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唤魂术

谢小丁的神色很为难,这是一句两头堵啊,而且问到她的内心深处了,她确实很难回答。她从小就认为自己看见的世界比别人更真实、更清晰,不是看见了不应该看见的东西,而是看见了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这不是不正常,而是一种超常。

正是由于这种心态,这些年谢小丁并没有精神失常,而是以一种顽皮或恶作剧的心态看待世上人,喜欢她的至亲好友受得了,其他人可不一定受得了。

另一方面,谢小丁有一种恐惧,她害怕自己失去这种“能力”,就像平常人害怕失去五官中的任何一种感官,这对于谢小丁来说也类似于一种天生的感官。

在这种情况下,这病怎么治?她的意识深处根本不会配合任何一位医生,而这种病症,心理上不主动配合的话,根本没法治!假如就是尝试种种手段强行治疗这种症状,反而容易造成精神或肉体上的创伤,还不如不治。

“你们看不见,我看得见,为什么要让我也一样看不见?”谢小丁沉默了半天,终于低着头嘟嘟囔囔说出了心里话。

这话是一种潜意识的指责与反抗,带着很明显的抵触情绪。也不能说她想的不对,假如这种症状没有不良影响,或者说影响可以克服且利大于弊的话,确实可以不治。当然了,最佳的状态是保留这种超常的能力,同时消除对生活的不良影响,这就不是普通的医生能办到的了。

游方闻言暗自叹息,在他这种高人眼里,谢小丁的“病”是非治不可,而且越早治愈越好。因为元神心像错觉也是消耗神气的,尽管是非常微弱在不知不觉中,但是长年累月下来对身心状态都不好。

从中医的角度看,谢小丁此时有点气血虚,但是并无大碍,假如去医院做个全面体检也查不出任何毛病来。她现在毕竟很年轻,先天元气未衰,影响还很小,但再过几年,不知不觉中的影响会越来越大,身体会变得越来越虚弱,容易受到各种环境因素的侵扰,再结合她那奇异的错觉,将会导致多病缠身、易染外邪,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会出问题。

这才是游方下定决心要断了她的病根的主要原因,至于谢小仙所担忧的将来没法找对象成家过日子倒是次要的。

装模作样的周梦庄可不清楚这些,他继续按照“剧本”来,语气一顿又问道:“你以前一直是真的看见的吗?那好,你再仔细看看我,究竟能看见什么?”

谢小丁微一撅嘴:“我已经说过了,看见的就是你,没有别的东西。”

周梦庄微微一笑:“是吗?你闭上眼睛试试。”

谢小丁不解道:“闭上眼睛,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周梦庄的神情高深莫测:“我让你闭上眼睛看,你就闭上眼睛看,别忘了,我是周梦庄!”

谢小丁闭上了眼睛,随即惊呼一声又睁开了:“我看见了!像是蝴蝶又不太像,黑白的颜色,翅膀还在飞舞变化,好奇妙呀!”

周梦庄也吃了一惊,转身瞄了游方一眼,旁观者看来好似两人在交换专业意见,只有游方明白他的意思。周梦庄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只是按照游方交待的做,没想到这丫头闭上眼睛还真看出花样来了。游方冲他点了点头,别人看来似是赞叹之意,其实是告诉他一切顺利,已在掌控之中,继续按剧本演下去就行。

周梦庄转回身体,语气沉稳而舒缓:“你睁开眼睛之后,还能看的见吗?”

谢小丁很兴奋也很认真的点头:“是的,好神奇噢!我本来看不见,你叫我闭上眼睛去看,我居然看见了,然后睁开眼睛,仍然看的清清楚楚,与平常一样。”

周梦庄却摇了摇头道:“不,与平常不一样,你看见的不是蝴蝶,再仔细看看,是什么?”

谢小丁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瞳孔似乎有点散,像是看着周梦庄又像在看着他周围的空气,出神而忘形,仿佛是自言自语般说道:“确实不一样,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不断在变化的东西,它究竟是什么?”

周梦庄不紧不慢、语气凝重而清晰的答了三个字:“是——太极!”

