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七十章、帮忙

游方手中哪有画卷啊?只见他左手伸出凭空一抖,变魔术般展开一幅大约二十公分宽、六十公分长的山水立轴。张流冰神识一阵恍惚,假如不是游方早有吩咐,叫他只可感应不可主动触及任何气息,这一下差点没把他的元神摄入画中。

周围的白云山仿佛变的很飘渺,不知成了何处的名山大川,张流冰又仿佛置身于不知名的深山幽谷之中。兰德先生手中那幅画不过尺许见方,却携带着广袤百里的山川之气,淡淡的若有若无,却又似包容天地无处不在。

“张流冰,你手中那幅画是真正的古迹,鉴定它其实无需揭裱,画卷中自有百里山水灵性,虽然弱不可寻,但神识至精微处却可察觉。与人放手相搏之时,用那幅画自不合适,但行走山川,以画卷携地气炼境于其中,既是淬炼神识之法,也是达到移转灵枢境界的一条捷径。李丰师兄特托我转述秘诀于你……你明白了吗?”

游方的声音就从眼前传来,却似回荡百里,张流冰点头道:“晚辈明白了。”

游方随即收起了画卷,白云山中夜色静悄悄,就似一切都没有发生,他很潇洒的一摆手:“明白了,就下山吧。希望今夜所述能对你有所助,我能教你的,暂时也只有这么多了!”

他倒是很干脆,秘术与剑法演练与讲解完毕,就让张流冰下山回家。张流冰却没有转身就走,而是放下画卷拜倒在地,行的竟然是端端正正的叩拜师礼:“晚辈多谢兰德先生赐教,多谢李丰前辈指点!此番无私大德不知以何为报,今后旦有差遣,流冰随时效劳。今日先告辞了,也祝兰德先生山中逍遥快意!”

张流冰此时对“兰德先生”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对那位至今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李丰前辈更加感激难言!游方今天给他展示与讲授的东西,境界很难说有多高深,反正比他高明,但其精妙之处令人叫绝,一看就知道是很独私的个人参悟,而且对他相当有帮助。

游方今天把独门秘法亮出来了,毫不藏私相授,不仅以“李丰前辈”为铺垫,而且本人也尽显前辈高人风范。自古成大事者,首先需要有相应的大胸襟,抠抠缩缩小心眼,能办什么大事情?

他心里很明白,要想“搞定”寻峦派,仅凭一块寻峦玉箴并动点江湖手段远远不够,他太年轻,也不能仅仅靠身份地位压人,需要真正的折服以张流冰为代表的这一批年轻弟子。

寻峦下一代主要弟子游方全部见过,何德清、张流花都是人才,但如果张玺所谋成功,如果不出大的意外,这位张流冰才是下一代寻峦派掌门最合适的人选,游方所谋深远啊。

张流冰叩拜已毕,起身收好画卷与晶树正要下山,游方就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事,笑着说道:“张流冰,且慢走,有一件事我差点给忘了,是李丰师兄闲聊中顺嘴提的一件私事。”他此时的神情又恢复了谦和的微笑,就像两个年轻朋友之间在闲聊。

张流冰连忙转身问道:“李丰前辈有什么吩咐?”

游方摆手道:“也没什么大事,是我听说你们公司要建寻峦大厦,自己想起来的,建那么样一座大厦,强电、弱电、管路、布线以及装饰装修,都得找人干吧?”

张流冰答道:“那是当然了,除了土建工程,最重要的就是安装工程了,难道兰德先生也想把它介绍给亨铭集团的下属建安公司?关于建筑设计方案,我已经提供给亨铭集团了,是齐小姐的助理吴琳琳亲自来取的,赵亨铭也来电话表示感谢,难道装修工程他们也感兴趣?”

游方:“你误会了,李丰前辈的私事怎么会与亨铭集团有关?”

张流冰有点纳闷:“那又是怎么回事?”

游方解释道:“上次李丰师兄路过广州,有个小朋友帮过他的忙,李丰对他的印像很好,两人的关系也挺不错的,虽然那人并不清楚李丰师兄的真正身份。”

张流冰突然反应过来道:“我有内部消息,去年有两个蒙面人趁夜拿下一帮歹徒,打电话报警交给了警察,其中一人自称李丰,而另一人,就是他那位朋友吧?”

游方:“哦,还有这回事?这我倒不清楚,可能就是他吧,但那人我不认识也没见过,可能并非江湖风门同道,李丰前辈也只是偶尔相识结交。临来之前他曾对我说过,有机会则谢谢那位小朋友,能有帮忙之处则尽量帮忙。

但我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只听说那人有个亲戚是搞装修工程的,你们寻峦大厦如果开建,不如介绍给他一些工程活,也算个顺水人情。据我所知那只是一家不大的公司,恐怕也接不了太多的活,你可以看着办,不知能不能安排?”

