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零六章、夜雨杀机

这里是一个陷阱,率先开枪的两人,又是陷阱中的陷阱,将向影华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假如她已经冲上石梁,四面枪声一起,她的位置几乎无法闪避,只有面对前后左右各个方向射来的子弹,躲都没法躲。

向影华虽然及时后撤了,站在石梁后的缓坡上,但这个位置仍然是一个很好的被瞄准射击的角度,然而她却无法再往后闪避,因为每个方向都有子弹射来。周围共有五名枪手,两名在峡谷对岸的两侧绝壁上,两名在向影华身后的两侧山崖上,还有一名就在她正后方的制高点位置。

离得最远的大约有四百米,离得最近的也有二百多米且在峡谷另一边。

这是立体交叉火力,互相配合的很娴熟,枪械是很常见的、并不先进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用的是7.62毫米步枪弹。这种枪射程远、子弹穿透力强、射击精度高、弹道稳定、使用维护方便。虽然它已经退出现役部队装备,但如今仍在生产,而且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总计生产了上千万支。

直到今天,三军仪仗队的礼仪用枪、野战部队某些经过改装的狙击用枪、各大高校与各地民兵组织的军训用枪,仍然是五六式半自动。几十年来,这种枪在国内的分布与流散范围很广,枪械与子弹比较容易搞到,也不太容易追查来源。

当然了,这种“容易”只是相对的,中国是个严格禁枪的国家。民间能集合这么多支枪进行非法犯罪活动,尤其在重庆这样的内陆省份,已经是骇人听闻了,向影华事先根本想不到。

对付这几支枪射来的火力网,向影华可没有刚才那么轻松了,四野隐约的嗡鸣声不断,子弹在近处拉出的亮光划出诡异的弧线,几乎擦着她身体乱飞,幸亏她抢步后撤退到了竹林间的泥土地上,那些下坠的子弹打在近处才没有跳弹之忧。

那么远的距离,如果看子弹的轨迹,若没有向影华的神念移转之力,几乎每一枪都不脱靶。优秀的射手都是用各种枪械与海量子弹喂出来的,国内的所谓的黑道团伙搞几把枪也许不难,但想自己培养优秀的射手几乎不可能,这些人十有八九都是从全训野战部队退役的军人。

山间雨夜又没有灯光,枪手怎会瞄的那么准?一方面向影华穿着醒目的白色长裙,又站在开阔空旷的地带,另一方面,对方也很可能配了夜视瞄准镜。

一轮枪响之后,一切又归于寂静,只能听见峡谷中的瀑布流水声。对方未击中向影华,没有再浪费子弹连续开枪,而向影华腕上的手链微鸣之声渐止,没有徒然耗费神念。功夫到达化神识为神念的境界,秘法可以随念运转,向影华随身的天机大阵也是含而不发。

这是一种奇异的沉默相持局面,然而只持续了短短的十几秒钟,一轮急促的枪声又起。

向影华身处致命险境,当然想要脱困而出,既然冲过石梁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她决定向右后方突击,接近那里的一名枪手,先剪除一个威胁。然而她的手链无声而颤、身形一转刚要动的时候,峡谷对面左前方的枪声就响了,连续三发。

这人一开枪,其余四名枪手也随即开枪又形成一轮交叉火力网,向影华只得定住身形,立身为灵枢以神念运转天机大阵对抗,一时无法移动。

对方数人不仅射击技术娴熟,而且其中还有秘法高手!刚才率先开枪的那人应有“移转灵枢”的秘法境界,是真正的高手!否则不可能将开枪的时机与向影华的动态掌握的那么准,地气灵枢一旦扰动运转,他就有察觉!更可怕的是,他并不与向影华斗秘法,而是暗中指挥冷枪。

他所在位置离向影华最近,只有二百多米远,偏偏向影华拿他最没有办法,因为他在峡谷对面瀑布上方的一处天然岩隙中,下面就是水声不断的瀑布深潭。向影华再大本事也不能飞过去,就算她会飞,在瀑布上空也会成为一个活靶子,虚空难借力无法相斗。

枪声只有短促的一轮,随后又恢复了新一轮寂静,但每当向影华有所动作时,枪声旋即又起,牢牢的把她困在原地。向影华几次想往某个方向冲击都没成功,甚至连几十米外的竹屋都退不进去。

向影华终于出汗了,在这带着寒意的夜雨中,细密的冷汗布满全身,那些本来毫不沾身的雨丝此刻没有阻挡的落在她的秀发与长裙上。白色的长裙已经湿透了,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紧贴在身上夜色里几乎是半透明的,玲珑妙曼的曲线纤毫毕现。这形象,倒与游方在沧州梦境中初遇的秦渔很相似。

