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八十二章、携你入境

一听游方谈起了自己的工作,谢小仙终于抬起了头,反问道:“净说外行话,武警部队是说调就能调的吗?除非有威胁到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重大事件。我没权力直接调动武警部队,只能在事态超出了警力控制的情况下,才能向上级申请。”

游方无奈道:“我也了解这些情况,所以只能是提醒,你说过我很神奇,但世上能令你感到神奇的人绝对不仅仅只有我,我永远不会伤害你,可你要对付的歹徒却是穷凶极恶。……小仙,你看着我,好好看着我,今天我要向你证明一件事。”

谢小仙不明所以抬眼看他,游方也看着她,两人隔着餐桌对视,谢小仙的眼神很复杂含着幽怨,显然刚才那番话对她的内心冲击很大。然而她刚刚看见游方的眼睛,就觉得眼前一花,周围的一切景物瞬间发生了改变——

他们置身于一片广袤的山水中,周围群峰竞秀、远山草木葱茏,身边有烟云飘荡,山脚下有泉溪叠流汇成大大小小如珍珠链般的水潭。他们坐在一座不高的半山坡上,有一株不知名的大树,茂盛的枝桠如伞遮蔽头上的天空,两人之间还是那张餐桌,但座位却变成了洁白如玉、温润的山石。

这情景如梦似幻,但感觉竟似完全真实的,坐在树下有山风拂过脸颊,很是清凉惬意,可以听见山脚下的流水声,淙淙悦耳。谢小仙已经傻了,好半天才怔怔的问道:“游方,怎么回事,我们在什么地方?”

游方平淡而温和的答道:“这是我采携天下山川风水灵气,炼就的一幅画境。我知道无论怎么说,你都很难理解我想告诉你的一切,只能向你演示这神奇,把你请进这画境中。它似画而非画,一些感应都是真实的,并不完全是幻境,你如果在这里受了伤,也可能会真的受到某种伤害。……但是放心,现在你是绝对安全的。”

谢小仙难以置信但又不得不信,冲旁边微微点头像是在打招呼,眼神掩饰不住的好奇甚至还带着一丝审视与矜持,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又转过头来傻傻的问道:“游方,她是谁?为什么不动不说话,难道就是你的那位情人吗?”

这里还有第三个人,秦渔身披薄雾般的轻纱长裙静静的侍立在大树下,妙曼的胴体若隐若现,妖娆与明媚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感,同时呈现于一身却又显得那么自然。

出现在这个奇异的场景中,秦渔原本的诡异气息反倒不是那么引人注意,因为这个场景本身已经够诡异,她只是显得更加神秘,而且美的无可挑剔、几乎令人窒息。谢小仙看着她先是一惊,接着又疑惑不解,甚至莫名有一丝说不清的酸楚。

游方笑了笑反问道:“你不觉得她有点像你吗?特别是眼睛!……她其实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就像我们这张餐桌旁并不存在这片山水,只是心像所见的一个形像,而你,只有在这里才能看见她。”

谢小仙:“她究竟是谁,和你什么关系?”

游方:“就像你妹妹谢小丁将你看成了一只水鸟,她是一把剑,而你在这里看见的却是一个人,这柄剑是我的随身法器。”说着话一招手,秦渔的身形化为一道如月光般的剑芒,飞入游方的手中,变成了一柄短剑。

谢小仙彻底懵了,脑筋几乎反应不过来,下意识的站起身摸了摸眼前的桌子,又绕过桌子走了几步来到了游方的身边,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肩膀,感觉他是“真”的,然后用双手从背后搂着他,怯生生的望着四周问道:“这是梦吗?”

游方平静的答道:“你可以把它当作梦境,但它并不是你以前所了解的梦境,而是真实的感应,其实你可以尝试着从这画境中出去,试一试,看你能不能办到?”

谢小仙望着周围的群山秀水:“你能带我去这山中游玩吗?”

游方的神情终于有些无奈:“理论上完全可以,山是山,水是水,而且是精意凝炼的有灵山水,但我还没有那么大本事带你走遍这山水之间。让你进入这画境中与我对谈,如举起千斤重物般艰难,你还想让我举多久,想累死我吗?”

谢小仙这才注意到游方的脸颊上已经出汗了,这汗非常细密,不在近处仔细看几乎看不见,汗水化成了一丝丝淡雾,他的头顶上似乎有朦胧的白雾升起。

“那你为什么不带我出去?”

“我希望你能自己出去。”

谢小仙看了看周围:“我该怎么办呢?”

