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八十六章、外行

自古有句俗语,地师不起野棚。

所谓野棚,仔细说起来讲究很复杂,简单的说,像这种在路边放个招牌、往那里一坐就能开张的买卖,就是典型的野棚。看相、算命、测字、打卦、卖艺、耍猴、乞讨、卖药江湖人跑码头的时候经常起野棚,但有一点,看风水却不能这样做。

很简单的道理,自古请地师看风水,无非是给阴宅阳宅定位定向,考察家居吉凶气运、祖坟福缘余荫等,更进一步的则是提出种种要求,希望风水师能给予改善的建议。

这些不论对于什么样的人家,都是影响很重大的事件,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现在人买套房子,还要去看各种房交会,打听价位、地角,动心之后实地看房体验环境。开发商实际上就承担了过去风水师的工作,而买房者本人是一位风水考察者,不会轻易做决定,更不可能在外地路边随便找个摆摊的陌生人询问。

这一类事情,或多或少对家庭的生活以及家居环境的影响都很大,主家请风水师往往考虑的都比较慎重,大多是慕名邀请或者有亲朋好友拐弯抹角的介绍,不会轻易找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看相算命的可以起野棚,而看风水的不行,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无论是面相还是手相,都是随身的,生辰八字一类也可以很方便的报出来,现场就可以看可以算。但是阴宅阳宅的地势地气分布,不可能随身带着满世界跑吧?

有些东西仅凭嘴说或者用手比划是无法描述准确的,来风景区游玩的人也不可能随身带着家居布置以及周围环境的精确比例图,而且最重要的地气环境因素,都需要到现场才能真正查验清晰。

假如有人坐在重庆朝天门广场,却能看见北京某套房子或者某个墓地的风水,要么他已经去现场看过,要么就是来问风水的人有游方这种本事,能将风景带走携于胸襟之中,展开画卷引人入境。但假如真有这么大的本事,自己还用得着到街边请风水先生吗?

自古风水师讲究的是翰林的身价、挑夫的腿、媒婆的嘴。做生意有两种方式,对于那些有名望的,是坐在家里等人上门来请。没名望的呢?想吃这碗饭的话也要借助江湖手段吹出名望来,往往不是自己吹,借助亲朋好友、门生弟子之口四处宣扬。看似被动坐在家中,实则暗中也要主动揽生意,这样才好起身价。

也有的风水师是在四处行游中做生意,这对江湖门槛的要求就更精了,当然不能在路边随便摆个摊,而是要到实地去。无论是看阴宅还是看阳宅,找机会跟主家搭上话,现场指出不足或者凶险之处,然后再给予指点意见,这也需要江湖惊门的手段才能做成生意。惊门是江湖八大门之首,其门道可触类旁通,但各门生意的巧妙与讲究是不同的。

无论风门地师怎么做生意,最终还是要到看风水的现场去寻龙点穴或查验地气,哪怕是深山野岭也得去,不可能坐在路边三言两语就把生意搞定了。这样一来,请一位风水师的各种费用可比在路边随便找人看个相、算个命高多了,过程也麻烦的多。

而这位先生倒好,就像算命一样在路边随便弄张幌子起了个野棚,那些来来往往的闲人出来散步或旅游,难道还要把一个陌生人带回家管吃管住吗?

退一万步说,就算有生意上门,有人真的停下脚步要请那位先生看风水,他敢跟着陌生人走吗?看风水是大生意,不可能在路边摆摊一天做成好几桩,有可能个把月都不开张,而开张一次经常能吃几个月。

游方这个内行中的内行,今天遇到了一位外行中的外行,而那位外行气定神闲的坐在广场边,神态自若一点不露怯的样子,这卖相气度真是一流啊,游方忍不住就想笑,于是就笑眯眯的坐在一旁看热闹。

来来往往的游客看见那人,都忍不住回头多看两眼,等到看清他脚下白纸(上)写的字以及纸上那面罗盘,纷纷露出好奇或好笑的神色,走过时还与同伴小声议论。而那位先生同样摇着扇子毫不在意,并不主动开口揽生意,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过路人的反应,似乎也觉得很有趣。

那人的耐心可真好,坐了一个小时神气安定毫不焦躁,游方看了半天热闹,那人终于起身了,原来是去附近的公厕方便,连招牌和罗盘都没拿就丢在原地,也不怕被人顺手拣走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却没有先坐下,而是站在自己的“摊位”前低头看着招牌和罗盘若有所思,神情仿佛在说——我这字也没写错啊,怎么坐了这么长时间就没有生意上门呢?

一见时机差不多了,不远处的游方终于开口说话了:“这位先生,你以前是不是算命的?自古地师不起野棚,你这么摆摊看风水,是不可能有生意上门的。”

那人闻言却面露喜色,转身就走了过来道:“你这小伙真是好眼力,我以前还真给人看过相,最近刚刚改行,今天下午还是第一次出来看风水。……请问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呢?”

