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九十五章、无字碑铭

吴老如果想把笔记留给外孙女,自己就给她了,何必给游方呢,显然是另有想法。游方有些为难的答道:“玉翀妹妹,这些本就是你外公的东西,他却特意留给我,可能有他的用意吧?跟你说实话,我不是小气人,但还真舍不得。假如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复制全套的影印本,或者就是一模一样的仿制件给你,几乎和原物没什么区别。”

吴玉翀立刻截住话头道:“哦?你会仿制手工书册!那我就要仿制的,要一模一样哦,这五本笔记想要仿制,可不是一般的功夫。”

游方苦笑着点了点头:“是啊,但是玉翀妹妹想要,我又舍不得给,只能这么做了,你给我半年时间好吗?半年后我给你寄到美国去。”

原样仿制这五本手绘书册,普通人根本做不了,对于江湖册门高手来说也是个耐心活、细致活,只有珍贵的历史文献与善本孤藏才会进行这种仿制,人工成本是相当高的。游方这种高手仿制书册,断断续续抽空花半年时间,算工钱的话得是多少?

一般文献,做个影印本也就完了,游方如此,一方面是为给吴玉翀面子,自己确实舍不得给原件,所以说了一种一般人根本想不到的替代方案。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就算吴玉翀不要,他自己也决定这么做。

他的学识与阅历远不及吴老,至少在相当长时间内,他不可能完全追随吴老的足迹行遍这笔录上的山水与风物景致。按家传册门之法,仿制这五本笔记,在这个过程中感应吴老的每一处笔触,就似伴随他老人家落笔时的体悟神游,将风物山水与吴老的见知印于心中、携于胸襟。

这样虽不如实地行游那么全面直观,却另有一番凝炼的妙意。

吴玉翀俏皮的一笑:“不用寄给我,到时候放暑假,我还会再来,这里的感觉真好,比美国好玩多了!”

游方点头:“那就这样说定了,真不好意思。”

吴玉翀侧过脸,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该拒绝就拒绝,如果要求确实很过分的话,干嘛让自己为难?我也不会介意的!……游方哥哥,你好大的本事,仿制书册可不是一般人会做的,除非是博物馆专家,你是跟谁学的?”

游方没有直接问答,而是说道:“你别忘了,我是你外公的学生,出色的考古工作者都要学习器物修复与展品仿制。”

……

经过大半天的奔波,当天下午到达目的地,区委书记亲自携一众官员接待了他们,并且设宴洗尘。酒桌上的话题除了向薛奇男表示景仰之外,主要是询问当地筹划的哪吒工程应该怎么做,要注意哪些问题,怎样才能成功“申遗”。

区里早有想法,整合神话遗迹、民间传说、地方民俗艺术,包装出一个“哪吒文化”来,或者筹办一个“国际哪吒文化艺术节”,进行“申遗”,如果成功的话,将以此为龙头,带动地方的旅游产业、文化产业等全面发展。这是一件造福后代的好事,市里也很支持。

薛奇男回答的很仔细、很专业,但都是侧面的,介绍了“世界遗产”的性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工作范围,文化遗产、自然遗产、文化和自然双重遗产、记忆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景观遗产的区别,申报的条件与过程,评选的程序与标准。

世界遗产的评定标准主要依据《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必须经过严格的考核和审批程序,需要签署这个条约的缔约国列出预备名单并筛选申报,然后才能谈到文化遗产候选委员会(ICOMOS)的现场调查。——这个过程很复杂,要看以什么目的去运作这样的事情,值不值得?

从地方上一个区到联合国,这中间的“级别”差的太远了,地方政府虽然知道大概的程序,却更想得到薛奇男这种专业人士的指点,她毕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的顾问,这种人平时请都请不来。

到时候真能把方案报上去,说不定还能走个后门啥的。听说现在申遗项目很多呀,各地都在绞尽脑汁找祖宗留下的遗产,试图往这一方面努力,队伍排的很长。——这只是开玩笑的话,但未必不是某些人的真实心态。

薛奇男的态度很有礼貌也很明确,没有在意对方一些想当然的过头话,只是从自己的专业角度介绍这方面事务的程序、要求,通过什么途径提交,应该具备什么条件,然后才可能有最后的评审。

她委婉的提醒,世界遗产通过认证之前,在国内如今背景下,申请被正式提交之前就需要很大的投入。对方的想法很好,但是条件还不具备,单纯在这一方面投入过大可能得不偿失。

联合国本身是一个非盈利机构,经费来自各会员国缴纳的会费。而教科文组织的所属的世界遗产委员会重要的经费来源是其设立的“世界遗产基金”,其款项除了缔约国缴纳的费用,募捐所得之外,就是教科文组织的各种活动收入。

薛奇男本人还给这个基金捐献过一笔巨资,后来才成为世界遗产委员会的顾问,当然了,这个身份与她在古文化考证界的学术地位相得益彰,也给她的艺术收藏品生意带来很大的好处。

也就是说,成立世界遗产委员会的目的是保护世界遗产,但是联合国也变不出一分钱来保护谁家的遗产,羊毛到底还是出在羊身上。

如果以申遗为标准运作这样的旅游项目,目的只是为了一张名片,那就要计算投入是否值得?不论成功或者失败,对此民俗文化的开发、保护、发扬是否有真正的有益处?

