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八十三章、你是一条鱼

游方要到达的第一站,其实坐火车更方便,但谢小仙一定要订机票,而游方听说华有闲还没坐过飞机,也就决定带着这少年一起飞来。

出了机场,华有闲很兴奋的说道:“飞机上的饭还有饮料原来都是免费的,我以为要比火车上更贵才对,游大哥要是不说,我还不敢要呢。”

游方笑了:“就算是收费的,也不能饿着自己呀,想帮你游大哥省钱吗?”

华有闲挠了挠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游大哥带我出来见世面,我当然能多学就多学,至于其他的能省则省。……我们去哪儿?我老家就是重庆的,原先叫万县,现在叫万州区,重庆市里我也比较熟。”

游方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个熟络的本地人陪着,哪怕就是方言讲的比较溜,出门也能省不少事,我们去火车站那边,你带路吧。”

……

重庆有九个主城区,自古以来的中心区域在渝中半岛一带,所谓渝中半岛是嘉陵江与长江汇合处形成的一个弯曲狭长地带,形状似S形的虎尾扬起,尾尖就是着名的朝天门码头。而重庆城区各处灵枢汇聚互应的地眼所在,并不在陆地上,而是朝天门所对的江心,也是嘉陵江与长江汇流冲击水势回旋之地。

重庆火车站就在渝中半岛上,长途汽车站离的也不远,这附近一带也和广州火车站差不多一样的人气杂乱,有不少招待所和旅店,同行业之间的竞争蛮激烈的。你只要背着包在这附近站一会儿,就会有人过来打招呼:“先生,要住宿吗?”甚至有的揽客者还会挤眉弄眼的暗示有特殊服务。

谢小丁家的琦琦招待所走的是中层路线,外表看起来就挺漂亮,内部装修也不错,总共五层楼,外墙贴的马赛克颇具现代感,每一层楼大约有十多个房间,有单人间和双人间两种。房间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里面空调、电视、热水器都很齐全,比较舒适价钱也不贵。

由于是家庭经营的,员工都是自己人。守门兼保安是谢小丁那位很帅气的二表哥,水电维修管道工是她朴实的大表哥。她表弟主要兼职揽客,因为他就是铁路职工,打一声招呼,再常常塞包烟请吃顿饭,就经常会有铁路工作人员帮忙介绍生意。

假如游方是坐火车来的,下了车想问问铁路工作人员哪里有招待所,可能就会有人很热心地说:“你朝左边走一个路口,有一家琦琦招待所,环境不错价格也实惠。”而游方就是在站前问了一名铁路工作人员,打听到了琦琦招待所具体怎么走。

长江沿渝中半岛东南侧拐了个弯,沿江边有一条滨江路,而小游子在广州住处的不远也有一条滨江路,但是广州的滨江路在珠江南岸,重庆的滨江路在长江北岸。

离琦琦招待所不远就是菜园坝长江大桥,桥这种建筑物,常有接引阴阳地气交融的效果,而长江水流转弯,也带动地气灵枢回旋,向朝天门地眼一带聚拢,此地风水局本有流动发散的特性。但就在琦琦招待所的南边,与江滩上的珊瑚公园相望的位置,有一座江心岛,恰恰形成了迎水朝案挽留之势,因此地气散中有聚,是旅途中很好的休憩环境。

不知谢小丁的父亲谢勤懂不懂风水,但在这个地方开招待所,地气环境选择的很好,也许只是一种巧合,游方尽管不想挑剔,但走到门前也暗中点头觉得很满意。

招待所一楼有个小小的前台,除了办住宿手续也顺便卖点香烟和饮料,游方与华有闲走进去的时候,前台后有个姑娘抬头看了一眼,小声嘟囔了一句:“进来一条大鱼和一条小鱼。”

游方以超常的耳力听清了,心里就是一惊。如果这家开的不是黑店,开张就等着钓鱼,那么前台里面的姑娘就应该是谢小仙的堂妹谢小丁了。游方当即就有点懊悔,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这一点,忘了发动蛰藏心法随时收敛神气。

谢小丁在国外读书,放暑假回国看父母,应该待在家里才对,怎么会跑到招待所前台当服务员呢?游方也没想到。

谢小丁心像所见,游方是一条鱼,这倒是非常贴切!说华有闲是一条小鱼,也很有意思。

游方的原计划是收敛神气发动蛰藏心法,第一次见面时试探一下谢小丁,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形成她那种病症?假如谢小丁在这种情况下看不出异常来,就说明她是天生的元神与识神交感,能发动心像所见,与平常所见相重叠。

这种病症治疗起来很麻烦,需要讲机缘,要么切断这种元神与识神的交感,要么传以秘法让她达到元神清明的状态。第一种方法有点可惜,浪费了这姑娘的天赋,而第二种方法很难,不是每个人都能修炼秘法轻松入门的,秘法是否可轻传还两说呢。

不论是哪种方法,想成功都不容易,但至少有具体的对症思路可寻。

假如谢小丁仍然能看得见,那就有问题了,很可能就是自幼经过反复诱发形成的心理癔症,只能进行诱导式调节舒缓,很难根治。假如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严重的话,对生活的影响也会越来越严重,确实就像谢小仙所说的那样,很难正常的找对象成家。

游方的第一步计划就没有成功,这也不能怪他,谁也不能无时无刻都运转秘法,就算是蛰藏心法这种神气消耗极少的秘法,也是需要凝神专注,不可能一天到晚都这样。

既然如此,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再想别的办法吧,游方领着华有闲来到前台招呼道:“住宿!”

