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九十三章、妖娆

游方将那张白纸从胸前举过头顶,视线有短时间被阻挡,他忽有警醒,元神所见确实有些扰动不安,莫名有诸法如幻之感!当即沉心定气,不仅收敛神识,而且周身内外元气流转如常,自然绵绵若存。

当视线再度从纸后露出,他还是看向那个少女,只是目光变了,不是直勾勾,也不是色迷迷,而是很平和带着微笑,就像看见了一个平常的熟人。在转念间有此变化可不简单,游方这一阵子建木心法没白练,虽然还远远达不到化神识为神念的境界,但基本上已经摸着了“神识随念”的门径。

再看那少女,游方竟暗中苦笑,原来自己看错了!他这么好的眼力,这么清晰敏锐的知觉,这么精微的神识,居然会看错了?

因为沈四宝在身边,游方一直收敛神识处于一种似有似无的状态,既不扰动周围的地气,但也时刻感应着外界的变化,防止自己做出下意识的反应。在沈四宝面前,游方还不想露出自己有秘法修为的底细,所以他一直在这样做。

刚开始的时候自然非常麻烦,就像走路时手里总是得提着一样东西,虽不费力但也怪费事的,时间长了感觉也累。但是几天坚持下来,游方突然觉得自己能够克服这种困扰,竟然进入了一种在日常中随时含神识而不发的状态,而不是刻意运转秘法如此。

内家功夫中“有触必应”的境界,竟与秘法修为完全融合,感觉形容不出来,但他也明白了,这便是内家功夫与秘法同时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机缘巧合而出现的现像,刘黎早就告诉过他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今天终于切身体会到了。

也正是如此,游方才会莫名神识恍惚,也许是连日含神识而不发导致的错觉吧?看样子此心法修习还没有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游方的反应很快,能够瞬间调整到完全收敛神识的状态,就算沈四宝在周围窥探他,也只能看出他似中暑一般,感应不到其他的破绽。

也难怪周围的人目光都会被那少女吸引过去,她长的确实很像秦渔,特别是鼻梁、嘴唇、脸型和一种形容不出来的神气。但仔细一看,当然不是秦渔,而且区别还挺明显的。

那人的个头比秦渔稍微矮了几公分,但也有一米六五左右,在女人中算是高挑的身材了。她的皮肤是奶白色的,非常诱人的嫩白,有点像混血,却没有白种人那种毛孔粗大总生雀斑的毛病,非常细嫩几乎毫无瑕疵。

她的眼眸是深褐色的微带点蓝色的反光,纯净中略显深邃,如阳光下的清澈深潭,此刻还带着几分顽皮的笑意,微挑着嘴角隐约有几分傲然之色。有人用“樱”来形容女人的唇,确实非常有想像力。她的唇色绯红鲜嫩,就似欲熟未熟的樱桃,这种色泽很迷人但也很少见,稍深一点,从中医望诊上来看就是心脏有毛病,稍浅一点那就是气血不足,而如此不浓不淡几乎是完美的形容。

这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注视她,更重要的原因是她的穿着打扮,简直可以用“要命”两个字来形容。

她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短裤,绷的很紧,勾出很性感的臀部曲线,而且也很短,整条大腿都露在外面呢,白的有些耀眼。上身穿着一件似豆腐皮般质地的短袖牛仔衫,穿就穿吧,扣子也不好好扣着,再仔细一看,原来这衣服只有胸前两个扣!

胸襟就那么似敞非敞,能看见一对粉鼓鼓小白兔的上半缘,再往里看,隐约露出黑色的胸衣,还好,她还穿胸衣了!下摆也没老老实实的放着,两个衣角打了个结,半截腰身尤其是那平坦小腹上圆溜溜的肚脐都露在外面。

她很美,非常美,极美!推着行李车挺胸一路走来,那脸蛋、那胸、那肚脐、那腰身、那臀、那两条光润的美腿、那充满自信的身姿与神态,这样一个少女怎么可能不引起注意?而她本人却似乎毫不理会众人带着各种含义的目光,自顾自的推着车与身边的一位长者说着话。

她的确很像秦渔,尤其是肤色、五官的某些特征、那旁若无人的无形神气。但游方定住心神再一眼看见,就觉得差别很大,她的美,多了几分炫目妖娆,少了些许含蓄内敛。

游方站立不稳被沈四宝与华有闲扶住的时候,那少女似乎也有莫名的感觉,转头抬眼向这边看了过来。恰好游方稳住身形举起了白纸,把自己的脸给挡住了,两人的视线没有接触,少女第一眼注意到的是沈四宝,目光在他周身上下扫视了一圈,嘴角一翘露出笑容很是迷人。

随即她就发现沈四宝身边有个姑娘在瞪着她看,顺手还把四宝的一只胳膊抱在了自己胸前,夏天衣服穿的这么薄也不怕被人吃了豆腐,情神仿佛在说:“小四是我家的!”

