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八十章、我喂你

游方将周身神气与内劲都凝于指尖,内劲外化之功却不伤人,而是补益驱邪,这可比以指力伤人难了十倍不止,普通的习武者也根本不会,这么做看似无声无息,却极耗体力。

但另一方面,两人何曾有过如此的亲昵的肌肤接触?游方左手握住她光溜溜的小腿,右手指尖从足三里到梁丘穴来回轻揉,她的肌肤很光滑紧致,腿很结实很有弹性,手感非常饱满,但将关节筋骨抻直后,却明显有一种无力感,那是病体虚弱的原因。

怜惜之情不禁油然而生,以前的游方,对她只想敬而远之,潜意识里有点怕她,因为谢小仙在他面前展现的完全是强势的一面,而现在的感觉可完全不同!他在心中尽量对自己说:“她是病人,我只是在给她治病而已,一会儿就好了。”差不多快把唤魂术给自己用上了。

谢小仙为人开朗大方,但毕竟是个黄花姑娘,幸亏游方事先说了一句“你把我当个大夫吧,别介意!”尽管如此她也是臊的不行,本能的想拒绝却似乎没有勇气,只能随他怎么办了。她第一次清楚的感觉到在他面前是这样的柔弱,却又宁愿这样柔弱,内心深处甚至有一丝莫名的期待。

将腿伸直按住,指尖劲力透过梁丘穴时,大腿外侧的肌肉和韧带会有轻微的震颤感,一直延伸到上腹部,这是身体自然的反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以此为诱因,谢小仙却别有异样的感受。

她觉得他的指尖发烫,手也好热,一股暖流弥漫而来荡漾全身,麻酥酥,身体软的就像一朵云,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这朵云偏偏随着他的手指在发颤,不仅是从整个大腿到腹部,全身甚至喉咙和乳尖都在微微战栗,这可能是补益的元气冲盈足阳明胃经上端的人迎穴与乳根穴的反应,也可能不仅是这个原因。

天呐,他的指尖究竟在揉什么地方啊,难道仅仅是侧膝吗?谢小仙的呼吸听上去已经是喘息,忍不住想呻吟,甚至感觉身体深处有些湿润了。

游方好似也有感觉,抬起头,语气很平和,就似带着能吸收一切杂乱情绪波动的磁性,轻轻说了一句:“不要胡思乱想。”

谢小仙突然把眼睛闭上了,但鼻翼明显随着呼吸开盍,长长的睫毛也在微微的颤动。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离开了病床,不知飘荡在什么地方,然后又飘落下来。因为游方已经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放下她的裤腿,轻轻盖好了毯子。

谢小仙睁开了眼睛,恰好与游方目光对视,两人不由自主的都把视线错开了。就听游方问道:“感觉怎么样?”

如果仅仅就是治疗胃部痉挛症状,随着游方的指法,应该有一股暖流从上腹部升起,胃部会有如涟漪般星星点点的刺痛,接着会有一丝丝如针尖般的寒气向腹外发散,接下来会感觉很温暖、很舒适。

而她的感觉超出了游方以内劲透体指压按摩的效果,很大程度是她自己的心理和生理产生的反应。怎么样?谢小仙没法形容出来,甚至不好意思说。等她回过神来,尽量以平淡的语气回答,眼神却掩饰不住的惹人怜,弱弱的说了三个字:“我饿了。”

游方露出了微笑,这笑容几乎淡的看不清,也尽量平和的说了一句:“你没事了,应该可以吃点东西了。”

然后他站起身伸手拿走了床头柜上的一样东西,那是一枚装在有机玻璃罩中的矿物晶,六棱柱形两端是六棱锥,三个部分的尺寸比例相当完美,每一条空间棱线都毫无瑕疵,蕴含着神秘的淡紫色光泽,带着分明的锋芒。

这就是他曾送她的那枚紫晶石,谢小仙住院时却把它放在床头,游方又说了一句:“这东西,我拿走了。”

谢小仙终于着急了,想坐直身体却感到有点晕眩,没坐起来,微微喘了一口气道:“你送我的,就已经是我的!”

游方解释道:“我暂时帮你拿着而已。这枚紫晶石,放在书桌或办公桌上,可以使精力更容易集中。但它不能放在床头柜上,日常生活中对温养脾胃没有好处,看来我确实是不够关心你,明知道你的工作压力很大、饮食经常没规律,却忘了提醒你这些。”

他又取出了一枚矿物晶放在床头柜上道:“这枚玢岩暖彩石,平时放在卧室里,可以舒缓情绪、温养脾胃。”

谢小仙:“我上次怎么没见过?”

游方:“我这次出门做生意新找到的。”

谢小仙点了点头道:“谢谢你!”

游方摇了摇头道:“没关系!”

听这俩人的对话,就和陌生人在大街上问路差不多。然后游方站起身来向外就走,谢小不知所措的问道:“你去哪儿?”

