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六十六章、他回来了

靠,这是小游子最擅长的撩阴脚啊!

游方进门前就知道屋里有人,那人躲在靠近大门的厨房门侧,精气神都冲在玄关处屏住呼吸,就等着发动偷袭呢。而在他上楼梯的时候,那人还在猫眼里偷望,再早半分钟,他走进小区到楼下的时候,那人在厨房窗口探出半个脑袋已经看见他了。

小游子是那么容易让人暗算的吗?这一脚踢过来,已经说不清是谁偷袭谁了。游方向左一侧身,右手往下一抹五指成爪扣那人的脚踝,左手去扭那人的右臂。这两下如果抓实了,那人的身体就会从右肩到右脚被扭成一个反弓形,单脚立地背朝他,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挣扎的余地。游方如果再上半步趟那人的支撑脚,对方是非伤即残。

但他的右手却没有抓下去,中途变招很快,向后一带反而把大门给关上了。

为啥呀?不好下手啊,否则就有耍流氓的嫌疑!踢过来的是一条光溜溜的玉腿,大腿修长而晶莹,小腿的弧度很美,踢出来的姿势虽然从功夫角度并不是最合理,但充满青春的动感,绝对的赏心悦目。

游方没抓她的脚踝,一个云步就闪到了她的身后,伸手一拍她的肩头。她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然后就被游方扭住右臂扶住了,紧接着又叫了一声:“游方哥哥,是我呀!”

游方一松手,好气又好笑的教训道:“早就知道是你!撩阴脚不低头你倒是记住了,但你忘了,这一招最隐蔽的架子是进步转身踢,你从侧面跳出来,下盘本来就不稳,肩膀都是歪的,起什么撩阴脚?

双肩锁不住腰就不好发力,下盘也不稳,和一般人站稳不一样,习武之人稳住下盘是从上往下发力,桩法的口诀你又忘了?你的脚法基本功就有问题,总是太飘,撩阴脚不能踢这么高,绝对不能超过小腹。要不然碰着反应快的,退步伸手一托你的脚后跟,就能把你掀倒在地。

你这一脚,碰着高手不仅没用,反而自己危险。碰上一般人,又显得太阴损,轻易不能出这种招。要么别学功夫,学了功夫就不能这样!”

好久不见,刚刚与肖瑜再度重逢,游方一开口就数落了她一顿,讲的却是脚法拆解。肖瑜一撅嘴,转身抓住游方的胳膊晃着说道:“游方哥哥,我知道是你嘛,开个玩笑,你看你,这么多天没回家,一见面就说我!”

游方瞪了她一眼:“不说你说谁呀?看见我回来,也不换身衣服,反而躲在门后面偷袭,这不是女生宿舍,家里有男人,不知道吗?”

“男人?哪儿呢,哪儿呢?”肖瑜的脸红了,却故意往游方两边瞅着问。

游方终于被她逗乐了,小声喝了一句:“快去换衣服,我有话问你。”

肖瑜也不能说没穿衣服,下身只穿了一条窄窄的小内裤,光着脚站在地板上,上身穿着一件很宽松的长T恤,一直垂下来挡住半截大腿。一个人在家这么穿倒没什么,但在游方面前光着一双长腿就太养眼了,居然还起脚踢人春光泄泻。

肖瑜也意识到自己这身打扮太过清凉了,松开游方的手臂像小兔子般两步就窜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换衣服去了。

游方注意到她光着脚,低头一看地板挺干净的,自己刚才已经踩出了几个明显的灰脚印,赶紧退到门前的毯子上,打开旁边的新鞋柜,里面还真有他能穿的男式拖鞋,换了鞋走进客厅,又到卫生间里拿出地板擦,将脚印擦干净。

这时肖瑜出来了,换了一身规规矩矩的短袖纯棉家居服,至少大腿不在外面。一见游方在擦地,她赶紧道:“放着我来!游方哥哥,你刚回家,坐着歇一会,我给你倒茶。”

游方收起地板擦,诧异的看着她:“小玉,才几个月没见,你怎么学会无双的台词了?”