游方答道:“你只要心志坚定,就似下定决心拒绝某种诱惑,而且很清醒的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事情,理论上也可以不受这画境所扰。”

“哦,是这样啊!”话音一落,谢小仙发现周围的山水消失了,她仍然在客厅里,与游方隔着餐桌对坐,并没有真的站起来走过去从身后搂住他。而游方手中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剑,就是刚才那奇异的画境中所见,头顶上还有淡淡的白雾正在飘散。

谢小仙完全被震惊了,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而是如何理解与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亲身的经历甚至超出了她的想像,心里消化这件事还需要一段时间。

“游方,我们回来了吗?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办到的?”谢小仙隔着桌子伸手抓住了游方的手腕,语气急促的问道。

游方想了想答道:“不能说是回来了,因为我们哪里都没去,一直就在这里!你妹妹是怎么看见那些东西的,她解释不了,而我要解释起来也非常难,我之所以答应去重庆看看你妹妹的病症,就因为我有这样的本事,这是练出来的。

你展开心灵并不抗拒我,所以我能轻易将你带入画境。而你果然有一身正气、心志坚定,明白了所以,就能够脱身而出。但还有一点你要清楚,我没有丝毫伤害你的意思,没有用这幅画境去困住你,更没有利用它展开攻击,再仔细想想,这种处境,其实也可能相当危险。”

“有什么危险?”谢小仙突然觉得嗓子眼发干,一边说话一边喝了一大口啤酒,她的手已经伸到了桌子对面,并没有意识到拿的是游方的杯子。

游方举起手中的短剑道:“如果我刚才不在画境中,只是把你摄进去了,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瞬间,我想伤害你的话,你能躲得过我的剑吗?”

谢小仙的脸色变了变:“那是你,我才会那么信任,虽然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刚才我不是自己出来了吗?”

游方收起剑摇了摇头:“你能出来,一方面是因为你的心志坚定,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的神识之力已弱,不论你能听懂多少,事情就是这样。假如有人用类似的手段对付你,绝对不会这么麻烦,也不会用这么长时间,只要有那么一瞬间发动攻击,你的处境就已经相当凶险,再仔细想想,难道不是这样吗?

我今天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你真正相信,世上的遭遇可能神奇的超出你的想像。我有这种手段,而你参加的那个专案组要对付的人,也可能拥有类似的手段。小仙,听我一句劝,不要去,太危险了!我不能眼看着你涉险。”

谢小仙低下头很长时间不说话,游方也不说话,他知道她需要时间好好接受这个事实,不论能不能理解。客厅里就这样保持着沉默,谁也没有再动筷子,一桌饭菜已经冷了。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谢小仙才抬起头,眼中有晶莹的光芒在闪烁,微撅着嘴唇说道:“游方,这是你的秘密,相信你是不愿意轻易告诉别人的,今天说了这么多,做了这些,原来就是想劝我不要参加专案组。谢谢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激才好!

我不参加专案组,也会有别的警察参加,警方的职责所在,不论它有多少问题,这些事也必须要做,否则这个社会已然崩溃,我们也别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你把我当亲人一样关心吗?但你别忘了,谁家的亲人不是亲人!”

游方长叹道:“既然这么说,我是无法劝阻你了,其实我了解你,你如果没有这种心志,刚才根本无法主动挣脱我展开的画境,这个结果我早就想到了。但我今天提醒你的事,你一定要注意,求求你了!”

谢小仙:“我会注意的,假如我真有……”

游方立刻打断道:“假如你真的遇到了什么状况,不论在哪里,希望你能及时通知我,不知道这违不违反纪律?但我绝对不会妨碍你们警方办案的。”

谢小仙又低下了头:“我觉得脑子好乱,想休息一下。”

游方站了起来:“刚出院,是应该好好休息,我说的话,你也需要好好想一想。”

小仙起身回家,看她走路的样子和梦游也差不了多少,就这么点路游方也要送,一直将她送到了对门,送进了卧室,说了一句:“好好休息吧。”

上床休息当然要换衣服,游方转身走了出去,正准备把门带上,谢小仙却突然也转过身来,伸手从后面把他搂住了,脸贴在他的肩胛上喃喃问道:“你今天说过,说不定哪一天,你可能就会一去不回,我参加这个专案组,也可能会回不来吗?如果是那样……”

游方在胸前抓住她的手,截住话头道:“你不会有事的,今天说这些,只是提醒你小心而已,那只是最坏的情况,未必会发生、发生了也未必来不及反应,事先有准备未必不能对付。

专案组在广州,你目前负责的工作还是档案调查、线索收集,现场冲突的可能性不大。如果发现嫌疑人,你最好提醒那些负责现场抓捕行动的同事,一定要注意互相保护,人数不能太少,不要给别人偷袭的机会,那些歹徒再有手段,也不可能公然与警方对抗。

我也不会有事,怕天下掉陨石,还能不出门了?凡事谨慎些就是了。你现在不是很清醒,而且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谢小仙:“你可不可以不走,我有点怕。”

游方:“堂堂公安局长,你怕什么?”

