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八十七章、给你想要的结果

周梦庄一低头道:“这是一把带鞘的短剑,你怎么随身带着这玩意,是工艺品吗?”话刚说到这里他的神色突然一变,就似定住了一般看着游方身后,一杯酒端起了一半却未送入口中,目光既像是见了鬼又像是看见了神仙。

“周先生,您看见什么了?”游方笑着问道。

周梦庄神色一震,就似大梦方醒,长出一口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看了看周围,这才问道:“刚才是什么地方,那女子又是谁?”

游方答道:“刚才您没有去任何地方,所见的美女就是我手中的短剑。您不是对意像视觉有研究吗,这就是一种意像视觉,怎么样,可以证明了吗?”

周梦庄连连点头惊叹道:“可以了,可以了!原来你是一位催眠大师?”

游方摇头道:“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但这不是催眠术。”

周梦庄不知从哪里突然掏出来一个小本和一支笔道:“你说你说,我记下来,能否解释一下刚才是怎么回事?”

游方一摆手:“不急不急,我会尽量用你能听懂的方式解释,但是现在,周先生还没答应帮我的忙呢。”

一听这话,周梦庄放下手中笔道:“助人为乐之事,帮你的忙没问题,不过我也有要求,咱俩各取所需。”

游方笑了:“我知道周先生想要什么,不就是小说素材吗?有些东西我没法对你说,但还有很多东西我可以知无不言,请你留一个电子信箱给我,回头将江湖中的门槛术、天梯术、盘局术种种门道对你稍作讲解,编故事足够了。至于其他的夸张神异之处,你就是干这个的,自己发挥想像力没问题吧。”

周梦庄很满意的点头:“好好好,一言为定,但是现在,你必须解释一下刚才的事。”

想忽悠他还不简单,游方自不会讲述什么秘法,从意像视觉到元神心像,以及元神、识神之别、定境、幻境、梦境所见,还有外客冲身、天生阴眼真的、假的事例或民间传说,一通神侃。

周梦庄还真是个编故事的,没被侃晕,低着头在小本上飞速的记着什么,唯恐错过游方所说的每一句话,不时还会心的点点头,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华有闲在一旁好奇的问道:“周先生,您出来采风也不带个笔记本电脑,既方便又时髦,怎么还用小本做笔记啊?”

周梦庄笑道:“带那玩意太沉,没有拿笔速记方便。”

华有闲凑近看了一眼道:“周先生,您写的是什么字啊,鬼画符吗?”

周梦庄不好意思的笑了:“速记,速记!潦草了一些,择其大要而已,今晚回去我得仔细整理一遍,要不明天连我自己都不认识了。”

游方说完之后周梦庄意犹未尽,指了指身边的空座位道:“你能再给我演示一下吗?能否请那位美女一起喝杯酒?”

游方直摇头:“周先生,您就别做梦了!您刚才说要见识一下意像视觉,并且没有不良后果,这需要你自己别胡思乱想才行,您要是魔怔了可不能怪我。……谈点正经事吧,我希望后天能请你走一趟,该怎么做现在就商量好,对于您来说这件事并不难。”

游方在酒桌上交待了一出戏,或者说就是一部详细的剧本,让周梦庄按着剧本演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并答应事成之后,不仅有报酬还给他提供一份写小说的江湖素材。周梦庄很兴奋,一边记录一边喝酒,喝到最后已有几分醉意。

游方担心他喝多了把今天交待的事给忘了,不敢继续,劝他回去准备,并说明天还会联系。周梦庄临走的时候,笑呵呵的拍着游方的肩膀道:“老弟呀,你就放心好了,这事找我就对了,只要你有把握,我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周梦庄留下联系方式告辞而去,别看酒意阑珊,步子迈的倒是四平八稳,走的时候一直在笑,就似拣着宝一般。

他走之后,华有闲期期艾艾的开口道:“游大哥,您刚才说的那些我也很感兴趣。”

游方一边喝酒一边说道:“你是指那些江湖术吗?我本来就打算趁这趟出门对你讲解的,你在心里记下来,再编一份材料发给那位周梦庄,也不用太透太详细,大概的意思让他能编故事就行。但这些东西纸上得来终觉浅,无非遇事时心中有数,想要信手拈来,最重要的还是江湖历练。”

华有闲眨了眨眼睛又说道:“刚才你让周先生看见了什么?见他一副神游的样子,我也想学。”

游方的神色略显高深:“这些你不必着急,先学内外家功夫打好根基,世间修炼之道最终有诸法同缘之妙。其实你与谢小丁一样天生灵觉敏锐,否则在江西矿洞中也不会有那番奇遇,但福缘不是凭空而受,你也受了那么一番磨难险些送命。先学安身立命的功夫,等根基扎实之后,再学滋养形神的秘法,这对你是有好处的。……我们临行之前,宋老板是怎么交待你的?”