肖瑜好奇的反问:“无双是谁呀?”

游方笑了:“管她是谁,你也坐,我有话要问你,你怎么在这儿?”

肖瑜给他从厨房端来一杯茶,坐在那张白枫木餐桌边说道:“今天下午没课,我觉得有点热,就回家洗了个澡。刚洗完澡在厨房倒水喝,就看见你回来了,想躲在门边吓你一跳,结果差点没被你吓着。”

游方是越听越糊涂,手指一敲桌子道:“,你把话说清楚点,什么叫下午没课,你在哪儿上课?”

肖瑜又撅嘴了:“我都来了一个多月了,游方哥哥去哪儿了,就算出门也不能不开手机啊,我想联系你都联系不上。”

游方:“我去做生意了,得挣钱交学费读在职研究生,在外地手机丢了,临时换了一个号,回广州刚刚把原来的号挂失补办了。……先说你怎么回事,不是在剑桥读书吗,下午没课也不可能跑这儿来!”

肖瑜很委屈的说道:“这么长时间都联系不上你,游方哥哥不知道我转学了?”

游方有点懵:“转,转学?从哪往哪转,大学也能转吗?”

肖瑜:“当然是从剑桥大学转到中山大学!”

游方嘴张的老大,一时没反应过来,好半天才说道:“这,这,这也可以啊?”

肖瑜略显得意的答道:“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有人就是能办到,我不仅从剑桥转到中大了,而且直接插班读大三,怎么,不可以吗?”

游方只能叹气:“你们家有这本事能办成,也没什么不可以。但我只听说过鸟枪换炮,没听过炮换鸟枪,倒不说你白花了多少银子,也不是说中山大学不好,但是和剑桥比起来……我要是你家父母,肯定不能答应了,这不是胡闹吗?”

肖瑜有些不高兴的反唇相讥道:“有什么不好的?我是读国际金融的,西方的金融危机都闹了好几年了,尤其是英国,简直是越来越衰,反倒是中国的机会越来越多,那些搞国际金融的都瞄着中国呢,事实已经证明他们那套东西在这里经常走眼,根本就是两种文化与历史背景的差异,尽瞎扯,不好用!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回来读书?剑桥读两年,中大读两年,这才是中西合璧嘛!再说了,我们家哪需要我做什么国际金融,只要将来安安稳稳不闯祸,他们就谢天谢地了。混个世界名校的文凭,不过是为了别人觉得你面子好看。为了别人看,我自己难受,又何必呢?我又不缺……”

游方再一次敲桌子,赶紧打断了她的话:“行行行,别说了,你总是有理!我只想问一句,你父母怎么会答应你这么做?”

肖瑜的神情很俏皮,凑过来神神秘秘的说道:“游方哥哥,你还记得吗?我对你说过,上次来广州在机场碰到一位老爷爷,人可好可慈祥了!”

“我记得,还是那位老人家指点你到这儿来租房子的,这一次,又关他什么事?”游方心里直犯嘀咕——肖瑜转学怎么又扯上老头子师父了?

肖瑜:“那位老爷爷去我们家过年了!我父母都恭恭敬敬叫他刘老太爷,他的年纪竟然很大很大了,原来我们肖家祖上做生意的本钱,都是刘老太爷资助我曾祖父的!我把我的想法和刘老太爷说了,他老人家一开口,爹爹、妈妈都点头了。”

原来如此,听说刘黎六十多年前散尽家财浪迹天涯,这家财怎么个散法,当然不能是站在大街上洒钱,应该是送的送捐的捐,其中肯定有一笔重金送给肖家祖上做生意了。这老头子,看似浪迹天涯孑然一身,埋伏的暗线势力还不少呢!

