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七十七章、找茬

“穷凶极恶、丧心病狂”这种话能在屠苏口中说出来,已经相当难听了,这小丫头也不太会说粗口。肖瑜与屠苏一向是一唱一和,随即也骂起“歹徒”来,她开口骂人很精彩,夹着各种省港俚语与外语。

“小玉,歹行可恶当骂则骂,但不要这么说话,污旁人之耳,我还在吃饭呢!再说了,大姑娘家的,就不能少说几句粗话?”游方说了肖瑜一句,脸上倒看不出有什么生气的表情。

屠苏与肖瑜骂歹徒,反倒把谢小仙的脸给骂黑了。那天晚上,她亲自审出池中龙等人在包房里的谈话。訾志玲的男朋友叫王靖则,是池中龙的狗朋狐友,池中龙打屠苏的歪主意,王靖则不仅不劝,而且出了那么阴损的点子,并准备亲自出面实施。

而与屠苏住在一间宿舍的大学校友訾志玲,竟然要帮着这帮杂碎企图骗屠苏出来,将这个纯真的姑娘推向魔掌,恨不能看着她被池中龙糟蹋了。谢小仙问话的时候,简直想在警局里揍人,谁说女人就打不得?可惜不能真动手。

从旁观者的角度,游方、宋阳、陈军这三个大老爷们在夜总会搂着小姐玩的正滋润呢,撞见了这种事,立刻就把小姐打发走了,设计教训了池中龙。陈军临走的时候还提醒谢小仙怎么去敲打警告这帮杂碎。他们可都是为了救屠苏啊,而且是暗中出手,不图任何好处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今天在饭桌上听说了这回事,谢小仙的第一反应就是游方干的,他有这个本事也有这种动机,而且作案时间与地点也吻合。游方送屠苏回学校后不久,王靖则与訾志玲就在校外的路上被人打断了腿。这件事的客观后果也是在保护屠苏,她身边有这种毒蛇可不是好事。

谢小仙原本脸色一沉看着游方,见游方低头吃饭面无表情,心中就更加确定了,正想着饭后把他叫到自己那边去,好生提醒与教训一番,不能仗着功夫好总这么乱来,重伤害罪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而且这么做并无绝对的必要。

然后她就听见屠苏与肖瑜骂那个歹徒,话说的越来越难听,在她耳中就等于在骂游方。她自己想教训游方是一回事,听她俩骂游方又是另一种感觉,而且谁骂也轮不着屠苏骂呀,想想游方做这一切又是为了谁?谢小仙简直快听不下去了。

谢小仙的反应,游方当然看在眼里,他只能一言不发。这顿饭没有喝酒,游方吃的很快,吃完饭连碗筷都没收拾,直接回房间复习功课了。屠苏和肖瑜还以为游方哥哥心情不是很好,也是因为听说了这起意外事件的缘故,吃完饭在厨房里洗碗时仍在议论,说的话反正仍然不好听,而游方把房门关上了。

谢小仙终于忍不住了,回自己家拿来一个文件夹,对厨房里两个姑娘说:“小玉、屠苏,你们俩跟我进房间,有东西给你们看!”

两个丫头见谢警官神情凝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擦干手都到了肖瑜的房间。谢小仙关上门,将文件夹递给她俩道:“这是一份警方内部的问讯笔录,但是其中的内容涉及到你们俩可能受到的伤害,所以我拿来给你们看,尽到提醒的责任。”

她们翻看笔录,看着看着,肖瑜脸色铁青,而屠苏脸色煞白,咬着嘴唇微微发抖,紧紧攥着肖瑜的胳膊。最后还是肖瑜抬起头开口问道:“游方哥哥也看过这份笔录吗?”

这丫头不傻,一句话就点中了问题的关键。谢小仙点头道:“他当然看过,而且他那天晚上和朋友一起,就在豪歌夜总会隔壁的包间唱歌,没有他们,恐怕也没有这份笔录。多余的话,做为朋友不好多说,没有证据的话,做为警察更不能乱说,你们心中有数就好。”

屠苏抬起头,嗓音有些发颤:“小仙姐姐,我不知道……”

谢小仙打断了她的话:“那么现在你知道了?什么人对你是好意,什么人是歹意,自己应该清楚,就不要让人太操心,更不要让人寒了心。这世上好人不仅难做,还有风险!”说完这句话,她拿回文件夹就出去了,留下一时没反应过来的肖瑜与屠苏。

游方虽然在自己的房间里,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却一清二楚,谢小仙刚出去,他也推门跟出来了。

谢小仙刚打开自家房门,就觉得身子一空,游方就像一个闯空门的歹徒,抓住一条胳膊将她架进了家门,顺手把大门也给关上了。进门之后一挥手,恰好将谢小仙扔在沙发上坐定,站在她面指着那个文件夹沉声道:“谢小仙,你什么意思?”

