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零五章、江湖飘门律

游方以最快的速度审完最后一个人,那个叫小毕的歹徒颤着声音问道:“大侠,我什么都说了,能放我一条生路吗?”

游方面无表情的答道:“问你两件事,第一,今天下午,你们是不是把一个人丢进了嘉陵江,他临死之前有没有说过这句话?第二,你知道什么是江湖飘门律吗?”

小毕仓惶间答不上来,然后就看见游方并指成掌,挥手斩向自己的颈侧,这是他这一生一世在人间看见的最后一幅画面。

什么是江湖飘门律?说起来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楚的,是旧时代走江湖的飘门卖艺人所遵循的一条行为准则,它与官方法律不一样,事实上是超出正常法度之外的一条容忍底线。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走江湖的卖艺人就算有一身功夫,也不会轻易去惹麻烦。走江湖流浪各地,对地方上的各种帮会势力,遇上了通常都要拜码头,否则在人家的地盘上不好混饭吃。如果受了什么欺压,一般都会选择回避或忍让,尽量不起冲突。

就算有一身好功夫,假如真起了正面冲突,生意做不成不说,在不明底细的地方对付不明底细的势力,说不定会有无穷无尽的后患。但这种回避与忍让并不是没有底线的,在什么情况下江湖飘门中人一定会动手呢?

就拿今天的事来举例,梅兰德招惹过这些人吗?向影华招惹过这些人吗?没有,根本就是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假如回避或忍让,这些人会放过他们吗?不会,当然不会!

面对欺压做出退让的选择无非是两种情况,一是你低头对方也知道收手,二是即使你低头对方也不会手软。在第二种情况下不论你怎么回避,对方都不会放过你,如果不是对手的话,那就赶紧逃吧。如果有那个能耐,或者就算不是对手也实在躲不掉,那就出手!

这就是江湖飘门律。

至于出手的后果如何,已经没法过多的考虑了,毕竟刀已经架在眼前,而六扇门的人还没有追到身边。

想当初游方陪着池木铎护送建木的路上,遇到了一伙手持刀枪的歹徒,游方问了游成元一声:“姐,你还记得江湖飘门律吗?”然后下车逃走,那些人挥舞刀枪仍然追进山林。当时池木铎听不懂,但游成元明白,游方是要开杀戒了。(注:参见本书124章、残阳如血)

游方这一次没留活口,也没有毁尸灭迹,他将五具尸体都留在屋子里,离开的时候打电话通知了华有闲,让华有闲找一个僻静的公用电话报警,就说那里发生了凶杀案。杀人凶手自己找人报警,假如警察知道内情,估计也会目瞪口呆。

从重庆市到武隆山风景区有两、三百公里,姜老大那伙人设伏的地点在一个叫芙蓉谷的地方,小毕也只知道大概的范围。计划动手时间在后半夜,看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游方要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他开着那辆黑色的别克车离开了重庆市,车钥匙当然是从那伙人身上拿的。

沿319国道一路狂飙,游方是心急如焚,偏偏油不够,路上还停下来加了一次油。加油的时候游方终于冷静下来提醒自己——千万别乱,时间应该能赶上,机缘巧合识破了这件事,已经是走了天大的运,而向影华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扪心自问,就算游方自己想暗算向影华,也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为了赶时间,游方甚至没有回招待所与华有闲见面,在路上他打电话通知华有闲设法报警,并继续监视那个小区的动静,有情况随时通知他。这车开的非常快,十一点半的时候,游方已经赶到芙蓉洞了。

这里是一处开放的旅游景点,但大半夜根本没人,游方将车停在景区外停车场不引人注目的一角,前方和旁边都是风景区的面包车。到这里已经没有路通车了,他下车走入山林,拔出秦渔随身开道,从山林野径中穿行,赶往芙蓉谷。

芙蓉谷是芙蓉江一条支流形成的峡谷,周边一带是中国南方最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有各种各样的地质断层、溶洞、天坑、沟溪、地下暗流、天然石梁、石林,地表的植被非常茂盛,生长着很多种别处罕见的植物。

游方沿着溪流边冲击而成的碎石滩走进峡谷,这才暗暗心惊,此处确实是一个伏击秘法高手的绝佳所在,但同时,也是感应各种地气、闭关修炼秘法的风水宝地!

