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七十四章、撄宁

陈军刚才出门打电话,发现走廊里还是有歌声与笑声飘荡,干脆直接下楼走出夜总会,到门外街边给林音回电话。

街边不远处一棵树下有人正在打电话,声音压的很低:“老大,我在豪歌夜总会看见那个小白脸了,就是把你马子勾走的那个。……对,除了你,就我认识他,他在这儿耍呢!四楼百合厅。……什么?叫几个兄弟收拾他,出其不意速战速决,别闹出人命,打断他一条腿?……好的,明白了!”

陈军站的位置与他隔了两棵树,夜晚的树木阴影下,那人没有注意到,而陈军也没吱声,撞破别人这种事情总归不好。那人挂了电话又打了几个电话叫人过来,然后收起电话进了夜总会。

陈军这才给林音回电话,问她有什么事?其实林音也没什么事,就是问他吃没吃饭,到家了没有?陈军只说今天“夜总会”的宋老板请游方出来喝酒,他也一道来了。

他们的包房恰好也在四楼,陈军回去的时候特地注意了一下,这家夜总会的包间以花为名,他们所在的包房叫蔷薇厅,隔壁叫玫瑰厅,玫瑰厅再隔壁就是百合厅。门上有铜牌,上面刻着黑字,铜牌是用工业硅胶直接粘在门上的,粘的非常牢没有缝隙,很难弄下来。

陈军特地留意门牌当然是想知道百合厅在哪里,那地方待会儿说不定要出事,到时候得躲远点,别莫名其妙受了误伤,溅一身血也不好啊。陈军走过玫瑰厅的时候,恰好有三个小姐与一位公主开门被打发出来,他眼角的余光看见里面坐了一伙人,耳中还听见几句话——

“屠苏那个小婊子,还真不给龙哥面子,请她出来耍耍开个party,竟然不识抬举,还让龙哥被肖瑜那个母老虎骂了一顿。”

接下来应该是那位“龙哥”的声音:“肖家大小姐咱不惹她,但是屠苏那小婊子,绝对还是个雏,勾得我心里直痒痒,一定……”

后面的话陈军就没听见了,因为包间的门关上了,他回到蔷薇厅在宋阳耳边说了隔壁的事。然后宋阳把小姐和包间公主都给打发走了,三个人坐在一起小声议论。

游方的脸色都青了,看了看包间的墙壁,四面都打着软包隔声效果非常好。而神识延展出去,整个夜总会的各种背景噪音异常嘈杂,他再好的耳力也听不清隔壁在说什么。

夜总会的包间又没有窗户,他再好的功夫也没法绕到墙外去偷听,这时宋阳咳嗽一声指了指天花板,又指了指洗手间。

这里的天花板与普通民宅不一样,吊顶隔层空间很大,底端铺设的是轻钢龙骨方格支架与泡沫隔音板,隔层里面是中央空调管道与各种线路。

从房间里上天花板隔层没法到隔壁,但是卫生间因为各种管路多,吊顶比房间里的要低出一截,可以掀开隔音板爬进去,钻到隔壁的卫生间。而玫瑰厅的卫生间,与他们所在的蔷薇厅卫生间是连在一起的。

游方站起身来正准备进卫生间,包间的门开了,楼层的妈咪走了进来,满脸媚笑似撒娇般的说道:“三位老板,怎么刚坐这么一会儿,就让小姐下台了?对我们的服务有什么不满意吗?有意见就提,有要求也可以提。”

宋阳摆手道:“没什么不满意的,台费不是付过了吗?我们要私下里谈点生意,商业机秘,你也出去吧,没事别进来打扰。”

妈咪却没走,又抛着媚眼说道:“好的,三位老板谈事情,等谈完了还要找小姐吗?叫我一声就行,如果看中谁想带出台的话,跟我打声招呼。”

陈军见状赶紧掏了几张钞票递给妈咪:“这是你的,没别的事了!”在这种夜总会,不仅包房公主与陪酒的小姐要给坐台费,管小姐的妈咪也是要给小费的,但是她得进包房来敬酒还得演个小节目。

现在还没等到妈咪来敬酒呢,他们先把小姐和公主给打发走了,妈咪进来其实是要小费的,所以才会啰里啰唆不肯走。还是陈军有经验,赶紧把钱给了,也没让她敬酒演节目。

妈咪走后,陈军在房间里盯着,宋阳与游方进了洗手间把门关上。两人抬头看了一眼,宋阳拍了拍的肚子叹道:“我这身子骨发福了,恐怕钻不过去,还是老弟你灵巧。”