少女倒是毫不介意,冲谢小丁也笑了笑,那神情仿佛在说:“我看他与看你没区别。”这搞得谢小丁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下意识的又松开了四宝的胳膊。沈四宝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就像嗓子眼里不小心卡了鸡毛。

少女目光流转又扫了华有闲一眼,这才注意到游方。

游方举起白纸的时候,自己眼前却看见倒过来的“吴玉翀”三个字,哦,不小心拿反了,又翻过来举过头顶,然后只见那少女眼神一亮。

小伙看见美女会眼神发亮,与好不好色无关,自然反应而已。姑娘看见帅哥也一样,游方今天是特意来接薛奇男的,自然要仪容端正,他长的本来就帅,那种内敛于无形的气质自有形容不出的风度,年纪轻轻,却很有大家高人的沉稳劲。

少女注意到他倒不仅仅是因为看见了帅哥,只见她随即对身边的长者说道:“奶奶,有人接我们,他手里举着我的名字!”

汉语中,父亲的母亲才叫奶奶,母亲的母亲叫外婆或姥姥,但吴玉翀这声奶奶,并不是普通话中的第三声。现在的普通话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这四个音调,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汉语拼音标注的四声。但自古有五音之说,在口语中,还有一个“入声”调很常见。

她叫身边的妇人奶奶,发声在“呢呢”与“呐呐”之间,与普通话“奶奶”同音不同调,发的是入声调,轻脆短促却带着软绵绵的感觉很悦耳,也是南方很多地方称呼姥姥的口语。但游方却分辨不出她说的是哪种方言,只能听出这姑娘的汉语很流利,但好像并非是母语。

听见这句话,游方无声而叹呐,现在是大白天又站在候机大厅里,抬头看不见天上的星星,但他暗呼一声:“吴老啊,你不会在跟我开玩笑吧?您的外孙女怎么像个美国小太妹,打扮的这么暴露勾人,却长的那么像秦渔,差点晃着我的元神了!”

叹息之间,那少女已经走近了,抬起一只嫩藕般的手臂招摇着喊道:“哈喽——游方!”

人家看见了,游方也赶紧收起白纸笑着招手,沈四宝等人这才意识到那少女就是他们要接的吴玉翀,真是太巧了!

有吴玉翀在,游方刚才没有注意到薛奇男,回过神来才仔细打量少女身边的长者。薛奇男今年六十六岁了,但是保养的很好,脸上的皱纹不多身材仍然很标准,画着淡妆没戴眼镜,这对于一位年长的学者特别是考古学者来说很少见,她的视力很好而且眼睛一点都没花。

她确实很有学者风度,神情恬淡中还隐约透露出一股干练劲,以游方的感觉,她的“气场”相比吴屏东,没有那么浑厚平和,却更加犀利透彻。她的面貌与吴玉翀有几分相似,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大美人,到老了犹有几分魅力。

亲眼看见与想像中的几乎完全一样,游方觉得薛奇男就应该是这样,而且与吴老站在一起确实很般配,不管是年轻时还是现在。就是他们那位外孙女,实在太有视觉冲击力了,简直是个另类!

“游方哥哥,我就是吴玉翀,你来接我奶奶,为什么手里举着我的名字?”吴玉翀已经推着行李车绕过不锈钢栏杆,对着走过来迎接的游方等人说话,她倒是很自来熟一点不怯生人,这声游方哥哥叫的很自然。

游方笑着解释道:“长者名讳,不敢直书,只好借你的名字一用了!”然后规规矩矩的向后面走来的薛奇男鞠躬行礼,显得很尊敬很有礼貌,无论怎么说,人家都是吴屏东的老伴,虽然离婚了关系还很好,假如吴老不走,未尝没有复婚的可能。

薛奇男看着游方有些感慨道:“果然一表人才啊,难怪老吴经常提起你,说你出身市井,年纪轻轻却有大家风范,假以时日栽培,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游方低着头道:“吴老谬赞了,他老人家的事,我一直很惋惜,在他身边那么长时间,竟然不知道他已经病的那么重。”

薛奇男轻轻拍了他的肩头一下:“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真没想到你会带着这些小朋友到机场来接我,他们都是谁,给我介绍一下。”

人来的多还真对了,薛奇男与吴玉翀行李不少,有一个大帆布箱非常沉,还有一个稍小一号的旅行箱也不小,另有两个旅行包估计是两人随身之物,薛奇男手里还提了一个坤包,吴玉翀背后背了一个小巧的女士包。

四个人,正好行李车上有四个包,游方一边与薛奇男说话,伸手想拿那个最大的旅行箱,却被华有闲抢前一步扛了过去,这小伙身子骨不弱,虽然算不了高手但扛箱子没问题。游方再想拿另一个小一号的箱子,沈四宝手更快已经拿走了,谢小丁拿了一个旅行包,吴玉翀自己又拿走了另一个旅行包。

搞的游方很不好意思道:“我来接人,却空着手让你们拿行李,玉翀,把包给我吧。”

吴玉翀咯咯笑着把旅游包递给了他:“谁叫你手慢来着?他们就是来帮你接人的,当然要搬行李,这位小哥哥,好大的力气呀,这么重的箱子扛的轻飘飘的。”

华有闲真是不经夸,脸都有点红了:“其实一点都不沉!”

