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七十六章、惊喜

游方打了个激灵,他以前还真是有点小看谢小仙了,这朵警花不再是当年燕园中初出茅庐的傻姑娘,就像他也不是当初那个中关村街头的小混混。一向口齿伶俐的游方说话竟有些打结了:“谢,谢,谢局长,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谢小仙手扶方向盘看着前方,语气听不出是高兴还是生气,但是嘴角微微一翘,似乎是在笑:“不要叫我谢局长,否则我们就不是在这里说话了。夜总会的走廊监控录像里看不见门牌,也看不清有什么人今晚把它们来回交换过,那东西固定的很牢固,用手根本弄不下来。

从旁边走过去挡住镜头的功夫,一伸手就能完好无损的摘下来,还能一丝不差的粘上去,超出了一般人的常识,甚至也超出了我的常识。

知道真正的破绽在哪里吗?不在门牌上,假如不是注意到另一件事,连我都不可能注意到门牌。你和宋老板在出事之前曾离开包间,到电梯口那边去打电话,喝的醉醺醺东倒西歪的样子。没过多长时间我就来了,而你们竟然连一点醉意都没有,这就是破绽!”

游方苦笑道:“小仙姐,那是我们怕你,酒都被你吓醒了!”然后将双手平伸放在前方:“你要带我回去调查吗?”

谢小仙扭脸瞪了他一眼:“开什么玩笑,以为我们这些警察一天到晚闲着没事干吗?把你带回去查什么,警方办案讲证据,没有一点影子的事情,你想寻开心吗?”

游方:“那你为什么要说这些?”

谢小仙:“提醒一声而已,你们如果有破绽不小心让人怀疑,警方管不了,有人却可能不会善罢甘休,我已经告诉过你今天受伤者的身份。”

游方冷哼了一声却没有答话。

谢小仙冷不丁突然骂道:“打得好,怎么只打断一条腿呢?真是便宜了那帮杂碎!……陈军告诉我他路过玫瑰厅门口听到的两句话,我把里面两个女大学生带回局子问话了,今天就违反一次规定,把这份笔录复印件让你看一遍。”

她一伸手从后面拿出一个文件夹交给了游方,然后打开了车里的小灯。游方在昏暗的灯光下很快翻了一遍,然后合上了文件夹将它还给谢小仙,关上灯一言不发。

谢小仙又说话了:“你看的很快嘛,中间有一段好像已经知道了?玫瑰厅与蔷薇厅的洗手间就是隔壁,天花板吊顶是连着的,我掀开一角看了一眼,里面的灰尘被动过,假如当时有人在那上面,可以听见房间里的人说话。”

游方面无表情的问道:“假如你抓住这个人,想怎么处理?”

谢小仙笑了:“我为什么要抓他?你要警察怎么处理上了天花板又下来、换了门牌又换回来这种‘案件’呢?打人的歹徒已经被抓住,案情已经查清了,挨揍的人也进了医院,这就足够了。

就像我问出了这份笔录,却没有办法处理那帮杂碎,更何况那些没证据、没影子的事情?不过你放心,大师兄会警告他们的,有这份东西在警方手里留底,他们也不敢再轻易乱来,也没有别人会知道我们现在的谈话。

说这些的目的,无非是想提醒你小心点,那些杂碎可不是我这样的警察。”

游方沉吟半天才说了一句:“小仙,谢谢你!”

谢小仙摇了摇头,话锋一转突然又问道:“小游子,你对屠苏挺上心嘛?”

游方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小仙姐,假如不是我而是你今天遇到了这情况,会袖手旁观吗?她和你不一样,你是公安局长,人家只是一个外地来的学生。”

谢小仙想了想:“当然不会,我又没说你什么!”然后又吞吞吐吐的问道:“小游子,我想问一件事,假如,仅仅是假如,我如果也有危险,你知道了,会不会也一样……”

游方打断了她的话:“别说这种事,你是警察,说这种话不吉利!假如真有这种情况,我当然会,就像我送你的那块护身符,我并不介意为你挡子弹,但是,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其他的事情……”

谢小仙又打断了他的话:“这还不够吗?嘴倒是挺甜,说的跟电影里的中南海保镖似的,你有这个心就行,没人让你挡子弹,你想挡我还不干呢!”

游方似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突然说道:“你不是想听丹田发音吗?我这就唱给你听——”

他摇下车窗,唱了一段《穆桂英挂帅》,凌晨一点多钟的街巷上显得很空旷,游方的歌声并不大,却字字清晰圆润传出很远。偶尔路过的其他车辆中,就算关上车窗也能听的清清楚楚,车中人都有些纳闷,心中暗道这辆警车配的音响真好啊,就是播放的段子太古老了,怎么还是清唱?