连“地师不起野棚”都听不懂,看样子他真不是江湖中人,游方笑了,笑呵呵的站起身来解释了这句话以及自古风水师做生意的讲究。那人越听越感兴趣,眼睛瞪的老大,神情很是专注,等说完之后,他一把抓住游方的手臂道:“我今天出来,等的就是你啊!”

游方被吓了一跳,反问道:“我们认识吗?”

那人抓着他的胳膊不放:“不认识可以认识嘛,我今天这么做,就是为了引你这种内行开口,我正在搜集这一方而的素材呢!……小伙,我能不能问一句,你到底是干嘛的?”

怎么轮到他来打听游方了?游方呵呵一笑,轻轻拨开他的手,挺胸整了整衣襟,架子也端起来了,好整以暇的反问道:“这位先生,你以前不是看相的吗?那就看一看吧。”

那人一听这茬也来了精神,退后一步手指游方道:“既然你问起,我可就实话实说了。你才是真正给人看风水的,虽然年纪轻轻却已阅历颇丰,看你的眉际带有沧桑之色,而眼角隐含杀气。说句可能会得罪的话,你犯过法!”

游方不惊不怒,笑眯眯的点头道:“您继续说。”

那人一见自己开口惊人却没叫上彩,眼睛眨了眨又继续说道:“我看你的印堂以及双颊有温润浮光隐现,这可不是出汗,能否问一句,你来此地是否与一位女子有关?假如是这样的话,我再送你一句,你最近有情孽纠缠啊,剪不断理还乱!假如你真想知道……”说到这里他语气顿了顿,还带着尾音长叹。

游方摆手道:“大哥,不用再说了,这一惊、二问、三送、四卖的套路您很熟,我相信你给人看过相。但老弟也提醒你一句,虽然扯棚扯的很圆,但如果真懂看相的话就应该明白,刚才最后那一句从面相上是看不出来的。”

那人一怔,随即不好意思的点头道:“对对对,那样的话要等到看手相的时候才说,我总是把顺序给忘了,业务还是不熟啊。遇到你真是太走运了,你定是一位大行家,年纪轻轻不简单啊!”

游方问道:“这位先生,我看您也不是专业看相的,更不可能是风水师,听口音也不是本地人,应该是路过重庆的游客,能否打听一句,您究竟是做什么的?”

那人饶有兴致的望着游方反问道:“你既然是个行家,那就给我也看一看呗?”

游方沉吟道:“有没有人说过,您像一位医道高深的杏林高手?”

那人点了点头:“还真有人说过,但是……”

游方截住话头道:“但您不是医生,如果我看的不错,你应该是个写小说或者搞编剧的!”

那人神色一惊,紧接着很兴奋的一拍游方的肩膀道:“小伙,你太神了!”

神什么神!对于游方这种老江湖而言,想一口说中很简单,所谓言多必失,刚才那人已经说走嘴了,讲了一句“我正在搜集这一方而的素材呢”。不是写小说、搞编剧一类的人,跑到广场上摆摊找什么素材?所谓开口惊人神仙话,游方肯定先要说这一句,结果还真是一语惊人。

正在这时,那人裤兜里有铃声响起,他对游方说了句抱歉,掏出手机接听道:“哎呀,老陶啊,好久不见!近来身体可好,家里人都好吧,小情况也都不错吧,公司还好吧?……什么,想找我聊一聊公司发展规划,你就别到大连了,我不在家。

什么,有人要请我到青岛讲课?不行,我哪有时间啊,家里孩子还小,最近又这么多事,一点空都没有,当天去、当天回也不行。……对对对,前几天刚在乌镇开会,今天又赶到重庆来了,唉,真是忙啊!

这不是费用问题,也不是不给你面子,就是没时间,一天都抽不出来。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市场走向与操作策略?准备这个题目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做课件就挺费功夫的。……一万?这,你还是帮我婉言谢绝吧,感谢对方的邀请,我真的没时间,假如实在推辞不了再说吧。……好的,再见!”

放下电话他还嘟囔了一句:“一节课一万,你早说啊,最近手头正紧缺钱花呢!以为你又是白扯人情,请人哪有这么说话的?”

游方闻言有点想乐,刚才的电话他听清楚了,有人请这位先生做为嘉宾参加一次活动,时间只有一个下午,出场费用是一万。但是对方在电话里先没有提这茬,而是直接请那人去一趟,被借故坚决拒绝之后才提起费用的事。听起来报酬挺不错的,但梯子已经架起来了不好改口,那人仍然顺着刚才说的话拒绝了。

其实这一手在江湖门道中叫扣门拴,存心不想把事情给办成了,先提出麻烦人的要求等人找借口拒绝,然后再说报酬条件,对方也不好再改口答应。当然了,未必人人都有这种心眼,可能也不是故意的,很多人这么处理事情,就是不会说话也不会办事,无意中给自己扣了门拴。

游方同时也有些意外,纳闷的问道:“先生,听刚才的电话,我说错了?您不是写小说的?”