张流冰笑了:“就这么点小事呀?像这种小工程,都是装修总承包方向外分包,但我事先打个招呼毫无问题,工程给谁干不是干呢,只要他们能干得了。”

游方:“虽然是小事,不提你也不知道啊!我是想起来才说的,李丰师兄也只是随口提起过。但这是人家的私事,你要能帮忙就帮忙,没必要让谁知道,更没必要去求你父亲或者告诉其他人。”

张流冰点头道:“只是装修公司揽活,又是我们元辰集团自己的工程,这种小事哪用得着我父亲过问,我打声招呼就足够了,估计李丰前辈都不好意思开口提。既然我知道,自然就利利索索给办了,跟别人有什么好说的,请问是哪家装修公司啊?”

游方摆了摆手:“寻峦大厦还没开建呢,不着急,只要没问题就行,到时候再打招呼。……天色也不早了,不打扰你休息,快回去吧。”

张流冰再度行礼告辞:“那好,到时候怕您忘了,我会主动问的。兰德先生好好休息,晚辈告辞了!”

……

游方怎么会想起这一出?当然不是他自己要开装修公司,而是给屠苏的姨父胡行健揽生意呢!前几天一起吃饭的时候,聊到了暑假到重庆“旅游”的事,肖瑜想去,也鼓动屠苏一起去。

小丫头却皱着鼻子道:“我也想啊,但估计爸爸妈妈不能让,自从知道上次在广州我差点让人拐跑了,他们看我就看的特别紧。”

肖瑜问道:“你在广州,他们在北京,也不能盯着你呀?”

屠苏:“他们盯不着,有人能盯,我大姨和姨父每个星期都叫我回家,还经常到学校来看我的情况,平时都这样,更别提暑假了,肯定一放假就得叫我回北京。”

肖瑜有些纳闷:“你姨父不是开装修公司的吗,哪有那么多空?”

屠苏叹了一口气:“听说最近房地产市场不太景气,我姨父也只是在区里有点关系,区里的新开工项目不多,所以他接的工程也不算多,经常有空闲时间,没事干只能看着我了,再说这是我爸爸特意叮嘱的。”

去年屠苏在火车站差点让人拐跑了,原因与胡行健接站晚了不无关系,后来学校宿舍没法住,小丫头偷偷出来租房子,原因多少也与在大姨家住的不舒服有关。她父亲屠索诚新学期开学时来了,虽然没有责怪什么,但胡行健夫妇也觉得挺过意不去的,假如小丫头再出什么乱子,亲戚面前还真不好交待了,因此这段时间他们倒是照看的挺仔细,盯的也挺紧。

游方听见这番话,心里有点犯嘀咕,屠索诚可是专门找他谈过的,虽然是表达谢意但也是一种委婉的警惕,多少也在防着他。就算游方这小伙子不错,但屠苏毕竟年纪还小,假如真的被他勾到外面出了什么事,吃亏的肯定是女孩,在这种问题上,屠索诚可不想赌人品。

想到这里,游方问了一句:“假如有机会的话,给你姨父介绍装修工程可不可以?”

屠苏笑了,很高兴的说:“那有什么不可以的?这是好事呀,我姨父一家人都会感谢你的!游方哥哥,你本事大认识的人多,假如真有机会给我姨父揽到工程,还有业务提成呢,我姨父绝对不会少给你。”

这倒是实话,现在搞工程有两件事最重要,一是能揽到活,二是能及时结算工程款。胡行健的生意,通常工程报价中有百分之十五的预算是用来支付揽到工程以及拿到回款的“提成费”,一般分两次支付,拿到工程首付款付第一笔,结算尾款之后再付一笔。

如果是胡行健亲自找的门路,一样需要花差不多的费用,比如给发包方负责人以及介绍人的回扣好处费等,这还是正常的情况,如果碰见比较贪心的,可能私下里花的更多还走不了账,只能在工程报价上做文章了。

游方一边喝酒一边点头道:“假如有机会的话,我会留意的。”

他当时就想到寻峦大厦的工程,这不正是个好机会吗?弄几个装修项目介绍给胡行健的公司应该没问题,他倒不是想要什么提成好处费,就是想留下好印象搞好关系。小游子这种老江湖,心眼很活很快,眼界比较宽,三言两语能想到的事情也多。

江湖人会安门槛架台阶,也会撤门槛绕台阶,假如能将屠苏姨父一家人“搞定”了,通过这层关系,也可以间接影响到屠苏父母对他的印象。游方对屠苏的感觉那是好的不能再好,当然也希望自己给她一家人留下好印象,不论心里有没有鬼,也算是爱屋及乌。

……

今夜果然找了个机会,顺嘴和张流冰提起这件事,还打了李丰的旗号,倒不是因为梅兰德这个身份没这个面子,而是想避免一些预料不到的麻烦。看来倒没什么麻烦,对于张流冰来说只是打一声招呼的事,而且他也不会对别人说什么,李丰给了他这么多的照顾,这点小事还不悄悄给办了?

假如胡行健此时已经睡着了的话,说不定做梦都给笑醒了,这好处来的真是莫名其妙!

