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零一章、她是一条蛇

游方这一招,其实就是一种江湖盘局术信手拈来的变化,说的雅一点叫“太公钓鱼局”,意指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说的土一点叫“锄头局”,源自这么一个故事——

某人外出经商,接到家乡妻子的来信,说即将开春,家中田地需要翻耕才好播种,望速回。那人走不开就回了一封信,说自家田地里埋了一坛金子,千万别让人知道。他托一位同乡将这封信带回去,当时的乡下女人大多是不识字的,他老婆也不识字,接到信需要找专门的代笔先生念。

送信的同乡在路上就偷看了这封信,等他老婆接到信再找代笔先生一念,也就是几夜之间,她家那几亩板结的田地已被人用锄头全部翻了一遍,金子自然没找到,却不用再请人套牛犁地了。

在回去的路上,游方讲了这个故事,逗得吴玉翀咯咯直笑,他不由自主用手摸着胸口,吴玉翀很关心的问道:“你不舒服吗?”

沈四宝也看见了,与谢小丁咬耳朵说悄悄话,谢小丁则大声说了一句:“他在摸良心呢,你能看得见吗?”

游方则叹了一口气道:“那些老乡欲欺人却因此自欺,倒是为我们忙乎了三天啊,这么短时间种下这么多树苗,可真不容易。”

吴玉翀似笑非笑道:“自找的!又不是你让他们种的树。”

华有闲则笑道:“那块地种树苗还真的很合适,比种庄稼省事多了。那些树苗真的能长成,未尝不是好事,假如他们就是为了糊弄人也糊弄自己好骗钱,游大哥也不必叹气。”

……

夜里有风,这风不算太大,却刚好吹的小树林以及附近山野发出娑娑之声,他们五个人全部溜来了。这次行动不仅要神不知鬼不觉不让村民发现,而且吴玉翀还想瞒着薛奇男,白天时他们报了一个“蜀南竹海两日游”,说是去竹海玩并在那里住一夜,第二天才回来。

但是他们并没有跟着旅行团走,半夜悄悄溜到这里来“挖宝”。

游方和华有闲先到树林里展开幕布,将“藏宝地”围起了大约四、五米方圆的一块地方,站的稍远一点果然看不出破绽。原计划是游方和华有闲下锄头和铁锹挖地,沈四宝在远处小山坡上望风,谢小丁与吴玉翀就站在旁边一边打手电一边看着。但是沈四宝说自己也能挖,一定要在现场“指导”,于是就把华有闲派到山坡上去做暗哨。

游方还特意教华有闲学当地一种鸟叫,叫几声、什么音调,分别代表不同的意思。

沈四宝坚持要留在现场也是有道理的,他运转九宫心盘术,以那张藏宝图为指引,也只确定了一个大概的范围,在地上画了大约直径两米左右的圈。据他的推测,当年薛奇男把东西就埋在这下面,如今深度在一米多接近两米的地方。

但他的神识也穿透不了这么厚的土层,直接感应到下面有什么异物。不要小看这薄薄的土层,因为它与整个大地一体、与浑厚的地气相融,对高手神识的阻隔作用非常强烈,沈四宝竭尽全力能感应到一尺之内的异常就不错了。

怕大家下锄头碰坏了下面的东西,沈四宝要随时注意感应异状,所以要留在现场亲自挖,并随时指挥。

吴玉翀也坚持要自己动手,拦都拦不住,游方只好给了她一把铁锹,让她注意一点,下锹的时候收点劲,不要用蛮力,防止碰到碎石之类的东西发出太大的声音,也没指望她能帮多大忙。

等到真动土的时候游方才发现,这丫头说自己练过咏春拳也不完全是花架子,咏春拳讲究劲发于寸,而吴玉翀手中铁锹入土时劲力掌握的相当好,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能控制住的。

沈四宝挥着一把锄头,游方与吴玉翀分别拿着一只铁锹,而谢小丁一手拿着一只光柱很直的强光微型手电站在旁边照明。

锄头和铁锹挖开土层的声音并不大,混杂在风声中,十几米外就听不清了。想当年薛奇男不可能将东西埋的太深,那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野,但四十多年过去了,可能是因为雨水冲刷旁边的山坡,有土层的淤积,后来这里才变成了耕地,地表又经过了重新的平整。

这样的土层对于游方而言很好挖,一开始碎石并不多,挖到一米以下,泥土中渐渐夹杂着石块与一些陶瓦片,几人的动作变得慢了起来。等到了后半夜,坑的深度已经超过一米五了,下方的直径在一米左右,上方开口直径有两米多。

坑里已经站不下多余的人,三个人轮流下去挖,沈四宝用锄头将土刨开,游方与吴玉翀用铁锹将浮土掀上来。两点钟左右,游方看了看时间,招呼大家歇一会儿,沈四宝则皱着眉头神情有点纳闷,到现在还没找到,他心里也渐渐开始没底了。

