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六十九章、发财了

这一句话又把谢小仙给逗笑了,她笑着说道:“那时候你还小,我也刚刚参加工作,几乎什么都不懂,回想起来就像在昨天。你知道吗,你是我抓的第一个‘犯人’,结果还给抓错了!那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你能答应我吗?”

游方举起右手:“我发誓,绝对不会再栽在你手上!……那时候我还不到二十,只有十九岁,你也刚从警校毕业吧?”

谢小仙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我比你大三岁。”

游方一怔,随即笑道:“一点都看不出来,不穿警服说你是我妹妹,谁都不会有意见。”

就在这时前方的车已经动了,后面的车使劲按着喇叭,吵得人很烦躁,谢小仙也启动车继续前行,没过多久就到了火车站。游方说了声谢谢正想告辞,谢小仙居然也下车了,以不容拒绝的语气道:“我送你进站!一定要送,看着你走。”

这下坏了,游方根本没打算坐火车呀,当谎言开始之后,就需要用一连串的行动来掩饰。游方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说自己还没买票,谢小仙则主动帮忙打电话找车站的一个熟人,按他说的目的地,买了一张到湖南长沙的火车票,并亲自把他送到了检票口。

还好,谢小仙没有再坚持把他送上站台,就在检票口握手告别,要不然的话,游方非得坐到下一站韶关不可,今天晚上别想回广州了!进站的时候,谢小仙看着他,眼神仍然水汪汪的,游方能感觉到,却一路未敢回头。

在站台上看着火车开走,又等了一会儿,这才从地下通道走向出站口,算算时间谢小仙应该早已离开火车站,游方悄悄的出站赶回白云山庄。

……

接下来的度假时光,游方真的在山庄里跟齐箬雪学起西班牙语,短短时间当然不可能精通什么,但他这人很聪明,做事也肯下功夫,反正教材光盘里的简单会话开口来两句没问题。又过了一周,寻峦大厦设计方案招标会的时间到了,张流冰亲自开车到山庄来接他。

评委一共有五人,三人来自香港,其中一人就是包旻的女儿包冉。另外两人是知名建筑师,分别叫徐久逵与贾大坤,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同时也是香港知名的风水师。另一名评委来自广州大学,是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的一名教授,名叫郁也风。

就像张流冰事先说的那样,一共有三份方案被各位专家评定为第一档,张流花的设计方案也在其中,三份方案各有千秋,工程造价的粗略估算相差也不大,因此很难决定。包冉投了张流花一票,郁也风也投了张流花一票。徐久逵投了另一份方案一票,贾大坤与徐久逵投的票一样。最后是游方投下了决定性的一票,三比二,张流花中标了。

张玺当然非常高兴,设宴盛情款待诸位评委嘉宾,并把张流花叫来陪席,也顺便让他结识业内的前辈专家,在酒席上众评委不论投了谁的票,对张流花都是赞赏有加。

两位风水师见到“梅兰德”本有些诧异,没想到他会这么年轻,打了一番交道之后,态度都变得很客气,俗话说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梅兰德的名声可不是靠吹来的。郁也风对古典风水也很感兴趣,酒席上大家聊的几乎都是这一方面的话题。

散席之后各人自有安排,张流花嘛,让张玺安排陪同唯一的女评委包冉去看歌剧,而游方没有随其他三名男评委去夜总会娱乐,他要直接回山庄,仍然是张流冰开车送他。

在路上,张流冰递给他一个牛皮纸档案袋,里面是“梅兰德”的身份证以及个人账户的开户手续、私章、支票本等,并且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兰德先生,您托的事我都办了,二百五十万已经存入你的个人账户,还有您这次做为评委的出场费,也打入账户了,是元辰集团的一点谢意,不敢多给,您也不要嫌少。”

游方只是打开看了一眼,便貌似漫不经心的收好,顺便问了一句:“流冰公子,你什么时候有空就打声招呼,午夜来山庄观我练剑,这一个月,随便哪一天都行。”

张流冰:“兰德先生不必叫我流冰公子,直呼晚辈姓名张流冰即可,您肯指点,此福缘晚辈感激不尽!哪里还敢自己挑时间?您可以随便挑一天叫我来。”

游方点了点头:“那好吧,你等我电话,我也做些准备。”

回到山庄,陪齐箬雪吃宵夜、练剑,仍似逍遥神仙日子,这些事不必多提。做评委有出场费很正常,游方倒是挺感兴趣张玺究竟给了多少?第二天特意查了一下账户,结果吓了他一小跳!

张流冰给他开的个人账户中,余额不多不少整整四百万,也就是说元辰集团以评委费的名义给他打了一百五十万,这也太夸张了吧?

