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郎心似铁

游方在江滩上练剑,身形步法快的就像一道虚影,远处江滩有他走来的足迹,脚下湿软的泥地竟然没有陷下去的脚印,随着他每一步踏过,江滩上都会留下一个湿润的脚印形水迹,然后渐渐消失的毫无痕迹。

身法、剑法、阵法、劲力、神识之妙已至炉火纯青,几无迹可寻,颇有古人所云“霜中白鹭,银碗盛雪”的意境。

天上有淡淡的云层,天气闷热,江面上吹来湿热的微风,含着亚热带令人烦恼躁动的气息,这是广州在这个季节地气最令人不适的一面,天下就没有完美的四时风水格局。

随着剑法展开,似有朦胧的星月之光透过云层洒下,在可见与不可见之间,将地气灵枢洗炼纯净、随身移转。而以更宏观的视野,这天地之间的灵枢运转顺着白云地脉、珠江流水自然律动、生生不息。

但游方自己却有感觉,今夜似乎剑意凌乱、不成章法,而眼前合舞的秦渔,神情也有些迷离,似是情迷意乱。剑不会如此,但他的剑却会如此。

这并不是剑法不精,在旁观者看来,游方剑舞已妙到毫巅。一方面是他今晚的心境乱,想用这番剑舞发泄,却适得其反。另一方面就复杂了,自从在白云山中完全领悟“绵绵若存有深致”的意境之后,游方的功力精进更上一层,但也到达了一个相对的巅峰。

怎么形容呢?勉强打个比方就像一个运动员,从小跟着教练训练,渐渐成绩越来越好,在运动会上开始拿名次,名次也越来越高。但是到了一定的地步,却没有办法再提高了,理论上只要再跑快一秒,就能拿奥运冠军,但实际上不可能,无论再怎么刻苦训练都不可能。

游方心里清楚,练剑至此已是一个相对的瓶颈,继续这么练下去,无非更加纯熟,却很难再有质变般的突破。换一个人也就罢了,小小年纪有如此修为足以自傲,但是游方不同,师父的交代是将秦渔的灵性完全养成,如今这种状态就算再练一辈子,也不可能达到。

小游子这种人,倒不怕攀登的路有多难,一时上不去总还能看见道路,最闹心的就是似乎站在一个巅峰,没有什么往上的路了,心里却清楚这根本不是巅峰,难免会影响心境。

练剑完毕,游方向着江滩上方走去,找了块干爽的地方坐下来若有所思。今天他和谢小仙翻脸了,是借题发挥故意找茬,有些话听上去是气话,但又何尝不是一直想说的话呢?今天真是委屈她了,唉,也罢,有些话挑明了也好,免得日后麻烦。

然而他真的不在乎她吗?八面玲珑的小游子,如果不在乎她,何苦那样对她。就事论事,还另有一点原因,被谢小仙堵住门送“惊喜”,游方也很无奈,但这段时间以来,他选择了将她想看到的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她。

游方已经尽力了,从小到大何尝这么老实过?半个月做了半年的功课。而且他不是装的,就是真心真意如此,吵架的时候拿屠苏与肖瑜说事,其实隐含意中,他也不希望总是给谢小仙留个坏印象。

这些年的交情了,夸张一点说,是另一种意义的青梅竹马啊,就算不能达到另一种亲密的程度,但至少他不想失去这个朋友。按照谢小仙所希望的,他已经做到了最好,就是在寻找一种在现有关系下,能够宁静相处的状态。

他成功了也失败了,看似安然相处状态,一旦有事情发生,还是会爆发冲突,继续下去除非有谁发生改变,否则更进一步只会带来伤害而不是更美好的感觉。在饭桌上看见谢小仙的脸色,游方一瞬间竟然被激怒了,也许换一个人换一种情况都不会这样。

他在谢小仙面前已经真心真意寻求宁静相处,一旦有事她还是那样的反应,游方也受不了,干脆找个借口翻脸吧,不要怪他未曾尝试过。

坐在江边,游方终于理清了有些混沌的思绪,不禁在想,谢小仙现在怎么样了?一念及此,手抚腰间的短剑,抬眼往江面看去,却突然轻呼一句:“秦渔,你怎么了?别哭啊!”

靠,今天闹出妖蛾子来了,心像所见的剑灵秦渔,竟然在不远处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游方一伸手,下意识想将秦渔摄入怀中抱住,好好安抚。江面上有一道剑光升起,带着白云地脉、珠江流水的灵枢之力,如月华入怀。

这个动作可了不得!旁观者看见了,只会以为这小伙发神经,但这个动作可不是凭想象做出来的,游方真的在抱秦渔。秦渔本无实形,游方以神识凝炼她所感应的地气灵枢,容入剑气灵性化为实形之感,揽之入怀。

紧接着游方一个跟头就翻起来了,左手掐剑诀,右手取出一枚钨光石,大喝一声震得地气乱颤,手中晶石爆发出一团耀眼的强光,收摄迎来的剑光,这才勉强站定身形,已出了一身冷汗。天气热衣服单薄,游方不可能像冬天一样在身上藏九枚晶石,随身只带了这么一枚钨光石,也幸亏有这么一枚灵性洗炼精纯的钨光石,否则今天非受伤不可!