令游方感到些许惊讶的是,薛奇男竟然一字不改的引用了吴老的一段话——

遗产之所以有魅力,是因为文明积淀留下的精华,它的价值,就在于能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享受与收获、怎样的思考与启发。它是有生命力的,也是需要保护的。通过某种形式去肯定它是一种引起重视的手段,但不论有没有这种手段,其本质还在于我们自己是否重视。

对方最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依薛先生看,哪吒工程真要进行“申遗”的话,有几成把握?

薛奇男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着反问:“封神榜加西游记,有多少位神仙?”

对方却一定要追问到底,薛奇男只能说自己也回答不了,打了个岔又谈起了起另一个话题。哪吒这个神话人物,目前其影响恐怕只再在华人圈中,而其民俗文化是宜宾人的精神财富,首先自己要知道该怎么去享受其价值。

如果想要它有更广泛的影响力,实际上需要的是它真正具备强势文化吸引力,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背景,不仅仅在于“哪吒”,更在于宜宾自身,引申到更大的国家范围也是一样的。就“哪吒文化”自身而言,首先是如何发掘其真正的价值,然后再谈推广的手段。

车轱辘话说了半天,对方还要追问,薛奇男实在没辙了,于是半开玩笑的说道:“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也就是古地‘真源’所在,老子李耳的家乡,有太清宫、老君台遗迹,这些年搞了‘老子故里’项目,也曾有过‘申遗’的想法,但目前申请正式上报的可能性不大,国内这样的项目也比较多,诸位认为哪吒比太上老君如何?”

席上的人都笑了,没有再继续追问,对方已经问了想问的问题,有自己想做的事情,酒桌上的气氛还是要注意的,薛奇男先生也是要结交的。

还有一个小插曲很有意思,众人听了游方称呼薛奇男为先生,有人不太明白,又有杨诚彬这种明白人小声解释,于是大家都称呼她为薛先生。

说完哪吒工程,酒桌上又聊起了家乡的建设来,有人委婉的问起薛奇男这位国际文化产业经营者,是否有在家乡投资的意向?借着哪吒工程的东风,这里有很多投资的机会。

薛奇男只是很有礼貌的微笑,不置可否。

酒桌上说话当然免不了劝酒,一开始还很客气,喝了几杯之后对方就端起杯子劝开了。宜宾也是中国着名的酒城,自古盛产美酒,号称酒文化的发源地之一,白酒是这里的支柱产业。客人来了,假如没有喝好五粮液,那就是没招待好也显得不够给面子。

游方怕薛奇男喝多了对身体不好,挡了很多圈酒。吴玉翀仗着年纪小又是薛奇男的外孙女,说什么话大家都不能跟她计较,撅着嘴娇滴滴的喊那个一声姐姐,叫这个一声叔叔,竟然在酒桌上起哄,煽动对方拼起酒来。

这丫头纯粹是故意的,也许是第一次经历国内的这种“酒桌文化”,很好奇,看见游方已经挡下了奶奶的酒,而谁也不能灌她,于是想看看这些人究竟能喝到什么程度?还带着冷眼旁观的笑容。

这一喝就有点刹不住闸了,在酒桌上游方也不好说她什么,无奈之下只得放开酒量,差点把对方接待官员全部放倒。事后当地官员因为这件小事,居然还对薛奇男更添了一份“敬意”,这位国际知名专家挺懂国情的,来到宜宾带着酒量如此高超的一位随从,显然是早有准备。

吃完饭从酒店出来,就连沈四宝等人都喝的有点晕乎,吴玉翀悄悄拉着游方的袖子说了一句:“你酒量真好,我没想到!”

游方轻声的指责道:“你在酒桌上纯粹是想把人都灌倒,何必呢?你没有那个喝酒的感情,心中也没感染到那种气氛,就不要那样!”

吴玉翀做了一个鬼脸:“游方哥哥既然不喜欢,我下次就不这样,害你喝了很多酒是么?其实我就想看看他们究竟能喝多少,酒都是他们自己喝的,这你可不能怪我。”

区委书记与一位副区长还有陪同的杨科长,显然都去厕所里吐过,勉强还能撑住场面没有失态,只有艾小聪酒量很好,开始有保留最后还能坚持住。晚饭后还有安排,招待客人们观看大型杂技剧《哪吒》。

演出相当精彩,不论是现场的民乐演奏,还是舞台上的演员表演,都有非常深厚的功底与艺术表现力。游方也是学过飘门杂耍的,当然能看出门道,演出结束时不由自主的起身鼓掌,薛奇男与吴玉翀也站起来了,然后剧场中其他人都起身鼓掌,惊醒了酒喝多了正在打瞌睡的杨科长,他也一脸歉意的站起来赶紧鼓掌。

看完演出回酒店的路上,薛奇男问游方:“你认为这种演出,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游方笑道:“懂欣赏就不要太挑剔,表演已经相当出色了!”