她从未见过游方这么凶巴巴的态度、如此粗暴的举止,不仅被他吓着了,且莫名觉得没了底气,期期艾艾的解释道:“这份笔录的内容涉及到她们,我有义务提醒。”

游方:“为什么会在今天,偏偏挑这种场合?”

谢小仙:“我……我这阵子工作太忙,一直没机会见到屠苏。”

游方直截了当道:“你不用这么说,刚才听说了那件事,你已经认定行凶者是我了,对吗?……我还得谢谢你的好意了,替我解释清楚,让两个丫头都知道是我干的!”

谢小仙:“我没有那么说,没有证据的事情。”

游方:“还用直接说吗?傻子才不会那么想!”

两人的身份似乎来了个对调,此刻的游方倒更像一位问话的警察,谢小仙下意识的坐直身体道:“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清楚。我并不想把你怎么样,可不论出于什么原因,这都是在以身犯险,作为朋友,我出于好意也应该……”

这话倒好,没有回答与解释什么,潜台词直接就认定是他干的了。游方打断了她的话,很突兀的问道:“谢局长,作为本辖区的警务人员,你显然没听说过这个案子,请问当事人报案了吗?”

谢小仙一愣:“我还真没听说。”

游方上前一步,伸手就朝她身上摸,谢小仙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身子一僵没敢动。结果游方只是把她的手机掏出来了,递到眼前说:“那么你这个领导,就打电话问一下辖区派出所,王靖则和訾志玲有没有报案?”

谢小仙真打电话了,而且打了不止一个电话,还真没有那两人的报案记录。

她放下手机之后,游方抱着胳膊冷笑道:“被打断了腿却只能忍气吞声,连案都不报,你要是去问一句,弄不好人家会说是自己摔断的。谁干的?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再问你一句,你审出了两个女学生的口供,包间里还有另外四个男的,吴队长没有警告他们吗,结果如何?”

谢小仙的语气越来越弱:“有三个人都说自己喝多了,或者头部冲了重击,什么都记不清了,只有那个王靖则被大师兄一敲打,就全部交待了。”

游方:“那你为什么不怀疑是池中龙泄愤警告呢?这样才能解释那两人为什么不敢报案,而这种事情,池中龙完全做的出来。阴损主意就是他俩出的,在警察面前又给供了出来。……其实就算你知道是池中龙干的又怎么样?一样收拾不了他,只会在我面前犯横!”

眼前的场景仿佛是时光倒流,又成了老江湖指点傻乎乎的小警察。其实不是谢小仙犯傻,一来她不清楚那两人没报案,二来是关心则乱,怀疑游方很正常,做案时间、地点、动机都吻合。

谢小仙被他数落的有些抬不起头,只得可怜巴巴的解释道:“你别这样误会我,好吗?我真是出于好意,屠苏有权利知道这些,明白身边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也好保护自己,不应该蒙在鼓里。”

这倒是大实话,游方却不领情,仍然冷笑道:“少说这些,你一听就认定是我下的手,在你心目中,我就是干这种事的人。谢小仙,你还真看对了,我就是这种人,假如那两人不断腿,回头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管它男的女的,下手只会更狠!

你就别藏着掖着了,干随直接和屠苏还有肖瑜这么说,我在夜总会找小姐的事,你也没瞒着吧?像我这种时刻有作案危险的歹徒,来来来,现在就铐走吧,我们就是这么认识的。别再留下我这个祸害,让你总是惦记着。”

他向她伸出了双手,做出了一个主动戴手铐的姿势。谢小仙低着头也有一肚子委屈啊,听见他的话显然是太过分了,就要站起来。两人的动作谁也没想到,游方的手背一下子就碰在谢小仙的胸前,沿双乳轮廓从上到下划了一个弧线。

六月下旬的天气,衣服单薄的很,等于什么都摸着了。谢小仙一个趔趄又坐回去了,游方也似触电般的缩回了手,意外,纯属意外!

谢小仙呼吸有点乱,语气中却带着委屈与责怨:“你够聪明,虽然我没有说出来,但是在心中怀疑你了,是我搞错了。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道歉!……但是你哪来的邪火?提醒屠苏这件事,真有什么不对吗?……我明白了,你是嫌我破坏了游方哥哥的完美形象。她们骂的人怎会是游方哥哥呢,游方哥哥怎会做那种狠毒的事情呢?就算是为了她做的。”

游方一咬牙,继续发狠道:“一点不错,我就是嫌你这样!你对我没什么好印象,难道也不想让我给别人留个好印象吗?既然这样,干脆告诉大家,我就是中关村站街卖碟的小混混,当初是怎么被你铐走的,那不更好吗?说吧,没关系,这是事实!”

这话可真是冤枉谢小仙了,当年那件事她对谁都没提过,哪怕是林音都不知道,游方说这种话,不是小肚鸡肠翻旧账故意找茬吗?

她终于抬起头来,连眼圈都红了:“小游子,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说?这些年你真不清楚,我在你面前已经改变了太多?就算有什么不对,请你就事论事,不要昧着良心,我的好意,你是一点都看不见吗?”

