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九十七章、席子巷

那人一听这个价,就跟猫被踩了尾巴似的蹦起来了,尖着嗓子朝薛奇男等人道:“你们评评理,这可是宝贝啊,怎么才值这点钱,五十万已经是天大的便宜了,你们既然识货,也不能欺负我们乡下人啊!”

游方笑了:“欺负你?对不起,它就值这个价,假如带着包装和鉴定证书,放到文物商店里,开价二十万也可以!但你就这么拿着,什么手续也没有,回头我买了连飞机都带不上去,最多也只能出五万。我没有骗你的意思,这是内行话。”

他还真没“骗”那小贩,而且坦白的简直“可爱”,同时注意观察对方的反应,小贩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之色。

薛奇男虽然看出这是一柄古剑,但并不是很感兴趣,她做的工艺品买卖都是国际高端,这种东西一般不经手。而且考古学家与古董商看一件东西是有区别的,比如吴屏东看见一件东西,首先会留意它的文物价值,而潘家园的古玩虫看见一件东西,心里第一念就是能值多少钱。

薛奇男应该说兼有考古学者与古董商的眼光,而且都是第一流的,已经混到联合国那个“级别”了,这样的“地摊货”还入不了她的法眼。而这柄古剑最突出的价值,是秘法高手可用的有灵煞刃。

但是这种东西的物性,并非只有秘法高手才能感应到,搞了一辈子考古研究的薛奇男也有感觉,觉得这不是一般的古剑,带有某种神秘的气息,也微皱着眉头没有说话。沈四宝伸手轻轻抚摩着剑身上若隐若现的松纹,问了一句:“老乡,你究竟想卖多少钱?”

他显然是动心了。沈四宝虽然不愿意主动暴露身份,在重庆时大家也就知道他是一位招待所服务员,后来沈慎一来了,才明白他原来是杭州四宝斋的大少爷,却没有外人清楚他还是九星派传人。但另一方面,沈四宝在江湖同道面前也没有刻意隐姓埋名的必要,行走江湖用的还是原名原姓,所以不像游方那么警惕。

小贩一看这位搭茬了,接话道:“刚才不是说了吗,就得五十万,少一分钱都不行!”

游方在一旁“好意”劝道:“小四,你也是个内行啊,这东西真的不值,五万顶天了,有钱也不能那么乱花。”

沈四宝呵呵一笑:“这我清楚,但这件东西真的很特别,你们没有感觉吗?”

游方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嗯,是挺特别的,拿在手里莫名其妙觉得它特别锋利,我以前玩古董的时候也曾有过这种感觉,就好像东西想说话。”说出这种话来,说明他真的能将心神浸入研究的器物中,反倒更加印证了他确实是一个内行。

小贩不满的嚷道:“你这小伙,不想买的话也不能说我的东西不好啊,还是这位老板有眼光,多特别的宝剑啊!”刚才他还喊游方为“老板”,现在降级为“小伙”了,而沈四宝又成了“老板”,倒很像一个典型的市侩小商贩口吻。

谢小丁很好奇的一伸手:“让我看看,嗯,是挺特别的,手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老乡,你这东西卖的也太贵了吧?”

小贩一翻白眼:“一分钱一分货,你们到底买不买,不买的话还给我!”

沈四宝又把剑从谢小丁手里拿了过去,并没有还给小贩,沉吟着问道:“谁出来旅游能带着五十万现金?就算我想买,怎么付给你钱呢?”

小贩:“没关系呀,李庄就有银行啊,你账户里有钱就行,转给我。”

游方在一旁劝道:“你还真想买啊?这价真不值,就算感觉特别,但搞古董可不能凭感觉,是什么行情就该出什么价。”

这时华有闲小声的说了一句:“四宝哥,你觉得咱们出来玩,在这里买到这样一件东西,靠谱吗,该不会有问题吧?”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沈四宝,身为九星派掌门的独子,陪着刚刚认识的朋友出来旅游,身边的人并不知他的底细,怎会这么巧碰见一柄有灵性的煞刃?而且不是在文物市场中公开出售的,简直就像这个小贩故意送到自己眼前的。

俗话说的好“事有反常必为妖”,还有一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华有闲看见这把剑的时候感觉也很特别,莫名后脖子嗖嗖冒冷气,又听游方说这是真正的古董,就觉得这个小贩不对劲,他可是吃过大亏的人,遇事想的多也正常。再说了,一个沿街兜售的小贩,怎会以这种方式卖出这么贵重的东西?况且他们当中有一位国际知名的考古学家,难道是故意的吗?

假如这东西的来历有问题,闹出笑话事小,假如是盗墓贼赃一类的东西,传出去好说不好听,解释不清楚的话,甚至会招惹意想不到的麻烦。

听闻此言,深四宝也是眉头一皱,想通了这些关节,笑了笑冲小贩说道:“我的朋友说的对,在这里开价,我最多出五万,你爱卖就卖。”

说话间他也在注意观察小贩的反应,假如这小贩知道此物的奥妙,故意送上门来,那就有问题了。假如小贩真的不知道,就是瞎蒙高价,那还有交易的余地。

小贩一撇嘴有些着急了:“你既然知道它很特别,就在乎那点钱吗?”

