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九十六章、我不是林冲

游方却在心中暗道:“既有今天之叹,当初又何苦与吴老分手呢?看上去是在祭梁思成,其实心里更多的是在祭吴屏东吧?”

同时他也很有感触,看见杨成彬与艾小聪那目瞪口呆的表情,这块碑真的不存在吗?不,只是他们看不见而已!他能感觉出来,薛奇男不像在背诵碑铭,而是凝视着那空空如也处“读”出了碑铭,这便是当今最出色的考古学家一生学养积累,无形中特有的“修为”吗?

游方来宜宾最重要的目的之一,便是体会“以神识凝炼剑意灵性化为实形之感”的门径,眼前这一幕看似与秘法无关,对他的震撼却很大!甚至对心盘术的精微之处的体验,隐约都有助益。

吴老的手绘笔录中有这个地方,也有这块碑。旁边还有小字标注,他绘制时梁思成先生已去世,这块碑也无存,但他还是给画了出来。

一念及此,游方突然“看见了”那里有一块石碑,恍然如真,就和吴老绘制的一模一样,他甚至能清晰的看见碑上的铭文,那是吴老在铅笔手绘图中不可能画出来的,他刚才还是第一次听薛奇男背出来。

他的神识一直处于含而不发的状态,随即就警醒过来,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自己并未发动心盘也未运转任何秘法,怎会有这种错觉?最近总有诸法如幻之感,难道是秘法修为又到未知关口,或者有什么别的原因?

薛奇男鞠躬致敬、诵读碑铭之后,游方很自然的也走上前去,朝那块不存在的碑鞠躬致敬。他一鞠躬,华有闲二话不说也跟着鞠躬,沈四宝于谢小丁对望一眼,并肩上前鞠躬行礼。吴玉翀看着游方等人,又发现外婆一直在看着自己,眨了眨眼睛,也规规矩矩上前深施一礼。

薛奇男这才露出了笑容,在来李庄的路上,她的神情一直平淡如水。

离开板栗坳去李庄古镇景区还有几公里的路,艾小聪与杨成彬昨天酒喝得多,又忙到很晚才回家,今天又起了个大早带车来接人,此时在车里两人忍不住直打哈欠。游方问道:“你们是不是来过李庄很多次了?”

杨科长有点感慨的问答:“我都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每逢有重要客人,我都会陪他们到李庄来。”

游方:“我看你很乏,今天就不用陪我们进去了,有薛先生在,其实我们不需要导游,你和艾小姐就留在车上好好休息吧。”

艾小聪举手道:“我和你们进去,这次不一样,陪帅哥逛古镇,另有感觉哦。”

游方笑道:“你看你,眼睛都有血丝了,需要好好养养神,否则会出黑眼圈的。”

艾小聪有些担忧的从坤包里掏出小镜子照了照,这才对游方道:“你对女孩子,一直都这么温柔吗?”

还没等游方回答,谢小丁抢着说道:“游方哥哥是我堂姐的朋友,他这人对谁都很好,刚才先劝的是杨科长注意休息。”这句话是对艾小聪说的,眼角的余光却不由自主瞟向吴玉翀那边。

这时薛奇男开口了:“小杨、小艾,游方说的对,你们就不用陪我们去了,好好养养神吧,这两天确实辛苦了!……我就是宜宾人,从小来过李庄很多次,而且是为了美术写生和古迹考证,这一次想亲自给孩子们讲讲这个地方,不需要导游。”

最终没有让两位地方官员陪同,薛奇男领着五位年轻人进了李庄古镇,杨科长领人来参观本是不需要买票的,现在直接去拿了六张票交给他们,留作游玩纪念。售票景区的范围并不包括整个李庄镇,出于古迹保护与旅游开发的目的,原先古镇中很多居民都已经迁到外围居住。

未进旅游区之前,两旁就有很多新修仿古建筑,开设了各种各样的店铺,还有提着各种工艺品在路上与景区门口揽生意的小贩。他们这一行人风采形容皆有特色,颇为不俗,走在一起非常引人注目,有很多小贩都围了上来兜售各色纪念品。

好不容易摆脱小贩的纠缠在走到古镇景区检票处口前方,这里比较开阔有不少游人,或排队买票、或拍照留念、或三三两两的休息闲聊、或组团集合清点人数,总之非常热闹。他们穿过人群正往前走,突然又被一个小贩拦住了。

这小贩的年纪大约三十挂零,身材魁梧面皮白净,听口音像是四川本地人,凑到游方身边神神秘秘的说道:“老板,买古董吗?挖地挖出来的古剑,不想交给政府,识货的话就卖给你了,好剑啊!”