游方脱了外衣又脱了鞋,站在洗手池上掀开了屋角的一块隔音板,伸手试了试什么地方能支撑身体的分量?宋阳双掌一托,游方踩着他的手心身子探进了天花板隔层里,也不知道抓在了什么地方,无声无息的就钻到隔壁去了。

游方到了隔壁卫生间的天花板上,延展神识,卫生间里没人。他将一块隔音板揭开,伸手将卫生间的门打开一条小缝隙,然后又缩了回去将隔音板放好,只掀起一条不起眼的小缝。包间里没有人在唱歌,以他的耳力,已经能够听清那几个人在说什么——

书中暗表,今天玫瑰厅中做东的人姓池,叫池中龙,论起来他还是游方的亲戚呢,但游方并不认识他也不了解情况。

池中龙与池木铎都是池氏家族的人,池木铎还是池中龙的远房堂叔,但池木铎出身于这个家族已经衰落的旁支。池家解放前在上海以及苏杭一带生意做的很大,丝绸厂、棉纺厂、火柴厂、肥皂厂都开过,在抗战时期家族的主要产业转移到了香港,池木铎的父母属于留在内地的这一支。

池氏集团在香港这几十年发展的很不错,如今生意又做回到内地来了,旗下拥有三家上市公司,两家在香港上市,一家在深圳上市。现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叫池嘉声,池嘉声有三个儿子池木锴、池木镇、池木锐,都在集团里身居要职独当一面。

池嘉声的长子池木锴是内地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而池中龙是池木锴的独子,在中山大学读三年级,与肖瑜一个专业。肖瑜“转学”到中大后,屠苏经常来找她,池中龙因此认识了屠苏,一眼就看中了这个纯真可人的姑娘,心里就似猫抓般的难受,总琢磨着把她搞到手。

但屠苏对池中龙的“追求”却不感兴趣,无论池中龙找机会送什么名贵的礼物,还是炫耀自己显赫的家世,屠苏好似一点感觉都没有,既不接受他的礼物也不愿意和他打交道。这天池中龙闲来无事心里又痒痒了,想开个PARTY泡妞,又去女生宿舍“邀请”屠苏。

屠苏没请动,反倒是肖瑜下楼教训了他一顿,叫他以后少来纠缠屠苏,否则不客气!

池中龙读大学,有一半的心思都在泡妞上,从大一到大三,两年多时间正式或临时的“女朋友”加起来也有两位数了,其中处女至少有五、六个,池家大少特别好这口。他自己骨子里淫贱,却喜欢玩弄未经人事的少女,那种从单纯青涩到……的开苞感觉,使他特别有满足感。

这些女生他通常都是没怎么费劲就弄上床的,在她们身上花的钱、下的功夫也不少。但是碰见屠苏这么不领情的还是第一个,他就像大灰狼碰看了小绵羊,馋的直流口水却一直没机会得手。

他很懊恼,一股火没地方发,精虫上脑跑到夜总会来找小姐,同来的还有四个人,有两个是中山大学的同学也是公子哥,但家世远没有池中龙显赫,一天到晚和他混在一起,另外两个是池中龙的马仔,跟着这位大少喝汤也有不少好处可捞。

另外两位公子哥都是自己带“女朋友”来的,池中龙和两个马仔就在夜总会里找的小姐,逛夜总会也带“女朋友”吗?反正什么事情都有,来这里自带女伴的也不少。

这些内情游方并不清楚,他只听见了包间里池中龙等人的一段谈话——

“龙哥,你想泡什么妞不是一大把,干嘛为屠苏那小婊子上火?”

池中龙:“我不是上火,看见她我连骨头都痒痒,这小婊子真纯啊,我几乎没见过这样的,还是个没人上过的雏,把她弄上床慢慢来,那感觉——!如今想找这样的女生不容易啊,她不在乎我有多少钱,我送什么东西都不收,假如搞到手,我弄不好就想玩真感情了。”

旁边又有一人问:“龙哥,玩玩就算了,你还想来真的呀?和你家也不是门当户对,伯父恐怕不能答应。”

池中龙:“极品啊!谁说要结婚了,养几年有什么不行的?……唉,先别说这些,先泡到手才是真的,要不然,我都觉得剩下的大学生活太没有意义了。”

“龙哥想得手也不是没办法。”

池中龙:“噢,你有什么好主意?原先泡妞的那一套都不好使。”

旁边那人道:“找个机会生米做成熟饭呗!你要是真的这么上心,就费点手脚,从她身边的女生下手,这是我的经验。志玲和她一个宿舍,找个机会,我拉着我们宿舍的男生请她们宿舍的女生出去玩,以友好寝室的名义,安排的浪漫一点、好玩一点。

大学生活动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很经常的情况,谁也不会怀疑什么。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在白云山风景区里面,下了摩星岭有一个水库风景不错。先登摩星岭,再到水库那边野餐,我们找个机会将其他人引开。

你在那边帐篷一支,想干什么不行?哪怕在饮料里做点手脚也可以!等真上了她,谁还能把你怎么样,大学生搞对象也不犯法!我们都可以作证,她是自己跟你出来玩的。而且女人嘛,没干过那种事不知道滋味,龙哥你温柔点,等她尝过了滋味,事后再好好哄,不也就那样了?