想到这里他又问道:“你父母让你到广州来读书,不会就是放羊不管了吧?”

肖瑜:“当然不是了,刘老太爷和我爹爹、妈妈都说了,我要到这里来读书,就不能摆大小姐架子,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做,我立刻就点头了。去年跟着游方哥哥一起住,连洗碗都学会了,还有什么不能干的,你看我这屋子收拾的好吗?”

游方哭笑不得的点头:“好,地板擦的真干净!……其实今天我就是回来拿套换洗衣服,一会儿还得出门,最近这桩生意挺忙。”话已经问清楚了,他也就放心了,齐箬雪还在山庄里等着呢。

肖瑜站了起来,跑到游方身后,很调皮、很亲昵的按住他的双肩,翘起了一只脚说道:“游方哥哥,好久不见,第一次发现你竟然这么帅!……嗯,话也不能这么说,你本来就挺帅的,是越来越帅了,帅的都快冒泡了,贝克汉姆也都赶不上啊!……今天晚上你可不能走!”

游方被她的语气吓了一小跳,呐呐的问道:“小玉,你想干嘛?”

肖瑜得意洋洋道:“吃晚饭啊,把屠苏、林音、陈军他们都叫来,尝尝我的手艺,我现在会烹饪了,过年在家的时候,请了好几个教练呢,中餐西餐的都有。”

游方哑然失笑:“又不是打架,请什么教练?那是烹饪老师或者刀火大师傅,你还真要做饭呐?”

肖瑜:“那是当然,你要是不吃,我可跟你翻脸,厨房里的菜都是现成的。”

游方无奈道:“你敢做,我就敢吃!”反正也就是一顿晚饭,别让肖瑜太失望了,吃完饭再回家也不算太晚,再说了,他也想见见屠苏他们。

肖瑜就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第一个电话就让游方差点没坐稳,只听她拨通了之后说道:“雪姐,我是小玉,你不是说过,有机会想见游方哥哥一面吗?今天他回来了,你过来一起吃晚饭吧,我做的!……什么,你在度假,还陪朋友在一起?哦,知道了,那下次吧。”

肖瑜第一个电话竟然是打给齐箬雪的,她转学到这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那时游方不在广州,也还没发生断头催的事情。齐箬雪来过这里,也觉得肖瑜挺胡闹的,听她游方哥哥、游方哥哥说的挺亲热,齐箬雪心里也有点犯嘀咕,曾对她说过有机会要见见这个人。

但这一次,齐箬雪显然在电话里拒绝了,她现在哪有心情来见肖瑜的什么游方哥哥?还在山庄里等着游方回去呢!

白云山庄中的齐箬雪刚挂断肖瑜的电话,紧接着手机又响了,她立刻接通道:“兰德,你有什么事吗?”

游方在电话那边柔声说道:“休息的好吗,已经起床了吗?”

齐箬雪的脸微微有些发烧:“你走的时候也不把我叫醒,我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多,刚刚才吃过饭。”

游方:“我要在外面吃完晚饭,稍晚一些再回去。”

齐箬雪:“错过饭点也不能饿着肚子,晚点回来没关系,不会耽误练剑吧?”

游方:“那当然不会,就是吃顿晚饭而已。”

齐箬雪笑了:“不要着急,慢慢吃,我等你。”

游方挂断电话,悄悄开通了双卡手机中另一个他以前用的号码,从阳台又走回了客厅。而肖瑜已经发短信通知了屠苏、打电话通知了林音,告诉大家游方回来了,今天晚上一起来这里吃饭,大家聚一聚。

众人听说游方回来了都很高兴,屠苏下课早离的也近,第一个赶到了。她一进门就很亲热的叫了一声游方哥哥,听的游方心里一颤,觉得无比的柔软。见小丫头竟然张开了双臂,游方也来了一个貌似很纯洁的拥抱,还拍了拍她的脑袋,松手之后又刮了她的鼻尖一下道:“屠苏,这段日子住在学校,过的还习惯吗?”

