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八十一章、坦白

游方叹息道:“因为我,你在赌气吗,赌气也不能不要命啊?”

谢小仙低头道:“是有点和你赌气,但也有别的原因,你知道吗,这个案子可能会查出李秋平还有吴教授的下落,你不是一直很关心吗?杜秀才团伙,是吴教授协助警方打掉的,现在查到的新线索显示,杜秀才团伙与狂狐团伙看似没有关联,但上线很可能都属于同一个跨国犯罪集团。

吴教授可能已经发现了这个线索,可惜他失踪了,直到今天警方才重新将这一系列大案串联起来,部里决定并案处理成立专案组,任务层层下发,最后由广东省厅牵头在各地抽调相关人员。本来没有调我去,但我主动申请加入,再加上狂狐专案组我也是主要负责人之一,所以领导也就批准了。

外交部门和警方的外事部门已经给美国领事馆还有洛杉矶警方发了案情通报,至于对方会怎么处理我们管不了,毕竟法律制度不同,这个专案组的主要任务就是查获该犯罪集团在境内的所有活动线索。”

这么说起来还真和游方有点关系,游方第一次找谢小仙帮忙就是查吴屏东的下落,而吴屏东协助警方端掉了杜秀才团伙,后来游方混进了狂狐团伙,亲耳听大光头说吴屏东死在他手里。而今天他才第一次知道,杜秀才与狂狐竟然都是唐朝和那一伙人的下线组织,吴老当初摸对了。

隐秘的无冲派以及其所属的跨国犯罪集团,不论其势力再大,也不可能在中国境内公开与整个警方以及国家机器对抗,只能采取隐秘行动的方式,吴老的遗愿就是想把他们揪出来,而地师刘黎监察天下风门的职责所在,也想将之铲除,只是有些力不从心。

唐朝和入境欲对“梅兰德”不利,游方想的只是怎么把他钓出来拿下,而如今回头看,师父刘黎考虑的则更加深远。刘黎借势而为,杀人留书,推动警方成立了专案组,这是一手很高明的“借天梯”,而且借的是威风凛凛、气势堂堂。

师父说的对呀,历代地师就算浑身是铁自己又能打几根钉?

警方成立专案组游方当然高兴,但是这个专案组的代号叫刘黎多少让人觉得很别扭,而且从个人角度,他也不希望谢小仙参加这个专案组。那帮人如果真有高手,假如发生遭遇性冲突,对办案警察来说那可是相当危险的,不能与整个警方对抗不等于他们会害怕某个警察。

“你都这个样子了,不去不行吗?”游方尽量温柔的劝道。

“我是副组长。”谢小仙低下头,似是有点愧疚的答道。

游方举起了手,对着她的腿做势欲击:“我干脆把你的腿打折了,这样你还得躺在医院里,就没法去专案组报到了。”

谢小仙抬头看着他,神情楚楚可怜,游方装腔作势举了半天手,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放了下去道:“什么时候报到?”

谢小仙:“下个星期,我应该已经出院了。”

游方:“我真不该治好你的病。”

谢小仙的语气像是在撒娇:“你能眼看着我活活饿死在医院吗?”

游方:“你这么拼命也不是个办法,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谢小仙眨了眨眼睛:“趁着现在还年轻,事业上就应该多努力,不过你别着急,等我调回北京很可能是坐科室,也是每天上班下班,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没规律了。”

游方苦笑道:“这和我着急不着急有什么关系,身体是你自己的!”

谢小仙岔开了话题:“你什么时候去重庆,打算呆几天?我帮你订机票,你直接拿着身份证去机场就可以了,到地方吃住不用操心,就住在我叔叔家开的招待所里,他们有标准间,给你安排最好的。我知道你这个人吃东西挑剔,住的地方看似随便,但也挺讲究的。”

游方:“你不用特意这么做,我去重庆只是顺道,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可能还要处理点别的生意。再说了,我也不一定拿你妹妹的病有办法。”

谢小仙却坚持道:“不行,早就说过请你去重庆旅游,说好了的,就是我请客!这些年你帮过我那么多,我却从来没有真心真意答谢过。”

游方不再与她争执,点头道:“那好吧,你帮我订一张去重庆的机票,时间在你出院之后,我去看你妹妹的时候就住在那家琦琦招待所,其他的事你就别管了。”

谢小仙终于满意了,却又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那就这样吧,你的身份证能坐飞机吗?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游方笑了:“你又不是没查过,当然没问题,其实你可以再查一查,说不定会有新发现的。”

谢小仙很不好意思的说:“不关心你的话,干嘛要查你?”然后又一指床头柜上的碗:“我还是觉得饿,能不能再吃一碗?”