这方面的手段你不要太高明,就不用我说了。只要得了手,告也不能告,跟着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她还能跑吗?女人也就图个享受,只要不是傻子,也就随了你,弄不好以后还离不开你了!俗话说的好,日久生情嘛,何况是龙哥你给开的苞?”

池中龙点头道:“这个主意倒不错,但是这活动能搞起来吗?”

旁边那人道:“有什么不能的?我虽然不经常在宿舍住,但回去说一声没问题,男生谁不好这种活动?至于女生宿舍那边,志玲就可以安排了,女生也好玩!为了不让人起疑,有男朋友和女朋友的都可以带着,龙哥你一起请了,屠苏那小婊子可没有男朋友,她们宿舍还有好几个女生都没有男朋友。”

池中龙沉吟道:“假如她不去呢?”

这时有一个女声说道:“屠苏平时很好说话的,我找宿舍里几个人一起拉她去,就说这是寝室集体活动,不去不行,她如果不去,我们就都不去了,这样应该能行的。……这个小婊子,平时装的那么纯人见人爱的小样,连龙哥的面子都不给,等泡熟了,还不是一样伺候的龙哥舒服!”

旁边的男声呵斥道:“龙哥看上的人,不用你废话,安排好事情就行,只要成功了,好处不会少你的!”

这个说话的女生,应该就是那位出主意的男生的“女朋友”志玲,她自己作践还不够,却看不得屠苏的纯真可爱,恨不能将之拉下水一起作践才甘心,世人有此心地者殊为可恨!而她不但这么想,而且还要真的这么干,那就不仅是可恨不可恨的问题了。

话说到这里,游方已经听够了,他在卫生间的天花板上,全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恨不得冲进房间把这些个杂碎都给宰了!但他却静悄悄的没有惊动任何人,又轻手轻脚的放好隔音板,退回了蔷薇厅的卫生间,咬着牙回到了包间里。

当初他怀疑断头催对齐箬雪图谋不轨,暗中等到事情真的发生了才出手救人,但是今天,不论池中龙的计划能否实施,他也绝对不会等到那一天。他不可能让屠苏面临这种危险、受到那种惊吓,不小心就可能出意外,必定要先阻止事情的发生,才会考虑其余。

是因为当初的齐箬雪与现在的屠苏在他心目中的分量不一样吗?当然不一样!但若换成如今的齐箬雪,游方也同样不会等到她真的身临险境才出手。至于游方自己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他倒没考虑。

游方只在考虑一件事,怎么别把屠苏牵连进来?池中龙等人挨了收拾,却不会有人联想到他们今晚在夜总会包房里商量的勾当,也就不会给屠苏带来多余的麻烦。怒极的游方反倒平静下来不动声色,他不打算放过包间里的人,却不介意先阻止眼前的事,再慢慢收拾。

想使坏阴人?别以为小游子不会,论手段,他是包房里那些杂碎的祖宗!

宋阳与陈军见游方脸色阴沉的可怕,问他听见了什么?三个人凑在一起小声的说了一会儿,脸色都非常难看,然后陈军又说了一件事,游方则在两人耳边嘱咐了几句,宋阳和陈军连连点头。

接下来陈军又出门打电话了,过了一会儿才回来,兜里却多了一管东西。他回来之后宋阳也出门打电话,好似喝多了的样子走路摇摇晃晃,游方扶着他,两人东倒西歪,左边人肩膀撞了走廊的这一边,右边人肩膀又撞了走廊的另一边,好不容易才走到电梯口。

也不知宋阳在电话里跟谁聊呢,啰里啰嗦口齿不清说了半天,又被游方扶回了包间。

他们刚从电梯口离开,电梯里就上来五个男的,被服务员领进了本楼的一间包间。又过了一会儿,这间包间的门开了,有一个人探头探脑看了走廊一眼,然后一招手,包房里突然冲出来六个人,每人手里拎着一根短棍,冲进了池中龙所在的玫瑰厅。

恰好这时游方所在的蔷薇厅门开了,有人探头看了一眼,那伙人当中有一个家伙不知是跑的太急脚下绊着了还是遇到了偷袭,刚推开玫瑰厅的门就哎呦一声趴倒在地,当场摔的人事不醒。然后玫瑰厅里就传出打砸声、惨呼声与女人的惊叫声。

这伙拿棒子的,就是刚才在外面打电话的那个人叫来的,而那个打电话的人已经摔晕在包房门口了。他们本来应该去隔壁的百合厅打人才对,怎么莫名其妙冲进了玫瑰厅?