从豪歌夜总会步行回到游方所住的小区,也不过二十分钟,但谢小仙开车用了十几分钟,可真够慢的,这辆警车就似沿着街边慢慢遛着巡逻,带着一路歌声。

到了小区门口,游方说了一声:“谢谢你送我回家,回头见,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谢小仙却没吱声,车子一拐弯进了小区,直接来到游方住的楼下,在道旁靠边停好,主动熄火下了车。游方下车有些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也下来了?”

谢小仙板着脸只说了两个字:“上楼!”说完话不由分说又挽住游方的胳膊,把他“送”上了楼。

还真是送君送到小村外,送郎送到家门口,游方也没办法。在楼梯上他伸手掏钥匙,却发现谢小仙也掏出了钥匙,到了三楼门外楼道感应灯亮了,还没等游方开门,谢小仙松开他的手臂打开了对面的房门。

游方愣住了:“小仙,这,这是怎么回事?”

谢小仙打开了客厅的灯,桔黄色的灯光照在她的背后,她站在大门内看着他,神情有几分幽怨:“我把这里租下来,谁也没告诉,本想回来吓你一跳,结果倒好!”

原来这就是她给他的“惊喜”,可惜在夜总会闹了这一出,使谢小仙本来想好的惊喜效果大打折扣。游方的头皮一阵发麻,却只能以惊喜的神情问道:“你怎么会住这儿?”

谢小仙:“这么晚了,不要站在门口说话,进来吧,难道怕我吃了你?”

游方只得进去了,虚掩上房门,看了看屋中的情况。对门这套房子没有林音那套房子大,是两室一厅一卫的结构,原先住着一对小夫妻。后来那对小夫妻搬走了,前两个月一直没有人住,没想到却被谢小仙租了下来。

“我刚把这里租下来就出差走了,还没有好好收拾,今天刚回家,连杯热水都没有。”谢小仙略带歉意的说道。

谢小仙原先住在林音家,局里没有空闲的宿舍,她有房补可以自己租房子,找来找去就看中了这个地方,房东一见是谢局长要租,要的价格很便宜。她刚租下房子就走了,一出差就是一个多星期,除了将卧室布置了一下勉强可以睡觉,连厨房都没来得及收拾呢,别说热水,就连一瓶矿泉水也没有准备啊。

“你稍等,我回去拿点东西。”游方出门回到自己家,轻手轻脚在厨房里拿了几样东西,一壶热水、一小罐茶叶、两袋牛奶、两个干净的杯子。走进屋来放在小桌上道:“睡觉前喝杯牛奶吧,这样能睡的安稳一点,今天你确实太累了。”

就在这时门又开了,肖瑜推门探头看了一眼,然后跳进来惊叫道:“怎么回事,小仙姐姐,你怎么住这儿了?”她今天晚上睡的不踏实,一直在等游方哥哥回来呢,在房间里听见有动静,穿上拖鞋出来看看,不料却发现游方跑到对门去了,于是也跟了过来。

游方:“嘘,小点声!也不看看几点了,别吵着邻居。……你怎么穿着睡衣出来了?”

肖瑜撅嘴打了个哈欠:“我在睡觉,不穿睡衣还穿制服啊?邻居,不就是我们俩吗,哪还有别的邻居?”

游方:“快关上门,还有楼上楼下呢,小声点说话。”

肖瑜:“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还和小仙姐姐一起?”

游方:“遇到点事情,帮着谢局长一起办案来着,你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干嘛?”

肖瑜却一扭头道:“小仙姐姐,你什么时候住在这里了,把我吓了一跳!”

谢小仙有些尴尬的答道:“刚租下来不久,还是第一天住,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没收拾好呢。”

肖瑜看了看周围:“你缺什么东西,就到我们那边拿吧。……游方哥哥,都这么晚了,你还在小仙姐姐家里干嘛?你不睡觉人家也要睡啊。”

游方趁势起身拉着肖瑜道:“对对对,就不耽误小仙休息了,我们先回去,有什么事招呼一声就行。”

这下倒好,躲来躲去,让谢小仙把门给堵住了。但站在谢小仙的角度,两人是多年来的朋友,住在对门当邻居,当然也是一个惊喜。

接下来这段日子,游方是老老实实,几乎不出门天天躲在房间里复习功课,假如让别的老师或家长看见了,一定会指着他教育自己的孩子或学生道:“你看看人家,那才叫学习的样子!”

游方不想与对门的谢小仙有过多的亲密来往,但又不能不理会,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应对了,做一个规规矩矩的三好模范生,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每天查资料、准备论文、复习功课、练英语,甚至连西班牙语都在学,课业真是繁忙的很!

