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九十四章、哪吒

游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流泪,这是一种发自肺腑的忘情而动容,只觉得眼前的绘图变得模糊,似乎化作了吴老走过的山水实景。不知为何,他今天总有诸法如幻之感。

吴玉翀则有些意外的直起身子看着他,欲言又止道:“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就算你很难过……”

游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合上笔记本答道:“对不起,我失态了。”

吴玉翀看着他眼神似有几分好奇,甚至有不易察觉的怜悯:“游方哥哥,你和我外公是什么关系?”

游方:“我在燕园聆听他教诲半年,可惜没有更长的时间,玉翀,你了解你外公吗?”

吴玉翀摇了摇头:“只见过几面,时间都不长,听闻他的消息我很遗憾。但是你这样的反应让我意外,你需要平静的看待这一切,理解它们为什么会发生。……我父亲在欧洲去世的时候,我非常难过,今天回想起来也非常遗憾,但我不会像你这样流泪。”

这是在劝他吗?嗯,应该是在劝他!游方并不是自己要哭,这世上能把他惹哭的事情还真不多,流泪只是不知不觉中。听见吴玉翀的话,看见她的眼神,他莫名却有一种感觉,这女孩看上去外表火辣,却是天性凉薄!她太超然了,或者自以为太超然了。

她与吴老接触不多,感情淡漠可以理解,但游方的反应发自内心,她不该用这种眼神看他、用这种语气劝他。谢小丁等人根本就不认识吴屏东,却很能理解游方,在一旁只是感慨并没有说什么。

这也许不能完全怪她自己,她成长的环境恐怕就是如此。游方听说,她的父亲和母亲同居了几年,她出生后不久父亲就走了。年纪很小的时候,母亲把她送到了寄宿学校,自己平时则经常到世界各地旅行探险,对部落文化与古代神秘遗迹非常感兴趣。

母亲平时只是寄支票,很少在吴玉翀身边,后来不知与薛奇男闹了什么矛盾,母亲和外婆至今已经七年没说话、没见面,甚至逢年过节都没有联系。薛奇男通过律师拿到了外孙女的监护权,从十四岁开始,吴玉翀是在外婆身边长大的。

她今年只有十九岁,但已经是耶鲁二年级的学生,在很多方面确实相当出色。

在家庭中,吴玉翀与外婆的感情最好,但说句实话,恐怕还不及游方对吴老的感情深厚,至于其他人,亲情相当淡薄。她所受的教育与熏陶,与游方的成长环境完全不一样。薛奇男最喜欢这个外孙女,但早年她也没有精力照顾太多,近年来才留在身边,这两年又送到耶鲁去读书。她已经立下遗嘱,将来自己的遗产都由这个外孙女继承。

薛奇男看了外孙女一眼,似是微微叹了口气,眼神有些许无奈,拿过纸巾递给游方。

……

当天晚上在解放碑附近吃饭,当然是地方风味。游方本有些担心吴玉翀受不了重庆的口味,不料这丫头比土生土长的四川人更能吃辣的,额头上,脸颊上、手臂上都出了密密的细汗,奶白色的肌肤现出淡淡的红晕,煞是好看。

饭桌上聊起了下一站的行程,薛奇男要回宜宾,首先要去李庄古镇缅怀先师,她和吴屏东都是梁思成的学生。

听说宜宾风景很美,前两年被评为“中国最佳文化生态旅游城市”。李安电影《卧虎藏龙》中那一段竹林打斗的外景地就在宜宾着名的“蜀南竹海”。而当地政府也热情的邀请薛奇男到访,甚至想聘请她为旅游文化顾问,因为那里正在筹划一个民俗文化与旅游产业一体的开发项目,是关于哪吒的。

宜宾据说是神话中的“哪吒故里”,哪吒闹海的故事几乎家喻户晓,是当地传说中的三江守护神,那里还流传着大量关于哪吒的故事、歌谣、戏文以及与之有关的风俗,不仅如此,还有很多附会神话的古迹。

《封神演义》中的陈塘关,据说就在宜宾南广镇附近,如今在南广河边的峭壁上,还依稀可辨认出“陈塘关”三个摩崖刻字,下方有古代庙宇的基石残迹。在南广河入长江口处有一道石梁,露出水面长约一里,名叫龙脊石,据说就是哪吒斩杀的东海龙宫三太子敖丙所化。

长江南岸有山势绵延,状如北斗叫七星山,山中有一处金光洞,据说是哪吒的师父太乙真人修炼之处所。江北还有一座观斗山,相传太乙真人观星象之处。临岷江处有一座红色的岩峰,名叫灵鹫山,山中有个圆觉洞,相传是燃灯道人清修的地方。

山下坝中有一座古塔叫旧州塔,近年来被附会为鹫舟塔,传说是哪吒追杀李靖时,被燃灯道人抛出的玲珑塔镇住燃火而烧,后来将玲珑塔赐于李靖。因此李靖又称托塔李天王,并在此处以玲珑塔的模样建了这座鹫舟塔。

