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七十一章、悄悄的我走了

齐箬雪低下头,有点不敢看游方的眼睛:“兰德,你太聪明了!但我什么都没说,答应过向小姐的话也算守信,虽然没想到后来的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游方似乎在想着什么,沉吟着答道:“太聪明了也不好,是吧?……既然今天你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开口问了,我就告诉你实话吧,我确实很难面对向影华的好意,因为某些原因,但我不能说出是为什么,否则对我、对她、对很多人,都是一场悲剧。

想要答案,就是这么一句话,我不解释也不会再说更多。今天只告诉你,就算将来有人问,我也不会承认我说过这句话。真要再问的话,我只能回答我太风流,就是因为你!”

一番话说的齐箬雪脸色微变,有些不知所措:“兰德,你生气了?”

游方一耸肩:“我有什么好生气的?真的没有。”

齐箬雪将那枚晶石递了过来:“向小姐是个聪明人,很多事情能看得很通透,当然想知道原因。……这块矿物晶,说是送给我的,其实是留给你的。”

游方一摆手:“送给你的就是你的,就算是我的,也会送给你,不送你送谁啊?此物的效用是真的,我也说不清它的效果有多好。我在你身边的时候,这东西用处不大,我不在身边的时候,它肯定有用。收起来吧,听话!”

齐箬雪最终还是将这枚晶石收下了,而且收在游方看不见的地方,反正在接下来这段日子里,游方再没有见过。他们卧室的床头柜上一直放着另一枚晶石,就是游方以前送给齐箬雪的那枚,布满了花瓣状如波浪般的裂纹,虽不复神奇,却更加晶莹迷离。

四十天假期渐渐过去了,说它漫长感觉就像一辈子,说它短暂感觉就像一眨眼。这些天不论发生了多少事,经历了多少悲喜剧,游方每天都在练剑,一次也没耽误,所有温柔、遗憾、凶险的际遇,仿佛都融化在剑意中。

星月光辉下,他的剑法看似不再煞意凌厉,仿佛充满了动人心魄的缠绵。若与他真正交手,恐才能感觉到比起当初难对付多了。神识的强大与修为的精进在不知不觉中,谈不上什么一日千里,而是一种潜移默化的熔炼。

当齐箬雪假期快要结束时,游方终于真正体会到向影华在费居村山谷中所说的“绵绵若存有深致”的境界,知常而自如。还有一个事先没想到的意外收获,他每夜用来布阵的七枚钨光石,灵性皆已洗炼纯净,以神识激引,可发出星月之光与剑芒辉映。

他事先可一点都没有洗炼晶石的意思,完全是无心所获,假如让别人知道,可能会感叹小游子运气未免太好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可不仅仅是运气!假如游方从刚开始布下璇玑星辰大阵练剑,直至剑法练成,不论有什么事情、不论老天爷是否刮风下雨,只要他有一天不练剑、有一次不布阵,这七枚晶石虽不致损毁,但灵性也不可能洗炼纯净。

听起来简单,能做到可不容易,就连小游子自己都不敢保证此番能在山中将剑法练成,向影华倒是看出他有这个希望。再举一件小事,假如游方那天被谢小仙“送”上了火车,当夜来不及赶回,也就没有今天的好运气了,其他的意外更不必多说。

这些钨光石与游方相当有缘呐!它们是华有闲在矿洞中开采,又被向田华私留,游方揭破向田华的恶行救下华有闲之后,它们被向笑礼派人搜出,其中这七枚做为谢仪又经向影华之手送给了游方。

随着假期结束的日子越来越临近,齐箬雪时常看着白云山水,神色充满眷恋不舍。游方看在眼中并不多言,待她只是更加温存,最后三天他没有再练剑,除了陪着齐箬雪,什么别的事都没做。

他也一直在等人,眼见就要“离开”广州,有人也该到了?果然,就在游方离开山庄前三天,张玺与包旻这两位寻峦派长老联袂拜山,未带任何随从。

游方与两位长老密谈了一个下午,没有外人知道他们都聊了什么,但密室中的讨论却很激烈。游方取出寻峦玉箴,包旻随即行礼下拜,亲手将他扶起之后,游方与他谈起了前因后果、寻峦派的历史遗留、如今的局面、应当怎样解决,其中有些话,张玺显然已经和他谈过。

包旻不是糊涂人,什么道理都明白,同意在寻峦派宗门聚会上与张玺互相推举对方为正式掌门。但这只是其他人看见的表面现象,最终究竟谁支持谁?在游方面前必须先确定下来。包旻却有自己的坚持,游方无法说服他。

就秘法修炼来说,包旻的资质很出色,但并非绝顶,也未必比张玺更出色,而他却能成为门中第一高手,信念必然有其坚持,首要注重寻峦诀秘法传承。这位长老对张玺说道:“师兄,你确实是整合宗门最佳的人选,这我心里明白,但寻峦派毕竟不是一家基金会或公司,更不是一个社会团体,寻峦诀秘法传承才是其凝聚的核心。

你我之间倒不好直接相较了,毕竟这些年来经营的事务不同,各方面牵涉的精力也不一样。但别忘了我们都有亲传弟子,他们才是寻峦派的未来,秘法根基如何,能看出你我在传承上下的功夫如何。我有一个建议,我的弟子何德清、包冉与你的弟子张流冰、张流花,在宗门聚会讨论之后,将分别当众试法,若你的弟子能胜,我则心服口服,今后也全力配合张掌门!”