谢小仙为什么要住这里?潜意识中当然是想看着游方,也在尽量的接近他、了解他。从一个女孩子的角度,她对他有十二分的好感,甚至就差最后一句表白,但这一句表白却很难很难。

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几乎是伴随他从青葱岁月一起成长,她也从一个刚出警校傻乎乎的派出所小干警成为分局长,从某种意义上讲,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她,那块带着弹孔的护身铜符,她还一直珍藏。

谢小仙也许不是异常挑剔,但性格绝对认真,这是她生命中已经不可能重复的经历,他注定与她纠缠不清,不论见面的机会有多少,假如生命中失去了他,将会是怎样的遗憾?旁人是无法体会的,也很难理解谢小仙对游方的期待。

游方如果追求她,谢小仙会答应的,虽然还没准备好,她也会以自己的方式去接受,但是游方并没有!而让谢小仙对游方表白,她实在开不了口。他们不是别人介绍认识的对象,好像不需要什么形式上的恋爱过程,只要开口捅破那层窗户纸,其实就是谈婚论嫁。

老鼠爱上猫的故事已经够荒唐,猫嫁给老鼠简直是荒诞,更何况她身为警局领导,居然连他的真实身份与姓名都不清楚!但谢小仙清楚一件事,只要她开口表白,游方几乎一定会拒绝,连她的便宜都不会占,不要问为什么,这就是女人的直觉。

毕竟两人在现实生活中的身份差异太大、距离太远,不具备建立家庭的条件,这不仅是两个人自己的事。

但在不久的将来并非没有可能,游方现在有积蓄,等到明年,他如果顺利拿到了北大的硕士文凭,真实身份也该浮出水面,而且以他的能力,不难找一份很好的工作。假如那样的话,谁还愿意过江湖漂泊生活?那么,她和他就可以……

她是这么想的,有意无意间也就这么做了,反正她在广州也不会常住,那就暂时租一套房子呗,最好的房子就在游方对门。她是为了更多的了解他、同时也更方便的看着他,别忘了,他家里还住着一个肖瑜呢!

以她的身份,自然不可能跑去与一帮学生合租男女混住的“宿舍”,能做到这样已经是极限了。

谢小仙还真是游方的克星,她在对门看着,游方的表现简直是老实的可爱,所展示的就是能够向她展示的那一面。而且她也看出来了,肖瑜在游方面前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无形中对游方的态度甚至有一丝尊敬,不敢太撩拨他。而游方对肖瑜的态度,更像一位时刻关照并劝诫的兄长,还真没有什么别的心思。

游方去年已经和肖瑜“同居”很长一段时间了,真要有什么花心眼、坏心思,想干啥估计也都干了,还用等到现在?而且谢小仙并不知道,刘黎早就告诉游方要指点和照顾肖瑜,但是不许泡人家,游方执行师命可从来不打折扣。

夜总会那一场风波过后,竟是一段难得的宁静与和谐,这对谢小仙而言就是一种惊喜——生活中宁静的惊喜。而陈军与宋阳回去后也没有挨收拾,因为谢小仙没再提起那件事,林音与老板娘都不知道。

但这两个人离得太近,似乎总会出点状况,半个月之后,她和游方又发生了一场莫名的冲突,游方与她翻脸了,原因是因为无辜的屠苏。但这件事,却又不能怪谢小仙——

游方哥哥回来了,屠苏有机会当然也会过来,偶尔做顿晚饭一起吃,并不在这里过夜,游方会把她送回学校,要么直接上自习要么回宿舍。穿过康乐园陪着小丫头散步觉得很舒服,而屠苏也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是游方生命中的享受,江湖漂泊中难得的宁静时光,不知还能拥有多久?

他们吃饭,如果谢小仙也在,通常会叫她一起,但这种机会却很少,因为谢小仙的工作太忙了,经常下班很晚,隔三差五还总出差。

半个月后,难得有一次谢小仙正常下班回家,在楼下正巧碰见屠苏和肖瑜一起回来,她们手里都拎着菜,于是一起到“游方家”去做饭。游方走出房间打招呼,却被谢小仙推回房间继续看书,等他再出来的时候,一桌饭菜已经做好了。

气氛原本很融洽,但游方却注意到屠苏似乎有点闷闷不乐,于是就问她怎么了?

屠苏答道:“游方哥哥,你不知道吗?我们宿舍出事了。訾志玲半个月前和男朋友出去玩,有人认错人把她男朋友给打伤了,前几天刚出院,訾志玲去他男朋友租的房子看他。两个人出去吃饭,在路上被人从后面把他们的右腿都打断了。好可怕啊,是什么人干的都没看清!”

游方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的事?”

屠苏:“就是我上次过来的那天晚上,你送我回去后不久的事情,他男朋友住的离学校不远。”

肖瑜插了一句:“这件事我知道,那个男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屠苏皱眉道:“再怎么样,也不能把他旁边的女孩子腿也打断啊?听说这次伤的很重,得住院很长时间,后天就是期末考试了,訾志玲上学期就有几门课没过,这下肯定要休学留级了,下半年弄不好也不会和我一个寝室了。

訾志玲长得挺漂亮,平时在宿舍里跟谁说话都爱笑,说她什么也不当面跟你生气,就是爱出去玩不好好学。什么样的歹徒能对她下这种黑手?简直是穷凶极恶、丧心病狂,想想也太恐怖了!游方哥哥,你说呢?”

游方嗯了一声,面无表情的低下头继续吃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