游方站住了,却没有回头,淡淡的答道:“我出去给你弄点吃的回来。”

谢小仙这才看清他的后背已经汗透了,刚才那一番让自己舒服的简直要命的揉膝按摩,却把游方累的够呛,她赶紧道:“不用麻烦了,卫生间里有电磁炉还有锅,也有不少吃的。”

游方:“你现在的胃还是小心点好,连面片汤都不能吃,躺在那里别动,等我回来。”说完话他就出去了,谢小仙看着病房门廊他消失的地方,一抽鼻子,噼里啪啦开始掉眼泪,肩膀抖个不停,无声无息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

不知过了三分钟还是五分钟,有脚步声停在病房门外,有人轻轻的敲门,她赶紧胡乱的扯过毯子,低下头将眼泪抹干,不想让游方看见自己这副样子,这才尽量大声的说了一句:“你进来吧。”

来的是查房的医生,后面还跟着护士长与值班护士,谢小仙松了一口气,却莫名感到很失望。医生进屋先问了几句病情,然后又问道:“你怎么把输液管给停掉了,感觉不舒服吗?有什么反应就按铃叫护士。胃部还疼不疼?麻药劲该过去了。”

谢小仙摇了摇头:“不用再打止疼了,我一点都不疼了。”

医生很高兴的点头:“这是好现象,抗痉挛药起作用了,如果一直到明天还不疼,可以试着吃一些流食,面条什么的,尽量不要带荤腥,也尽量少放盐。”

医生走后,谢小仙用一只手从床头柜抽屉里摸出一面小镜子还有个木梳,对着自己照了照,嘴角一撇差点又哭了,然后把头发梳整齐,又把镜子和梳子藏在了枕头下面,眼巴巴的看着门口。

左等游方不来,右等游方不来,谢小仙的神情越来越可怜,就像第一天上幼儿园、被家长丢在一个陌生地方的孩子。

游方去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但谢小仙却感觉过了很久很久,终于听见了敲门声,游方在门外问道:“我回来了,能进来吗?”

“进——来。”谢小仙一开口止不住音调有点高,第二个字又压了回去,尽量显得平静。

游方拎着一个兜子走进来看了她一眼,很明显谢小仙背着他偷偷哭过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也觉得胸口隐隐有点绞痛的感觉,开口第一句话却是:“有开水吗?”

谢小仙:“卫生间里有,林音上午打的,如果不热的话,走廊水房里有热水炉。”

游方摇了摇头:“要滚水才行,算了,这里有电磁炉还有奶锅,现烧吧。”然后提着东西进了洗手间。

不知道他在里面忙什么,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左手托着一个碗,右手拿着一个汤勺走了出来。谢小仙看得有点眼发花,因为游方手中的汤勺正迅速在碗中搅动,动作快的几乎看不清,而汤勺并没有摩擦碗底,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随着他走近病床,谢小仙闻到一股非常淡的香味弥漫,虽然很淡,她却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舌下生津流出了口水。

游方自己尝了一口,感觉已经不烫了,这才坐在床前的小凳上,端着碗挑了一勺,递到了谢小仙的嘴边。谢小仙的神情明显有些慌,似乎想躲又没有躲,怯生生的说了一句:“我还是自己来吧。”

游方很温和的劝道:“你手上插着针头呢,一只手吃不了,还是我喂你吧。”

谢小仙只觉得有生以来从未尝过这么好吃的东西!碗中是一种几乎完全透明毫无杂质的半流体,不稠不稀调匀的刚刚好,一入口几乎什么味道都没有,就很自然的咽了下去,渐渐却有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弥漫在口中,随着气息挥发,还带着诱人的香味。

他一勺一勺的喂,她一口一口的吃,只有一小碗,没多久就吃完了,谢小仙下意识的抿了抿嘴唇还没有吃够,弱弱的问道:“这是什么?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游方轻轻的笑了:“也不想想你饿了多少天?这是纯藕粉,没加任何别的东西,我找了几个地方才买到的,它其实一点味道都没有,就是沾上口水有一丝丝甜,闻起来的香味很特别。你感觉怎么样?不是说它的味道,是说你的胃。”

谢小仙:“前两天我吃什么都吐,现在却觉得很舒服,吃了还想吃。”

游方点点头:“那就说明你真的没事了,先吃一天藕粉吧,然后就可以吃挂面了。”

谢小仙有些诧异的问:“你不是不会做饭吗?我记得你除了洗碗连厨房都不愿意进,怎么会做这个?”

游方的语气就像在给小孩讲故事:“听我奶奶说,我娘怀我的时候,有一阵子妊娠反应特别严重,吃什么都吐,连血丝都吐出来了。后来没办法,我奶奶就给她冲纯藕粉,是她自己加工的,能温养胃腑,不容易引起痉挛和呕吐。后来我娘生病的时候,吃不下去别的,我奶奶又给她冲这个,那时候我已经十几岁了,也帮着冲、帮着喂,当然会。”

谢小仙:“你奶奶可真好,你妈妈的病一定好的很快。”

游方低下头,语气掩饰不住的伤感:“那是我娘去世前的事情。”

谢小仙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抬手想去摸游方的手背,却又没伸过去,小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游方摇了摇头,神色又恢复了平静:“没关系。……你已经没事了,很快就能恢复,还想来一碗吗?”