步枪子弹射程内所蕴含的冲量,比大铁锤挥击还要猛烈的多,向影华毕竟是血肉之躯,不断运转神念抵御一轮又一轮的交叉火力,她也感到神气疲惫了。

此刻她已明白对方为什么要使用弹道精准的半自动步枪,而不是自动连射武器,这就是有意在消耗她的神气啊。自动武器准确的弹道不好控制,而且每一轮射击的子弹消耗量很大,想对付她这种高手,绝对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对方也不可能携带那么多弹药。另一方面,想在中国内陆动用大量自动武器以及弹药,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此刻她还在担忧另一件事,那就是梅兰德究竟怎样了?这里显然是一个陷阱,那么情况就有三种可能——

第一,那封信根本不是梅兰德写的,是有人故意骗她来到这里。谁会这么做,出于什么目的?安排这样一场伏击,代价可是相当巨大的。

第二,那封信就是梅兰德写的,向影华内心中也希望情况是这样。有仇家伏击,而梅兰德不在,对方却向自己发起了攻击。假如兰德回来听见枪声必有警觉,里应外合可以脱困,这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可能性不大。

第三,那封信是梅兰德写的,但是他已遭不测,那伙人利用这个地方设下陷阱——这是向影华最担忧的结果。

想到这里,一直没说话的向影华终于开口了,声音在峡谷中很清晰:“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伏击我!兰德先生何在,他现在怎样了?”

她身处几乎无法逃脱的绝境,可是语气中并没有畏惧之意,听上去倒像是高高在上的质问对方。峡谷左对面传来桀桀怪笑声,有一个男子答道:“在等你的情郎来救吗?哈哈哈哈,你恐怕永远也等不到他了,将来在阴曹地府幽会吧!”

这句话可以有多种含义,但是听在向影华耳中,分明是梅兰德已遭不测的意思。她的脸色沉了下去,心中却告诉自己不要相信,一指那人说话的方向,冷冷开口道:“你们真想杀我的话,有那么简单吗?我可以告诉你,假如玉石俱焚,除了你,他们四个人,一个也别想活下来!”

她当然不愿意相信那人的话,认为可能只是那人的攻心之术,她的话也是在攻心,是说给另外四名枪手听的,含着威胁,却没有把话说满,显得可信度非常高。

深山夜雨来得快去的也快,空中的云层不知何时已散去,一轮圆月又出现在斜上方的天空,将向影华所在的开阔地照得清清楚楚。明亮的月光下她似乎无所遁形,那妙曼玲珑的身躯充满引人遐想的美。

她突然又动了,似在旋身起舞,月光如匹练仿佛凝成了实质,她的身形竟在乳白色光毫的环绕中消失了!四面包围她的枪手都吃了一惊,刚才开口的那人冷哼一声又开枪了,这回射出的是真正的曳光弹,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

曳光弹的弹头经过特别处理,能在飞行中划出一道亮光,显示出弹道的轨迹,假如在战场上,可能会暴露射击者位置。但这种子弹并不少见,训练用的弹夹上,经常可以看见有一枚弹壳涂着绿漆的子弹就是曳光弹,在训练中修正弹道偏差用的。

他一开枪,瀑布另一侧的枪手随即也开枪,打出的也是曳光弹,这两人所在的位置以及射出的弹道延伸交叉点,恰好可以定位。其余三名枪手虽然看不见向影华,但也都向这个方向开枪。

这一轮枪战与刚才不同,月华流转闪烁不定,看不清向影华的身形所在,两名打曳光弹的枪手也不像刚才那样快速连射,而是不紧不慢的交替开枪锁定向影华的位置,就连枪声中仿佛都带着凝重之意,而其余三名枪手的射击频率显然加快了,枪声很紧连成一片。

这些人中竟然有两名秘法高手,其中一人应该刚刚突破移转灵枢境界不久,而另一人掌握神识且运转的很纯熟。这等修为在向影华眼中本不算什么,但在这种情况下却非常致命,对方通过感应地气灵枢的扰动可以找出她的位置,却避免与她直接斗法。

而他们都在向影华的左侧,分别位于瀑布上方两边的山崖上,恰恰都是向影华无法冲到近处的地方。

这是一场真正的激战,对方的秘法高手也展开了神识,却是用另一种方式进行攻击。子弹射进流转的月光似乎都无影无踪无声无息,就连曳光弹的尾焰都消失了,这样的话另外几名枪手不可能瞄的很准,只能朝着大概的位置加快射击频率,还要注意子弹的消耗。

向影华活动与闪避的余地更大了,她几次试图冲过石梁或者向右侧竹林边的山脚下接近,在对方曳光弹的指引以及突然加速的交叉火力阻挡下,只差一点却都没有成功。

这番激战只持续了大约一盏茶左右的时间,场面重归短暂的寂静,向影华的身形重新露了出来,发丝凌乱神情似很疲惫,看上去已是强弩之末。这样的地形、这样的陷阱,动起手来她太吃亏了,假如换一个地方,对方恐怕早死多少回了。

看来,那些人今天就是要置她于死地了!