游方一再咄咄逼人,两人终于吵了起来,游方突然叹了一口气道:“谢小仙,你千万别对我有好意,我消受不起。……我明白这世上的道理,善良不等于懦弱,宽容不等于饶恕,往后有什么事,我该怎么做还会怎么做的,不论你怎么想。

假如有一天,我犯了法落到你手里,千万别客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是你职责所在,做为朋友,我绝对不会为难你,假如还是朋友的话。……但是现在,我要把话说清楚,我无意伤害任何人,嫌我今天过分,那么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谢小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指大门道:“走!”

游方很听话的转身就走,到了大门口却又说了一句:“以后进进出出,把门关好,免得我这个歹徒闯进来非礼你!”这一句话让谢小仙脸憋的通红,然后他摔门出去了,关门声很大,不仅隔壁,就连楼上、楼下都听得清清楚楚。

游方今天的反应过激了,等于故意找茬与谢小仙翻脸,也终于将想说的话说了出来,明知道自己有些不讲理,但也很无奈啊。

肖瑜的房间门一直虚掩着,等游方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屠苏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游方在房间里听见有人敲门,调整了一下呼吸,和颜悦色的说了一声:“屠苏吗?门没关,进来吧。”

屠苏将门推开一小半,闪身进来,又将门在身后合上,低着头,躲躲闪闪的抬眼瞄看游方,她的眼圈是红的,脸色有些苍白,站在门口没过来,弱弱的说道:“游方哥哥,对不起,我不知道……”

游方迎上前去道:“你可从来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干嘛要这样说话?”

屠苏:“小仙姐姐给我看了那份笔录,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游方柔声道:“是不是把你吓着了?我没说就是怕吓着你,她告诉你其实也好,往后凡事小心点。”

屠苏咬了咬嘴唇:“有游方哥哥在,我什么都不怕,但也不能什么事都连累游方哥哥护着,我不是小孩子了,已经懂事。……今天我说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

游方低头道:“你认为是我干的?如果这么想也行,但假如你不愿意是我,那就不是我。唉,游方哥哥只是想给你留个好印象,不希望在你心目中是个坏人。”

一听这话,屠苏着急了,抬头抓住他的手臂道:“不是这样的,不论怎么样,游方哥哥都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游方终于笑了:“不要这么说,对你而言,我不是这世上最好的人,还有你的爸爸妈妈呢。”

屠苏又把头低了下去,声音就像蚊子哼哼:“游方哥哥,抱抱好吗?”

这有什么不好的?她用这种神态说出这种话,游方几乎无力拒绝,伸手就将她抱在怀中,轻轻拍着后背。屠苏的身体很柔软,还在轻微的颤抖,将脸伏在游方的肩头,吐息呵着他脖子,似乎在哭,但并没有出声,只是不易察觉的抽泣,却不想让游方看见她的眼睛。

她真是吓着了,不仅为池中龙等人的未遂阴谋,也是因为游方哥哥刚才在饭桌上的神色,以及自己所说的话,还有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于是躲到了游方的怀里——这世上她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游方没有再解释什么,只是轻拍着她的后背道:“没事了,不用怕,人总要长大,有些事明白就好!”

这真是神奇的拥抱,以神识感应,屠苏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身体不再颤抖,也停止了若有若无的抽泣,脸上反倒发热了,语气有些呢喃的说道:“我早就长大了。”

是啊,抱在怀里能感觉出来,总叫她小丫头确实不合适,早就是个大姑娘,今年已经十九了,要是在过去的年代,说不定孩子都会满地跑了。游方不知为何突然想到这些,然后他又意识到一件事,将屠苏抱在怀里,他的感觉并不是想象中完全的纯洁,也有自然的欲望。

他认为这只是一个纯洁的拥抱,但感觉又不完全是这么回事,有些无奈的问道:“小丫头,你没事了吗?”

屠苏的声音有些懒洋洋的,让人听了心里痒痒的:“嗯,我没事了。……游方哥哥,不要总叫我小丫头。”

“好,不叫就不叫,时间不早了,我该送你回宿舍了。”

屠苏感觉到游方搂住她的双臂突然紧了紧,然后就松开了,她靠在门上抬头道:“我今天不回去了,你不用送我,明天我和小玉姐姐一道去学校。”

游方:“不回去也好,你那房间很久没住也没收拾,住在我房间吧,席子和毛巾被都是今天刚换的。”

屠苏的神情就像受了惊吓的小兔子:“游方哥哥,你在说什么呀?”

游方笑着伸手刮了她鼻尖一下:“我今晚要出去,夜里不回来了。”

屠苏脸红了,垂下视线道:“我和小玉姐姐挤一间屋就行,还可以说说话。……你出去做什么,难道又要值夜班?”

游方一指自己的胸口:“你知道游方哥哥的本事很大吧?但本事都是练出来的,我要去江边练功,你和小玉睡觉时别忘了锁好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