谢小仙很听话的点头:“嗯。”

游方又去厨房冲了一小碗,坐下来继续喂她,不知为什么,这一碗藕粉的滋味竟然比上一碗还要好!谢小仙又想流泪,此时已无力的放弃了抗拒,于是就真的流泪了。她不是没在游方面前哭过,但上次是喝多了不清醒,连自己都搞不清是怎么回事?而这一次她非常清醒。

游方正喂着呢,谢小仙鼻子一抽,眼泪就似断了线的珍珠从脸颊上滑落。游方赶紧放下碗勺,想找纸巾给她擦眼泪,谢小仙却抽抽嗒嗒的说了一句:“不要停,我还想趁热吃。”

唉,这藕粉喂的,把她给喂哭了,一边哭还一边还要他继续喂。游方不说什么,也就继续喂,偶尔有泪珠滴到碗里,藕粉也带着极淡的咸味。

就在这时,病房门开了,林音走了进来。游方赶紧放下碗,谢小仙赶紧伸手擦眼泪,两人就像犯了什么错误被人当场抓住般慌乱。林音看见这一幕,神情也显得有些慌乱,转过身道:“你们吃着呢?慢慢吃吧!我和陈军也出去吃饭了。”

说完话她一推病房门口还没进来的陈军,又出去了,把门也给带上了。陈军有些诧异的小声问道:“我们不是刚吃完吗?”

林音一指病房门:“现在进去干嘛呀?我们去散散步吧,游方正在喂小仙吃东西呢!真是神奇啊,小仙已经能吃东西了,看来游方还真懂医道。”

陈军:“他不仅是医生,而且他本人就是解药!”

林音挽着陈军的胳膊笑了:“也对,心病还得心药医啊。……经过这一次,看他们俩还闹不闹了!”

陈军却叹了一口气,皱眉道:“柔弱胜坚强,谢小仙要是早明白这个道理,也不至于闹成这样。其实他们两个不是你认为的那么合适,有些话,游方应该对谢警官讲清楚。”

林音:“你什么意思,难道游方有什么事情瞒着小仙?”

陈军:“不说这个了,他们自己处理吧,多余的事情不是你能操心的,我们散步去吧。”

他们走后,谢小仙已经不哭了,红着脸语气腼腆的问道:“游方,我这个样子,是不是特没出息?”

游方摇头:“不,你今天才像小仙。”

谢小仙:“那我以前是谁?”

游方:“你以前是谢警官,非常敬业,也一直很关心我,教导我走上正路,是一个好人。”好几年了,游方终于找到机会把好人卡发还给谢小仙。

谢小仙看着他,眼神竟有些移不开了:“游方,是我错了,我真的了解你太少,很多事,也没太多的去想你的感受,今天才突然清楚,你对于我来说太神奇了!……这次我真的吓坏了,差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着你了。……其实那天晚上你刚出门,我就去找你道歉了,真对不起……”

她多少有点语无伦次,游方打断道:“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是故意找茬。但是两人之间一旦有什么事,总是要互相说对不起的话,渐渐的恐怕就没什么话好说了。”

谢小仙:“那就不说了,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都别再提了。……游方,你真的好神奇,我说的是真心话。……还有一件事我想对你说,是再过几天的事。”

游方:“是你妹妹小丁的事吗?我当然没忘记,正准备过几天就动身去重庆,不料听说你吐血住院了,也把我吓着了。”

谢小仙:“我不去你也去?”

游方:“那是当然,我早就答应的事,要言而有信。”

谢小仙带着歉意说道:“不是这件事,但这次我真的没法陪你去了,等出院之后,就要去刘黎专案组报到,时间很紧。”

游方身形晃了晃:“你说什么?刘黎专案组!怎么回事?”

谢小仙解释道:“前不久广州发生了一起特大连环凶杀案,死者中还有好几位美籍华人,凶手在现场留下的名字叫刘黎。据凶手留言,死者都属于一个跨国犯罪集团,上面根据这些还真查出了一些线索,于是成立了专案组,代号就叫刘黎。”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刘黎杀人留书真起到了作用,游方又问道:“你不要命了吗?刚刚参加狂狐专案组回来,都累成什么样了?怎么转眼又参加了刘黎专案组,又要全国各地到处跑吗?你们警局的领导也太不把下属当人看了,这种工作强度谁受得了?”

谢小仙赶紧道:“你别生气,听我解释。案件发生在广州,而且与我们局先前破的案子有关,当然要从我们分局抽调相关人员,本来上面只抽走队长吴克红一个人,就是想让我休息一阵子。是我主动请求一定要参加的,就在和你吵完架之后,这件事还和你有点关系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