谢小丁不满的嚷道:“那点钱?四十五万啊!”

沈四宝不动声色的说道:“就五万,你再想想。”

小贩伸手把剑拿了过去,转身欲走道:“不卖不卖,坚决不卖!”

沈四宝正想叫住他,吴玉翀却喊了一句:“老乡,十五万,我买。”

小贩回头道:“就不能再加点吗?”

吴玉翀一摆手:“就十五万,不卖的话你就走吧。”

小贩看了吴玉翀一眼,而吴玉翀突然冲他笑了,形容不出的艳媚迷人,笑得小贩眼神发直,突然叹了口气道:“谁叫我急等钱用呢,就卖给你吧。”

吴玉翀则调皮的问道:“老乡,你这东西不是偷来的吧?”

小贩一怔,随即面现怒容:“你可以说我的东西不好,但不能侮辱我的人!”

游方则小声劝道:“玉翀,你真的要买这东西啊?来历不明只怕有问题,而且出价也高了。”

吴玉翀仍然满不在乎的笑:“我觉得它值,听你们一说这东西挺特别的,我也有感觉,与普通的古兵器不太一样。……奶奶,您说呢?”

薛奇男终于说话了,冲小贩一伸手道:“老乡,把剑给我看看。……嗯,确实不同于一般的古兵器,似乎有一种独特的神秘气息、历史沉淀的感觉。……玉翀,你真想买吗?这东西可不是玩具,也不能放在卧室里。”

吴玉翀笑了:“奶奶放心好了,这些我都明白。假如放在玉翀阁里,十几万美金卖出去没问题吧?除了带回去的手续费用和税金,剩下的能算我赚的打工钱吗?……有您帮忙,只要打个招呼找个门路,这柄剑我一定能带回玉翀阁,反正人家就是当街卖,谁买不是买呢?碰到不识货的买走岂不是更可惜。”

薛奇男看着外孙女,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好吧,你想买就买吧。不过别忘了记录这位先生的身份信息和银行账户信息,假如这真是赃物的话,回头也能说的清楚,游方他们都是证人,能证明你是从这位先生手里买的。”

在场诸人的内心想法是不一样的,游方怀疑这人在试探底细,如今暗流涌动,行事谨慎第一。再说了,有沈四宝在场,游方也懒得跟他争,假如将来兰德先生的身份说穿,也不至于折了前辈高人的身份。

而沈四宝的表情有点苦,华有闲提醒的相当对,他怀疑这把剑的来历有问题,也在怀疑小贩的用意,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想买的,碰见这样一件器物不容易,而且他也不像游方有那么多顾忌。

但是吴玉翀突然插了一手,花十五万把剑给买走了,倒是看不出小贩有什么破绽了。区区十五万啊,在沈四宝眼里简直跟白拣一样!一百五十万都值,就算自己出不起钱,和父亲说一声,也一定会买下来的,当然有些暗暗后悔。

大家陪着吴玉翀真的在附近找到一家银行,现场转账付给那小贩钱。出来之后,吴玉翀随意将这柄剑往自己的背包里一丢,显得很是潇洒。沈四宝凑过去有些尴尬的问道:“吴小姐,你真的打算把这柄剑带到纽约玉翀阁出售吗?”

吴玉翀挺胸道:“那是当然,耶鲁的学费很贵的,我在美国读书,自己打工挣钱。”

薛奇男插了一句:“钱不够就问奶奶要,当然了,你自己会挣更好。”

沈四宝搓了搓手小声道:“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必那么麻烦了,这把剑你喜欢就先留着玩,等什么时候想卖了,加个价直接卖给我就行了。”

吴玉翀咯咯笑了,笑声如银铃一般,人如花枝乱颤:“四宝哥,你怎么不早说?原来你也想要啊,刚才为什么……”

游方打断了她的话道:“一起出来旅游买东西,哪有自己人抬价的?刚才四宝当然不能加价和你抢。”

谢小丁暗中伸手狠狠掐了沈四宝一把,而吴玉翀答道:“我先留着到乡下防身,等想卖的时候再说。”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当场答应,样子还挺得意的。

华有闲在一旁道:“防身?有我和游大哥在身边,可比那把剑强多了。”

就在说话间走进了李庄古镇,买剑的事告一段落,谁也没有再提。那名小贩究竟有没有问题,游方心中疑惑却没有证据,在这种场合他也不可能去跟踪调查。但不论对方有什么目的,暗中有什么人观察窥探,游方的反应都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一走进李庄古镇游览区,薛奇男莫名叹了口气,这里的变化很大,游人很多,新修了不少建筑,却没有完全按照古镇原有的格局,有些地方简直不伦不类。但古镇的原貌还是大体完好的保存了下来,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