像这种活动,请来的专家当评委,主办方当然要负责行程及食宿安排,除此之外的“出场费”,按当前的行情,万元左右已经是很不错的水平了,毕竟只是一天时间,而且是象征性的。

张玺出手很大方,每名评委的出场费是两万,包冉只是顺带,主要是给另外三名评委,不论他们有没有选中张流花的方案,张玺也要给儿子攀个交情,但又不能做的太过分,总之恰到好处,而且额外的接待让人很满意。

至于游方这一百五十万,那就是另一笔账了。游方送了张流花一枚蔷薇晶,而且送了张流冰更珍贵的一株攒簇晶树,再加上莫名其妙不得不当众送给陆长林的那枚烈金石,算算价值差不多就在一百五十万左右。

游方做这些事可都是为了帮寻峦派撑场面,同时也为张玺整合寻峦派做铺垫,张玺怎能让他吃这种亏?给这么多并不过分,游方送给何德清以及包冉的那两枚晶石还没算呢!

在张玺看来,“兰德先生”肯定不缺钱,但他做事情却要讲究恰到好处,以评委出场费的名义直接打到个人账户上,对方也不必客气拒绝。

游方当然没客气也没拒绝,甚至连问都没多问一句。查完账之后,他坐在山庄门前的休闲椅上,抬头望天神色淡定,眼睛却直冒星星,心中在感慨呼喊——闯荡江湖这么多年,终于发财了!

四百万呐!假如省着点花,能买多少碗豆浆啊?在广州买套房子,再到北京买套房子,只要别太挑剔也足够了!假如让屠苏知道了,说不定会吓着小丫头,惊呼一声——游方哥哥,你太能赚钱了!

等过年回家,是不是给老爸买辆新式越野车呢,让他带着兰阿姨好好兜风去。游方想到了这一出,却忘了自己还没车呢,总是借齐箬雪的车开。

嗯,齐箬雪住的公寓还是租的,是不是给她买套房子呀?给自己买房子倒不着急,不论将来怎么样,花这样一笔钱游方也愿意,反正钱就是用来花的,花的自己高兴不就行了?想来想去,又觉得这四百万不够了,还是得接着赚啊。

这时候,有一双柔嫩的手放在了他的肩上轻轻的揉按,就听齐箬雪在背后柔声说道:“兰德,你一直在看天,表情这么严肃,难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游方一伸手把她拉了过来,抱坐在腿上道:“有你在身边,享受这么美妙的假期,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今天我开了个人账户,款项也打进来了,可以还你的钱了,上次那顿晚宴,居然花了你十几万。”

齐箬雪低头道:“那笔钱,我不许你还!”

游方:“为什么?”

齐箬雪靠在他的怀中喃喃道:“我这个假期结束之后,你是不是就要走?”

游方叹了一口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我早就对你说过……”

齐箬雪露出几分调皮的神色:“我不是这个意思,反正你欠我的钱,不论到了哪里,我都是你债主,你都得惦记着,所以我不让你还。”

游方不得不笑了:“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可惜世上大多数人,躲的就是债主,而心里忘不掉的是谁欠他的钱,不如我做你的债主好了,这样才记得更牢。”

齐箬雪伸手在他胸前画圈圈,撅着嘴唇答道:“我不干!这辈子其实你已经是我债主了,再欠下去,难道你想我连下辈子都还给你吗?”

游方抚摩着她的发丝:“箬雪,千万不要轻易提一辈子,有些话,本想等到走的时候再说,我并没有……”

齐箬雪举起手掩住了他的嘴唇:“那就等到你走的时候再说,我也不说了!还有一个月呢,你是我的,得好好陪我度假。”

游方抓住了她的手:“从现在开始到假期结束,我一句都不提,就是好好陪你。”

……

三天后的夜间,张流冰驱车来到山庄,按照游方的吩咐,带来了“李丰前辈”留下的那幅画以及“兰德先生”送他的那株攒簇晶树。游方就在门前等他,见他下了车微微点头道:“张流冰,你到的时间正好,请随我来。”

今天的游方神情很庄重,话也不多,张流冰有些忐忑的跟在他后面,他们没有走进山庄,而是绕过山庄走向山上,来到游方平日练剑的山林中。

在一片林间空地中,游方转身站定道:“李丰师兄托我指点你的秘法修行,但梅某修为低微,而你父亲就是寻峦派当世高手,说指点谈不上,只能将平日秘法修炼中一些独特感悟与心得,向你演示与讲解,希望能对你秘法习练有所帮助。”

这番话说的客气,但是身形往那里一站,无形中与周围山川地气相呼应,虽然范围不是很大,但境界之玄妙恰到好处,演示的就是“立身为灵枢”。

张流冰连忙长揖行礼:“兰德先生何出此言?临来之前,家父一再叮嘱流冰要恭谨受教!”