剑灵秦渔自无意反伤游方,但游方本身却会被剑意所伤啊,小游子这种高手怎会在恍惚间犯这种错误?等回过神来冷汗已干,游方抬头看天自言自语道:“师父,我错了!”

“你师父我不在天上,在你后面呢!靠,这样也行啊?竟然摸出门道来了,那就用不着我操心了。你这个小游子,我在重庆等你那么久,你也不来找我?算算日子你也该来了,除非你练剑未成,白白和向影华在一起那么长时间!

害我老人家跑到广州来找你,修行倒没荒废,就是天天在泡妞!行啊,喜欢泡妞就去泡吧,不耽误正事就行,你这个徒弟可真省心啊。自己摸出来的门道就继续练吧,不出问题也用不着我多事,我老人家终于可以寻清闲逍遥一阵子了。”

远处的江堤上,有个小老头坐着一个马扎在乘凉,天气热的时候这种情形很常见,就算有人从身旁走过也不会刻意关注他。更特别的是,此人身形似融入夜色一体,神气敛藏于无形,游方来江边练剑时曾观察过周围并无闲杂人等,那时也没有发现他。

刘黎嘟嘟囔囔自言自语一番,站起身来背手踱着方步,笑眯眯的走了,连小马扎都不要了,也没有现身和徒弟打招呼。

游方为何要说那句话,还是因为刘黎交待炼境心法时提到的一句话:历世间大喜大悲、惊心动魄之事,莫自伤形骸、莫如死灰槁木、莫激忿癫狂,神魂不欲疯魔必有所寄,所寄莫失。

现在回头想,在“大喜大悲、惊心动魄”之后,平常一言一行中的宁静,才是真含义,便是庄子所说的“撄宁”。游方曾欲寻而未得,今夜练剑差点伤着自己,这才醒悟过来,明白是明白了,他真能做到吗?

但他至少有一个收获,站在那里仔细回味刚才差点受伤的一幕,他无意中想做一件自己还做不到的事情,手段却没有问题。化神识为神念,门径已经窥见,只是功力相差太远,境界自然达不到。以神识凝炼剑意灵性化为实形之感,便是将秦渔灵性完全养成的方式,他还需要慢慢来。

想到这里,游方摇了摇头似是苦笑,也转身离开江边。他仿佛仍然站在一个巅峰上,却朦胧看见了另一座更高的山。

走在路上,他又起了谢小仙,今晚是他不对,但是错就错了吧,他也没办法——小游子如此告诉自己。他没有回家,而是步行穿过这座城市去了齐箬雪的公寓。

云层不知何时渐渐散去,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星星就似天上的眼睛。谢小仙每次闹出点什么事,结果游方总是上了齐箬雪的床,也真是奇了怪了!完全是巧合吗,也未必,假如第一次不是谢小仙那样,游方接下来也不可能与齐箬雪“玩火”。

其实最能触动游方的人就是谢小仙,但他却不敢被触动,他真正反感的也不是谢小仙这个人,而是内心深处不愿正视的一面——身在江湖所谓的无奈。游方自己到现在也没意识到这一点,也许永远都意识不到,但天上的星星似乎能看得见。

……

游方在江边练剑时,谢小仙在洗手间里眼泪汪汪的看着镜子,她一时想不明白游方今天为何要发那么大的火、那么不讲道理?他在她面前可从来没有这样过!临走时摔门那一下,差点把她给摔懵了,她在他面前何曾受过这种委屈?游方一向是很怕她、很顺着她的。

看了半天,渐渐冷静下来,她突然骂了一句:“小游子,你是大坏蛋!”

这句骂有点好笑,骂完之后她反倒不是那么生气了,洗了一把脸,做了个决定——去隔壁道歉!因为她突然想明白一件事,游方生气是为什么?因为这一段时间以来,游方的表现简直是老实的可爱,谢小仙记忆中就没见过这么用功的同学。

谢小仙曾到过他的房间看过他的那些书、那些笔记,非常惊讶,在文物鉴赏方面他是真的很有专业水准甚至可以说很有修养,一般的硕士毕业生恐怕根本比不了,而他仅仅是想通过考试与答辩拿个文凭而已。

他在做的事不正是她所希望的吗?而且他已是如此努力,但自己怎么还像对待一个小混混那样看他呢?今晚的事,也证明确实是她搞错了,不论什么原因。假如自己换成游方,也会发火的,他都已经这样了,还想让他怎样才能满意?

唉,还是算了吧,男人有点脾气也没什么不好,虽然这火发的过分了,但也事出有因,只要不想真的闹掰了,就让他一次。趁现在道歉,还不至于闹僵了。

……

肖瑜透过防盗门的猫眼向外看,一边问道:“屠苏,游方哥哥真的没去那边?”