沿着石板小巷一路漫步,薛奇男一边耐心的讲解这座古镇的历史、各处建筑的特点、从当年到今天的变迁,众人听的都很仔细。薛奇男一进镇就径直走向了着名的席子巷。

这是一条不足百米长的老巷子,只有两米多宽,巷子两旁清一色是木结构的二层吊脚楼,左右挑梁阁楼向外伸出,再加上屋檐,将街道上方几乎都遮住了,檐口间只留下一尺来宽的一线天空。

这样的巷子既通风又避雨,也遮挡了外界的喧嚣。假如是下雨天,可以沿着两边走不用打伞,雨水从檐口间留下,在石板巷中央溅起一朵朵小水花,而这里是个多雨的地方。当年赶车拉水的、摇蒲扇乘凉的、编席子出售的人们如今已不在,此处是一个旅游景点,只有来来往往游客带着玩赏、好奇、留连的神色走过。

薛奇男却没有走进巷子,而是站在巷口外向前凝望,恍然出神半天没有说话。吴玉翀摇了摇她的胳膊悄声道:“奶奶,你怎么了?”

薛奇男回过神来,怅然道:“想当年,我就是在这里认识你外公的。”

……

解放后、文革前,薛奇男还是一位在县城读书的中学生,只有十几岁,但是那个年代的人似乎比今天的年轻人更早熟,像这个年纪一般都可以操持家业独当一面了。薛奇男按那个年代的话来说家庭成份不是很好,按现在话来说就是家庭条件很不错,属于地方开明士绅家的小姐,所以能到县城来读中学。

也许是受家庭书香气氛的熏陶,她很喜欢寻古阐幽,偶尔到李庄古镇来写生,画当时很多人看来还十分时髦的碳笔画。

那是一天午后,刚刚下过小雨,李庄街巷上的石板被雨水冲洗的干净发亮,似乎带着一种古老的温润光泽。薛奇男梳着两条辫子,穿着白衬衫、黑色的长裙,打开画夹在席子巷口写生,却微皱眉头好半天无法落笔。

“同学,你的位置不对,从这个观察角度,很难将这条巷子的意境画出来。”身后突然有人说话,是个柔和的男声。

薛奇男回头一看,是个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少年,也是学生的装扮,小小年纪却有一种儒雅沉稳的气质,在学校里还见过有印象,但不是同班的,以前也没有说过话。薛奇男眨了眨眼睛问道:“那你说应该怎么观察?”

少年招了招手:“到巷子外面来,从这个角度看。……其实你没必要、也不可能在一张图上将两侧的吊脚楼、整条石板巷、檐口的一线天全部画出来,要让这种结构印在心里,让看画的人感觉到。……石板巷细勾近处,一线天只画尽头,吊脚楼从画面两侧延伸,这样的感觉就很好。”

薛奇男走到少年指的位置看了看,突然将画夹递给了他,神情有些顽皮,还有些不太服气的问道:“你会画吗?画给我看看!”

少年微有些意外:“真要我画?”

薛奇男故意板起了脸,点头道:“嗯,你不能光说不练啊,我倒想看看你画得怎么样,一定要画!”

少年笑了,很大方的接过画夹,在巷口外一处墙根下的石墩上坐了下来,炭条在白纸上沙沙作响,没有工笔细描,而是很娴熟画了一幅席子巷构图的轮廓,画完之后站起身来递给了薛奇男。

看着少年落笔,薛奇男眼中就掩饰不住的流露出惊讶与欣赏的神色,抬头接过画夹时,莫名觉得这少年的笑容好有魅力,一时间脸突然就红了。——这便是她与吴屏东的结识经过。

……

薛奇男对外孙女讲当年的故事,游方打开了随身带的一本笔记,翻到了其中的一页,与笔记中其他的工笔画页不同,这一幅是席子巷的轮廓勾勒,用的是铅笔而不是炭条所画。

吴老留给游方那一箱子遗物太沉,出来旅游随身带着不方便,都留在了重庆谢勤家,游方只拿了五本笔记中的第三本,宜宾的风物景致便在其中,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吴屏东故地重游时所绘。

游方一回头,便发现了吴老初遇薛奇男以及后来故地重游时,坐过的同一块石墩,他也坐了上去,从这里看向席子巷,再看吴老那一张轮廓草图,确实宛如印入心中的意境,就似携景炼境之法最好的注解。

这一刻,他感觉到的不再是诸法如幻,而是诸妙同源。

薛奇男讲完当年故事,又领着几位年轻人缓步从席子巷走过,一路脉脉无语。离开这里之后,吴玉翀见外婆又有些走神,似是为了提起她的兴致,便提议道:“我们去参观旋螺殿吧,奶奶给我们好好讲讲,为什么梁思成前辈对它评价那么高?”

沈四宝随即点头附和,游方也非常感兴趣。来之前他就很想知道,那座小小楼阁究竟有何神妙,会被一代大师击节称赞不已,而在秘法高人眼中,又能看出何等玄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