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六十七章、谢小丁

其实谢小仙不清楚,假如小游子不是那样一种身份,她早就抓住他了,不关别的女人什么事,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自然的好感与亲近和抽象的理论爱情无关。这些,也正是谢小仙想不明白的地方。

游方这次又背了几十条命案回来,就算没有齐箬雪的事,内心深处又怎能面对她这身警服?

谢小仙最近很闹心,刚回到广州就发生了段信念跳楼案,就在她们分局的辖区,影响非常复杂,市局领导很重视,而死者家属又是很敏感的人物,一时间整个分局忙的是鸡飞狗跳,刑侦队长吴克红好几天都没功夫合眼。

戏剧性的是,紧着另两个分局辖区发生的另一桩大案,很快引起了市局甚至省厅领导的注意力,反倒减轻了他们分局受到的压力。“着名”爱国华侨、实业家、慈善家、国内多项文化活动的赞助者、美籍华人唐朝和在白云山风景区被谋杀。

不仅如此,与唐朝和同行的六人在一天之内全部被杀,发生在两个分局辖区内,连同唐朝和在内,其中四人是美籍华人,其余三人都在国内从事与文化或文物有关的职业。此案连美国领事馆都惊动了,已经上升到外交高度,非常敏感。

凶手非常嚣张,还在现场留下了名字与作案动机:据说这个唐朝和是某个跨国犯罪团伙的幕后老板之一。警方除了在追查凶手之外,也在暗中调查核实这一条线索,但短短时间内还没有确切的结论。

谢小仙也看到了刘黎现场留书的照片,书法真有一种浩然气势,出于职业性的敏感,她总觉得这可能是真的,而且非常有可能与她参与调查的狂狐团伙案有关。假如是那样的话,查起来就不容易了,特别是案情若主要涉及盗掘文物,须知国内外的法律规定是不一样的。

许多明知被偷、被抢到海外的中国文物,却能够公然交易,有些甚至都不必洗白。历史上的就不说了,就算正在发生的,除非警方能提供准确无误的犯罪证据,否则很难追索,而且在有些国家根本就追索不了。

西方国家对这种事的态度甚至是纵容,没办法,谁叫他们就是做强盗起家的呢?看看《盗墓奇兵》、《木乃伊》一类的热门电影所表达的文明心态,西方之外的世界,就是他们居高临下的猎奇、盗取、掠夺,表达优越感的施舍、指责、教导的乐园。

法律规定是不一样的,很多境内受保护的中国文物,在境外可以公然交易。别说是境外了,就连香港特别行政区,都可以公然拍卖流散海外的中国文物,吸引一批批中国“收藏家”重金购买,只要有“合法”的手续洗白。

谢小仙只是广州警察,不是太平洋警察,有太多事情她无能为力。

她参与调查的狂狐特大团伙案,由于有易三这条线索在手,干的非常漂亮,顺藤摸瓜已经破获了一连串的相关案件,追回大量赃款、赃物,各地有上百名犯罪分子落网,有很多案件都是她亲自经手的,已经听到了上面的消息,可能要给她记一次二等功。荣誉倒是其次,关键是对她工作的认可,调到广州当个分局的副局长,曾经说闲话的人可不少。

由于发生了唐朝和一案,市局压力很大、工作很忙,她记功的事情暂时被耽误了。查案这么久虽然很有收获,但是谢小仙也清楚,查出的都是李秋平的下线,至于上线交易人,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假如真与唐朝和这类人有关,她也是查不了的。

今天来的路上,谢小仙坐的是陈军的新车,看见林音在陈军面前一脸幸福的温柔神态,她不禁又想起了李秋平。她很清楚李秋平很可能与唐朝和一样被人杀了,不知为何,她隐约甚至有点感激那位“凶手”,至少是为了林音的命运感激。

紧接着她又想到,其实林音的好运不在于李秋平失踪,而是在此之后遇见了游方,否则是难以想象的!想到这里,她心中不禁有了几分暖意。他回来了,安然无恙,这是这些日子来唯一让她感到很开心的消息,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游方。

就是这么一路胡思乱想,带着一点莫名的期盼,谢小仙来到了游方的“家”

……

林音与陈军见到游方,都是眼神一亮,林音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久不见,越来越精神了,这衣服真帅,在哪儿买的?”

陈军则直接来了个熊抱,然后给了他一拳:“你小子,越混越水灵了,我今天一进门差点以为看见新郎官了,就是胸口没戴标签,听说你做生意发财了?”

新郎官?这比喻挺有意思,陈军不愧是江湖十二相出身,眼力相当不错,也是学过几手看人的相术,一见面就觉得游方眉目之间有春意。游方呵呵笑着答道:“发财谈不上,挣点小钱养家糊口而已。”

林音在一旁打趣道:“你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糊谁的口?”

