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七十二章、试金石

华有闲出门去拿菜谱,有一个细节让游方很满意,华有闲并没有因为意外而举止失措,将倒在地上的拖布先拿起来放好,然后再到柜台上取菜谱送进来。

关上门之后,游方问道:“你父母还好吗?”

华有闲:“我爹妈都挺好的,听你的话,我们从郴州走了之后没回万县老家,反正都是长年在外打工,我恰好带了一笔钱都交给他们了,现在成都做点小生意,过的还不错。”

游方:“你就是在广州出的事,怎么又回广州了?”

华有闲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我一直想到这里来见见世面,趁着年轻顺便也多学点东西,上次一到火车站就被人骗了,好悬连命都没了,想想真窝囊。所以把父母安顿好之后,我还是想来,那么多人都能在广州站住脚跟,这里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

游方笑道:“你就不怕又被骗了?”

华有闲:“吃一堑长一智,有上次那碗水垫底,心里也有数了,怕老天爷下雨还不出门了?我以前就是出门见的世面太少,才不小心中了那种圈套。”

游方点了点头:“你年纪还小,上回又是第一次出远门打工,缺少历练也正常,但经过上次的事,谁也不敢小看你了。……你怎么会在这里打工?也太巧了!”

华有闲:“我一到广州就去了人才劳务市场登记,恰好宋老板去那里招伙计,每月一千二还包吃住,就是在饭店里跑堂打杂,活不错报名的有好几个,宋老板挑中我了。我来这里已经干了三个多月,也没想到会这么巧遇到游大哥。”

游方上下打量着华有闲,似乎看出一点什么来了,突然又问道:“你除了在饭店里打杂,宋老板还教了你什么?”

华有闲微微一怔:“这您也能看出来?每天早上他教我站桩、呼吸、跨步、劈空挥掌,说是对身体有好处,我练得好的话,每个月多加三百块工钱。……您还别说,刚开始一个多月很累,总觉得像是病了,但从这个礼拜开始,我觉得精神头越来越足,干活也越来越有劲了。宋老板是悄悄教的,还要我别告诉老板娘和店里其他的伙计,要不是游大哥您问,我还不会说呢。”

宋阳在教华有闲功夫,他是北派铁砂掌的传人,所学是外家硬功夫,但所谓外家功夫的筑基也要从内练开始,先得强化体质净化腑臓,将身体里的隐疾都退去,然后才能谈得上打熬筋骨。否则的话,直接入手就练外家功夫,不仅练不成,反而容易形成暗伤累积,一不小心把人都练废了。

宋阳还没有教华有闲铁砂掌功夫,只是传授筑基养气、健身退病之法,看来将来有收他为传人的打算,但目前还在考察观望当中。

游方不动声色的问道:“每天早起做这些锻炼,白天还要在店里干活一直到晚上,一、两天无所谓,一直坚持下来可不容易。”

华有闲笑了:“比起在江西矿洞里那一年多的日子,这又算得了什么?况且对我又没有坏处,每个月还多拿三百块钱呢!”

游方一挥手:“实话告诉你吧,不仅没坏处,而且好处很大,你坚持下来就明白了!相信游大哥的话,就跟着宋老板好好练吧,你现在去叫厨师做菜吧,以后找机会我们再慢慢聊,看见宋老板就叫他来一趟打声招呼。”

游方顺手点了一菜一汤一碗米饭,华有闲拿着菜谱刚出门,就朝大门口招呼道:“老板,你买菜回来啦?这里有位姓游的大哥,正巧要和你打招呼呢。”

宋阳大步走了过来,一看见游方就很热情的喊道:“游老弟,好久不见了!这一趟出门时间可不短,我正寻思着你啥时候能回来,真不禁念叨,一进门就看见了。……听说你这一次出门发财了?”

游方站起身来笑道:“听谁瞎说的?就是做点小生意、赚点小钱而已。”

宋阳玩笑道:“听你家那两个小丫头在我这里吃饭时说的,你打算在广州买房了,这生意可不小!……小闲,快去叫后厨做菜。”

时间不大,饭菜做好端了上来,宋阳还特意提了几瓶冰镇啤酒,冲华有闲道:“把门关上,没事别进来打扰,我有话要和游老弟好好聊聊。”

关上门之后,喝了一口冰爽的啤酒,倒是游方先问话了:“宋老板,你新招的这个小伙计,是想当徒弟培养吗?”