吴玉翀却小声的安慰他,再挖几锹说不定就有了,她已经是香汗淋漓,这可是重体力活,不到三个小时时间,他们已经挖出来几吨土了。歇了一会游方重新下坑,这时一锹下去,似乎露出了熟土的痕迹,神识悄然延伸感应,并不触动地气,游方察觉到下面有东西,但隔着十几公分厚的地底土层,感应的不是很清晰。

沈四宝似乎也有感应,站在坑口上用手一指道:“那下面应该有东西,你往旁边挖,小心一些。”

游方点头道:“我看出来了,有点熟土的痕迹,似乎很久以前被人动过,我绕着旁边挖开就是了。”

说话间手腕一顿,锹尖沿着熟土痕迹边缘入地,恰好没有碰到神识感应的东西,轻巧的往上一挑,有一大块土层就被掀了起来,下面果然露出了东西:一个封口的坛子和一个用油布包着的方形东西。

就在这时谢小丁突然发出一声惊叫,而沈四宝与吴玉翀同时呼道:“小心!”

就在这一瞬间,坛子旁边突然窜起一道如闪电般的白练,手电筒光柱下赫然是一条酒杯粗的纯白色长蛇,上半截身子如箭射起,张口就咬向游方握铁锹的左手腕。

游方的反应自然极快,他的动作也不大,手肘往后微微一侧,手腕一翻,铁锹的锹面正好拍在蛇头上,隐然竟发出金铁撞击之声。

以游方的腕力,想拍死这条蛇很简单,就算不发力,锹面只要微微一侧,就能用铁锹的边缘将蛇斩为两段。然而他却手下留情了,仅仅是把这条白蛇给拍了回去,然后就见白影在坑底一卷,蛇消失的无影无踪。

事情也就发生在眨眼之间,谢小丁的惊叫余音未绝,幸亏声音很短促又恰好刮来一阵风,没有被远处的人发现异常。

沈四宝也出了一身冷汗啊,他感应到下面有东西,却没想到会突然窜出来一条蛇。有土层的阻挡,又有坛子散发出明显的物性遮掩,蛇盘在坛子下面还真不容易分辨清晰。他赶紧道:“游方,你快上来吧,下面的东西我来搬。”

“蛇刚才受了惊动,现在应该从洞里逃走了,你也小心点。”游方爬到坑上面放下铁锹,换沈四宝下去搬东西。

“游方哥哥,刚才吓死我了,你的身手反应可真快!为什么放过那条蛇?你的手一抖就可以杀了它。”吴玉翀抓着游方的手臂问道。

游方摇了摇头道:“人家在地洞里呆的好好的,是我们大半夜挖的这么深惊动了它,出于自我保护的反应才会咬人的。反正它也咬不着我,放它一马就是了,我又不是斩白蛇的汉高祖。”

吴玉翀赞叹道:“你的胆子可真大,也真能沉住气,要是我,刚才一定都吓傻了,哪还能想到那么多,你就一点都不怕吗?”

游方:“我也吓了一跳,但习武之人讲究处变不惊,毫发之间应对从容。”

吴玉翀:“要是别的人、在别的场合说这种话,我一定认为是吹牛,但是游方哥哥你,让人好佩服啊!”

土中的油布已经多处腐朽,轻轻一剥就碎了,但里面的木匣子保存的还比较完好,在手电筒照射下还能映衬出漆光,居然挂着一把小巧的黄铜锁,锁上浮现一层淡淡的绿锈。沈四宝没有将锁打开,直接把木匣递给了上面的吴玉翀。

那个坛子看着不太大,比普通的泡菜坛子还小一号,就像个刷着黄釉的普通瓦罐,但是端起来却相当沉。再看下面,应该是生土了,没有人动过的痕迹,旁边有一个茶杯口粗的洞穴,蛇应该就是从那里蹿出来的。

几人没有在这里验看东西,迅速将土坑回填,把起出来的树苗又栽回原处。村民本来就是仓促种树,地面被翻的乱糟糟的,他们这么一折腾,也没留下什么痕迹来,然后慢慢的收起画布,捧着两样东西回到了小山上,集合华有闲一起快速离开了这里。

这一切神不知鬼不觉,除了一条蛇谁也没惊动。

天亮了之后,他们已经回到了市区里的酒店中,在吴玉翀的房间里关上门研究好不容易挖来的“宝贝”。吴玉翀在卫生间里将坛子的封口打开了,笑眯眯的端到茶几上,伸手从里面往外拿东西,一根、两根、三根……金光闪闪,在茶几上排成一片,赫然全是金条!

难怪坛子那么沉,原来装的是这种东西。游方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民国时期的东西,是民间流通的一种制式金条,三两一根形状很是规整,在旧上海滩被称为“黄鱼”。当年很多大额交易不是用支票,就是用这种“黄鱼”做为支付手段,很多帮会或组织都是用它在上海滩黑市上买军火、物资、药品。

这个坛子里一共有五十根“黄鱼”!折合现在的价值大约在一百五十万左右。

盗墓贼一般最喜欢这种东西,放在手里既可以保值,又可以很方便的出货变现。但游方看见茶几上这些金条,却隐约感到有些失望,再看沈四宝的神色也是如此,只有谢小丁和华有闲很兴奋,各拿起一根在手中把玩不已。

吴玉翀笑着叹气道:“我也没想到奶奶居然会埋了一坛子金条,难怪不愿意费事再取出来。……我听说过一句老话叫见者有份,既然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动手的,就把它分了吧,正好一人十根。”

华有闲赶紧放下金条摇头道:“这怎么可以呢,它是你外婆的东西。”

吴玉翀反问道:“你认为我奶奶还会再要吗?我把那个盒子交给她,她老人家就很开心了。其实她知道我们会好奇的,假如有办法把东西挖出来,她也不会管,你见她这几天问我们干啥了吗?”