游方也不多废话,一摆手道:“那好,你将攒簇晶树给我,然后退到一旁展开神识,只需感应,切记不可有丝毫的扰动相抗!”

张流冰将晶树递给游方,退到林边小心翼翼展开神识,接着就感应到游方发动了灵枢大阵。此阵法是提前布下的,用了九枚晶石做为周边的阵枢,而游方将晶树放在身前席地而坐,就是发动阵法的中枢。

游方原先用来布灵枢大阵的九枚晶石中,像雄黄石之类最合适的已经配不齐了,好在手头晶石多,找来几枚可以替用的,虽然没有原先的效果好,但为了演示是足够了。

灵枢大阵运转,其实就是周围的地气灵枢随着游方的神识运转,无非借助阵法控制的范围更广、神识感应的更加精微、扰动的威力也更强大。这一手功夫,张流冰的父亲张玺当然也会,演示起来比游方只强不弱,假如仅仅是这样,游方根本不必叫张流冰特意来一趟。

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张流冰吃了一惊,因为游方与那株攒簇晶树“消失”了,虽然就在眼前,但神识却仿佛感应不到。也不能说完全消失了,痕迹还是有的,游方立身为灵枢,以神识激应晶树,与山川地气几乎完全融为一体,假如不去扰动运转,神识感应是一体的。

游方也没有再主动运转地气,灵枢大阵发动之后,就处于一种自然的运转状态,清晰的呈现出天地之间昼夜四时悄然流转的生机,然后开口讲解道——

“你眼前所见、神识所感,是我迄今为止所悟滋养形神最妙之法。灵枢大阵是风门显学,几乎各派都会,巧妙不同而已。至于这枚攒簇晶树,激应此秘诀最为合用,其心法要义在于绵绵若存……

你的功力尚可,但境界未足,不能完全做到我这样。习练之时,控制的范围不必太大,首要在于感应入微,方可与天地相容滋养形神。至于感应精微的习练,据说李丰师兄曾指点过你,而你没有令他失望,今日果然掌握了神识,所以我才能向你展示这些。

此秘术不仅可滋养自身之形神,而且立身为灵枢,还可惠及他人,比如为你身边心爱的女子滋养形容,却在不知不觉中,就像古人的一首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等你有了移转灵枢境界,自会明白其中妙趣。”

这可是游方的独门绝活,展示与讲解秘术的最后,他还不忘开几句轻松的玩笑。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刘黎可没有教他这一手,而是他在建木发掘现场因机缘巧合,自己悟出来的。

秘法修炼境界类似可以互相借鉴,但个人习练的巧妙与独特的感悟不同,非师徒或父子之间不会轻易尽言。张玺在滋养形神方面可能另有妙法教儿子,但他未必会这一手,因为他未必有与游方一样的难遇机缘。

游方今天是真不藏私啊!这一手秘术对谁都没坏处,既然将攒簇晶树送给了张流冰,索性人情送彻底。再说了,张家父子也没亏待他呀,那一百五十万虽说是还情,但若人家没给,游方还能说什么吗?做人嘛,就得想明白,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点。

张流冰很吃惊而且感激不已,连句客气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游方却没给他多说话的机会,已经站起身来将晶树还给他道:“你莫要多言,接下来观我练剑,主要看我的身法如何与地气运转相合。听李丰前辈介绍,你也擅长此道。这一次,我只演示不讲解,能有何收获全在你自己,看仔细了!”

然后游方收起灵枢大阵,又用七枚钨光石布下星辰璇玑阵,在星月之光下开始舞剑。游方的剑法自然是没的说,别说张玺,就算寻峦派第一高手包旻,在这一方面也赶不上他。此番舞剑也似剑舞,剑意酣处,竟似与天上洒落的月光缠绵合韵。

张流冰看的是目眩神驰,神识展开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他并不清楚,除了今晚,齐箬雪夜夜在这里观游方练剑,看的是如痴如醉。

剑法、身法与地气相合之法演练完毕,游方果然只是展示而未作任何讲解,收起剑又朝张流冰道:“我练剑已毕,有何感悟,你回去后自行印证,现在,将李丰前辈留的那幅画拿出来吧。”

张流冰赶紧将背在身后的画筒取下打开,取出那幅画恭恭敬敬递了过去。游方摆手道:“不必给我,你站在那里展开,请问此画有何玄机?”

张流冰答道:“看似当代之作,却隐藏一幅黄公望真迹于其中,暗合‘寻峦’真意。”

游方点头道:“不错,接下来的话是李丰师兄托我转述,讲解的是炼境之道,正合你此时掌控神识之后习练,听好了——你是寻峦弟子,自有秘法传承,本不必老夫多事,但此炼境之道与寻峦诀妙意相通,你或可有所证悟。……张流冰,注意我手中的画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