吴玉翀:“你撒谎,上机前称过,三十五公斤呢!”

一边说话一边向外走,游方突然问道:“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游方?”

吴玉翀很调皮的一指沈四宝:“我一开始以为是他,你当时拿纸挡着脸呢,然后我看见你的眼睛了,就觉得一定是你。”

游方有些纳闷的问道:“为什么?”

吴玉翀一抿嘴:“因为就你的眼神跟别人不一样,挺柔和的,既不犯傻也没有侵略性。”

游方心中暗道——幸亏你没有看见我被你晃的站不稳的样子,差点还以为你是修炼秘法的高手呢!而吴玉翀的话也有问题,旁边还有两个小伙呢,当时的眼神确实有点发直。这能怪谁呢,她也不想想自己的样子有多打眼!一听这话,沈四宝和华有闲干脆把头扭过去了,不看她总行了吧?

游方本来想称呼薛奇男为薛阿姨的,但是吴玉翀已经叫了游方哥哥,他再管人家的外婆叫阿姨就有点乱了,称呼奶奶或者薛老又有点不合适,薛奇男的神态气质看上去并不老,说是五十刚出头也没问题。想来想去,还是用了个很老套、很传统的称呼,称她为薛先生。

称呼女人为先生也是一种尊敬,隐含着对方是自己的师长之意。听见游方这么叫自己,薛奇男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又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毕竟是个考古学者,换一位阿姨或奶奶听游方这么叫,一定会很奇怪的,说不定还会误会这小伙用词有问题男女不分。

薛奇男只打算在重庆停留一天,将吴老交待的遗物交给游方,事先并没有通知家乡人,免得麻烦他们跑到重庆机场来接,准备第二天再坐车赶到四川省宜宾市。来之前游方已经把住处和行程安排好了,难得有这个机会,他是一定要接待的,薛奇男也没有坚持客气到底。

总不能把人接到招待所去,游方倒也省事,上次他把周梦庄安排到扬子岛大酒店,那个地方档次还过得去,而且就在解放碑旁边地点也很不错,于是就定了两间套房让薛家祖孙落脚。

六个人,四个包,其中还有一个挺大的帆布箱子,幸亏游方早有准备,跟谢勤借了辆面包车,自己开车将这些人从机场接到了扬子岛酒店。谢小丁挺惊讶的,诧异的说道:“游方哥哥,你真是太了不起了!才来重庆几天啊,居然能把车从江北机场开到解放碑,这路是怎么认的?”

游方只是笑了笑没解释什么,身为当代地师传人,行游天下携山川入境,走过的路心里都没数的话,还谈什么修为,心盘心盘,心中自有大地盘。

到酒店安顿好,稍事洗漱,吴玉翀又换了一件衣服,还是光腿短裤,上身是露脐小背心,头发也随意的披散在一侧的肩上。游方直叹气,谢小丁说自己是狐狸精,形容的是俏丽可爱,而这丫头,才是男人经常说的那种狐狸精呢!美国也闹聊斋吗?

行李中最沉重的那个大帆布箱,原来就是给游方的,小一号的那个箱子,装的大部分都是吴玉翀的衣服以及薛奇男带给家乡人的礼物。

在薛奇男的套房客厅里,她打开箱子让游方清点一下东西,里面是吴老留下的书籍、还有一些他在各地考察保留的资料,有些已经整理成文献发表过了,这里留下的是原始笔录。有的年代已经比较久远,显然是吴老年轻时的东西。他这样的学者与普通人做记录不一样,很多图片资料并不是拍照,而是用铅笔手绘的。

其中有好几本笔记本,里面全是各式各样手绘的图片,是吴老在各地见到的建筑结构,梁柱斗拱的形制,各种雕饰的花纹,绘制的是一丝不苟。另外还有建筑周围的环境、地势、山川的草图,旁边有时间与地点的标注。学建筑当然要有美术功底,吴老并不是一位知名的画家,但看见他的遗物,此人绝对很有美学修养。

吴屏东的老师梁思成就有随时做这种笔录的习惯,而这几本皮革封面的绘图笔记,便是吴老携带天下风景于胸臆之中的画卷。吴屏东并不是一位风门高手,但在游方眼里,吴老也是当世真正的风水大师,这些东西留给他,实在太宝贵了。

游方清点那些书籍的时候,吴玉翀并没怎么在意,当他打开那几本笔记的时候,吴玉翀却被吸引了过来,也不嫌自己的样子太亲热,坐到沙发上贴在游方的身边一起观看,下巴几乎都要放到他肩膀上了。

有那么几页,游方翻的有点快,吴玉翀大概还没有看过瘾,径自伸手就要往回翻,这时一滴热热的东西突然落到她的小臂上,紧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再看游方,无声无息中已是热泪满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