那里也有一名掌握神识、枪法娴熟的高手,所在的位置离这边山崖只有二百多米远,假如他发现了游方的形迹突然开枪,游方攀附在绝壁上根本无从躲避。

游方还要设法通知向影华,告诉她自己已经来了,不要着急冒险、犯傻拼命,尽量拖延住。而向影华若接到消息,无疑也会精神振奋,人在这种处境下最怕的就是孤立无援的绝望感。怎么通知她还能不暴露自己?游方还真有办法。

天上的细雨又一次飘落时,瀑布上方有雾气弥漫到峡谷中,带着阴森的寒意。这本是山间夜雨很常见的现象,谁也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对,而向影华莫名打了个冷战,抬头又一次开口说话时,脸上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因为她知道梅兰德已经来了,就在瀑布下方的峡谷中。

雾气中有极淡的、炼化后的无形阴界土飘散,因此才会显得这么阴森。炼化阴界土之法,是梅兰德的独门绝技,向影华从未听别人提起过,此时出现在此地,不会有别的含义。

这两人真的是心有灵犀,向影华知道游方来了,也清楚他所处的位置,随即就想到他会怎么做、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于是开口说话吸引枪手的注意力,然后发出清啸声冲击所有人的元神,将天机大阵运转到极致做出孤注一掷拼命突围的姿态,让对方根本无暇旁顾。

想无声无息摸到一位有移转灵枢之境、受过专门野战训练的高手身边,还不能暴露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向影华这是在配合与掩护游方的行动。她看似不顾一切想冲过怜心桥,其实根本就没打算真的冲过去,心里已经有底了。

另一方面,她也真的是尽了全力,几乎到了神气耗尽的边缘快坚持不住了,游方的到来仿佛是一针强心剂,让她奋起余勇发动了最后的凌厉冲击,连她自己都想象不到,此刻还能激发这么大的潜力!

瀑布的水声与向影华冲击元神的啸声完全掩盖了游方的行动声息,姜虎与峡谷对面的枪手心神完全被吸引,根本没有注意到游方的动静。当游方从姜虎藏身的岩隙侧后方鬼影一般闪出的时候,正在怪笑着说话的姜虎根本没反应过来。

游方手起剑落,解决的干脆利索,不仅一剑割喉而且连脑袋都削下来了。游方养剑、练剑至今,难以形容灌注内劲与神识的秦渔之利,他心中也是恨极,琉璃珠震颤一剑枭首连血迹都没有。姜虎手中步枪落地,两截尸身随即开始脱水、干裂、朽化为尘土。

姜虎指挥众枪手布下完美陷阱,利用梅兰德算计向影华,眼看大功告成,冷不丁却让人家小两口给算计了,一代神枪高手,死的是不明不白。

姜虎一死,最大的威胁解除,但是游方的行迹也暴露了。对面枪手立刻就有警觉,随即调转枪口瞄了过来,却没在第一时间开枪,因为他也不清楚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事。然而他已经没机会再开枪了,接下来峡谷两端几乎同时发出了两声痛苦的低呼。

怎么回事?游方的手段太损了!

论秘法修为他当然不如向影华,但论收拾人的花样,十个向影华恐怕也赶不上一个游方。向影华出行并不携带多余的东西,一串天机手链随身足矣,而游方总是背着一个包,里面有一堆零碎。秦渔刚刚挥落,他就奋力扔出一件东西。

此物无色半透明,在夜空中看不见,灌注内劲带着凌厉的风声,居高临下飞向二百多米外的向影华,而且是扔出去就不管了,就像他拿东西在砸她。

向影华可是松鹤谷的第一高手,神念一扫就知道飞来的是一枚菱镁石,于是不再清啸,天机大阵的运转也随之一凝。无形的威势压力一松,右前方的枪手随即就抬枪瞄准,这是一名优秀射手下意识的自然反应,这一瞄,却瞄瞎了他自己的眼。

向影华低下头,伸出一指如朝天指月,飞来的菱镁石在近前爆发出一团耀眼的炽烈强光,将怜心桥一带的峡谷照射的如同白昼!她与游方没有打照面也没有说一句话,配合的却默契无比,以神念激引菱镁石爆发强光,同时损毁了这枚晶石。

一片黑暗中,陡然注视这么炙烈的强光,一瞬间会在视网膜上留下轻微灼伤。人在瞳孔放的很大的时候,突然以肉眼直视强光源,眼睛会一阵刺痛,好半天不能视物。

那名枪手瞄过来,恰好强光爆发,立时什么都看不见了,眼睛感觉被针刺一般,低呼一声以手掩面,山崖下发出一连串的响声,他的步枪也脱手掉进了峡谷。

游方对面的那名枪手没有瞄向向影华,但是遭遇也差不多,在峡谷中爆发强光的同时,原先姜虎所在的位置也爆发出一团强光,没有怜心桥那边的光芒炽烈,却更加明亮耀眼,瀑布上空的水雾都现出了一道醒目的彩虹。