几人推辞了半天,吴玉翀把眼一瞪:“是不是还有一种说法,叫投名状?我们几个一起偷偷挖东西,谁也不许说出去,所以每个人都得拿。”

说了半天,吴玉翀态度非常坚决,五个人到底还是把金条给平分了,每人拿了十条黄鱼,回去爱做什么菜就是自己的事了。

沈四宝收起金条时心中直叹气啊,一般情况下五个人一起动手挖出来的“宝贝”,当然是见者有份。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要吴玉翀的报酬,仅仅是年轻人的好奇心而已,想看看东西还在不在,能不能找着?而沈四宝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试炼自己刚刚能够自如运转的九宫心盘术,顺便帮朋友的忙。

可是吴玉翀很大方,谈笑间就分出去一百多万啊!看来那把青羽剑的主意他是打不成了,吴玉翀只要喜欢,够呛会加高价卖掉。

收起金条之后,游方好奇的问道:“不知道那个木匣里装的是什么,难道是珠宝?”

沈四宝:“我感觉不太像,要不,把锁打开看看?”

吴玉翀摇头道:“既然是上了锁的,我们就不要动,等晚上奶奶回来,我要送给她一个惊喜,她一定会夸我太能干了。”

谢小丁道:“是你能干吗?我看是游方哥哥有办法才对!”

吴玉翀没跟她顶嘴,反而笑道:“的确是游方哥哥最有办法,但是我们大家都很能干,对不对?”谢小丁听见这话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

忙了一夜未睡,中午吃完饭,大家都回房间休息。游方先定坐调息,然后又打开画册正在观摩,听见有人轻轻敲门,走过去打开门,谢小丁一闪身鬼鬼祟祟的溜了进来。

游方讶道:“小丁,干嘛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小四呢?”

谢小丁关上门,招了招手把游方叫到房间里,这才低声道:“小四休息了,有一件事他不让我说,但我想想还是不放心,想来问你几句话。”

游方一头雾水:“什么事?你想问什么?”

谢小丁瞟了游方一眼,坐在椅子上低头道:“游方哥哥,你认为吴玉翀漂亮吗?”

游方苦笑道:“只要不是瞎子,恐怕都得承认她确实非常漂亮,这是事实!……但是你也很漂亮啊,而且更可爱,每一个人的美,都需要会发现、会欣赏,沈四宝一定也对你说过这些吧?”

谢小丁一摆手:“我说的不是小四,就是想问你,你对吴玉翀的印象究竟怎么样?”

游方无奈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不要兜来兜去的绕圈子,这不是你的性格。”

谢小丁鼓了鼓腮帮子,抬头道:“那我就直说了,是小仙姐姐特意介绍你到重庆我们家做客,然后我们又一起出来旅游,假如你跟吴玉翀……”

话刚说到这里就被游方打断了:“我待她好也愿意照顾她,是因为她外公、外婆的缘故,你应该知道我和吴教授的关系,而且薛先生对我们也很不错。但有件事你要搞清楚,人家吴玉翀就是放暑假来玩的,过不了多久就要回美国去,我可不是小四,也要跟着谁去留学,没可能的事情,你瞎琢磨什么呢?”

谢小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嗯,小仙姐姐也是这么说的,叫我不要乱管闲事。但是她请你过来玩,假如你被别人拐跑了,我可负不起那么大的责任,所以要问一声。”

游方哭笑不得:“你已经跟小仙说过这些了?可真够八卦的!你看我像随便就能被人拐跑的样子吗?”

谢小丁一咧嘴:“这倒不像,但是以游方哥哥的本事,应该很会把别人拐跑。”

游方干脆直接道:“我不会、也不可能拐跑吴玉翀,你就不必替她担心了!你自己还是好好琢磨怎么把小四拐走吧,特意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谢小丁连忙摇手道:“不不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你猜,昨天夜里我看见吴玉翀是什么了?”

游方伸出手背去试她的额头:“你的病又犯了?要我请周先生再来看看吗?”

谢小丁拨开他的手道:“请周先生来喝酒吗?我已经没事了,而且最近小四教会我怎么控制原先那种视觉,和你也解释不清楚,反正就是平时不受影响,想用的时候还能用。”

一听这话,游方就知道她已经掌控灵觉,而且机缘特殊,能够将对一个人的直观印象折射入元神心像,如同往日所见,不禁露出好奇的神情问道:“哦,还有这回事,那你究竟看见什么了?”

谢小丁压低声音道:“她是一条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