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八十四章、尖中里

沈四宝作为风门大派嫡系传人,游历天下山川在重庆落脚并不令人意外,游方同样也来到了这个地方,但是他却在招待所里做了一个被人呼来喝去的小服务员,真有点让人意想不到。这小伙子很有趣啊,游方知道了他的底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房间在三楼,两人一人一个单人间,早就准备好了,收拾的很干净。沈四宝放下东西后凑近了小声问了一句:“游先生,听说你是顺道来给小丁治病的,有把握吗?”

沈四宝对谢小丁的病症有自己的判断,暗中没查探出游方的底细,见他人又这么年轻,并没报什么希望,就是把游方当做谢小仙的男朋友,找个借口来走亲戚的,但还是忍不住要问一句。

听沈四宝的语气,似乎对谢小丁的情况很关心啊?游方沉吟着答道:“有没有把握,先试试再说。”

沈四宝又道:“游先生,能不能求你帮个忙?”

游方诧异的反问:“我能帮你什么忙?”

沈四宝有些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道:“小丁的情况我了解,你们在楼下说的话我也听见了,她说您是一条鱼。在她眼里,每一个人是什么东西,她都告诉我,但是偏偏我是什么她却从来都不说,怎么问都不说!不论您能否治好她的病,私下里都帮着问一声我是什么,好吗?”

游方看了他一眼,突然呵呵笑了,拍着他的肩膀道:“你不就是小四吗,还用去问别人?看来你很在意她对你的印象?”

沈四宝有点腼腆:“你就帮我问问呗,我就是好奇而已。”

游方皱了皱眉头道:“她怎么看就怎么说,就是不说你是什么?”

沈四宝点头道:“是啊,我每次问她总是咯咯笑,就是不告诉我。”

游方重重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这说明她对你另眼相看啊,或者希望你把她当正常女孩一样看待,所以特意不和你说这些。”

沈四宝愣了愣:“是这样啊?我一直以为她看见的是什么不好的东西,所以特意不告诉我呢。”

游方:“你和她比我熟,依你看,假如她把什么人看成丑陋的东西,会不说吗?”

沈四宝叹了口气道:“小丁就这个毛病不好,和什么人打交道,把对方看成了什么东西,她总忍不住要说出来,就算当面不说,私下里也要提。比如招待所来了什么客人,她经常会提醒我,什么人你要小心,我看他不是好东西。……这本是好心,但有些时候显得很怪,没必要也没有分寸。”

游方:“这也不能怪她,她控制不了眼前所见。……但她不说你是什么,应该是另外一回事。”

沈四宝抬头道:“游先生真懂心理学啊?难怪特意来看她的病症,我私下告诉你,给她看过病的心理医生可不止一位了,都摇头。有什么事你不要和她计较,如果有办法,请一定……”

游方打断了他的话:“我一定会尽力,你很关心她嘛,你在这里干了多长时间了?”

游方意识到这个沈四宝对谢小丁的关心程度似乎不一般,不知他是对这个姑娘有好感,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沈四宝是江湖风门九星派传人,而谢小丁又是谢小仙的堂妹,游方不得不留意,甚至暗暗有些担忧。

沈四宝挠了挠后脑勺道:“朋友之间,关心是应该的嘛,其实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她回国才一个多月,总喜欢跑到招待所来帮忙,还喜欢管我的闲事。……我呢,在这里打工已经三个多月了,感觉挺好的,地方好、环境好、人也挺好。”

原来沈四宝不是刻意冲谢小丁来到这家招待所的,而是在这里机缘巧合认识她的。他来到重庆行游采风,落脚的地方选的不错,而且还管吃管住,至于招待所服务员那点活,对他而言很轻松,顺手就给干了。

游方对沈四宝的印象不错,不论服务员的工作对于他这种高手来说有多轻松,但愿不愿意干是另外一回事。九星派虽然比不上松鹤谷那般富贵,但是掌门沈慎一在社会上也是一位成功人士,沈四宝倒没什么豪门大少的骄纵习气,行走江湖也知道“随遇入境”的道理。

……

当天晚上,谢勤一家人请游方与华有闲这两位客人吃饭,没有去饭店而是在家里吃的,倒不是不够客气,主要是为了那种亲切的气氛。游方长得本来就精神,年纪不大但举止谈吐很有气度与修养,谢勤夫妇在席间越看游方是越满意,心中暗道谢小仙的眼光真不错,这小伙子可得抓住了!