这伙人本打算速战速决,打完人之后立刻就走,推门进包房,原以为几条棍子对付一个小白脸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但他们却打错人了,包间里的三位公子哥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但池中龙手下两个马仔却是有功夫的,见一伙人拿着棒子冲了进来就知道来者不善,抄起桌上的果盘和烟灰缸还击,引发了一场混战。

也难怪会搞成这种误会,因为那个领路的一进门就摔倒了,看样子是被包房里的人偷袭了,而其他人不认识“小白脸”,他们进屋时还喊了一声:“是哪个小白脸,吃了豹子胆,敢乱搞我们老大的马子?”

屋里的人一听几乎都没怀疑,以为这些人就是来找池中龙算帐的,这位池家大少不小心干出这种事太正常了。

两个马仔虽然会功夫,但不可能是游方那种高手,而且在包房里也施展不开,更何况他们都没带家伙,怎能敌得过一顿乱棍呢?抵挡了一番,连同三位少爷一起全被人揍趴下了,而袭击者中也有人受了伤,被烟灰缸砸破了额角鲜血直流。

这一番意想不到的混战,打乱了袭击者速战速决、得手就走的计划,夜总会的保安被惊动了,紧接着连经理都亲自赶来了。

经理知道池中龙的身份,一见是这间包房出了事,不敢轻易放打人者走,否则他也不好交待,硬着头皮将夜总会所有的保安和男服务生都叫到了四楼,拿着家伙将那几个袭击者堵住。

几名袭击者急于脱身,挥着棍子想赶开保安逃窜,结果在走廊里又是一场混战,对方人多势众他们没走掉,而经理已经报案了,这时警察来了。

……

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混战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奥妙就在于包间门上的铜牌,就算在走廊的监控录像里也看不清,究竟是什么时候、什么人、用什么办法把百合厅与玫瑰厅的门牌给换了,于是袭击者闯错了门。

这个细节就连后来的警察都没注意到,因为混战开始之后,走廊里乱七八糟的,有不少人从包间里出来看情况,到最后玫瑰厅与百合厅门口有一堆闲杂人等,不知是谁又悄悄将两个门牌换了回来,监控录像里同样也看不清这一幕。

警察赶到的时候,混战已经结束,游方与宋阳、陈军等三人就站在玫瑰厅门口,抱着胳膊充当打酱油的围观群众,宋阳还伸手接住一根飞过来的棍子,随手又扔到地上。三人的表情都很平静,还带着古怪的冷笑。

池中龙这伙杂碎私下里琢磨肮脏勾当,却不巧遇到了这三位,可算倒了血霉了。池中龙头破血流,还被打断了两根肋骨加一条腿,却想破头也想不明白“真相”究竟是怎么回事?

……

谢小仙很生气。

她今天刚刚回到广州,来不及回家就加班开会,布置市局下发的“重点针对我市各娱乐场所,集中打击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的整治行动”方案。警方这样的行动在民间俗称“严打”或“大干”,几乎每年都有,只是规模不同,而今年的要求似乎格外严格。

正式行动要到下周才展开,届时辖区内各娱乐场所都要收敛一阵子了。往年这种行动展开之前,或所或少都会传出风声,干这一行业不可能没点背景关系,但是明面上该打击的还得打击,真到现场抓住了都一样,就看警察去不去、谁事先有没有准备了。

“毒”一定不能放过,“赌”抓住也得处理,但“黄”却有界定的尺度问题,卖淫嫖娼当然违法,可是服务员唱歌倒酒,也很难说就有色情陪侍活动,除非包间里有“节目”留下了证据。

谢小仙开完会一看时间,恰好九点钟,现在回家正可以提前给游方一个“惊喜”,出门时不禁露出了笑意——在想象游方见到她会是什么表情?

她顺道坐110巡逻车回家,吴克红也在车上,另外还有两名值班巡警。不料走到半路,巡逻车上的对讲机响了,附近的豪歌夜总会报案,发生了恶性伤人案件,受伤的还有几位中山大学的学生。凶手携带凶器,已经被保安与“见义勇为者”堵在现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