游方摇头道:“不能!你的胃还很弱,需要好好养,冲两袋藕粉已经够多了,一次不能再多吃,觉得饿是因为胃部机能开始恢复正常了。”

谢小仙一撅嘴,很委屈的点头:“那好吧,你是医生,我听你的。”

游方看着她,心里隐隐约约觉得有点不妥,想了半天,一咬牙还是站起身来说道:“谢警官!”

谢小仙一愣:“干嘛这么叫我,又怎么了?”

游方:“你没怎么,是我这个小游子有事要向你交待,有些话,不得不坦白。”

谢小仙闻言不禁心里怦怦乱跳:“坐下说,搞这么严肃干什么?”

游方叹气:“叫你谢警官的时候,我不得不严肃,可惜今天不能说。”

谢小仙:“为什么今天不能说,你想什么时候说?”

游方一指病床上方挂的点滴:“等你好利索了,一点毛病都没有了,我们在家里说,这个地方没法认认真真的谈话。”

不知道为什么,谢小仙很紧张,却故作轻松道:“我知道你喜欢讲风水,嫌医院里有病气吗?”

游方看出来她紧张了,这种情绪对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好,也很轻松的一挥手道:“小仙的病房里怎么会有病气?要说有,有的也只是仙气,病气的话,我早就给驱散了,你就放心养病吧。”

……

谢小仙总算没事了,游方也松了一口气,两人之间似乎不可化解的冲突竟这样过去了,而且她将要参加刘黎专案组,这让游方很是牵肠挂肚,这一专案的调查也绝对与他直接相关。

到了这个时候,有些话、有些事情,他也该跟谢小仙摊牌了,但一定要等到她病好了之后。

第二天下午,游方特意去找宋阳,把他拉到饭店后面的胡同里说话,宋阳很纳闷的问道:“老弟,你有什么事,非要到这来说?”

游方:“我还真有事找老哥商量,想借你们饭店的一个伙计,工钱我付,假如忙不过来,你就暂时再请一个帮工吧,顶多两个月。”

宋阳一下就反应过来了:“你想把小闲领走,干什么?”

游方:“我最近接了一票生意,跑一趟重庆码头,当个江湖郎中给人瞧瞧病,身边缺个小药童,就想带着小闲充个数。这不是什么冒险的活,就是想带他出去见见江湖世面,顺便也有个架门槛的帮手,你放心,我不会和你抢徒弟的,更不可能和你抢女婿。”

宋阳给了他一拳:“这话说的,谁怕你抢徒弟了?就不知道小闲有没有空,这几天俺家引佳也放暑假了,天天吵吵要小闲哥哥带她出去玩。”

游方笑了:“你这借口找的可真不好,还拿你们家闺女说事!华有闲有没有空,还不是你宋老板说的算的?真想收徒弟的话,总得让他见见世面,你还不放心我?”

宋阳嘿嘿笑道:“主要是小闲太能干了,这一阵子他招呼客人、跑堂、结账,比另外一个伙计强多了,原先我干的话全让他给包了,有他在,我可舒服多了,感觉真的当老板了。”

游方伸手敲了敲他的肚子:“你不觉得最近太舒服了吗?看这肚子,还想继续发福啊?”

宋阳拍着肚子道:“开饭店的有肚子,就像演戏的脸面!不过你说的也对,小闲这孩子是应该多长点见识,我又没那个时间,老弟要是有心的话,路上就多教他几手,老哥我谢谢你了!”

……

谢小仙年纪轻轻,身体素质本来就不错,恢复饮食之后,这突发的急病很快就好了,除了身体稍微有点虚、气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之外,并无什么大碍,更重要的是,她的心情好多了,不再像前两个星期那样郁闷,三天后就出院了。

出院后的那天下午,林音本想叫游方和谢小仙去吃饭,结果却发现谢小仙自己去超市买菜了,于是就没叫了。谢小仙拎着菜没去自己家,而是去了对门的游方家,下厨做饭。这让游方是受宠若惊啊,谢局长刚出院,就亲自为他做了顿饭!

谢小仙平时不怎么做饭,加班的时候就在单位吃盒饭,工作忙经常在外面对付几口,宋阳的大排档她也常去。

游方进了厨房尽量想找点事情,谢小仙却笑着把他推了出来道:“你除了会冲藕粉,还会做什么?先看会儿书,就等着吃吧。”

游方厚着脸皮道:“那就辛苦你了,回头我洗碗收拾灶台。”

吃饭的时候,先说了几句互相祝福的话,他祝她身体健康,她祝他学业有成,然后谢小仙提起了正事:“游方,那天在医院里,你说有话要对我讲,现在回家了,你可以讲了吧?”

游方放下了筷子,清了清嗓子,神色郑重道:“手伸过来,先给你把把脉。”

谢小仙忍不住又紧张了,心里怦怦乱跳,表面上却神色镇定的伸过手道:“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受得了!”