华有闲:“老板让我好好跟着你,你教我什么,都要用心去学、去体会。”

游方:“那你就按宋老板说的做吧。”

华有闲看着游方,以无比佩服的语气道:“游大哥,你真了不起!逛街的功夫,就能说服周先生那种人配合你给小丁姐姐治病,今天上午你们还不认识呢。”

游方呵呵一乐:“这就叫会者不难,江湖术的精髓就在于如何与人打交道,你要先搞清楚他是什么人、心里在想什么,而你又能做什么?”

吃完饭之后,游方又给远在广州的陈军打了个电话,托他办一件事,并且说了周梦庄的名字以及一个虚构的身份,最后在电话里道:“时间有点急,所以就请你这个高手帮忙,麻烦你连夜赶工,明天上网就能查得到,等我回广州后再好好谢你。有些信息的日期注意一点,标注转载发布的时间最好是前几年的,别让有心人仔细一看都是今晚刚弄的。”

……

第二天,游方兴冲冲的告诉谢小丁的父母,前天提的那位专家已经联系上了,就是大名鼎鼎的周梦庄先生,他正在成都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研讨会明天才能结束。周梦庄已经答应了,后天也就是周末,可以顺道来重庆看看谢小丁的症状。

谢勤夫妇当然高兴,连忙问游方该怎么接待这位专家?游方则说不必特意接待,周先生不过是顺道来重庆,这里自有人接待。等后天再联系一下,游方将亲自把他接到琦琦招待所来给谢小丁看病。

谢小丁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这丫头倒是挺鬼,以前根本没有听说过周梦庄这一号人物,就想查证一下。她不过是一个在国外读书的学生,不是医学界的内行,但是现代人有非常简便的手段就是网络,她悄悄在网上查找了周梦庄的信息,结果还真不少。

网上多处都有此人的各种介绍,大体内容如下——

“心理学家、心理咨询与治疗师、同时是一位传统特异医学专家,国际心理学家协会成员。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从事心理以及意识学研究,具有十分丰富的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经验,是感知疗法的创立者,于精神分析流派基础上吸收东方传统医学的元素,为当今感官错觉领域的研究前沿。

通过多年深入的理论研究和丰富的实践经历,周梦庄先生创立了独特的意像感知技术,并在实际治疗的过程中得到了有效的验证,进一步推进了心理咨询与治疗领域在实践中的发展,并且形成了一个新的学术分支。”

这些介绍并不是随手编辑的词条,而是出现在各种研究会议的专家介绍、各种学术论文的引用检索、介绍神经医学以及心理学前沿动态的新闻专题中,显得非常的专业而且正规。有些网页是介绍专门的医学文献的,很多索引还是外文,周梦庄的名字也多次出现其中,却没有更多的介绍。

这些东西是陈军连夜赶出来的,如今网络时代信息发达,但可以“用”的东西也就可以被“利用”,给你想要的结果就行,这便是“盘局术”的门道。谢小丁想不到游方会特意这么做,而游方却能想到谢小丁十有八九可能会上网去搜索。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对于专业性很强的领域,平时你根本不会知道有这么个人,等到听说名字特意上网去查,才发现还真有这么一位了不得的人物。这并不是周梦庄了不得,而是游方的心机以及陈军的手段高明。

谢小丁悄悄的将自己的检索结果告诉了父母,谢勤夫妇更加喜出望外,就等着周梦庄先生上门了。

……

周梦庄先生“来到”重庆,下榻在扬子岛酒店,星期天吃完午饭之后,游方亲自将他请到了琦琦招待所,坐的就是酒店的车。

在路上他打了电话,谢勤早就在琦琦招待所门口等着了,恨不得把全体服务员叫出来列队欢迎,只是真这么做未免太唐突。谢小丁也很好奇想到门口来,但按游方的交待,龚蓉陪着她在会客室里等着。

当车停在琦琦招待所的门口,游方先下车恭恭敬敬打开后侧车门,满头银丝、气色温润、神态雍容的周梦庄施施然下了车。不用一句话的介绍,谢勤第一眼的感觉——就是他!此人不是周梦庄先生,谁还能是?

游方在一旁暗中直叹气,这戏演的,效果比自己的设想还要好的多,就算大舅公莫正乾亲自来,也未必赶得上这位周梦庄!

而谢勤已经抢步上前很热情的伸出双手道:“周梦庄先生吗?我叫谢勤,是小丁的父亲,万分感谢您能到重庆来给我的女儿治病。”

周梦庄很得体的与谢勤握手:“不必客气,游方也算我的半个学生,听说有这种病例,所以特意打招呼告诉我,我也很感兴趣。其实说你女儿有病并不合适,只是她所见的世界很特别,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但不要影响到正常的生活,我来的目的就是如此。”

沈四宝躲在招待所的前台后面,探头探脑的向门外观望,并以独特的九星宫心法展开神识暗中查探,结果却疑惑不已。

神识所感,周梦庄站在那里神气定安,周身却有阴阳生煞之气悄然灵动流转不息,与周围天地灵枢呼应,却无扰无激如自然天成。沈四宝无法查探到更多,甚至无法确定这人究竟会不会秘法、是否在施展秘法?