光芒中看不见游方的身形,他已经闪到了岩隙的阴影中,山石上放着一枚钨光石,正是游方练剑时无意中将灵性洗练精纯的七枚之一,它与菱镁石一样在神识的激引下能发光,只不过菱镁石的效果更好,游方身上只有一枚菱镁石,已经扔给了向影华。

但这枚灵性洗练精纯的钨光石效果也足够了,游方甚至没有损毁它,对面的高手刚刚调转枪口瞄过来,恰好迎上这一团强光,他也什么都看不见了,瞬间被灼花了眼睛。而且这种光芒带着激发的神识冲击之力,能伤人元神,游方曾经就这么对付过孙风波。

高手毕竟是高手,那人痛哼一声枪抓的很稳反应也很快,眼前白茫茫一片,神识也是一阵恍惚,他的第一念是自保,随即往旁边一靠藏起了身形。他所在的位置类似山崖上一处天然凹陷的石龛,向内侧一贴身,游方看不见他。

看不见没关系,游方随即收起钨光石,抬起挂在身上的微冲,朝那边搂了一梭子。江湖传言兰德先生擅使双枪且枪法如神,纯粹是以讹传讹的扯淡,游方的枪法很稀松。

微冲使用的是手枪弹,枪管虽然比手枪长,但射程也只有一百多米,而那名枪手离游方有两百多米远。游方开枪时运用了秘法,以神识之力依附于弹头,束缚弹道平直延伸,并可与对方的神识之力相抗,更添子弹的威力。

他刚才在攀岩上来时,就发现姜虎与对面那名高手以这种方式开枪,威力很大,此刻也在刻意模仿,弥补自己的枪法与微冲的射程,好在距离并不算太远。

饶是如此,这一梭子打得仍如天女散花一般,对面山崖上的着弹点洒成了一大片,只有一半的子弹射进了对手藏身的天然石龛中,一枚都没有直接射中那人。但这样已经足够了,子弹射进石龛形成跳弹与流弹乱飞,小小的空间里根本无处躲避。

那人连中了五、六下,一声没吭就送了命,尸体摔倒半挂在石龛边缘,步枪也脱手滑落到瀑布下的水潭中。

这就是游方为什么用冲锋枪搂梭子,而不用手边射程更远的半自动步枪的原因。尽管小游子机敏无比、手段百出,但这一次也差点摆了一个大大的乌龙,他毕竟是人不是神仙。

用这种方式开枪,枪法越准、神识控制的越纯熟,越能省力。姜虎那种受过专门训练的神枪手,用弹道精准的半自动步枪,每隔几秒钟才打出一发子弹,这样才能连续不断的控制。游方倒好,一搂就是天女散花般的一梭子,他是仗着自己神识控制精微,但是依附于弹速攻击,本身受到的冲击是相当大的,他又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好悬没伤了元神!

子弹射出去的一瞬间,游方觉得头晕目眩,胸中一阵恶心差点没晕过去,就似运转心盘过度的那种感觉。他松开枪伸手扣住旁边的山石,这才勉强在岩隙中站稳,定住心神喘口气,好在这种冲击只是一瞬,难受劲过去了并无大碍。

他已经可以好好喘口气了,从现身杀了姜虎、爆出两团强光、搂出一梭子子弹,前后不过短短几秒钟时间,已经解决了围攻向影华的所有威胁。

“兰德,你终于来了!”向影华在峡谷对面喊他了,她都没有问来者是谁,直接叫了他的名字,声音终于有些发颤,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游方的突然现身也导致了一个误会,向影华此刻已经确定,真的是他写信请她来的,按照地上留的字,他回来的可是太晚了,差一点就见不着了!幸运的是他终于及时赶到,挽救了危局;更加万幸的是他没有早回来,否则与她一起被困在怜心桥另一侧的开阔地带,恐怕就没有现在这么容易脱困了。

游方喘着气喊道:“影华,你退后,我来收拾残局。”

他叫她退后,向影华并没有问为什么,听话的一直退到远离石梁的竹亭旁,手扶竹柱站住。游方的气喘匀了,定住心神,将微冲换上剩下的那个弹夹,背在了身后,拣起了姜虎留下的步枪。

这一次他没着急,不紧不慢的在旁边拿过一个步枪弹夹,拨出秦渔在十枚弹头的前端划了一道,琉璃珠震颤,留下一条细细的痕迹,弹头似乎在以不易察觉的速度沿着痕迹缓缓的腐蚀。然后将这个弹夹换上,游方半跪于地在山石上架稳枪,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朝着峡谷斜对面开了一枪。

这一枪倒挺准,斜对面的山崖间有一人应声而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