就说脚下这条溪流,它是时隐时现的,有时候流着流着就不见了,似乎渗透到碎石滩下面了,是因为河滩的地势高起,水从地下岩层的缝隙中形成了暗流。由于地质断层、冲蚀洞穴、天然石梁天桥,或明或暗的泉流四处分布,神识展开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周围遮蔽神识的障碍非常多。

在宜宾的时候去挖宝,仅仅一米多厚与浑厚地气一体的土层,就能遮蔽游方的神识。而走在这条峡谷里,游方自己就有感觉,假如两侧山壁中有天然形成的孔穴,普通人躲在里面,由于地气反差极大的山体切面阻挠,他也感应不到。

因此他这一路行进非常小心,借着夜色像一只狸猫,仔细感应脚下每一块土地与山石,快速前行中几乎没有发出声音,仅凭秘法修为可做不到,这是非常高明的轻身夜行功夫。

……

向影华进入芙蓉谷时,并没有顺着谷底溪流走上来,走的是另一条翠竹环绕,两旁有很多野花红果的山间小道,当时夕阳晚照,风景很美,她的心情也很不错。

梅兰德在信中告诉她见面的地方叫作“怜心桥”,并且画了一张草图,包括她走的这条路也标注在草图上,并且说那里地气特异,山水灵枢如两情相怜相惜,到了地方就一定知道。

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约会方式,也只有他们这种秘法高人才会拥有这种常人难以想像的浪漫。梅兰德邀她到这里来,沿途风景极佳、山川灵秀,藏于深野竟无人涉足,附近种种地势地貌,宛如各类天成阵法,也是滋养神魂、感应神妙的绝佳修炼之所。

梅兰德行游天下山川发现此地,竟不舍离去,修行中有诸多未解,心中却含难言之妙悟,放眼天下只思一人,邀月影仙子共参玄妙。他于芙蓉谷怜心桥,待月西来。——这便是那封信的主要内容。

当向影华从山间到达峡谷时,第一眼看去,心中就意识到此处便是怜心桥!果如梅兰德的信中所形容,此处地气灵枢真如两情相怜相惜。

有一道溪流从峡谷底部穿过,由于地势的落差形成了好几道不高的小瀑布,瀑布之间是一串连池。最后一道瀑布落差比较大有几十米高,水流倾泻而下,在两壁怪石上冲击,周围弥漫着一片水雾,夕阳的余晖中隐约可见一道彩虹。

在彩虹的前方,峡谷两岸的山崖之间竟有一道天然石梁,就似一座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人惊叹不已。此桥不仅连结峡谷两岸的山崖,也是阴阳两壁之间、山与水之间的地气灵枢自然的融合衔接之处。

周围这一带地质断层极多、地气扰动变化极大的环境,竟在此处相融显得是那么的和谐浪漫、脉脉含情。

向影华从这道石梁上走过了峡谷,左边是瀑布连池,右边是黄昏中的朦胧彩虹,前后是长满野树杂花的险峻山峰,分布着大大小小看见或看不见的缝隙与孔洞,黄昏中各种鸟儿飞回,偶尔发出几声悦耳的鸣叫。

对面山腰竹林间有一片开阔的缓坡,有人清理出一片空地,空地上盖了一间竹屋,竹屋一侧还连接了半间没有墙壁的竹棚。竹棚里垒起了简单的黄土灶台,上面架着锅,旁边有竹制的橱柜,里面放着碗筷等物。灶台旁还有一个烧烤东西的黄土台,上方横架的竹竿上穿晾着洗净的鱼干与青蛙,显然就是从附近的溪流里捉来的。

竹棚外的空地上还放着一个大竹匾,里面晾着竹荪、蘑菇、黄花、野山椒等物。

竹屋前方搭建了一座竹亭,竹亭里放着竹椅与竹几,竹几上还有一个茶壶和两个杯子,装茶叶的竹筒就在旁边的竹架上。竹叶铺满空地,当中有细碎卵石铺成的小径,从那道天然的石桥铺到竹亭边,再拐个小弯一直铺到竹屋的门前。

这个地方一看就知道是新建的,对于高手来说,费不了太大的功夫,一切都是就地取材顺手为之。选择在如此之美的山水画卷中,可见主人的雅致以及心中含情之意。梅兰德竟然会请她到这里来,简直是无人相扰的世外仙境啊!

向影华的嘴角不禁浮出了笑容,明媚的眼眸也变得含情脉脉。

竹亭边有字,是有人用竹枝写在地上的——

“兰德于山中感悟天地灵秀,云深不知何处,子夜方回。影华仙踪若先至,不妨于舍下稍候,月影之姿、山水之情,相待共赏。”

向影华看见字迹,脸色微红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走进竹屋,而是在竹亭中坐下,不急不忙的静静等候,黄昏中她的剪影,像一幅美极了的画卷。而她所坐的地方,也是欣赏山水风景最好的角度,难得能在不高不低的半山中有这么一片开阔的空地,两岸山崖形色各异的怪石与野树尽收眼底,峡谷蜿蜒消失在远山的尽头。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月亮慢慢升了上来,月光首先照在了对面的山崖上,那乳白色朦胧的光晕分界线带着这一侧山顶的轮廓渐渐的下移,当月亮升到半空的时候,恰恰照见了向影华所坐的竹亭。

这是个月圆之夜,也是两人相会之夜,满把清辉洒下,夜色中似弥漫着绵绵的情愫。

这一等就等到深夜,梅兰德留字说的清楚,他要等到子夜才能回来。向影华坐在竹亭中看着天上的圆月,有些期待又隐约有些不安。接到他的信,她就这样千里迢迢的赶来了,而这世外仙境中,竟然只有他和她,究竟会发生些什么?不论发生什么,那就发生吧,此刻已经足够美妙!

