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八十九章、九尾狐的故事

听见游方的话,谢小丁双肩一阵颤抖,突然哭出了声,大概也没看清身前人是谁,顺势就往游方怀里伏,游方一扶一让,爱女心切的龚蓉已经一把将谢小丁搂进了怀里。

见谢小丁的样子,显然已经“回到”现实世界恢复了清醒,她和谢小仙不愧是一家人,不仅长得有点像,哭起来的风格也差不多。

谢勤在一旁搓着手,忐忑不安的看了周梦庄一眼正要说话,游方赶紧走过去小声道:“谢叔,小丁的病症已经好了,但是这么多年她眼前的世界,被人说破了、揭穿了、消失了,心里肯定不好受。”

谢勤看着女儿不无担忧的问:“你是说这么多年她都习惯了,病治好之后,一下子适应不过来?”

游方摇头道:“不是适应不了,周先生已经说了,她没有病,自己心里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突然间的转变会很难过,得好好哄哄。周先生的治疗过程没有伤害她的精神状态,但是她自己如果想太多、不好受,也会有不良影响的,治疗结束之后,还得好好安抚,让她彻底缓过神来。”

谢勤大步上前握住周梦庄的双手,声音有点哽咽,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周先生,真是名不虚传、妙手回春啊!……”

其实一屋子人中,此刻最尴尬的就是周梦庄,他听见游方的话才知道谢小丁的病症已经消失了,内心中也很震惊。他从头到尾都是按照游方事先的指点在做,除了谢小丁把他形容成蝴蝶这一出,“剧本”里没有需要临场发挥,其他的事,他说太极,谢小丁就看见了太极,他说混沌,谢小丁就看见了混沌,最后那一句喝问,谢小丁的病症居然就奇迹般的好了!

谢家夫妇简直把他当神仙了,只有周梦庄自己明白,真正给谢小丁治病的人是一直没有显山露水的游方,功劳却全成了自己的。到这里“剧本”就结束了,游方交待他做的事情只有这么多,但是这出戏还没演完,不论心中是尴尬、震惊还是惭愧,表面上却不能露出破绽。

周梦庄握着谢勤的手道:“不必客气,其实你更应该感谢的是游方,没有他,我也不会这么巧就能来,小丁也不会这么顺利的恢复。”

谢小丁在母亲怀中哭了半天,显得很是伤心,良久之后才止住哭声,坐在那里仍然有些抽抽搭搭,不抬眼看周围。

游方借助周梦庄暗中施展唤魂术,成功分离了谢小丁元神心像与平常视觉之间的交叉影响,同时也喝破了她成病的心因,这个过程很小心,没有侵扰与伤害谢小丁的元神。但是突然地转变如大梦初醒,就算谢小丁心里能弄明白,感情上还是接受不了。

唤魂之后应该是安神,游方悄然展开神识安抚她周身散乱的神气,发现谢小丁思绪挺乱的,一时之间很难恢复真正的平静与正常的心态。

这时周梦庄已经归座,谢勤为他添茶续水,而周梦庄开口说话了:“小丁,别哭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游方一愣,他交待的“剧本”中可没有这一出,这位先生给自己“加戏”了!但是周梦庄在此时说话是最合适不过了,谢家三人对周梦庄先生皆已心悦诚服,他的话对谢小丁有非常权威、值得信赖的安抚效果。最通俗的形容,这里所有的人包括游方,在这个环境中已经为周梦庄营造了一个充沛的“气场”。

他居然要讲故事,这样也好,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谢小丁的注意力,使她不那么紧张,游方才能更好的安抚、理顺她外现的神气。

周梦庄的声音听上去似有一种柔和的磁性,谢小丁停止了抽泣,在母亲怀中抬起头道:“好啊,周先生要讲什么故事?”

周梦庄面带微笑:“其实你什么都没失去,这个世界也没有因为你而改变,放弃错觉对你是一件好事,因为错觉也会欺骗你自己。真正有用的是你对身边人敏锐的知觉,还有那么直观的想象力,真的非常可爱。

你刚才说我是一只蝴蝶,不是真的看见,而只是一种想象形容。听了你的话,我也非常希望自己能是一只化梦之蝶,扇动运转太极、变化混沌的翅膀。我听说你认为自己是一只可爱的狐狸,太形象了。

小小的狐狸,毛色漂亮,有敏锐的嗅觉,仔细分辨着空气中的各种信息,多疑而敏感的看着这个世界,这不就是你吗?你看,我也能这样形容你,我们与你其实没什么不同,只是你的感知更直接、更形象,现在的你还和以前一样。”

谢小丁小声说了一句:“我是狐狸精。”

周梦庄呵呵笑出了声:“对,是狐狸精,要不然怎会化成人形?我要讲的故事就是关于狐狸精的。”他开口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传说——