张玺还想说什么,但游方已经点头了:“包长老所言也很有道理,张长老,我们今天是私议,所为却非私计,就这样吧!还有大半年时间,你们都可以回去好好准备,这很公平,明年上元节,我将携带寻峦玉箴到贺。”

包旻的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游方能看出来他是认真的,也并非是不愿意推张玺当掌门,就是不完全放心而已。寻峦派每年的宗门聚会定例,将在正月十五上元节举行,距离现在还有九个月时间,不论张玺在忙什么,只要用心下功夫指点传人也足够了。

这四名年轻弟子游方都见过,张流花与包冉半斤八两,谁胜谁都有可能,而何德清神识锐利功力深厚,应该比张流冰高出一线,但是相差也不太远。现在是这样,九个月后可就说不定了,这就要考验两位长老各自指点传人的功夫,看他们的传人在习练秘法的黄金时期,能取得怎样的精进?

掌握神识之后的滋养秘法与精进之道,游方最擅长的手段已经教给了张流冰,相信张玺也会下一番心血去指点儿子。

二位长老告辞而去,游方留了一个电子邮箱,告诉他们有事可以发邮件,如果手机打不通的话,也可以在秘书台留言。

又过了三天,齐箬雪的假期终于要结束了,明天她就要回公司上班,他们只剩下最后一个夜晚。游方没有让齐箬雪花钱,自己开了张支票将山庄的账都结了,半个月的租金还有这段时间各种服务收费,一共花了十几万,这是他人生中开出的第一张支票。

这天下午,齐箬雪依偎在游方怀中,两人站在山庄前凭栏远眺麓湖,她心中有一种冲动,不想回去工作了,什么都不要了,干脆跟他走吧,不论去哪里。可惜,她也只能想想而已,不可能真的这么做。

“兰德,我怎么联系你?”沉默了半天,她终于说话了。

“你有我的信箱可以发邮件,如果电话关机了,我会申请秘书台服务,你可以给我留言。”游方只能如此回答。

齐箬雪:“我求你一件事。”

游方:“说。”

齐箬雪:“你先答应。”

游方很干脆:“好,我答应,只要能办到。”

齐箬雪:“不论你在哪里,不论你用什么方式,每个月至少要联系我一次,好让我知道你还没有忘记我。”还有另一句“好让我知道你还活着”没说出来,语气顿了顿又说道:“你如果没有忘了我,有时间就回来看我,我陪你一起度假。”

游方叹息道:“我能做到,但这不应是你今后的生活,我不希望将来有人说,一遇兰德误终生。如果你有你的归宿,发邮件告诉我一声,我知道了,便在江湖中祝福。”

齐箬雪脸色竟有几分凄然:“一遇兰德误终生?假如我没有遇到你,人生会怎样?人生是没法假设的,只是自己的选择,除了你,我已经什么都不缺!其实这个假期,是你给我的人生梦想,我真不敢相信它是真的。今天,你还是我的兰德,明天,我将是你的箬雪。”

游方:“其实我的真名不叫梅兰德,也许你永远不会清楚。”

齐箬雪:“我早知道,一个月前,你还连一句西班牙语都不会。”

游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回头看了一眼山庄别墅,突然问了一句:“我还真忘不了这个地方,等将来有了钱想把它买下来,有机会在此隐居倒也不错,你代表亨铭集团报个价。”

齐箬雪面色稍缓:“你怕我伤心,一定要哄我高兴吗?你能这么说,我已经很喜欢。”

游方:“管它是做梦还是真的,你就多说两句嘛。”

齐箬雪:“连土地带建筑,账面价值是三千万,但是如今的市场价值不可能少于五千万。”

游方继续做白日梦,只为哄她心情好一点:“总有一天,我将亨铭集团也收购了,改个名字全部交给你,你想怎么证明自己都可以。”

齐箬雪欲言又止,干脆把头埋在他胸前不说话了,看来游方的牛吹的有点大,效果反而不太好。他假如真有那个本事,还用收购什么亨铭集团?齐箬雪在他面前想要的,也根本不是这些。

游方见她垂首无语,搂着她的肩头道:“我们回去收拾行李吧,吃完饭就走。”

齐箬雪很惊讶的抬头,毫无思想准备,脸色有点发白:“不是明天才走吗?”