薛奇男摇了摇头:“我不是挑剔的意思,结合今天酒桌上谈的话题,再看这场演出,你认为怎样的表现形式更好?”

游方想了想道:“剧本编排上可能有问题,这本来就是一个充满宏大想象力的神话,不必在表演中生硬的穿插太多的现实宜宾元素,显得过于牵强附会,冲淡了神话的感染力。……可以发给观众一份剧情介绍,印上几种文字,附上宜宾的哪吒遗迹传说,观众看了演出之后如果很受感染,再读介绍上的宜宾故事,可能会更感兴趣,这样推广的效果会更好,印象也会更深。”

薛奇男点了点:“嗯,这就是真正的建议,老吴说的没错,你很有见解。”

……

第二天,按照早就定好的行程,薛奇男要去参观李庄古镇,仍然是杨成彬与艾小聪陪同,出发之前,薛奇男还特意买了一束鲜花。

全国叫李庄的地方很多,以宜宾城外的李庄古镇最为着名。此地在春秋时是古老而神秘的僰人聚居地,属古僰侯国境内,生活在宜宾的僰民族早已销声匿迹,只留下神秘的僰人悬棺遗迹。

而这座古镇已有一千多年历史,文物古迹众多、人文景观荟萃,古时号称有九宫十八庙,宏伟精致的古建筑群大体完好的保存了下来,如今还能见到明代的慧光寺、东岳庙、旋螺殿,清代的禹王宫、文昌宫、南华宫、天上宫、张家祠等。

除了这些宫观祠庙,镇中还有保存完好的街巷,错落有致的木阁楼、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高高的老式门槛、深深的天井庭院、精细生动的木雕石刻装饰,似乎在无声的诉说着从古至今的故事。

幽静的古镇与浩荡的长江,人工与天然之间、动静之间竟有一种无迹可寻的和谐意境。

游方在朝天门感悟到纷繁中寻浩荡灵动之静,在宝轮寺体会到静谧中隐奔流轮转之动,一直在思索此二者相合之境究竟如何?而李庄古镇的山川风水意境,令游方有一种似顿悟的感觉,对,就是这种神识见知!

见知携入胸襟,便是今后移转灵枢的修行印证之途,古人云读万卷书、行千里路,道理莫过如此。

……

薛奇男并没有直接去李庄古镇,第一站去了李庄外几公里处的板栗坳,据说那里有一块立于1946年的石碑,碑额是甲骨文“山高水长”四个字,刻有“留别李庄栗峰碑铭”,下面是很多人名,包括当时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成员傅斯年、梁思永、梁思成、李济、夏鼐等。

1937年,日寇侵华,北平沦陷,中国营造学社几次内迁,先后辗转于武汉、长沙、昆明等地,于1940年迁入李庄,随同迁入的还有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和同济大学,师生多达一万余人。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在这里继续科学文化研究、培养人才,新中国的中科院院士中,就有数十人曾在这个古镇教学或求学。

梁思成就是在李庄完成了他的学术巨着《中国建筑史》,这里还保留了他与林徽因当年的故居。而李庄的山水风貌以及人文古迹,也是这位大师诸多的学术资料以及灵感来源,梁思成将旋螺殿、奎星阁、九龙石碑、百鹤窗誉为李庄四绝,尤其是旋螺殿被他赞为“梁柱结构之优、颇足傲于当世之作”。

板栗坳中的石碑便是那一段岁月的见证,然而游方等人并没有见到那块碑,它于1966年下落不明,他们只看见了一座保存还算完好的龙虎雕栏牌坊。据薛奇男介绍,碑就立在牌坊后不远,她年轻的时候见过,第一次是吴老带她来的,后来又来过不止一次。

薛奇男在原先立碑的地方献上鲜花,然后对着空空如也之处鞠躬致敬,背诵了早已消失的石碑上所刻的“留别李庄栗峰碑铭”——

“江山毓灵,人文舒粹。旧家高门,芳风光地,沧海惊涛,九州蔚灼,怀我好音,爰来爰托。朝堂振滞,灯火钩沉。安居求志,五年至今。皇皇中兴,泱泱雄武。郁郁名京,峨峨学府。我东曰归,我情依迟。英辞未拟,惜此离思。”

出来游览带着鲜花本就很少见,“参观”的居然是早已不存在的东西,两名陪同人员有点目瞪口呆,杨成彬作为接待科长曾迎来送往那么多客人,这一幕还是第一次见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