游方仍然呵呵陪着笑,一副老实无害的样子,然而笑了一半表情却有点僵,因为陈军已经闪开,他与一身警服的谢小仙的目光对视,那银色的肩章真的很耀眼或者说刺眼。游方刻意没有移开眼神,而是尽量自然的微笑着打招呼:“小仙姐,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嗯,英姿飒爽!”

这不是没话找话吗,她现在的样子可谈不上英姿飒爽,谢小仙看见游方,两眼水汪汪,就是一副女儿家的小神态。她既希望自己能像林音表现的那样自然,又希望能像陈军表现的那样亲昵,然而看着他却只是伸出了手:“挺长时间了,怎么电话都打不通?”

游方赶紧上前半步伸出双手相握,姿态就像在迎接视察的领导:“我……”。

“游方哥哥在外地把手机弄丢了,临时换了一个号,回广州刚刚把原来的号挂失补办了。别站在那里说话,快坐,先喝茶吃点水果。”还没等游方说什么,肖瑜端着一盘凉拌菜从厨房走出来,抢过话头替他解释。

谢小仙见到游方本来挺开心的,仿佛有一肚子话要说却不知道怎么说,进屋坐下看了看周围又觉得有些不自在。这哪里像合租的房子?经过肖瑜这么一布置,分明就是居家过日子嘛。但她又不好说什么,林音这个房东都没介意呢!

坐下之后她又问游方:“你这次回来,暂时不出门了吗?”

游方:“我……”

“游方哥哥今天晚上就得走,他的生意挺忙的,要过一个多月才能办完。”游方还没答话,屠苏托着一个茶盘从厨房里走出来给众人倒茶,抢着替他答道。

谢小仙进门看见了肖瑜与屠苏,她俩青春靓丽、纯真可爱,还抢着帮游方说话,游方哥哥叫的也太亲热了。游方和她们住在一起,谢小仙越想越觉得这个小游子也太能沾花惹草了,但是转念又一想,去年下半年这三人已经“同居”了,实际情况是游方根本没占这两个姑娘家的半点便宜。如此说来,他简直又是个难得的守礼君子!

小游子啊小游子,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啊?想到这里谢小仙忍不住仔细打量游方,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坏小子确实挺有吸引力、挺招女人喜欢的!

她在看他,游方正好转脸给她放茶杯,两人的目光又一次对视,只听游方笑道:“小仙姐,干嘛这么看着我,不认识了?”

谢小仙有些不自然的一低头,站了起来道:“做饭吗?我去厨房帮忙。”

屠苏连忙道:“用不着谢警官帮忙,你穿着制服呢,怎么洗菜炒菜啊?……游方哥哥,你还没换衣服呢。”

谢小仙下意识的答道:“我也换身衣服。”

游方伸手拉住了她:“你上哪儿换衣服?又不住这儿。”

对呀,这里也没她的衣服。这时肖瑜在厨房里说话了:“谢警官的身材和我差不多,换我的衣服吧,进房间随便挑。”

林音也站起来道:“小仙,你就换小玉的衣服吧,别穿着制服吃饭,我去厨房帮忙。”

经过肖瑜、屠苏、林音三个人的忙乎,主要还是林音的厨艺,这顿饭很丰盛,陈军还买了一箱罐装啤酒和各种果汁,这张白枫木餐桌第一次坐满了六个人,大家说说笑笑很热闹。

谢小仙关心的还是游方这段时间都干了什么,吃了几口菜又问道:“游方,你这一去三个多月,都做什么生意了?”

游方答道:“我做矿物晶生意的时候认识了几个朋友,后来就一起做了有色金属矿产生意,合同已经定了,就等着发货回款。”

谢小仙:“还挺大的生意呢,你可小心点,别让人给骗了。”

陈军在一旁笑道:“谢警官,你多虑了,我还真没见过什么人能骗游方,他不骗别人就谢天谢地了。”

游方也自嘲道:“小仙姐不用替我担心,我没什么本钱,就是帮着跑腿而已,能骗得着我什么?”

陈军:“骗人啊,小心别让人拐跑了!但是想想,还是你拐卖别人的可能性比较大。”

谢小仙瞪了陈军一眼,又问道:“这次生意还挺顺利,是吗?都和什么人打交道?去过哪些地方?和你们做交易的是哪几家公司?”

林音咳嗽一声:“小仙,吃饭呢,别像审案子一样问游方好不?……游方,刚才在厨房听小苏说,你最近的买卖不错,学费没问题了,干的好的话房子啥的都有了?”

游方也咳嗽了,大概是被啤酒沫呛着了,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开玩笑道:“林音,你这套房子卖不卖?要不,你开个价,看我到时候能不能买得起?”

屠苏插嘴道:“游方哥哥,你真要买房子啦?”

林音也半开玩笑道:“就算你想买房子将来成家,也不用买旧房子啊?”

游方看了看四周:“谁说它是旧房子?我搬进来的时候它就是新的,我是第一个住在这里的人,时间久了,总是有感情的。再说这屋子的格局不错,住起来也舒服。”

屠苏举起小手道:“我是并列第一!”