宋阳一愣,随即笑了:“我看他资质不错人也机灵,更难得性子很好,就教了几手入门的功夫,助他去病强身而已,至于北派铁砂掌,那可是一点都没教,他现在的身子骨还练不了这些,我心里也不托底呢。”

游方:“他今年已经十八岁了,这个年纪,照说练武有点晚了。”

宋阳收起了笑容,干了一杯酒,长叹一声道:“如今这时代,我这门功夫想找传人难度太大了,谁家愿意让孩子从小吃这种苦?碰见咬牙想学的,我也不敢教,如今教华有闲几手入门功夫,考察考察,也不指望他将来能练到我这种程度,这门传承不断就可以,否则对不起我师父。……再说我看这孩子虽然年纪有点大,但从小筋骨打熬的还可以,更难得性子坚韧能沉得住气还能吃苦,聪明人有这脾气太难得了,现在学武还不算太晚。”

游方突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宋啊,你还真没看走眼,华有闲这孩子可不简单,我告诉你一件事。”

他对宋阳讲述了在江西松鹤矿业发生的事,没有说自己以什么身份出现在那种场合,只说了华有闲在广州被骗、困于矿洞、最终脱险的过程。宋阳是个老江湖,有些内情他并没有多追问,听完之后惊叹道:“原来你救过这孩子,难怪我刚才见他看你的眼神那么恭谨。难得啊,小小年纪便懂得隐忍,看来我还真找着一个好苗子。”

游方举杯道:“我敬你一杯,去一趟劳务市场也能拣着宝!其实说他年纪大了也不尽然,太小的话,有些功夫的精髓是体会不了的,有空的时候,我也教教他内家五行拳的桩法和最基础、最重要的劈拳练法,对他会有好处的。”

宋阳半开玩笑半认真道:“老弟,你还年轻的很,别跟老哥我抢徒弟!”

游方:“看你个小气样吧,我这是帮你教徒弟,根基打的好一点,将来功夫也好上手,铁砂掌可太难练了!”

宋阳眉开眼笑:“若没听说他前两年的经历,我还没太大把握,现在看这孩子的心性,真是太难得了,只要肯练一定能练成。……唉,小闲什么都好,就是读书有点少,将来能有些学问弄张文凭就更好了。”

游方好气又好笑道:“这就另眼相看了?你招个伙计还这么高的条件!看样子不仅是伙计,将来又是徒弟,难不成你还打算招上门女婿?”

宋阳呵呵笑道:“现在说这话,太早了,太早了!”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接起来听了一会儿说道:“候老板啊,借你的钱一定还,也就是三、五个月时间周转一下,不是早就说好了吗?……什么,你也急需钱用,我先还你一半行不?……暂时也只能这样,本来就是说好借一年啊,现在半年都不到。……好吧,我尽量想想办法。”

放下电话后,游方不解的问:“老宋,你有什么事跟人借钱了,怎么没到期就来追债?”

宋阳喝了口酒道:“你看看这饭店,我过年前将隔壁的店面盘下来加了三间包房,又花钱重新装修。你嫂子就说了,不如把房子买下来,将来就算生意不好做,也留个吃租子的营生。她天天在我耳边叨咕,男人嘛,不就是要让婆娘过日子心里有底,我还有些积蓄,又借了五十万,把店面买下来了,本来说好一年还的,这半年不到就来催债。”

游方:“原先的房东也肯卖给你?”

宋阳:“这一阵子无论是商用还是居住,二手房价格一直在跌,房东怕将来再跌价也有卖掉的心思,而我看他的开价还可以,也就顺势买了。现在自己做生意,将来可以留给我闺女。”

游方:“想借钱,咋不找我呢?”

宋阳:“你未必能拿出这么多钱,再说了,我也找不着你呀。”

游方:“看样子我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咱俩的关系,你找别人还不如找我借,五十万吧?吃完饭叫华有闲跟我去取钱,然后让他送回来。”

宋阳:“你把那么多钱交给一个小伙计,也不怕他拿着钱跑了?”

游方也呵呵笑了:“假如他想拿着钱溜,你也不用费心教徒弟了!”

宋阳凑过来神神秘秘的问道:“老弟,难道你家里那两小丫头说的话是真的,你发财了?”

游方伸出右手,食指中指拇指三根手指捻了捻道:“不多啦,一点点小财,五十万勉强能拿出来,暂时也没什么用,就先借给你吧。”

宋阳摇了摇头:“用不了那么多,我手头凑凑还能拿出二十多万,只借一半就行。”

游方:“手头还是宽裕点好,我就借你三十万吧,下午就把现金送来。……哎呀,不行,提这么多现金得提前一天跟银行打招呼,明天下午吧,你让华有闲直接来找我。”

宋阳:“非得是现金吗?”

游方点头:“那是当然,虽然麻烦点,但可顺便帮你试试徒弟。”

宋阳端杯道:“老弟,我敬你,这顿饭我请客!”

游方扑哧一声笑了:“你可真够大方的,利息还没谈呢,就请我这么一菜一汤啊?”

宋阳:“好说好说,顶多半年,连本带利一起还你。等我忙完这几天的,再好好请你,你一定不能不给面子!”

游方:“行,我就等着给你面子。”

宋阳又叫后厨添了两个菜拿了几瓶啤酒,两人就在这里边吃边聊,吃到最后他又开玩笑道:“老弟,你挣点钱也不容易,开口就借我三十万,也不怕我赖账?”

游方抹了抹嘴角的啤酒沫:“那是老哥你,换别人我才懒得搭这个茬呢,再说你可赖不了账,跑了老板跑不了饭店啊,你家就在这儿,想赖账的话,到时候我天天上你家吃饭!”