屠苏点头答道:“我哪有那么娇气?也没什么不习惯的,就是好久没见到游方哥哥,又没你的消息,怪想的!你终于回来了。”

肖瑜在一旁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游方哥哥做生意去了,他挺忙的,回来是取东西,吃完晚饭还得走呢。”

屠苏略显失望的说道:“哦,是这样啊?游方哥哥是挺辛苦的,要拿在职研究生的文凭,还得打工赚钱交学费,将来还得买房子、养家呢!”这小丫头考虑的倒挺长远,什么都替游方想到了。

肖瑜又问道:“游方哥哥,你这次出门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真想做生意的话,也不用那么辛苦,我可以给你介绍啊?”

游方赶紧摆手:“拉倒吧,你好好在中大读书别添乱就行,千万别给我介绍你家的生意!……我现在这桩生意做的挺好,还有一个多月就没事了,学费肯定是没问题了,情况好的话,房子啥的也都有了。”

屠苏一听这话又高兴起来,很开心的说道:“我就知道游方哥哥本事大!还有一个多月啊?那就是六月中旬了,还好那时没放暑假,还能见到游方哥哥。……你回来后就要好好复习了,还要准备论文答辩呢!做生意赚钱也好,以前值夜班打工实在太辛苦了,但也要注意休息。……钱是赚不完的,关键看生活的态度。”

游方赞道:“屠苏,你这话好有人生哲理啊!”

小丫头有点扭捏的说道:“我爸爸经常这么讲。”

肖瑜和他俩拌嘴习惯了,故意在一旁泼冷水:“我妈妈可是经常讲,男人在生意场上混,肯定能学会做很多坏事情。”

屠苏反驳道:“你妈妈说的又不是游方哥哥!游方哥哥是好人,你看他变坏了吗?嗯,我看看——游方哥哥,你好帅啊!”小丫头仔细打量着游方,亮晶晶的眼睛里仿佛在冒星星,脸突然有点红。

游方赶紧摆手:“屠苏,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给我发好人卡,怎么一见面又忘了?觉得我帅,可能是换了新衣服吧。”

屠苏这才注意到他这身衣服很精神,伸出小手摸了摸衣料:“真挺好看的,游方哥哥穿什么都好看,但不能穿着吃饭啊,溅上油点子就可惜了,你快去换一件平常在家穿的衣服吧。……小玉姐姐,我帮你到厨房做菜。”

她们俩进厨房了,游方还没来得及换衣服,门铃就响了,原来是陈军与林音到了,还有另一位客人和他们一起来的,是穿着警服的谢小仙。

……

谢小仙早就回到了广州,这几天没有出差,林音接到肖瑜的电话紧接着就给她打了电话。陈军下班接林音的时候,顺道把谢小仙也捎来了,是从单位直接过来的,所以还穿着制服。

谢小仙回来后一直没有见到游方,打了几次电话都是关机,很是担忧挂怀,出门办事也不能没有一点音信啊?记得上次分手是在林音家,前一天晚上请客喝多了赖在他怀里哭,害他结账还挨了一顿埋怨,第二天想好好道歉,结果饭吃了一半就有事走了,到现在也没再见面。

她还不清楚,其实在湖南差点就撞见了小游子,反而把他惊走了。也幸亏是谢小仙的出现,假如小游子晚回到广州一天,齐箬雪可就遭殃了!世事的机缘就是这么奇妙,游方回想起这件事也很后怕,甚至莫名很感激谢小仙,虽然她根本就是无意的。

谢小仙一直在有意无意中想离游方更近,结果却总是适得其反,小游子在江湖中越游越远。一次有意的接近,却让游方上了齐箬雪的床;再一次无意的擦肩邂逅,又让齐箬雪真的成了游方的情人!如果她清楚这一切,不知会有怎样的感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