这句话仿佛将谢小丁给定住了,她坐在那里,却好似已经进入到眼前所见的另一个世界,喃喃说道:“是太极,真的是太极!我看错了,那不是蝴蝶的翅膀,是太极图里面的阴阳鱼。……原来真正的太极图是这样的,不像纸上画的,它一直在动、在变化,不论从什么方向,都在阴阳旋转。”

纸上画的太极图只是一种示意,真正的“太极相”在三维空间立体结构中想象不出来,如果勉强用文字来描述,就像谢小丁说的那样。

一旁的谢勤、龚蓉、沈四宝等人看看谢小丁、又看看周梦庄,神色中掩饰不住的震惊与敬佩,却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打扰了周先生的治疗。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谢小丁已经进入一种类似于被完全催眠的状态,而周梦庄只是三言两语丝毫不露痕迹,与通常心理医生的做法完全不一样。

游方在一旁暗自赞叹,周梦庄做的漂亮,唤魂术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所谓江湖疲门唤魂术,其实与近代西方流行的心理治疗有相似的地方,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它一般不需要让病人主动放松配合,在医生的引导下去冥想,然后进入一种被催眠或暗示的状态。施术者需要通过观察与诊断,以某种手段开扉直入,让病人暴露深层意识。

唤魂术治疗的症状主要是传统中医所谓的外客冲身、中邪、魔怔等,中了什么邪、染了什么样的外客、或者按民间迷信的说法被什么鬼怪附体,需要让“它”暴露出来才好对付。如果按照近代西方心理学的解释,就是直接进入病人的深层意识,将隐藏的“多重人格”给召唤出来。

有这种症状的病人,大多是不可能老老实实主动配合医生的,需要施术者让病人无意中配合自己,产生意识深处的共鸣状态,这就叫做“唤魂”。

而游方今天借助周梦庄开口所施展的唤魂术,当然不是对付外客冲身,谢小丁也没有中邪。她的症状是元神心像与正常的视觉之间形成了交叉错觉,首先需要将这种错觉给剥离开。

过程分为两步走,既然谢小丁害怕自己失去这一能力,当她看不见周梦庄是什么时,会在内心深处极力想看见,那么就让她看见。但她看见的就是游方想让她看见的东西,从而进入一种控制元神的状态。

周梦庄让她闭上眼睛,这样一来正常的视觉消失了,所见就是游方所控制的元神心像。谢小丁看见的是变化中的蝴蝶,说明元神受识神的干扰,就似她平常识神受元神干扰一般,这也是一种交叉的错觉。

周梦庄开口喝破“是太极”,就是引导她进入深层次元神清明的状态,将元神心像剥离出来,然后谢小丁就看见了在三维空间立体结构中很难想象出的太极元相,这也是阴阳生煞大阵真正的阵图。

游方以周梦庄立身之处为灵枢,激应两枚晶石悄然发动了阴阳生煞大阵,阵法展开只是让周梦庄的周身神气与地气灵动相融,连沈四宝都看不出破绽来。当谢小丁说出太极元相的准确描述,就说明一件事,游方控制了她的元神达到一种相对清明状态。

按民间通俗的、更好理解的说法,就是把魂给唤出来了!过程说起来简单,但想成功做到这一点太难了。祝由科医术如今都快绝迹了,因为它与装神弄鬼几乎没什么区别,只掌握一点皮毛的话,就似中世纪教堂里很多神父玩的那一套把戏,又没有现代心理医生的执照。

而游方以此种手段配合唤魂术,比一般的江湖疲门中人要高明的多。

接下来进入到最关键的阶段了,周梦庄也显得有些紧张,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才又说话了,语气舒缓似乎带着某种磁性:“谢小丁,你知道为何会看见这些吗?”

谢小丁茫然的摇了摇头,怔怔的答道:“不知道,怎么一会儿看不见,一会儿又在变?”

周梦庄缓缓诵出了一段文章——

郑有神巫曰季咸,知人之死生、存亡、祸福、寿夭,期以岁月旬日,若神。郑人见之,皆弃而走。列子见之而心醉,归以告壶子曰:“始吾以夫子之道为至矣,则又有至焉者矣。”

壶子曰:“吾与汝既其文,未既其实,而固得道与?众雌而无雄,而又奚卵焉!而以道与世亢,必信,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尝试与来,以予示之。”……(注:原文较长,在此不全部引用,读者可自行查阅。)

这段文章出自《庄子·应帝王》篇,讲的是一个“看相”的故事。郑国有一位名叫季咸的神巫,精通相术所断极准,郑国人都躲着他走。列子遇见了十分佩服,高人啊,比自己的师父还厉害,回去之后就告诉了老师壶子。

壶子则对学生说——你让他来看看我。

季咸一共来了四次,第一次说壶子生机已绝、第二次说壶子生机恢复、第三次说壶子生机不定,第四次一进门,干脆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跑了,追都追不上。而壶子则对列子解释,自己分别将地文、天壤、审渊、波流四种心境外现展示,而季咸看见的就是这些。

《庄子·应帝王》中的这一段,是自古相书之“经首”、相师必读的经典。当然了,就是跑码头混口饭吃的人可以例外,但对于传统相学研究者来说,假如连这都不知道,千万别说已经了解什么是传统相术的精髓,因为连门朝哪开都没摸着。