说着话,那人从身上挎的一个帆布兜子掏出一样东西,手握剑柄只露出剑鞘,是一柄匕首模样的带鞘短剑,长短大小与游方的秦渔差不多。

靠!这种话游方在潘家园听的多了,尽是糊弄外行人的。有不少民间收藏爱好者听说了很多淘宝发财故事,希望自己也能成为那样的幸运儿,成天就期待着贱价捡漏的事情发生,这么揽生意就是针对这种人的心理。

但是这人的生意似乎揽错了地方,一般人不会在风景区门口淘来历不明的“古董”,大家都是来旅游的,不是专门逛文物市场淘宝的。除非价格便宜到与明码标价的现代仿品差不多,才会有人以无所谓上当受骗的心理买着玩,但这样也卖不出价来,没什么赚头。

这一招,只对那种刚入门、自以为内行的外行最有效,而且东西要做得像回事才行。

游方觉得有点好笑,在他面前搞这一套真是找错人了,而且想用中外各种赝品将他们这一行人全部打眼,恐怕太难了!挖地挖出来的?看那小贩的手上的茧子,也根本没有使锄头劳作的痕迹啊?

这些倒是小细节,想骗人也得像点样,剑鞘显然是新的,看工艺还不错,挖出来的东西难道还配好了专门的现代工艺剑鞘?

游方还觉得有点奇怪,他们六个人当中最引人注目、回头率最高的当然是吴玉翀,而他既不像最有钱的,也不像最好骗的,这人揽生意怎么偏偏找上自己?但此刻也没功夫跟小贩纠缠,游方做出不耐烦的样子摆了摆手道:“不买,不买,没带钱!”径自迈步向前走。

那小贩却跟了上来,抢步上前道:“不骗你,真的是古董,不信你看……”他已经拔出了短剑,话没说话却发出“哎呦”一声,剑已脱手。

揽生意不要紧,游方怎么可能让人栏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拔出凶器呢?剑一出鞘,他伸手就把那人握剑的手腕给扣住了,低喝道:“你想干什么?不买就是不买,光天化日这么多人,还想行凶打劫啊?”

小贩手臂一软半边身子都发麻,短剑握不住落下,被游方顺手接了过去,还没等他说话,旁边的人一齐发出“咦”的一声。游方伸手的同时就已经觉得不对劲了,低头一看,手中竟然真的是世一柄保存完好、品相不凡的古剑。

这柄短剑其实就是一把匕首,剑刃不到二十公分长,在古代也是藏在袖子或衣襟里的利器,小巧的剑锷上有铸成的两个篆字“青羽”,方形直笔篆,明代器物的风格,而它的外形看上去还真有点像青色的羽毛。

两侧剑刃不是笔直的,有一个很小的弧度汇聚到剑尖,保存再好的古剑,也不可能像新的一样浮光闪闪,但却没有锈迹,就似蒙了一层朦胧的雾气。仔细看剑身表面还有纹路浮现,就是通常说的“松纹”,较为明显的纹路如波浪状,较为隐蔽的纹路如雪花状,要对着反光才能隐约看见。

仅凭眼力活,游方也能看出这一柄古剑,大概是明代的东西,以神识感应另有一番发现。这东西确实是出土的,出土的时间还不长,大概只有一年不到,保存的非常好。更特别的是,它不是一把普通的剑,而是有灵性的煞刃,秘法高手难寻的利器!

曾有人用它杀过不少人,看上去好似不甚锋利,可是剑身中凝炼了隐约凌厉的煞意,大热天拿在手中,凝神定气,胳膊上汗毛莫名都会竖起来,已经有了灵性。

所谓器物的灵性一般情况下当然不可能像游方的秦渔那般夸张而匪夷所思,是打造的过程与漫长的经历中自然或人为的积淀、凝炼出的一种独特的物性,就似没有生命的器物拥有了自己的性格。

这柄剑的灵性很微弱,当然远不及秦渔,但在秘法高人手中是可继续养剑的,使之成为一件法器。这种东西很难得,不是很容易碰到,在秘法高手眼中,价值远远超过一般的古董,市场中看见了几乎都不可能放过。

游方的神识处于含而不发的状态,不主动去扰动、运转周围的地气,但在环境中的地气与各种物性发生变化时,随即就有反应。刚才他心中先入为主认为这小贩在糊弄外行,没有太在意。小贩拿出剑的时候,剑柄完全握在手中,剑刃在鞘中,游方也看不见它原貌。

而小贩显然不可能以秘法激引剑的灵性、侵扰环境让游方察觉,所以他根本没留意。等到剑拔出来,又落到自己手中,游方当然能感应的清清楚楚,暗自吃了一惊。

游方心中一惊,神识随即感应到手中这柄剑发出丝丝微弱的啸音,这倒不是幻觉,而是有人以独门九星宫秘法触动了它,激引其灵性。沈四宝做的非常巧妙隐蔽,假如不是剑拿在自己手里,游方根本查觉不到。看来这位九星派的传人,几番试探之后,已经彻底把游方当成了一个不会秘法的普通人。

前面的薛奇男转过身来看见游方手中的剑,咦了一声,脱口道:“还真是一件古物。”

沈四宝也一伸手,很感兴趣的说道:“给我看看。”

游方将剑递给了沈四宝。小贩揉着手腕有些不满的嚷嚷道:“看,怎么样?我说是古董吧!你们也是识货的,既然能认出来,就给个价吧。”一边还掩饰不住有些得意的神色。

游方从额头到脚面扫了对方一眼,仔细打量着这位小贩,就像一位长逛文物市场的淘宝者,微皱着眉头以矜持的语气问道:“这东西哪来的,剑鞘又是怎么回事?”