游方微笑:“是啊,我先送你回家,留不留我过夜?不从这里走,从你家走,行吗?”

这是他临别前给她的最后一个惊喜,齐箬雪终于露出笑意:“上次你把我家里弄的一塌糊涂!”

游方的笑容很暧昧:“我当然忘不了,就像那样,还想让我再来一次吗?”

齐箬雪的脸色突然变得如天边的火烧云一般通红,垂下眼睑竟有些不敢看他,声音就似蚊子哼哼几乎细不可闻:“想——!”

游方:“那还不快去收拾东西,吃饭的时候再好好想想,穿哪套衣服回家?”

……

第二天凌晨,游方悄悄起身,身边的齐箬雪犹在熟睡中发出呢喃梦呓,他轻手轻脚给她盖好薄被,穿上衣服走了出去。卧室与客厅中一片狼藉,他却没有收拾,进了小厨房关上门,尽量做了一顿最简单的早餐,放在客厅里的餐桌上,在齐箬雪没醒来之前,悄然离开了她的公寓。

走在路上,游方还在回味着什么,一阵清凉的晨风吹过,他使劲甩了甩脑袋,突然觉得自己很……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似在寻找那被无奈的人世江湖吞噬了一半的真心。他是如此眷恋她的身体、如此放纵自己,难道仅仅是欲望吗?有可能吧,但是世上的事哪有那么绝对!

……

回到家中是上午,肖瑜不在,应该是上课去了。这丫头在学校也有宿舍,而且与屠苏是一栋宿舍楼,她中午一般就在学校吃饭,然后在宿舍里午休,下午放学后才会回来。

游方是个不会做饭的主,也从来不下厨做饭,今天好不容易给齐箬雪做了顿早餐,自己却没吃。将两个旅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简单整理一下,各自归位放好,又换了一套衣服,他觉得有点饿了,于是出门去吃饭。

在路上收到一条短信:“谢谢你的早餐!一定要好好保重,你如果不在了,我的心也会死去。”

游方看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在手机上写了好几段又都删掉了,最后只回了一句:“我不会有事,你也保重!”

然后转秘书台留言,接着关了这个手机号,他又打开另一个手机号,接听前一阵子的秘书台留言。留言还真不少,谢小仙、屠苏、肖瑜、陈军的都有,主要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一直走到宋阳开的饭店门口,留言也没听完。

这家“夜总会”通常晚上客人最多,店里面坐不下,就将桌子放在外面的街边,既凉快又显休闲,而上午与中午客人比较少,饭店里不是那么忙。游方是十点多钟进门的,这个时间早饭点已经过了,午饭点还没到,一个客人都没有,两个厨师跑到后面的胡同里打扑克去了,老板娘也不在,店中只有一个小伙计在拖地。

游方走进饭店时正在听手机留言,而且这里是他很熟悉的地方,所以没怎么留神,走入店中还没放下手机,就听见拖布落地的声音,然后有一个人差点扑倒在他面前。

游方的反应神速,右手收起手机,左手已经将那人一把扶住。只听面前的少年道:“恩人大哥……!”

“别在这里说话,跟我进来!”游方拉住那个小伙计进了旁边的包间,顺手关上了门。这个伙计显然是宋阳在扩建饭店后新招的,游方以前没在这里见过他,事情也太巧了,他竟然是游方救过的华有闲。

进了包间坐下,还没等站在一旁的华有闲说话,游方一摆手道:“华有闲,在这里不要对别人说你以前认识我,也不要讲在江西发生的事情,你若真想谢我,就听我的,明白吗?”他以不同的身份行走江湖一直很谨慎,终于第一次面临穿帮,却是在这样一种根本预料不到的情况下。

游方的话很奇怪,但华有闲是个相当机灵的小伙子,他若是脑筋不够用恐怕早就没命了,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却也能反应过来,当即点头道:“恩人大哥,我全听你的,你说不认识就不认识。刚才一眼见到你,实在太激动了!还好没别人看见。”

游方笑了:“恩人大哥这个称呼不要再叫了,我就是来这里吃饭的客人。”

华有闲:“那我该怎么称呼您?”

游方想了想答道:“我姓游,经常到这里来吃饭,与你们家老板也认识,反正瞒不过你,只要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像你在江西的经历,你当时那么着急要走,就是为了不想让人盯上怕有危险,我也一样,所以……你心里明白就好。”

华有闲:“我明白的,游大哥!在这里您想吃什么,一定要让我请客。”

游方瞪了他一眼:“挺机灵的孩子怎么犯糊涂呢,你既然不认识我,干嘛要请客?去把菜谱拿进来,就像点菜的样子,先别叫厨师,我有几句话要问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