而谢小仙有些感慨的说道:“时间久了,总是有感情的,你还真想买这套房子?”

肖瑜却插话道:“林音姐姐,你要是肯卖的话,我也想买,将来我就是游方哥哥的房东。”

陈军却指着她道:“你就别想了,我们不缺钱用不着卖房子,就算要卖也是冲个人情,能卖给游方也不能卖给你。”

游方笑了笑说道:“我就是突然有了这个想法,问一声而已,等将来有钱了,还真想把它买下来。在这里过日子,舒服呀。”

谢小仙小声道:“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你着什么急?难道最近挣了很多钱吗,见你衣服穿的倒挺贵,可不能在外面学坏乱花。”

游方陪笑道:“生意场上总得要个面子,不能太随便了!而且我这人也不用再学坏了,什么样的坏人没见过呀?至于乱花钱肯定不会,我一向节约的很,你还不了解吗?……算了,不聊买房子了,我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

众人继续吃吃喝喝,聊着聊着,就聊到肖瑜转学这件事,在他们看来也算是不可思议的奇闻,都觉得肖瑜有些任性胡闹,但也可爱有趣。

谢小仙突然说道:“看见肖瑜,就想起我妹妹谢小丁,从小既调皮又讨人喜欢,如今在国外念书。”

林音诧异道:“小仙,你不是独生女吗,怎么又多出来一个妹妹?”

谢小仙解释道:“是堂妹,我叔叔的女儿。……对了,你们了解各地稀奇古怪的事情多,认识各种各样的人也多,有没有听说过有人能治一种病?”

众人齐声问道:“什么病?”

谢小仙叹气道:“也说不清是什么病,说是精神有问题吧,她又挺正常的,从小上学一直到出国留学,什么都没耽误,说没问题吧,她和正常人还真不一样,从小就认为自己是个狐狸精!”

陈军诧异道:“狐狸精?你妹妹一定是瓜子脸,长的很漂亮喽,挺自信的!”

林音拍了他一下道:“那是当然,你看看小仙就明白了。”

屠苏有些着急的说:“你们别打岔呀,听小仙姐姐把话说清楚,小丁姐姐究竟有什么病?”

谢小仙有个堂妹叫谢小丁,比游方小两岁,今年二十,人长的娇小可爱,从小也非常聪明伶俐,读书成绩很好。她父母也就是谢小仙的叔叔婶婶,在重庆开了一家琦琦招待所,家庭条件还不错,也都是挺正常的生意人。

但谢小丁却有一个毛病,也说不清是什么病,她从小就认为自己不是人,而是一只可爱的狐狸精。

你说她傻吧倒也不是,这人的脑袋非常清醒,知道别人不信而且会笑话她,所以在外面很少说,但是在亲近的人面前说“实话”的时候,一直就是这样。至于外面那些不信的人,她也不屑于跟人“辩解”。按照谢小丁自己的说法——其实大家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或者故意装作不明白。

如果她这么说自己也就罢了,但是她私下里又说过,看见爸爸就是一头很帅的黄牛,就像韩滉《五牛图》中画的那样;看见妈妈就是站在黄牛背上拿翅膀赶牛虻的一只很漂亮的白鹭。总之她看见一个人,眼中却不仅是这个人,总能看见别的东西,然后就说这人是这东西变的。

你如果跟她私下里说话,会感觉整个人类社会被各式各样的精灵族类、妖魔鬼怪潜伏了,反正大家都不是原先那个人。能听得出来她是认真的,从小就是如此,那个年纪的小孩子还不会撒那么多的谎呢!

家里人也请过不少医生给她“治”,还去了全国很多专科医院挂专家门诊看“病”,心理医生也见过好几位,结果什么作用都没有。甚至有一回,也不知道谢小丁在谈话的时候把心理医生说成啥了,反正那位医生告诉她父母,再也别把这孩子带来治疗了,爱咋咋地吧。

后来一位解放前干祝由科的老郎中路过重庆,住在琦琦招待所见到了谢小丁,和她聊了几句,就说这小丫头的眼睛可能与众不同。小丁的父亲谢勤一听这话,就向这位老人家求医,老人家却说这病没必要治,等长大了再说,也许懂事了自己就好了。

谢勤夫妇一想也是,还真没必要刻意去治,女儿的学习和生活都很正常,反正各种专家都治不好,那就这么着吧。后来谢小丁也争气,学习成绩非常好,夫妻俩一咬牙就把女儿送到国外念大学了。在家乡一带谢小丁显得太另类,长大了怕闲言碎语多,听说国外稀奇古怪的人也挺多的,也许鬼子们见怪不怪。

谢小丁今年已经二十了,是个成年的大姑娘,但那位老郎中的话并没有应验,她的毛病与小时候一模一样,丝毫没有改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