《山海经·南山经》所载,上古有一座山,山阳多玉、山阴盛产作画之丹青,故名青丘。有一条英水发源于青丘山中,英水河畔有一种珍奇异兽出没,名叫九尾狐。

传说中人们都认为九尾狐有九条尾巴,其实不然,它们是狐狸修炼成的精灵。普通的狐狸,不论是青狐、红狐、白狐、黄狐、灰狐、紫狐,如果能吸取天地灵气修炼,每过一段时间修行够了,尾巴上就会多出一种毛色,就像裙裾上添了一丝锦彩。

等到尾呈九色便是传说中的九尾灵狐,可以变化成人形并拥有不老的容颜,都是人间最漂亮妖娆的女子,她们经常喜欢穿着长裙,美丽的九色裙裾在风中飘舞。

但是狐狸修成九尾灵狐很不容易,其实她们成为八尾狐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化成人形到人间去,但此时修炼还不圆满,只是一种幻化还不能真正变化成人,尾巴也还在。要想成为真正的九尾灵狐,还需要满足最后一个条件。……

谢小丁听的已经入迷了,脸上泪痕犹在,却瞪大眼睛好奇的问道:“什么条件?”

周梦庄讲故事的时候不由自主掏兜摸出了香烟和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青烟冉冉在指间升起,表情似笑非笑显得很是高深莫测。这屋里本来没有人抽烟,关着窗户开着空调,周梦庄一点烟,谢勤立刻起身将窗户开了半扇,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叫服务员到前台拿烟来,并到厨房弄一个冰镇果盘送进来。

外面有人答应一声,不一会儿,沈四宝托着一个果盘、拿着两盒娇子走了进来,将果盘放在茶几上,将一盒烟打开就放在周梦庄的手边。而周梦庄还在继续讲故事——

狐狸在青丘山将尾巴修炼出八种毛色、可以幻化成人形之后,顺着英水来到人间。当她遇到某一个人,则需要满足这人的一个愿望,才能在尾巴上修炼出最后一种颜色。

但是她如果答应了这个人的要求,尾巴上的颜色就会少一种,修出一色又少一色,这样一来她还是八尾狐。就这样,有很多狐狸精在人间流浪了很久很久,直到岁月的尽头,却始终无法成为真正的九尾灵狐。

故事说到这里,谢小丁的眉头皱了起来,撅着嘴很不满的插话道:“这不公平,她们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九尾灵狐,这个故事是谁写的?怎么可以这样呢,作者太坏了!”

周梦庄的眼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我也想不起来是谁写的了,是在一篇网络小说中看到的情节,讲述的是一种似乎无法解决的两难,我觉得和你心中的纠结很相似,所以才会讲这个故事。

你从小就认为自己看见的世界比别人更真实,不是看见了不应该看见的东西。这既对也不对,你看的确实比别人更直观,但不应形成对印象的错觉。游方刚才说的好,世人之丑陋,你不得不看见,这感觉很不好受。但如果你看不见了,又觉得危险,内心充满矛盾。

现在你的症状虽然治好了,但若不能坦然面对这种转变,回想起来,心里总会很难受的,要么为过去、要么为现在。我就是想问问你,假如你是故事里的狐狸精,又会怎么样呢?”

谢小丁沉思半天,突然看见沈四宝一直站在一边还没走,抬头问道:“小四,假如我是狐狸精,你是我碰到的那个人,应该怎么办?”

沈四宝也想半天了,听见她发问,很干脆的答道:“这其实并不难,假如是我的话,需要你满足的愿望就是——让你的尾巴上增添最后的颜色,成为真正的九尾灵狐。”

谢小丁长出一口气,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小四,你真聪明啊!”

周梦庄哈哈大笑道:“解开这个结其实很简单,不是聪明不聪明,而是愿意不愿意,放弃满足一种愿望的机会,去实现真正的愿望,这就不简单了!……小丁,其实这两个人说的都是你,你不仅仅是狐狸精,同时也是狐狸精遇见的那个人,象征从前的你和现在的你。”

然后他站了起来,走过去拍了拍谢小丁的肩头道:“从前的你没的选择,现在的你可以选择,知道该怎么办就行!听说你把你爸爸看成了一头老黄牛,那就继续在心目中把他当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老黄牛,但不必强迫自己看见不喜欢的东西,不是很好嘛。……但是,我怎么看老谢,也不像一头老黄牛啊?”

谢小丁提高声调纠正道:“不是老黄牛,是可帅气、可威风的一头牛!”

周梦庄打趣道:“牛魔王啊?”一屋子人都笑了,谢小丁也趴在母亲怀中咯咯笑出了声。

一见这个场景,游方明白谢小丁已经彻底没事了,既惊且叹,心中暗道自己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在朝天门遇见了周梦庄。他最后讲的这个故事,使今天的治疗过程非常完美,这人还真不是外行,假如装成心理医生在诊所里坐着也未尝不可啊!