宋阳以凶巴巴的表情抚了抚双掌:“我可会铁砂掌。”

游方一摆手:“得了吧,真动手的话,你打不过我。”

宋阳试探着问道:“上次在江边动手,咱俩可是不相上下。我听师父说过,这世上不仅有内、外家功夫,还有人习练秘法,手段诡异难防,难道你也会?”

游方并没有隐瞒什么,点头道:“如果你说的秘法,是利用环境的干扰与影响,运转地气灵枢之力,我倒是会,但这些事你千万别乱说。……其实功夫练到你这种程度,秘法高手碰见了也很头疼,假如你要是碰见那种对手,运转劲力守护心神气势不弱,要么直接上去格击,要么当机立断脱身,总之不要站在那里看着人施展手段。”

宋阳点了点头:“我师父也是这么说的,看来你也是这种高手了。”

游方说的话千真万确,内家功夫练到“有触必应、随感而发”的境界,外家功夫练到宋阳这种精华内敛的程度,元神清晰心志坚定不容易受侵扰,全身气机凝炼内外一体,也不易随着地气运转而涣散。假如碰见秘法高手,就按游方说的那么做,也是挺难对付的,游方本人在这一方面就占了不少便宜。

很多秘法高手同时也习练拳脚功夫,秘法境界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辅助,练起武功来事半功倍。刘黎的内家功夫在游方之上,向左狐也是一位拳脚格击高手,千杯道人的气劲功夫更是炉火纯青,而像向影华那样只修秘法很少练武的高人反而比较少。

吃完饭回家,游方给屠苏等人挨个回短信,就说自己已经回来了,然后大家的电话都打了进来,反正都挺高兴的。这天晚上游方与肖瑜又去林音家吃饭了,屠苏因为要去姨父家没有过来,谢小仙又出差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这位警花姐姐工作真忙啊,忙得连找对象的功夫都没有。

第二天下午游方一个人在家,华有闲来了,是宋阳给他的地址,要这个小伙计直接上门来找游大哥。华有闲没有空手上门,半路上买了沉甸甸一大兜子水果,不是在路边水果摊买的,而是特意去了附近的大超市,挑的都是那种贼贵的高档水果。

进门之后游方给他倒了一杯水,坐下聊了几句。华有闲已经知道游方与两个女的合租,看了看周围,终于还是忍不住追问道:“神仙姐姐呢?她也和游大哥住在这里吗?”

游方摇头:“她在自己家,怎么会住这儿?小闲,往后不要在别人面前提向小姐的事情,记住了!……走吧,拿好这个旅行包,跟我去银行取钱。”

出门打车到了“梅兰德”的开户银行,游方要华有闲在大厅里等着,他取了三十万现金装在旅行包里拎了回来,递给华有闲道:“我在银行还有事要办,就不送你了,宋老板着急等钱用呢,你赶紧给他送回去,路上小心点。”

华有闲将旅行包打开一条缝看了看,又伸手进去拨了几下、摸了几把,然后站起身来将旅行包背好。双肩旅行包他没有背在身后,而是背在胸前,暗中看了看周围,等了等,与一群穿着制服恰好出门的人一起走了出去。

银行门前不远的马路边就有停着等客的出租车,华有闲却没坐,在路口快步过了马路,招手打了一辆恰好驶过的出租离去。他这边刚走,有一辆小面包就从旁边的巷子里出来停在银行门口,游方出了银行闪身上车。

宋阳扶着方向盘回头看了一眼,苦笑道:“这条路不好掉头,这小子一出门就把我们俩给甩掉了。”

游方的神情很轻松:“在前面找地方掉头,能追上,看看他去哪儿?”

华有闲什么地方都没去,打车径直回饭店了。在离饭店一条街之外的地方,游方拍了拍宋阳的肩头,什么话都没说,笑着下车回家。宋阳今天跟着华有闲暗中考察,使游方想起了师父刘黎,老头当初暗中观察他可不是一、两天功夫,连他晚上与宋阳一起出去松骨的情况都摸清楚了。

闲话少叙,过了两天又是一个下午,游方坐在房间里老老实实温习功课,宋阳打电话来了:“老弟啊,最近的事情终于忙完了,今天我和你嫂子请好了假,晚上一定要请你,早就说过的,可不能不给面子!”

游方笑道:“你这分明是打着请我的幌子,自己想溜出去潇洒!”

宋阳在电话里吼道:“说什么呢?请你就是请你,一定要请你,你要是敢不给面子,下次见面,铁砂掌伺候!”

游方:“得得得,我怕了你了还不行吗?你前一阵子也忙得够呛,好不容易松一口气,出去放松一下,谁敢不给面子呢?”

宋阳:“现在就过来吧,在我这里吃完饭再出去,自己过来,可别带着小玉。”

游方:“行,我跟她打声招呼,就说有事要很晚才回来。”

宋阳:“我这有老婆的人出去要请假,你一个单身汉怎么也要请假?”

游方:“胡说!请什么假?和女孩子合租在一起,回来太晚不好,提前打声招呼而已。回头见,先不跟你废话了。”

挂了电话正要给肖瑜发短信,电话突然自己响了,一看号码,竟然是谢小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