屠苏:“没有啊,我听见他下楼了,并说今晚不回来,去那边干嘛?”

肖瑜站直身体道:“不干嘛,不干嘛,没去就好。”

就在这时对面的门开了,谢小仙走过来敲门,肖瑜打开门问道:“小仙姐姐,你有什么事?”

谢小仙往里面看了一眼:“游方在吗,他还没睡吧?”

肖瑜摇头:“不在,游方哥哥出去了,说是要练功,今晚不回来了,还叮嘱要我们俩把门锁好呢。”

谢小仙失望的回去了,她好不容易下决心主动来道歉,游方却连夜离家出走,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她走后,肖瑜神神秘秘的一勾手:“屠苏,你来,我有话跟你说。”

两人进了房间,屠苏不解的问:“家里又没别人,你干嘛要这样说话?”

肖瑜:“小仙姐姐和游方哥哥吵架了,她的脸色不对,你看出来了吗?”

屠苏:“看出来了,可能是因为今晚的事,我们俩骂人骂的……小仙姐姐是好意,游方哥哥不应该和她生气。”

肖瑜一摆手:“不说这个了,就我骂的最难听,刚才躲在房间里都没敢出去。但是他们俩吵架有点奇怪,如果不是心里很在乎,游方哥哥干嘛和她吵架?……屠苏,我问你,游方哥哥有没有追过你?”

屠苏脸红了,低下头道:“为什么问这些?”

肖瑜:“别管为什么,你就说有没有。”

屠苏的头垂的更低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可能是认为我年纪还小吧,我爸爸不许我太早谈男朋友,还找他谈过这些……”

肖瑜:“我可跟你说好了,游方哥哥将来不追你,我就追他,不能便宜了外人!”

这话说的,就和关门分赃差不多。屠苏有些错愕的抬起头:“什么外人,小玉姐姐,你什么意思?”

肖瑜的脸也有点红,却故意大大咧咧的说:“你没看出来谢警官对游方哥哥有意思吗?否则干嘛住在对门。”

屠苏又低下了头:“我看出来了,但这种事,得看游方哥哥自己的意思,别人怎么说啊?而且小仙姐姐人很好,今晚的事,完全是好心。”

肖瑜拍了她一下:“我们是在谈外人,又不是在谈坏人!相对于我们俩,谢小仙就是外人。你可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假如游方哥哥将来不追你,我就追去他,总之不能便宜外人。”

屠苏吞吞吐吐的问道:“你和游方哥哥住一起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不追他?”

肖瑜的神情竟腼腆起来:“我天不怕地不怕,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怕游方哥哥,他一瞪眼,我心里就没底,哪还敢乱开玩笑?今天的话就我们两个知道,你可千万不能告诉游方哥哥。”

她们两个却不知道,此刻的游方哥哥,已经到了外人的家门口。

……

晚上十一点,齐箬雪冲了一个澡,换好睡衣,将一枚晶石放在床头柜上正准备睡觉,突然有人敲门。她很惊讶,走到客厅通过门镜向外看了一眼,赶紧将门打开了,然后定定的看着门外的人,鼻子一酸好悬没流下泪来,一时间嗓子眼似被堵住了没有说出话。

游方在门前一抱拳:“小生进京赶考,只顾赶路错过了宿头,眼见这荒郊野外并无别处人家,可否借宿一晚?”

“你不怕我是狐狸精变的,借宿一辈子都行。想唱戏进来唱,不要站在门口!”齐箬雪笑了,伸手把他拉了进来,关上门,偎在他怀中又说道:“我昨天刚给你发的邮件,不知道你这个月会不会给我回信,没想到……”

游方抚摩着她的腰臀:“我本想回信,但是转念一想,还是来见你更好。”

“这么晚赶过来,吃了吗?没吃的话,我给你做。”

游方低头道:“吃你,可以吗?”

……

第二天,游方没有像上次那样悄然离去,齐箬雪走的时候,他还没起床呢。而齐箬雪也迟到了,差不多快到中午才赶到公司,这让助理吴琳琳非常惊讶。在她的记忆中,虽然没人监督齐董的考勤,但这位顶头上司几乎从未迟到过。

齐箬雪最近的工作很忙,一方面假期积攒了大量事务要处理,另一方面亨铭集团刚刚拿下了寻峦大厦工程,有很多筹建准备工作要做。

……

接下来这段时间直到中大放暑假,谢小仙再没有找到向游方道歉的机会,而游方也没有向她道歉的意思。她的工作很忙经常回来很晚,早餐时应该是最好的说话机会,但游方每天比她出门更早,去江边练功,有空还指点华有闲内家功夫的根基。

两人偶尔碰见了几次,谢小仙想说话,而游方只是像个普通熟人那样点点头,态度不冷不热也不开口打招呼。假如谢小仙到了他家,游方只是躲在房间里复习功课,总之态度很明显就是不想理她。

这样一副冷脸,让原本想道歉的谢小仙也很郁闷,再度一赌气,于是两人干脆就不说话了,等于彻底闹僵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