接近子时,峡谷上方有云层飘来,月光隐去,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这雨丝就如飞雾一般,贴近山壁处随着气流打着旋飘来飘去,峡谷中也有几乎感觉不到的微风,却不知道在往哪个方向吹。

向影华站了起来,将晾在空地上的竹匾收到了竹棚中,别让这些野味被细雨淋湿了。然后她又在竹棚里找到了一个红泥小火炉、一个水壶、还有炭,都端到竹亭中开始生火煮水。夜气有些凉,他回来的又很迟,一起赏飞丝细雨之时,可以冲上一杯热茶。

刚刚把火点好,将水壶放稳,向影华突然秀眉一蹙,长裙的裙裾以及披肩的长发无风自荡,人已经如飘飞一般到了竹棚外,身形突然间又硬生生的定住了。就听啪、啪两声,如同压缩的空气突然爆裂,竹棚里的一只杯子突然碎了,她的脚前也溅起一溜泥土,这是枪声,随后在峡谷中回音不绝。

向影华的身形刚刚定住,脚前的泥土溅起,她随即又动了,顺着山坡冲了下去,如果说游方疾行的身法如同鬼魅,她此刻的身形就如云中仙子。

有人袭击,而且用的是远程武器,向影华立足之处观赏风景最好,但同时也是周围隐蔽处最容易瞄准的地方,她要赶紧离开。身后及左右是稀疏的竹林,再往上是非常陡峭的高耸岩壁,往后退是绝路,最佳的选择是冲过那道山梁到峡谷对面去,那里是进来的路,两边密林与怪石很多,夜间可以隐蔽。

想袭击她这种高手哪有那么容易?虽然对方打的是交叉冷枪,但是都没有射中目标。向影华的手链发出轻脆的鸣击声,影子在夜色中变得模糊,周围的风似乎聚集了这片山水奇异的力量。

对面的枪声仍然不断传来,不是自动武器,而是半自动步枪,连续击发的频率却非常高,显然枪手的射击技术很纯熟,而且每一枪看弹道都打的极准。雨夜中怎么能看清弹道呢?因为普通子弹在这个时刻,竟然打出了曳光弹的效果!

每当子弹接近向影华身前几十米远,就似与空气中什么粘稠的东西剧烈摩擦,发出一道肉眼可见的亮光,然后速度放缓,弹道扭曲,从向影华的身边飞过。那两名枪手交错连开十几枪,竟然一枪都没打中,反而暴露了自己藏身的位置。

他们就在对面山崖两端天然形成的岩石孔洞中,起身开枪的时候,身上似乎还披着石棉毯。

神念高手哪有那么好对付?向影华以神念化地气如同实质,近距离正面挡住步枪子弹也许做不到,但只要稍微改变一下弹道并不难,尤其是离得越远越容易。短短功夫,两名枪手的弹夹已经打空了,向影华可不会给他们换弹匣的时间,人已经冲到了石梁的边缘。

石梁有六、七十米长,五、六米宽,向影华的位置距离那两人已到了百米左右,飘飞中身形突然又定住了,因为那两人已经放下了步枪,每人掏出一支微冲。

这个距离已经到了微冲的射程之内,在石梁上无遮无掩、也没有空间闪避,就似一个活靶子,是对方交叉射击最佳的角度与距离。而且自动武器射出的密集弹雨,就算直接打不中人,在石梁表面形成乱飞的跳弹也能伤人,还更加不好控制,向影华当然不会再往前冲。

但别忘了,这个距离,向影华也可以出手了。她站定身形随即向前伸出了右手,皓腕上的手链在夜色中发出柔和的荧光,前方的石梁、石梁下的溪流、远处的瀑布、两岸的山崖、周围的竹林、峡谷中的微风,竟同时发出隐约的嗡鸣,激起几不可闻的高频震颤回音。

两名枪手的位置在石梁两侧向前方伸出的山壁中,那里有两个天然形成的石臼可以藏身,彼此能看见对方,此刻已经站了起来举起微冲。就在这一瞬间,他们突然感觉对面的山壁仿佛在动,变得更陡峭,向着石梁合拢,就似两堵要崩塌的墙挤向一起。

扳机已经扣响,子弹却全部打向同伙所在的位置,山石上溅起两串跳动的火星,有好几发子弹都打在彼此的身上,然后他们就像被砍倒的树桩,栽出石臼从山崖上滚落,七、八秒之后才听见尸体与枪支落在溪流边的声音。

这既似错觉又不完全是错觉,向影华以神念发动随身的天机大阵,山崖自然没动,地气灵枢移转却带着实形之感。那两人死的是稀里糊涂,假如到了阴曹地府有小鬼问他们是怎么来的?他们自己也是莫名其妙。

向影华已经除掉前方的障碍,眼看就可以冲上石梁到峡谷对面,她却突然挥手后撤,身形一旋,峡谷中似有看不见的激风如浪升起。就在这一瞬间,对面两侧更远的山崖上以及后方山壁的高处,几乎同时响起了枪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