谢小仙:“我怕做噩梦。”

游方:“我不走,我就在外面。”说着话他轻轻分开谢小仙的双手。

她却在他的手心放了一串钥匙,弱弱的说了一句:“这是我这边的钥匙,你帮我拿着。”

游方想了想,点头道:“好吧,我帮你拿一套备用的,有空的话,还可以帮你收拾收拾屋子,有什么事也方便。你看看这里,已经五、六天没收拾了吧?桌子上都落灰了,你出院前我想帮着打扫来着,可惜忘了问你要钥匙。”

……

等谢小仙恢复清醒可以平静的回味,不论她能理解多少,游方这么做,等于刻意在疏远两人之间的某一种关系,但从另一个角度,他们的情感世界似乎离得更近了。

聪明如小游子,也不知道这么做的结果,他已经没有退路的选择了坦白,确定谢小仙绝对不会伤害他才决定这样做,至于其他的,听天由命吧,还能怎么样?

……

重庆被称为山城,据说是中国城区面积分布最大的城市,也确实很难找到地势与地气变化如此复杂的一座城市。它的城区内以及周边一带山川,几乎是各种风水格局荟萃之地,从极宏伟到极细微,从极险恶到极美妙,从阴森汇聚到阳和灿烂,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到历代人工遗迹,方圆数百里之内几乎应有尽有,难怪地师刘黎会把老窝安在这里。

就算没有别的原因,游方行走天下山川炼境,也迟早要到这里来。

重庆处于四川盆地的东部边缘。川中平原沃野千里,自古有天府之国的美称,地气生机拢聚利于涵养生元,在没有战乱的和平年代,也是人口繁衍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之一。长江穿重庆而过,是一条带动风水灵枢运转的大动脉,向东方截断巫山而出,形成了瑰丽雄峻的三峡。

三峡是四川盆地庞然地气的一个宣泄口,也是川中涵养生元之气的发散地,从局部来看,有些地方的风水极为险恶,但从整体来看,正是由于三峡的宣泄与发散,使盆地拢聚的生机不僵不滞处于灵动之中。看似不是完美无缺,却是动静之间的冲突与相容。

假如没有这条长江、没有冲开缺口的三峡,川中平原的地气将会显得呆板凝滞,不复天府之国。

长江经过三峡的落差很大,水势回旋缓急变化不定,冲入两湖境内形成洞庭湖水系。洞庭湖水系是长江奔腾出巫山、带动地气灵枢宣泄急冲之后,第一个天然的容纳收束之地,安抚这条沛然怒流重新变的温顺含情。过了洞庭湖进入长江中下游平原,便是自古以来的鱼米桑蚕之乡。

从川中盆地到洞庭湖水系,从风水学“山河大地盘”来看,形容其大格局就是人人皆知的一个成语——来龙去脉。

洞庭湖水系容纳收束长江这条来龙的宣泄急冲,当天时之变超出了它天然的容纳收束之力,下游便会遭受水患。所以长江中下游平原的鱼米之乡,也是自古水患频繁之地,老百姓几乎都见怪不怪了,凡风水佳局大多有利有弊。

千年以来,特别是近数百年来,由于人烟分布日渐稠密,人为地不断蚕食,不仅天然的巨型水库古云梦泽早已消失,洞庭湖以及下游的鄱阳湖水系也不断消退,容纳收束长江地气宣泄急冲的能力越来越弱,长江中下游的水患越来越严重、越来越频繁。

如今在上游前后修建了葛洲坝与三峡水库,特别是三峡水库从风水角度也能起到缓解与容纳地气灵枢运转宣泄急冲的作用,是一种人工的改善与弥补。这么做确实非常有必要,但另一方面,天然的风水格局动静之间的冲突与平衡,也要注重保护不能破败,不要增加人工改善的难度与弊端、减弱人工弥补的效用,这一点更重要,且不是一代人的责任。

凡是水利从不孤存,也要融入到整个环境的风水局中,古时在川中修建都江堰的李冰父子,就算以今人的眼光看,也是风水巨匠。

当然了,这种宏观上的风水大地盘,无论什么样的高手也不可能展开神识完全包容,从卫星地图上虽可见其概貌,却不能直接感应其生机灵动。游方需要走过天下山川将之炼入胸襟,这胸襟阅历有多宽广,袖中画卷的意境就有多深远。

寻峦玉箴中的见知灵引虽然被抹去,但是游方并不知道,他因独特机缘自悟的炼境之法,竟与寻峦派祖师赖布衣留在玉箴中的秘传真意暗合。寻峦玉箴中的见知灵引是什么?其实就是风水大侠赖文俊行走天下山川所感悟的灵性见知。

只不过赖布衣的手段比此时的游方高明多了,根本不需要袖携有形画卷为炼境之辅。他的秘法修为已达到“神念合形”的境界,走遍千山万水之后,直接以神念将胸襟所阅天下山川的见知感悟凝炼于一枚玉箴中。

假如后世弟子达到神识化神念的境界,神念读玉箴如阅赖布衣走过的天下山川,是留于历代传人的宝贵财富。刘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没有告诉游方,否则小游子非得懊悔死不可!

而如今的游方,无意中也追随着当年赖布衣的脚步,带着华有闲来到当年的古渝州,如今的重庆直辖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