……

当天晚饭,在重庆一家着名的老字号饭店里订的包间,谢勤设宴答谢周梦庄先生。人多热闹好陪酒,不仅叫上了游方的同伴华有闲,谢勤一高兴,将今天表现的令人刮目相看的沈四宝也叫上了,想在酒桌上好好问问他究竟有什么来历,怎会跑到重庆当个招待所服务员?

不料出门的时候沈四宝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向谢勤请假,说自己的父亲来重庆了,叫他去接站。着急出门陪周先生吃饭,谢勤也没来得及多问,只说了一句来重庆玩的话可以住在招待所,反正还有干净的空单间,不必客气。

游方暗中吃了一惊,九星派掌门沈慎一要来这里吗?那自己和华有闲可得找个借口回避一下,他不想在这里被撞破了“梅兰德”的身份,反正谢小丁的病已经治好了,自己也不必继续留在琦琦招待所,在车上一路盘算着来到饭店。

谢勤夫妇对周梦庄非常感激与敬佩,同时也非常感谢游方,在酒桌上不断劝酒劝菜唯恐招待不周。周梦庄的兴致也很高,谈笑风生之间酒喝了不少,到最后脸红扑扑的已有几分醉意,还拉着游方的手差点要给他看手相。

游方很有些担心他会说漏嘴,结果还行,周梦庄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来,晚饭之后,游方借口送周先生回去,带着华有闲一起走了。

回到周梦庄住的酒店房间,游方取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过去道:“周先生,今天真是太感谢您了!小丁的父母问我该给多少酬劳,我说您只是顺道来重庆,冲我的面子看看小丁,不必他们特意表示什么。但他们不想让我空手求人情,还是准备了一点心意,三万块,耽误您三天时间,就收下吧,如果不够的话,我可以……”

还没等他说完,周梦庄已经笑呵呵的把信封接过去说道:“哪有三天时间,就是一个下午而已,我又不是特意来重庆给人看病的,还真的是顺便。”

说着话周梦庄已将信封打开拿出了钱,对着台灯验了验钞,将一摞钞票放在桌子上,另外两摞递给游方道:“我们俩这次是合伙行医,这诊金嘛,本应该一人一半,但你我都清楚是怎么回事。我不过演了一出戏讲了个故事而已,前前后后劳心出力的人都是你,所以你应该拿大头,一万归我,两万归你。

至于你想不想要、怎么处理,是你自己的事,如果这是报酬,这两万本来就应该是你的,那就是你的。”

游方说了半天,周梦庄执意要如此与他“分钱”,也就将那两万先收了回去。

周梦庄见他收起了两万块,也将那一万收到了自己包里,满头银丝却一直笑的像个孩子般开心,转过身又说道:“往后还有这种既做好事又能拿好处的机会,别忘了叫我,我觉得咱俩配合的挺好。……小丁的病虽然治好了,但咱俩的事情还没完。”

游方赶紧道:“你要的小说素材是吧?我会尽快整理出一份资料,这个月底之前就发到你信箱去。……对了,还想请你帮个小忙,我和小闲有点私事要办,想找个借口这几天不回琦琦招待所,就对谢家说您在重庆郊县有点事情需要帮忙,这几天……”

周梦庄一摆手:“那你就这么说好了,反正我这位名医是冒牌的,谢家人连我的联系方式都不清楚,也不可能找我问,你怎么说就怎么是了。”

游方:“那好,先谢谢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他想领着华有闲告辞,周梦庄却拉住了他:“慢着呀,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游方:“您还有什么事?”

周梦庄:“你真看过我写的小说吗?”

游方:“当然是真的。”

周梦庄:“在哪儿看的?好看吗?”

游方只得点头道:“网上看的,好看,真好看!”

周梦庄已有几分醉意,笑的很开心,拉着他的胳膊不撒手:“小游子啊,老哥其实也没别的事,就是想说一句,要正版订阅喔,看完了别忘了顺手投票支持一下,月票、推荐票啥的,网站上这些都有,你看得高兴的话偶尔也可以打个赏,我也高兴,先多谢老弟了!”

游方哭笑不得,连连点头道:“一定一定,我记住了,您放心好了!”周梦庄这才松开了手。

离开酒店之后,游方给谢勤打了个电话,就说周梦庄先生在重庆有点事找他帮忙,他这几天和华有闲暂时就不回琦琦招待所了。这事情挺突然的,但是谢勤听说是周梦庄的事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告诉游方,假如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千万别忘了说一声。

然后游方带着华有闲去了较远的地方找了家僻静的宾馆住下,洗漱完毕之后,私下交待了华有闲一些事情,让他留在宾馆里休息,而游方等到临近午夜时,独自一人趁着夜色来到了朝天门码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