小贩压低声音道:“修房子挖地基挖出来的,装在一个木头盒子里,盒子已经烂了,这把剑还挺好的,剑鞘是后配的。”

游方:“你想卖多少钱?”

小贩的眼珠子瞟了瞟了两边,凑近了张开一只手道:“这把剑可特别了,夜里还会哭呢,是相当值钱的宝贝,你既然识货,我就给你个实在价。我正在做笔生意缺五十万本钱,这把剑就卖五十万!”

五十万?游方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与一个着名的古代故事有关。《水浒传》第七回“花和尚倒拔垂杨柳,豹子头误入白虎堂”中,林冲逛街偶遇有人出售军器,花非常便宜的价格买到了一把宝刀。

《水浒传》中描述的情景与现在的场面很类似,当时林冲正在与鲁智深逛街,有人在街边卖刀,却故意只盯着林冲这个“识货人”,明明是一把宝刀,林冲用区区一千贯就买到手了。再看后面的情节,这把刀其实是个诱饵,是高衙内等人陷害林冲布下的一枚棋子。

小贩的要价倒底是高了还是低了?这很难说,因为古董的价格根据品相的不同差别很大。别看现在明清瓷器和古代名家字画行情那么火热,基本上都是刻意炒出来的,像这种古兵器,如果是品相不太好的,在行内恐怕也只能卖个几千块。

这把短剑保存的相当完好且品相不凡,真要出个内行价的话至少应该是十来万,虽没有外行人想像的那么夸张,但已经很不错了。其实这种东西的交易,主要还是看买卖双方互相的心理价位与出价、叫价资本,成交价并不确定,从几万到几十万都有可能。

要价五十万,自然是高的离谱了,外行人不认识,内行人也不会买。但这柄剑可不是普通的古董,它是一把有灵性的煞刃,比同样年代、同样品相的短剑可要值钱多了,就看你识不识货。假如是灵觉敏锐的收藏家,或者是掌握秘法的高人,碰见了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五十万要的相当低!

若是在别的地方,比如在潘家园古玩市场看见这把剑,游方无论如何会想办法买下来的,五十万?心里都不带还价的!唯一担心的就是怕卖货的老板发现可疑的破绽,反悔不卖了。

这世上所谓的无价之宝,只要能放到市场上交易,其实都是有价的,就看买卖双方的意愿。就游方而言,他绝对愿意花一百多万,只要不超过二百万他都会很痛快的把这柄剑买下来。至于更高的价格,倒不是说这把剑一定不值,而是他承受不起了。

但此时的游方却很谨慎,已经对这个小贩起了疑心。在这个地方拦住路人兜售的东西,通常都是不会超过五十块的廉价工艺品,谁会花五十万在这里买东西?唯一看似合理的解释,就是此人是附近的居民,不懂古董的行情与讲究,真的是挖地挖出来宝贝,跑到风景区门口这外来人员以及有钱人貌似很多的地方试试运气。

但游方显然不这样认为,这小贩拿着一把有灵性的煞刃,那么多人谁也不找,偏偏拦在了自己前面,而且报了五十万这个高的离谱又低的惊人的价格。假如就当作一般的古董,自己当然不会买,假如是秘法高手,碰见这种事等于天上掉馅饼,就算小贩不愿意卖,他也一定会设法买到手的。

这人非常有可能在试探他啊!这柄有灵性的煞刃,便是投石问路之石。

假如真是这样,这小贩是在试探他还是在试探他们这些人?谁指使的、目的何在?小游子一转念间就想到了这么多,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露出既感兴趣又觉得很不值的表情道:“五十万,你抢钱呢?最多最多,顶天了也就值五万块!老乡,我可告诉你,你今天是遇到内行了,我们家就是在北京潘家园做古董生意的!”

游方这个价报的可真狠,这把剑就算在潘家园行内交易,少说也值十来万。但有一点,此时此地,这件东西来历不明,买回去之后还要费一番功夫处理,这是压到了行内收货的底价。别以为鉴定证书、什么地方出售、配套的交易发票这些东西不值钱,那也是古董价值的一部分。

假如这把剑放到纽约玉翀阁,由薛奇男这种国际知名专家点头鉴定一下,从那里出货,卖个十万美金恐怕也没问题。但在李庄风景区的大门口,从一个鬼鬼祟祟的小贩手里买,假如对方也是内行的话,就明白游方这是一口把价给叫死了。

游方报出这个价,显然意味着他认为这是一柄真正的古剑,但另一方面,也完全没有把它当作一柄有灵性的煞刃来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