刚才似乎是云层流动的一个间隙,此刻月华隐去,天空又飘起了如丝细雨。也许是山间夜气已深,这雨带着透骨的寒意,远处瀑布水声依旧,薄雾在峡谷中弥漫,感觉越来越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向影华低着头秀眉一蹙,莫名打了个冷战,紧接着抬起头来,脸上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她又一次开口说话了:“看来今夜是不死不休了,你们能否告诉我,花这么大的代价对付我,究竟所谋为何?”

左后方有一个声音喝道:“小妞,少废话!识相的话,就乖乖的把你那串手链交出来,不要再无谓挣扎。”

向影华:“哦,原来是为了这串天机手链?难怪你们没有埋炸药做陷阱。”

左前方的男子仍然桀桀怪笑道:“借助此处特殊的地质环境,才能伏击你这种高手,假如在近处做文章,反而容易露出破绽打草惊蛇。小妞,你今天栽的不冤,交出手链,让大爷好好爽爽,说不定能放你一条生路,我还没上过你这种高手呢!”

向影华脸色瞬间就变了,很难想象,这位明媚如月光的女子,眼眸中会有如此决然而凌厉的杀意。她朝天举起了右手,此时天空没有月亮,周身却似被月光环绕,在漆黑的雨夜里显的是那么醒目,然后发出了一声清啸。

这啸声如鹤鸣,手链也发出奇异的震颤与之相和,空中飘飞的雨丝几乎都凝滞不动,而满地的湿润的竹叶却随着向影华的身形飘飞而起,恍然间若天地倒悬。向影华在啸声中款步向前走去,步履很慢,却施施然径直走向那道石梁。

她拼命了,展开全部的神念将天机大阵运转到极致,就算她能走过那道石梁,也可能将是神气耗尽身受重伤的结果,假如侥幸脱身,她这位形神皆伤的弱女子,又怎能穿过这艰险莫名的雨夜山林呢?但是此刻的向影华,已经无法顾忌这些了。

这一次,伴随她的身形移动,没有枪声响起,啸声清越又犀利无比,冲击元神若倒悬天地,别说瞄准,连站都站不住、枪都拿不稳!她正后方制高点位置的枪手距离最远,却好似受到的冲击最大,惊呼一声站立不稳,竟然从藏身的山石后摔了下来。

夜间从近三百米高陡峭的山崖上滚落还能有什么好下场?嶙峋锋利的怪石就如扑来的乱刀丛,那人落到竹屋后的林间,已是血肉模糊不成人形。

向影华连头都没回继续缓步前行,右后方又传来一连串金属与山石碰撞滚落的声音,原来那名枪手藏身在一个类似天然掩体、半人多深的洞穴中,人倒没摔落,但是他露出双臂端着枪在瞄准,一个不留神手中的步枪落到了峡谷中。

眼看向影华已经离开了半山坡就要踏上石梁,枪声终于响了,是从左前方射来的,也就是秘法高手才能元神不受扰动,继续瞄准射击。还是曳光弹,却与刚才不一样,弹道没有弧线又直又平,就似笔直的电光。

这不仅是步枪的威力了,而是运转神识之力依附于子弹攻击,不怕他枪法好也不怕他修为高,最可怕的是枪法神准同时又精通秘法,还能通过这样一种奇异的方式袭击,这是向影华从未见过的一种秘法攻击,应该经过专门的训练。

那人终于展开神识与向影华以秘法相斗,却是以神识增添子弹的威力,抵挡起来很不容易。子弹到近处似碰到无形的阻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慢,但是弹头并不翻转下坠,弹道弯曲的弧度也很小。向影华身形一震,往后退了半步这才错开。

退半步之后继续向前迈了一步,枪声又响了,向影华这次没有后退,而是向侧面移了半步。这时又传来枪声,几乎一样的子弹从左后方射来,刚才那人开枪斗法牵制向影华,另一位秘法高手也顶住天机大阵的威势开枪了。

这两人射击的速度并不快,比先前慢多了,好几秒钟才能打出一发子弹,似乎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在开枪,而第二人的射速几乎比第一人慢了一倍,毕竟秘法修为未达移转灵枢之境,差了一个境界。至于剩下的右前方另一名枪手,此时根本就没法开枪了。

向影华的身形在漫天雨丝中左转右移不定,水珠顺着发梢与裙角滴落,却始终无法成功穿过石梁,几次踏上边缘又退了回来。在那道窄窄的石梁上,也没有闪避的空间。清啸之声仍然在峡谷中飘荡不绝,传出很远……

左前方的男子又怪笑着说话了,语气带着粗重喘息,显然也很疲惫:“小妞,你的修为与你的模样一般俊,可惜今天不占天时、地利,敌不过我姜虎的手段,就认命吧!等你的运转法阵无力为继之时,还不是任我宰割?你发出这声音是在通知情郎吗,还在等着他来救你吗?别做梦了!这个连卫星电话都接不通的地方,你就喊吧,喊破喉咙——”

那人的声音到这里却戛然而止,就好像喉咙突然间被人割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