游方却一本正经的闭上眼睛给她把脉,过了几分钟才点头道:“嗯,你真的没事了。”

谢小仙着急了,用筷子敲着碗:“你快说啊,别卖关子了,还这么多花样。”

游方说话了,语气很舒缓:“小仙,我们认识很久了,我是个江湖小混混出身,有很多事你并不了解,其实我犯过法……”

见他说的太认真,谢小仙笑着打断了,这笑容很轻松却也显得有点心虚:“你犯过什么法?在中关村卖盗版碟还是在潘家园捣腾假古董,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嘛?”

游方做了个手势:“你别打岔,听我慢慢说!我曾追杀歹徒千里,也曾被人追杀万里,将来恐怕还会有这样的遭遇,我不想这样,但却有自己的责任,这一辈子恐怕都摆脱不了。你应该能看出来,我以现在的身份过着这种平静的生活,就像你希望看见的那样,但我还有另一种身份,充满了江湖中刀光剑影的凶险,说不定哪一天就一去不回。”

谢小仙的笑容还在,但却显得很不自然:“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看你说的,哪有那么夸张?又不是小说里的江湖。”

游方叹了一口气:“我不是在开玩笑,你知道吴屏东教授的事情,他是我的人生导师,他是怎么做的、又有怎样的遭遇?生活可能比艺术更夸张,而人间就是一个大江湖,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

我以前犯的法,现在回想起来从未后悔过,哪怕面对我不可承受的后果,我也一样会去做的,死里逃生的经历已经不止一次。你是警察,我可以告诉你,这些都没有留下法律证据,等吃完这顿饭,我也不会承认我说过。

你叫我小游子,我真是小游子,我学了一身功夫,不是为了争斗什么,只是为了有健康的身心去享受生活。有一点我告诉你,不是不得已,有些事我绝对不愿,我从来不是一个想惹麻烦的人。

还有一点请你放心,我可以发誓,我绝对不会为了自己的欲望去践踏你所守护的法律原则与法理精神,这是世上必须要保护的尊严。如果我犯了法,证据确凿,落在你手里我宁愿接受一切惩罚。但我也可以发誓,这辈子,我绝对不会让这一幕在你眼前发生。

你也是我背负责任要守护的人,尽管我能做到的很有限,就看你怎么去理解这句话了。”

谢小仙的笑容消失了,嗓音有些发干:“你,你,你还想说什么?”

游方想了想:“既然要交代,那就彻底交代。我还有一个情人,我们之间犯过错误,后来我又救了她,于是她……这是个非常老套但是很真实的故事。她非常出色,是那种很多男人都想追求但她又不必依附任何男人的女人,如果她对我的心意不改变,我也没办法改变她。……其实我不是一个好男人,仰望星空审视内心,我很多情,但是不愿看见我在意的人被伤害,所以我也很小心。”

谢小仙又笑了,这笑容却像是勉强挤出来的:“是不是好男人,你自己说了不算,别人说了也不算,得当事人说了算。……小游子,我知道你满嘴跑火车的功夫,我这刚一出院,你就想逗我穷开心?”

游方也笑了,笑容很苦涩:“我说的是实话,不论你信不信,今天我都要说。”

谢小仙看着她,嘴唇渐渐有点发白,默然半天却开了一句玩笑:“你会不会还想告诉我,其实你在家乡已经娶了好几房媳妇?”

游方摇头:“那倒还没有,法定年龄都不够呢,我还有一个多月才满二十二周岁。”

谢小仙:“嗬!你可真是守法好公民!但是不对呀,按你身份证上的日期,十月份才过生日。”

游方无可奈何道:“小仙,你又不是不清楚。”

谢小仙:“那你说一句实话,你到底那一天生日?不许撒谎!”

游方:“阳历的话,是8月26号。”

谢小仙追问道:“你刚才说的话,就是那句‘你也是我背负责任要守护的人’,是真的吗,什么意思?”

游方很干脆的点头:“当然是真的,但我不想解释。”

谢小仙:“你刚才发的那两个誓,也是认真的吗?”

游方看着她,目光很清澈:“绝对认真!”

谢小仙被他直视的目光看得有些不知所措,低下头又问道:“你又怎么能证明呢?”

游方坦然道:“空口无凭的话是证明不了的,但是我将来自有办法向你证明,别忘了你说过我很神奇。……谢警官,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谢小仙低着头道:“在这里,不要叫我谢警官,如果你真把我当朋友的话。你说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相信,我只知道你做事很小心,从来不愿意伤害人。”

游方仍然看着她:“你不问了,但我还有话要说,否则今天我就白说这些了。最重要的话不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有关。你参加那个专案组需要对付的那伙人,我在江湖上也隐约有所风闻。他们其中有些人可能手段绝对不一般,不是你这样的警察拿着手枪能对付的,如果有什么状况,最好立即请求武警部队支援,不要自己带着人贸然去缉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