宜宾城西有一个天池公园,园中池水甘冽自古不涸,盛产莲藕。传说这里就是太乙真人为剔骨肉还父母之后、魂魄无依的哪吒重塑莲华化身之地。宜宾西北郊的翠屏山上,还有哪吒洞、望神坡等神话遗迹。

其实在这片土地上,有关哪吒的传说与地名,只要留意的话几乎随处可见痕迹。

如果对《封神演义》的故事感兴趣,带着与古神话的精神源流寻找共鸣之心,来到这个地方确实有很多可寻访流连之处。但是说句实话,就是走马观花心中无物,心神不能融入这种精神源流中,其实什么都看不见、感觉不到,有些现代人工修葺的景点,还不如原始的风光。

“哪吒故里”的说法,是二十世纪九十年初代才有的,最早是台湾嘉义市一名叫黄樟的道人所组织的“寻根访祖旅游观光团”发掘的,然后才引起了重视和关注,当地政府组织了一系列有关民俗文化的整理与考证。

更早之前,宜宾尽管有很多关于哪吒的故事,但并无“故里”之说。“哪吒”这个从唐代才出现的外来佛教人物名祗,本与古城宜宾的历史毫不相干,此地种种遗迹,皆是后人附会而成。

但它怎么会扎根此地,形成流传如此之广、如此之丰富的民间故事,有这么多历史遗迹呢?

已故曲艺杂技艺术家、民俗文化研究专家吴凤栖先生曾有过专门的研究,这与地域文化、民俗文化、哪吒这一人物塑造的精神内涵有关。他实际上是远古以来四川盆地中岷江与金沙江一带,很多民族中流传的、与生存条件抗争的神话英雄形象的综合。在流传中托哪吒之名,又被寄托了宗教化的理想、经过艺术提炼与加工,成了一个形象鲜活的道教神话人物。

这个哪吒,除了名字之外,早已脱离了毗沙门佛经中舶来的原意,另有他的精神源流。《封神演义》是根据各种神话传说编写成书,而哪吒的故事是其中最精彩、最经典的一段,这与民间神话蓝本中所蕴含的浓厚人文底蕴密不可分。

如果给吴凤栖先生的研究换一种说法,宜宾的哪吒就像游方的秦渔。古剑的灵性是游方养成,心像所见为女子秦渔;而哪吒是宜宾山水历史人文积淀,所共同创造出的神话灵性。

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经济增长物质丰富,精神文化相对贫瘠,于是精神需求也成了一种可以经营的产业,最典型的项目就是历史文化与旅游产业一体的开发,回过头来仍然以推动经济增长为主导目标。此时方恨以前破坏的太多,恨不能寻天搜地,看看祖先当年还留下了什么遗产,如今尚未被挥霍?

各地方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八仙不够,哪吒也来凑。

区政府、乡政府提出,要从旅游文化的角度出发,与国际接轨,与市场接轨,与发展旅游文化产业相结合,借哪吒机智勇敢、伸张正义的魂来表现旅游资源的神,塑造一个具有宜宾精神的哪吒新形象,形成旅游品牌,作为精品工程来打造。

这便是“哪吒工程”,据说要按照申办世界文化遗产的标准来建设,为了将来能够成功“申遗”做好准备。薛奇男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的顾问,平时请都请不到,现在主动来了,地方政府与项目组当然要征求她的意见,或者说想与她拉上关系。

家乡亲族还有一件事情想求薛奇男帮忙,是关于宗族立祀、修谱,顺便开发配套旅游产业,在“哪吒工程”建设中也受点益。要知道,这是个综合性的开发,地方上投资不小,建设的项目也不少,其中的油水自然很多。

说的俗一点,这和修条公路的情况也差不多,工程本身就有油水,等路修成了之后,在路边还可以开店与往来客人做生意。——游方一听这些话茬,心里就想到了这些门道。

那一幅李鸿章手书的挽联是薛奇男祖先遗物,游方本打算在重庆就交给她,在酒店里见到吴老的遗物,激动之下给忘了。等到吃饭时听说了这件事,游方却改变了主意,决定暂时不拿出来,心中另有计较。

谢小丁等人在饭桌听见这些话题,非常感兴趣,反正暑假也没别的事,便提出来也想结伴去宜宾旅游。

游方早就动心了,他想去李庄古镇,吴屏东曾特意给他看过梁思成在李庄古镇手绘图册的影印本,留给他的手绘笔记风格便是继承先师,其中也有李庄古镇风物景致。

而且游方也很想趁此机会去宜宾行游,吴屏东就是在宜宾出生、在宜宾长大,在谈到“历史人文与山川风水灵性”时,吴老曾经以哪吒的形象源流举例,游方的印象很深刻。

他练剑已经到达一个境界的瓶颈,要按师父刘黎的要求将秦渔的灵性完全养成,纯粹苦练是不够的。以神识凝炼剑意灵性化为实形之感,便是将秦渔灵性完全养成的方式,他来到重庆的目的之一,便是携天下山川入境修行。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对于秘法修炼很有收获,但是继续养剑的要领却所悟不多。

此刻他心中却似有灵犀忽动,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去一趟宜宾,寻访那本不存在的哪吒遗迹,追溯那沉淀于山川风水中的历史人文气息,是如何创造出一种鲜活的神话灵性?似凭空而非凭空。游方倒不是去找哪吒办事,而是去体悟这种精神灵性的共鸣,养成自己的秦渔。

另一方面,他听说薛奇男要带着外孙女去乡下,很有些不放心,大白天在街上还好说,到了乡下乱逛万一落了单,就吴玉翀这个招摇勾人的样子,万一碰上歹徒怎么办?