有客人进门,那姑娘不主动招呼却要游方来招呼她,显然就是友情客串跑龙套的,不是这家招待所专门雇的前台服务员。

那姑娘抬起头道:“身份证!住几天,要什么标准的,几间房?”

游方看清了她的相貌,长的很漂亮,眼眉之间与谢小仙很有几分相似,只是下巴稍微有点尖,标准的瓜子脸,脸蛋粉嫩粉嫩的十分可爱。但她的眼神却让人有点看不透,与她对视时,深棕色的眼眸会有一丝眩幻感。

游方的第一感觉,假如是心理医生的话,遇到这样的病人会很头痛,弄不好反过来会受她的影响。

两人将身份证放在了柜台上,游方笑着答道:“一条大鱼带着一条小鱼,你看着办吧,找两个舒服的鱼缸就行。”

柜台里的姑娘愣住了,有点张口结舌道:“你怎么……?”

游方笑道:“人贵有自知之明,而后才能自清自明,你就是谢小丁吧?我经常听小仙提起你,说你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果然如此啊。”

谢小丁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又惊又喜道:“你——你就是游方?我今天特意在这里等你呢!嗯,真的好帅啊,难怪小仙姐姐……”她的眼睛看见的可不仅仅是鱼,也能看清楚真正的帅哥。

这丫头说话可够直接,谢小仙打电话说过游方要来的事,电话里肯定是千叮咛万嘱咐,要把这客人招待好。但谢小仙并没有说游方和自己究竟有什么特殊关系,只说是好朋友,帮过自己很多忙,原先想一起来结伴旅游,顺便看看叔叔婶婶还有小丁妹妹,可惜这次自己来不了。

她还说游方出身中医世家,精通传统的祝由科医术,专程来给小丁妹妹看看病症,说不定有办法。

但是谢勤一家人听说了想不误会都不行,年轻小伙,特别好的朋友,好到一起出去结伴旅游,还打算带到亲戚家见面,你说是什么关系?看来谢小仙最近在外地交了男朋友,不知道父母那边是什么态度,想带到叔叔婶婶家让长辈们先过过目,然后再通过他们向北京的父母吹吹风。——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至于给谢小丁看病云云,可能只是一种托词,姑娘家脸皮嫩不好意思直说,大老远特意跟着一个小伙过来,总得找个借口。再说了,多少医生拿谢小丁的病症都束手无策,游方就算懂点中医,也太年轻了,高明的中医哪有小伙呀?

谢小丁听说了更是好奇的不得了,她知道小仙姐姐在警校的时候就有很多追求者,但谢小仙人长的漂亮家世又好,眼界很高,根本没有中意的对象也没谈过男朋友。参加工作之后总说忙的很没时间谈恋爱,估计也是没碰着合适的。

如今做了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这样的姑娘看似条件好,但想找中意又合适的对象也挺难的,不料突然冒出来个游方,看来这小伙一定很出色。

谢勤夫妇是长辈当然稳重的多,不会乱开玩笑,但谢小丁一向有点调皮,知道游方今天要来,刻意从家里溜出来将招待所的前台服务员支走,就想等在这里给小仙姐姐把把关呢。她的眼神与正常人不一样,很想知道小仙姐姐这个对象究竟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东西?假如所见十分丑陋险恶,那自然是配不上谢小仙的。

游方打断了谢小丁的话:“我就是游方,小仙的朋友,来重庆办点事,顺便也看看你,一见到你果然眼界不同常人,能看出我是一条鱼。”

游方刻意要扮出一种高人形像,这对治疗谢小丁这种心因或元神之症非常重要,按通俗的话来讲,医患之间的心态关系很讲究,医生必须在病人面前建立绝对值得信任的权威,这样才能达到很好的配合与沟通状态,否则这种病没法治。

谢小丁却扑哧一声笑了:“你偷听到我说话了!”然后扭脸冲走廊里喊道:“小四,快来帮着搬行李,我姐夫和他的朋友已经到了!”

姐夫?谢小丁看见游方是一条鱼,又想起她曾经看见谢小仙是一只水鸟,鱼儿被水鸟盯上了那还有得跑?迟早会失身被擒!结果说话不注意一溜嘴,直接叫游方姐夫了。

游方赶紧一摆手:“小丁妹妹,不要乱开玩笑,我和你姐是好朋友,但不是那种朋友。”

谢小丁笑了:“现在还不是?”又冲走廊那边喊道:“小四,你在哪儿呢,怎么还不过来?”