游方找周梦庄来“演戏”还真是找对人了,至少他学过相术,也能将这一大段极为拗口的庄子文章四平八稳的诵出来。庄子文章读起来就非常难懂,更何况是听呢?现代很多人都听说过庄子,也知道庄周梦蝶这个典故,但是真正通读过《庄子》的人并不多,譬如谢小丁。

谢小丁一脸茫然的问道:“你在说什么呢?我一句都听不懂。”

其实并不一定需要她听懂,在这种状态下诵出这段经文,有类似于游方当初默诵“小雷音咒”的效果,所不同的就是并非谢小丁自己在诵咒,而是周梦庄诵咒,游方控制她的元神定念。当然了,她如果能懂,则效果更好。

周梦庄环顾屋中,见谢勤夫妇也是一脸懵懂,但沈四宝神情明显是欲言又止。他突然道:“小四,你来讲一下这个故事,让小丁能听懂。”

沈四宝也是微微一怔,随即点了点头,开口逐字逐句讲解这段文章,他似乎很了解谢小丁的古文水平与聆听习惯,将这个故事讲解的既到位又清晰流畅。谢小丁一直在微微点头,看她的表情似乎很清醒,又似乎处于一种出神的状态中,分明听见了这段话,却又好像不知道是谁在说话。

谢勤夫妇看着沈四宝是一脸惊诧之色,等他讲完之后,周梦庄微笑道:“很好,谢谢,真没想到这里是藏龙卧虎啊!小四,现在请你出去回避一下,好吗?”

冷不丁听人默诵一段庄子文章,就能很熟练的逐句讲解,很显然是早就背熟的,这对于一个招待所服务员来说确实很不简单,就算在大学中文系突然拉一个毫无准备的人出来,也未必能办到。

请他出去,也是游方事先安排的,来之前他就交待过周梦庄,进行到这一步,如果有一位叫小四的服务员在场,就找个借口将他支走。周梦庄没有找到什么借口,干脆直接开口让他出去,“心理治疗”本就是非常私密的场合,一个服务员呆在这里确实也不合适。

接下来如果沈四宝还在场,游方不敢保证不让他看出自己的破绽来,因为他要运转阴阳生煞大阵起变化了,范围就控制在这间会客室中,游方还不想在这种场合让沈四宝看出自己的底细。

沈四宝有些失望,恋恋不舍的看了谢小丁一眼,出去了。游方随即将门从里面锁上,防止有人误闯打扰。

周梦庄站了起来,背手款步走到窗边,转过身来站定问道:“小丁,你再看我,又看见了什么?”

谢小丁出现了惊异的神色,下意识的答道:“太极不见了!我看不见了!”

周梦庄又问道:“那你还能看见什么?”

谢小丁:“我形容不出来。”

周梦庄说了两个字:“混沌。”

谢小丁发散的瞳孔似乎在收缩,如梦呓般附和道:“对,混沌,就是混沌!”

周梦庄忽然很突兀的高声道:“真正的混沌,你本来就看不见!从自以为清明到混沌,再从混沌回复真正的清明,谢小丁,你明白了吗!”

随着这一声喝问,谢小丁身体一颤,泪水刷的一下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龚蓉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给女儿擦眼泪,却被游方伸手阻止。

这出戏唱到这里,周梦庄的任务基本完成了,游方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很柔和,似能安抚人的神魂——

“小丁,我知道你在害怕,你既怕看不见那些东西,又怕看见那些东西。世人之丑陋,你不得不看见,这感觉很不好受。但如果你看不见了,又觉得危险,你认为那不再是清晰的世界,就像摸着黑在走路,我们都怕黑。

今天周先生已经证明,你的眼睛并不是真的看见了那些东西,其实是你内心对人的形容。每一个人,不论是有意无意,不论自己能否控制,都会影响到你对环境的感知,这就是印象。

我听你妈妈说了,你小时候就喜欢看各种各样的动物画片,从你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开始,那样的婴儿幼教画片满床都是。而你确实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你的直觉特别敏感,能清晰感受到每一个人有意无意在环境中留下的信息。

但是你见到的那些东西是错觉,并不能帮你将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你只是用了另一种方式去表达你的感受而已,这种感受虽然很直观,经常很准确,但也可能是错的。

就像今天你看不见周先生是什么,只是单纯的根据他的名字联想到一只蝴蝶,于是以为自己看见了蝴蝶,但周先生当然不是蝴蝶,然后他又让你看见了太极与混沌,你从未见过也形容不出来,就像故事里的季咸见到了壶子。

你的错觉是不应该存在的,它会影响到你的身心,只能给你带来困扰,它们已经从你的眼前被剥离了。你现在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明白什么是该保留的、什么是应该放弃的。而你的直觉依然敏锐,它很宝贵,但要明白这是为什么,不受自己的迷惑,然后才能学会更好的去运用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