山中无事、闲话少叙,这段日子齐箬雪沉浸在幸福中,几乎快要融化,这山庄就是他的怀抱,而他的怀抱就似簇拥白云的山峦。就在张流冰来观游方练剑的三天后,却有一件小小的事情触动了她的情绪,因为有一位访客上门,送来了一件礼物。

这位访客自我介绍是江西松鹤矿业的员工,被向影华小姐派来送一件礼物,交给山庄里住的一位梅兰德先生,并请梅兰德先生转赠一名叫齐箬雪的女士,来客把东西送到之后连顿饭都没吃便下山回去了。

礼物装在一个很精巧的透明水晶罩中,是一枚燕尾双晶香花石,以神识感应,其灵性洗炼精纯,妙处与游方曾送给齐箬雪的那枚几乎一模一样。

向影华出手很大方啊,游方送她一枚灵性洗炼纯净的七曜石,她则回赠了一枚灵性洗炼纯净的燕尾双晶香花石,而且托他转赠齐箬雪,让游方不好直接拒绝。游方送给齐箬雪的那枚香花石有驻颜之妙,但在遭遇断头催企图设局摧花那晚,游方暗中救人运转秘法过度,晶石内部裂了,也就失去了原先的效用。

如果游方记得不错,向影华曾说过,在她十八岁那年曾将一枚燕尾双晶香花石灵性洗炼纯净,如今却把这枚晶石给送来了。

看着这枚晶石游方良久无言,向影华走后,他已不打算再有往来消息,虽然遗憾但为心安也只能如此,相忘于江湖也许是最好的结局吧。可是今天这枚晶石送来,又勾起了他的思绪,看见这件东西总能想到向影华,其实临别前那番剑月双舞,早已印在他心中难以磨灭。

而齐箬雪看见这枚晶石也是默然良久,最后才自言自语道:“向小姐果然守信,将它送来了。”

守信?游方很诧异的问道:“难道是你问她要的?”

说话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人,气氛十分私密,齐箬雪摇头道:“我怎么会问她要这种东西,是她一定要送给我,当时的情景,我没法不答应,但是后来的事情,我也没想到……”

游方:“没想到什么?”

齐箬雪的语气软绵绵的:“没想到她走了,今天是我和你住在……”

游方:“真的没想到吗?”

齐箬雪的神情有点扭捏:“我做梦的时候当然想,但醒的时候却不敢想……”

游方一摆手:“不说这个了,向小姐要送你这枚晶石,是在那天湖中船上说的吗?”

齐箬雪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她知道我手中有这样一枚矿物晶,也告诉我这东西的珍贵之处,我当时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真没想到你会送我这样一件礼物。……向小姐说你送的矿物晶已经裂了,失去了效用,她竟然知道的那么清楚,你救我的时候,她也在场,是吗?”

游方倒不隐瞒:“她是悄悄去的,我事后才清楚。”

齐箬雪的话不知是疑问还是陈述:“她一直在保护你。”

游方:“是的,有人要暗害我,后来你也看见了,那种场景就不要再回忆了。”

齐箬雪抬起了头,表情很温柔,眼神中却似有深意:“向小姐对你的好意,我能感觉到,不信你本人不清楚。就算我也是女人,也不得不承认她的魅力难以形容。……兰德,能问你一件事吗?你好像在刻意回避她,这不会是因为我,能告诉我原因吗?”

游方下意识伸出左手,用食指第一指节蹭了蹭鼻尖,这个姿势,手正好挡住了嘴,仿佛在掩饰说话的语气:“假如就是因为你呢?”

齐箬雪轻轻瞪了他一眼,微微嗔笑道:“你这么说,我当然高兴,我也喜欢你这样哄我开心,女人没有不喜欢的!但我又不是真傻子,那时候还没我什么事呢,你救了我,我只能谢你、报答你,也不能赖上你啊?老掉牙的故事中,以身相许也不是这么回事,得你情我愿。

而你显然不情愿接受齐小姐的好意,别告诉我这就是没有原因的不喜欢,作为男人,就算你和她没关系,向小姐那种女人对你有好感,你也不会不高兴。其实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假如我们没关系的话,我都觉得你们之间很般配。

我若是向小姐,有些事也一定想不通,你们之间很合得来,那种感觉,只要站在一起就有了,我又不是没见过你们一起喝茶的样子?现在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当时我下山后鼻子直发酸莫名其妙总想哭,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喜欢你,却没机会了。没想到你跟着我下了山,还救了我。

在一个女人看来,你对向小姐那不叫拒绝,而就是有看不见的东西挡着你!能告诉我原因吗?我真的很想知道,说实话好吗,我保证不会吃醋的!”

她不会吃醋?这话可不敢保证!但游方回避向影华的原因,还真和齐箬雪吃不吃醋关系不大。

小游子一转念突然想到了什么,反问道:“箬雪,你应该不会主动问我这些的!而且你与向影华只见过两面,不可能了解太多的情况,除非她对你说过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那天在游船上,她是否曾请求你帮什么忙,而你也答应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