“来了,来了!”随着话音,一个小伙从走廊楼梯口跑了出来,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五官棱角分明,模样长得挺俊秀很几分书卷气,说话带着闽浙一带的口音。

游方吃了一惊,不仅因为这小伙的气质不像普通的服务员,这人下楼时,曾以神识暗中查探前台的两位客人尤其是游方,若有若无的从各个方位锁定。这家小小的招待所真是藏龙卧虎啊,这位叫小四的服务员来历绝对不普通。

这人已掌握神识,功力还不弱,而且他运转神识查探时很有特点,并不是弥漫式的扫过,神识之力的运用很微弱,并不影响环境中的地气与游方的神气,本是察觉不到的,但在几个方位有接触式的扰动,一触即收。

一般在斗法、试法时,高手才会如此运用神识,而且是大范围、高强度的扰动,力量分布有明确的方位性。不动声色的试探中也能做到,这很不简单,对神识的控制要求相当高,可能这小伙修习秘法入门时就侧重于这一方面的淬炼。

各门各派的秘法传承都有自己的特点与擅长之处,这种运用神识的技巧,在试探时既省力又隐蔽,发动袭击时很突然不好防范。这小伙平时运用神识不自觉就带着这种特点,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很显然就是师门所传秘法的特色。

游方回忆起在松鹤谷中与千杯道人夜间闲聊,曾谈起谷中到访各派高人秘法传承的特色。可能是刘黎有叮嘱,千杯道人不经意间讲解的很详细。现在回想起来,这小伙运用神识的手段,竟极似九星派“九星宫”秘法传承。

九星派穿杖堂主孙风波运用神识的方位控制能力,游方是亲身领教过的,他曾近距离突然拔枪前冲,迅速打空了两把五四手枪的弹匣,居然一枪都没打中,甚至连孙风波的边都没沾上。孙风波当时死在他手里,实在是个意外中的意外。

他难道是九星派传人?九星派掌门沈慎一以及门中几位堂主游方都见过,当时却没见到九星派年轻一代的晚辈弟子。

游方心里纳闷,那小伙眼中也有一丝失望之色,但随即就释然的笑了。游方的修为境界比他高、功力也比他精深、尤其是对神识的控制与运用最为精微。当谢小丁打照面说他是一条鱼之后,游方下意识的就发动蜇藏心法收敛神气,处于凝神专注的状态。

正准备再多问几句话呢,这位小四就来了,游方的反应很快,小四展开神识稍有触动,他已内敛神识绵绵若存,平常气机展现并无任何异常。在小四眼中,游方神气完足体魄康健,身体素质非常好,但是在秘法修为方面的痕迹是一丝都没有。

“游哥吗?你们终于来了!小丁都等半天了,快上楼,房间都准备好了。擦把汗洗个脸,天气挺热的。……这位老弟怎么称呼?”小四很热情的上前打招呼。

“他叫华有闲,是游大哥的朋友。”还没等华有闲说话,看过身份证的谢小丁抢着回答了。

游方一摆手:“不要叫我哥,我未必有你年纪大。”

谢小丁又抢着说到:“小四,游大哥比你小两岁,看上去可比你成熟多了。”

小四一伸手:“游……先生,我来帮你拿行李吧。”

游方随身带着两个包,除了一个双肩背包,还有一个手提式有肩带的名牌旅行包,是谢小仙特意到商场给他买的。除了换洗衣物和随身日用品之外,他还带了不少零碎,罗盘、秦渔、画卷、铁狮子、一堆晶石等所有重要东西都在随身背包里,其中秦渔上飞机前还打了包装带着工艺收藏品证书走专门的托运,下了飞机才取出来。

华有闲也背着一个双肩旅行包,手里帮游方提着另一个包。小四一伸手去接华有闲手上的包,另一只手还要接过游方肩上的包,游方与华有闲都说不用客气,小四笑道:“你们是客人,我是服务员,帮着拿行李是应该的。”

游方也不坚持,将自己的背包给他了,显得很随意,又把华有闲手中的包拿了过来,没让小四拎两个包。游方那个背包里的东西可不简单,但还是用老办法,以各种晶石混杂湮灭物性,在高手神识中也没什么异常。

三人上楼,谢小丁也要跟上去凑热闹,小四劝道:“你把阿美打发走了,你自己再一走,前台就没人了,来了客人怎么办?等我把游先生和小华送上楼,再把阿美叫回来吧。”

在楼梯上游方随口问道:“小丁叫你小四,请问贵姓啊?”

小四答道:“我姓沈,叫沈四宝,这里的人都叫我小四。”

沈四宝?在松鹤谷中各派议事的时候,卧牛派掌门牛月坡曾问九星派掌门沈慎一:“沈掌门,您家四宝怎么没来呢?”沈慎一当时答道:“四宝年纪还小,修为尚未到达‘移转灵枢’之境,前年自己出去闯荡了,小小年纪阅历一番也好。”(注:参阅本书一百三十六章、你可不能走。)

游方的记性非常好,立刻就想起了这一出,原来眼前的小伙就是沈慎一的独子沈四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