那人笑道:“你说的没错,我已经快十年没去公司上班了,这几年主要精力都在写小说。……前两年写的书涉及算命看相,也研究过那么一点点,最近开的新书题材又涉及风水,于是出来找素材积累,原以为都是江湖五术之一,没想到隔行如隔山啊,套路完全不一样。”

游方:“请问您贵姓?”

那人背手道:“我姓周,名梦庄,你叫我老周就行。”

游方又问:“这名字很有意境啊,周梦庄,是化名吧?”

那人嘿嘿一笑:“当然是化名,我听说出来走江湖跑码头的,都喜欢用化名,就像我们这些写文章的,都要用笔名一样。”

游方:“请问您的笔名是什么,都写过哪些作品啊?说不定我还看过呢。”

那人也不隐瞒,笑呵呵的答道:“我笔名徐公子,在起床中文网已经连载了神聊、鬼扯、人诌、灵侃四部书,最近正在写一本关于风水题材的,托风水之名,主要是讲江湖中的种种奇遇。”

游方一怔,随即笑道:“唉呀呀呀,怎么这么巧?我还真看过,难怪觉得您这扇子上的诗有点眼熟呢。想当初看见‘对饮总醉风流处,慰语从来忒多情’两句,很有感触,与我心有戚戚焉。听你这么一提,我终于想起来出处了。”(注:参阅本书二十三章、恨未一识吴屏东)

周梦庄笑的很开心:“那还真是幸会!别光说我,小伙,你叫什么名字,又是干什么的?刚才特意找我究竟想问什么事?你这个内行,应该不是找我这个外行看风水吧?”

游方答道:“我姓游,叫游方,云游四方的游方,就是个走江湖跑码头的,顺便给人看看病。……周先生,其实我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忙,不过请放心,一定不会让你白帮忙,至于报酬嘛,您看按几堂课算合适呢?”

周梦庄又拍着他的肩膀笑呵呵的说:“还不知道什么事呢,着急提什么报酬?好说好说,小游子呀,我也有事想找你帮忙呢,咱就别在这儿说话了。这时间也到饭点了,就在附近找个凉快点的雅间坐着好好聊,我请二位。”

晕,周梦庄居然一开口也叫他小游子!游方赶忙道:“哪能让您请客,是我有事主动求上门,当然要让我做东。……小闲,帮这位先生拿着招牌和罗盘,在附近找个好点的饭店,我们吃晚饭去。”

周梦庄一摆手:“那些东西就不要了,帮我扔了吧,今天不遇到你,我还真不清楚看风水的讲究呢。”

……

重庆这个地方最出名的特色美食就是火锅,这里冬天气候阴湿,又麻又辣的火锅可以暖身祛湿,因此逐渐形成了地方特色。至于大热天的开着空调吃火锅,还要在麻辣锅里加鸭血鸭汤去躁气,纯粹就是口味问题了,与时令并不相合。

在朝天门广场附近一家饭店二楼的包间里,周梦庄已经是额头见汗,端着冰镇啤酒看着窗外广场。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太阳落了下去,广场上散步的闲人多了起来,只听他带着几分醉意感慨道:“早就听说过重庆美女多,看来传言果然不虚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里的女孩大多皮肤好身材也好,有这两样就够赏心悦目,夏天虽然热,可美女们的打扮都很清凉啊,啥都敢穿!养眼啊养眼。”

游方坐在对面有些着急的问道:“周先生,您先别光顾着看美女养眼,刚才我求您的事,您究竟是什么意见?”

华有闲也在一旁劝道:“周先生,这是好事啊,而且也有您的好处。再说了,将来写到小说里,这是多好的素材,平时上哪儿去找?这回可是亲身经历。”

周梦庄端着酒杯不紧不慢的答道:“听上去倒是好事,但是让我帮着江湖骗子去忽悠人,嘿嘿嘿嘿……不感兴趣!实不相瞒,我以前写的小说中也涉及到灵异题材还有心理学内容,对意像视觉有点研究。小游子,想要我帮忙,除非你能证明自己真有把握给人治病,否则我不相信你。”

游方皱眉道:“周先生,您想让我怎么证明呢?”

周梦庄:“你说的那位姑娘,不论对这世界是否形成了错觉,你必须进入她所见的世界,然后才有可能改变。我需要你逆向证明,不论用什么方法,让我也见识一下那种奇异的意像视觉,而且不会导致不良后果,因为这种病是不能乱治的。”

游方笑了,从随身的背包里取出一样东西问道:“您在这方面倒不是外行,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请你帮忙,周先生请看,我手中是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