他开口提出希望陪同薛奇男一道去宜宾,什么事都不用她操心,自己只是随行而已,并且委婉的说,她已经多年没有回家乡了,乡下的生活细节恐怕已经有些不适应,而且如今的风土人情变化也非常大,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他这个国内的向导都可以帮着安排妥当。

然后既开玩笑又认真的冲吴玉翀道:“我在你们身边,有事还能当个保镖使,国内的治安虽然不错,但也不是完全太平。……玉翀妹妹呀,本来我不想说的,但你这打扮和作派,太张扬性感了,假如一个人跑出去乱逛,尤其是人少的地方,可能会有危险啊。……像纽约、洛杉矶那种地方,有的街区治安很差的,在这里也得小心点。”

吴玉翀一攥粉拳:“游方哥哥一道去当然很好了,但保镖嘛,其实有什么事我倒是可以保护你,听说中国禁枪,我在美国可是练咏春拳的!”

游方被她逗笑了:“就算你练过,赤手空拳用处也不大,有时候恐怕还抵不过几根乱挥的锄头,可不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夸张。”

事情就在说笑间谈定了,薛奇男并不介意这几个年轻人陪她一起去宜宾,人家就是自己想去旅游,结伴而已。再说了,好多年没有回来了,家乡已没有一个熟人,反倒是游方因为吴老的关系,是她在此地感觉最熟悉亲近的一个人。

吃完饭回到琦琦招待所,谢小丁跟父母提起了这件事。女儿跑出去旅游,谢勤夫妇本有点不放心,和沈四宝一起去也不是那么回事,但听说游方也去,而且是陪同一位美国来的长者,谢小丁的兴致又这么高,也就点头答应了。

想想也是,谢小丁在国外念书,平时一个人跑出去他们也管不着,孩子长大了病也好了,况且还有行事稳重的游方在旁边看着呢,这么多人一起去游玩开心也好。要不是招待所的生意正在旺季走不开,连谢勤夫妇都想去了,私下里叮嘱游方一定要看好谢小丁,完全是自家人说话的语气。

游方本打算将这一路需要自费的行程全部安排了,不过是他的一点心意,见到薛奇男千里迢迢送来吴老留给他的那一箱遗物,他觉得自己如何表达心意都是不够的。但是这一趟旅游却没花他一分钱,当地区政府全包了,还特意派了一辆依维柯来重庆接。

公费旅游,有官员陪同,游方这个江湖小游子平生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

当天晚上,薛奇男联系了向他发出邀请的区政府,对方异常热情,一定要全程接待,并且问她一行有几人?薛奇男随口回答有六个人,除了自己的外孙女,还有四个年轻的学生,其中包括吴屏东的学生。结果——他们就全被官方接待了。

来重庆接的人除了司机之外还有一男一女,男的叫杨诚彬,三十出头的接待科长,文宣部门的笔杆子出身,对当地的历史掌故非常了解。女的叫艾小聪,二十多岁,性格很活泼,人长的也漂亮,更难得酒量相当好,是区招商办的一名副主任,也不清楚算什么级别,倒是一位很称职的随行接待人员。

在路上,吴玉翀非要坐在游方的旁边,娇滴滴的对他说:“游方哥哥,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游方笑了:“有话尽管说,不要用求字。”

吴玉翀:“我外公留下的那五本笔记,就是他在各地考察的手绘图册,你送给我好不?”

游方一愣,没有直接答应,而是反问道:“你事先不知道有这些东西吗?”

吴玉翀撅着嘴道:“我对外公不太了解,这些东西都是奶奶按照他的遗愿整理出来的,有留给奶奶的,有留给学校的,还有留给其他学生的,那一箱子是留给你的。……我也不太清楚具体都有什么,只是翻看了几本书,都是挺老、挺过时的中文教材,没想到还有这几本笔记,我真的很喜欢。”

吴老的外孙女黏在身边提出这个要求,游方真的很难拒绝,如果在北京整理遗物的时候,吴玉翀就偷偷扣下了,游方也不能说什么。但是薛奇男按照吴老的遗愿,千里迢迢将这些东西送到游方手里,他真是舍不得再送出去,每一件都是他的宝贝呀,尤其是那几本手绘笔记,在他眼中比得上稀世奇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