沈四宝不禁暗暗猜测,要么这位周梦庄先生根本不会秘法,要么就是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神念合形的境界。若说周梦庄是一位秘法高手的话,又不太可能,江湖上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啊?

这其实全是游方捣的鬼,他在周梦庄身上放了一枚冷云晶和一枚七曜石,自己就紧随在周梦庄的身边,以周梦庄立身处为灵枢,激应晶石发动了阴阳生煞大阵。阵法的巧妙之处在于并不展开运转,而是呼应这一片天地间灵枢之气的自然律动。

阴阳生煞大阵是最简单同时也是最深奥的风水阵法,沈四宝也会,但他根本没见过有人能像游方这样施展。当初在松鹤谷中,向影华看出游方功力不足,特意传授了阴阳生煞大阵的种种变化,这些是松鹤谷历代前辈钻研的心血凝结,也有向影华自己的习练感悟。(注:参见本书一百四十章、起舞弄清影)

向影华这么做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答谢,更重要的是为了让游方能与她一起在“祭祖地灵枢”仪式上发动天机大阵,正是借助此手段才勉强成功,当时那一番剑舞堪称合璧,台下那么多高手愣没看出游方的破绽来,阵法运用之巧妙已臻无形化境。

后来游方在白云山中与秦渔练剑,也结合了阴阳生煞大阵的变化以及向影华月舞的玄妙,功力精进、境界也悄然更上一层。如今他用这种手段,若向影华在此自能看出端倪。但是沈四宝却看不出破绽来,他连“移转灵枢”之境尚且差了一线。

游方让周梦庄所展示的,其实就是一种自然的行迹,在秘法高人眼中,宛如谢小丁天生的特异灵觉、朝天门内在的地气形容,仿佛这个人天生就是如此。沈四宝看不透,所以会疑惑,而游方这么做倒不仅是对付沈四宝的暗中查探,很重要的是为了对付谢小丁。

琦琦招待所当然不像大酒店那样有专门的会务中心,但有一间布置的整洁敞亮的会客室。谢勤很热情的推开门将周梦庄迎进来时,谢小丁果然被镇住了,坐在那里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周梦庄,没说话也没有动,甚至忘了礼节性的站起来打招呼,直到母亲开口提醒才想来问好。

这本是谢家私人会客的场合,可沈四宝却跟在后面也进了会客室,很乖巧机灵做起了服务工作,适时而又礼貌的招呼——“周先生辛苦了!”、“周先生请喝茶!”

所有端茶倒水的事都让他做了,给人的感觉还很舒服,谢勤夫妇也就没有叫他出去。

坐下之后,周梦庄好整以暇的品了一口茶,放下杯子开门见山道:“谢小丁,我听游方说,你所见的世界很有特色,那么你看见我,想到了什么?”

这句话里有陷阱,谢小丁从来都是直接“看见”的,而不是“想到”的。

谢小丁眨了眨眼睛说道:“我看见了一只蝴蝶。”

游方闻言有些意外,在此时此地,谢小丁的意像视觉应该是无效的,这一点他早就暗中提醒过周梦庄,但是谢小丁的这一句回答,游方的“剧本”里事先不可能有,她撒谎了!

周梦庄的应变很快,叹息一声摇头道:“小丁啊,你没有实话实说!其实你什么都没看见,只是听说了我的名字,联想到‘庄周梦蝶’这个成语而已,于是说我是一只蝴蝶。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一段是他自己的临场发挥。

谢小丁弱弱的反问了一句:“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不该在一个心理专家面前撒谎,蝴蝶只是你想到的东西,而非你看到的东西,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周梦庄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显得高深。

谢小丁低下头道:“有时候我看不见,但经常是真的看见了,一听见你的名字我就想到了蝴蝶……”

周梦庄:“你不想让我认为你在撒谎,所以这么回答,结果反而在撒谎,对吗?”

谢小丁嗯了一声,又抬起头道:“周先生,您还真是专家,我其实没有病,这样也挺好的,对不对?”

周梦庄笑了:“我没说你有病,但你这样并不好,你似乎有点怕我,或者说害怕有人治好你的症状,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谢小丁一愣:“谁说的,我才不怕呢!”

周梦庄又摇头道:“小丁,你又撒谎了!在我面前说话,最好能仔细看一看,看的不是我,而是面对自己的真心,你认为自己睁开眼睛所看见的,才是更加真实的世界,对吗?”

谢小丁言不由衷,却被周梦庄直截了当的指出,话锋一转,江湖疲门唤魂术的套路已经出来了。这便是游方安排的剧本,他早就知道谢小丁会否认这一点,只有说服她自己真正的承认,这病症才能安然治好,而不能强行以神识侵扰她的元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