游方本来是给谢小丁看病的,结果桌上聊的话题拐弯抹角都和谢小仙有关,她在广州的工作与生活,游方自然回答的很得体。游方的酒量好,陪酒、敬酒很痛快,华有闲很机灵,就在旁边瞅空倒酒。谢勤兴致很高,聊到最后已有几分醉意。

一看这个场面,游方不得不主动提起了“正经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道:“小丁,你说我是一条鱼,是什么样的鱼呢?”

谢小丁眨了眨眼睛,神色很调皮:“很大的一条鱼,有一人多长,鳞片的光泽很漂亮,骨刺看上去感觉很锋利,游的可灵活可潇洒了,就像一条龙。”

游方笑了:“你说的是中华鲟吧?……那么小华是什么鱼呢?”

谢小丁扑哧一声笑了:“他像条泥鳅,但是鱼翅展开有锯齿状的刺,好像是刚刚长出来的,还带着触须,嗯,不是泥鳅,更像嘎牙子昂丁鱼。”

谢勤呵斥道:“人家是客人,你就不能别胡说?”

游方赶忙劝道:“小丁一点都没胡说,她看见的就是这样,你们忘了我是来干什么的吗?”

华有闲在一旁见机插话道:“游哥虽然年轻,但对祝由科医术很有研究,而且还专门进修过心理学和神经医学,那是中西合璧啊,否则谢局长也不会让他特意来这一趟。”

谢小丁却咯咯笑个不停:“小仙姐姐真要你来给我看病吗?还不知道是谁看谁呢,我看就是想要我给她把把关,今天下午还打电话问我看见了什么。”

游方的神色有点苦:“你为啥笑成这样?”

谢小丁:“我知道你不会生气的,所以我就忍不住,我没病,有病也不让你治。不过你放心,我会对小仙姐姐说你做事很认真,人也好,而且很有本事,比我以前见过的医生都厉害,这样总可以了吧?”

她为什么笑?下午看见两条“鱼”进门,不远处就是长江,这两人的感觉就似从江里溜出来的一样,在面前吃饭、说话,还要给她治病,场面确实挺好笑的。在陌生人面前谢小丁装着没看见,但是家中很放松,因为谢小仙的关系,她也没拿游方当外人,所以想笑就笑了,而且一笑就止不住。

游方故意板起脸道:“你这是病,真得治!现在再看看我,还是一条鱼吗?”说话间悄然发动蜇藏心法收敛神气。

谢小丁看着他愣了愣,随即又笑了:“游方哥哥,你真的很有本事唉,以前在北京一个看过我的专家,姓朱,他也会这一手,让我看不清了。但你还是一条鱼啊,躲起来冬眠的鱼还是鱼,又不能躲着不出来。其实招待所的服务员小四也会这一手!”

小丁的母亲龚蓉劝诫道:“小丁,别笑了,这样没有礼貌!你也别没事就去欺负小四,就算人家脾气好,你也不能总调皮啊。”然后又问游方道:“你真的能治小丁的毛病吗?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全家人都会好好感谢你的。”

游方很干脆的摇头:“小丁妹妹其实没病,只是与众不同,如果说是毛病,我也治不了。”

谢勤夫妇闻言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虽然本就没抱太大的希望,但谢小仙特意推荐,他们心里总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没想到游方这么干脆的说没办法,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但紧接着两人的眼神又是一亮,因为游方又说道:“我虽然没办法,但是有人应该有办法,我认识一位这方面的专家,他以前就治愈过好几例类似的病例。我明天就和他联系一下,看他有没有空来重庆一趟?”

谢勤放下酒杯道:“真的吗?如果是这样,怎么能让医生上门,哪家医院?我们带着小丁去就是了!”

游方摇头道:“这位先生不是坐诊的医生,而是做专业研究的,经常在全国各地到处走,搜集整理病例写论文。我还不知道他在哪里呢,先联系一下试试,有结果明天就告诉你们。”

谢小丁嘟囔道:“既然没病,治什么治,我现在这样感觉挺好的!”

游方似笑非笑:“真的挺好吗?这可说不定!人家可是认识很多你这样的人,自然会告诉你为什么要治,该怎么治,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