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六十五章、她回来了

一番密谋完毕,张家父子起身欲告辞,游方收起了星辰璇玑阵,却留他们吃了晚饭再下山。晚饭时齐箬雪很自觉的没有问他们私下关门都谈了什么,只是闲聊,还谈到了设计招标的事情,气氛显得很轻松。但是能看出来,张家父子对游方一直很恭敬,这不是在赵亨铭面前送天梯,自然而然态度就是如此。

晚饭后送张家父子下山,然后挽着齐箬雪在山路上散步,山间升起淡的几乎看不见的薄雾,在靠近山脚处又被麓湖方向来的微风吹散,天气稍有些热,晚风却很清爽,两人不经意间已走到麓湖岸边。

“箬雪,不好意思,我能不能向你请一天假?”在湖边找了张长椅坐下,游方搂着她的香肩说道。

齐箬雪的神情如麓湖晚风一般温柔:“干嘛这么跟我说话?不就是去当评委开一天会吗,有正事就去办呗!”

游方解释道:“不是下周,就是明天,我白天要出去一趟看几个朋友。我说过,这四十天假期都要陪你度过,有事当然要和你请假。”

齐箬雪笑了,偎依怀中在他腰间掐了一把:“看你说的,就像我把你给霸占了!要去多长时间?”

游方:“看一眼,打声招呼就行了。”

齐箬雪:“男朋友还是女朋友?”

游方实话实说:“女朋友,这么说也不对,应该说是女性朋友,可能还不止一位。”

齐箬雪又给了他一拳:“你说话怎这么老实?”

游方讪讪道:“该老实的时候,我一直都很老实。”

齐箬雪:“算了,算我没问!……晚上回来吗?”

游方:“当然回来,不会太晚的,更不会在外面过夜,说好这些天都陪你的,请假也不能太过分。”

齐箬雪:“那好,我等你一起吃宵夜,你当然要赶回来,还得练剑呢!……兰德,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游方有些无奈的答道:“随便问,除了我是谁、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齐箬雪:“我知道你从海外归来,是个风水大师,要去广州看女朋友!但是张玺那种人都肯为你的身份背书,你的来历一定不简单,可能是我不该知道的秘密。我想问的是,你,张家父子,还向小姐,是不是都拥有同样的神奇?就像你给我展现的那些、不可理解的事情。”

游方反问:“箬雪,你迷信吗?”

齐箬雪的回答模棱两可,甚至很辨证:“我在剑桥的时候,所见到的那些顶尖的学者,或者是我们通常说的最出色的科学家,他们几乎都信上帝。”

游方:“你信上帝吗?”

齐箬雪不知是摇头还是将脑袋在他胸前拱,蹭的他痒痒的:“我不信,但我知道你是真实的。我还清楚你不是墨西哥私立美洲大学毕业的,其实真有那么一所学校而且很不错,而你恐怕连西班牙语都不会。但这些我不在乎,你给我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可你展示的那些神奇,我真的不好理解,它使我想起小时候读过的很多神话传说,和你在一起,就像生活在传说中,有太多的意想不到。你能不能稍微解释一下,是怎么做到那些的?比如那块不可思议的矿物晶,如果不能或者不愿意,就算了,我只是好奇。”

不可思议?生活在传说中?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别说是齐箬雪,连游方自己都有这种感觉。

遇见师父刘黎之前,游方二十一岁,是个只在北大蹭过半年课的江湖小混混,内家功夫还没迈过“有触必应,随感而发”的门槛,自幼江湖册门的锻炼,有一点朦胧的自发灵觉。去年八月遇到刘黎,现在是2011年五月,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他竟然已是江湖上受人尊敬的前辈高人“兰德先生”。

这就是一段江湖小游子的传奇啊!再想想师父刘黎,老头子的一生都是传奇。

老头子去年交代的三件任务:收集三两阴界土,是行走天下的历练;将秦渔的灵性完全养成,是修为境界的突破;搞定寻峦派,是手段与底气的考验。原以为最后一项师命最难,现在看来,却是最有希望完成的,有了底气,游方从不缺手段。但在几个月前,他自己也不敢相信呐!

怎么才能对齐箬雪这个外行,解释清楚风门秘法是怎么回事?游方想了半天,回头一指身后的白云山问道:“箬雪,看见这山,你想起了什么?”

齐箬雪从他的肩上探出脑袋回望,晚霞中山迹绵延,天上还有些微光,星星若隐若现,她竟然答了一句歌词:“看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

游方忍不住笑了:“很贴切,正是我此刻心境。还有呢?你看见名山大川,曾有什么感觉?”

“伟岸、雄浑、壮丽、秀美……”齐箬雪一直在说形容词。

游方解释道:“如果这些不是形容词呢?而是一种真真切切的感应。如果能够与这种感应产生共鸣,这是一种人生境界;如果能将这种共鸣反馈于所在的环境,又是一种人生境界;如果融于此意境中,是更高的人生境界;再往上的境界,你就是这座山,能运转这座山所包含的韵味。”

如此回答,倒也能勉强解释灵觉、神识、移转灵枢以及游方尚未掌握的神念等种种秘法境界。齐箬雪不笨,不明白的自然还是不明白,但该听懂的也听懂了,眨了眨眼睛开玩笑道:“你在白云山练剑,将拥有白云山的力量吗,我可不敢想象!”

游方被她逗笑了:“我也不敢想象,能运转一座山所包含的力量,并不是拥有一座山的力量,虽然那是理论上的极限,但人力总有穷尽,谁也没有那么大本事!而且这力量不是人们所理解的力气,它包含天地之间运转的生机、灵性、阴阳消长、岁月轮回。”

齐箬雪又把脸埋在他胸前,伸手揽住他的腰:“我只问这一次,以后不问了,反正我只明白一点,我现在就是在你这座山的环抱中,对吗?”

游方抚摩着她的发丝:“这么理解也成,在我眼中,山水是生动的,不是形容词,是真真切切的生动!……其实我在你眼中的神秘,包含了太多的凶险,前几天的事你也看见了,你知道的越少,对你自己越好。”

“向小姐当初也是这么对我说的,但我还是愿意……”这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多了,随即以撒娇的语气道:“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以后也不说,不论你是谁,就是我的兰德!……要不,这些日子,你跟我学几句西班牙语吧?简单会话而已。明天下山,顺便买些教材回来,最好是带光碟的。”

第二天游方没有开车,步行下山。他走的有点晚,已经过了中午,因为清晨的时候齐箬雪突然醒了,性感红唇主动品味着他的欲望,尽极温柔,然后如雪的身躯与他交缠在一起,半个上午尽极缠绵。

游方去吃午饭时,她的满把青丝凌乱的披散在嫩玉肩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睡得正香呢,她确实挺累的,需要好好休息。游方很是怜惜,抽出自己被枕住的胳膊,轻手轻脚的给她盖好毯子,关上门去吃饭,并吩咐服务员不要打扰齐小姐休息,先准备好饭菜,等她睡到自然醒。

……

游方今天要回“家”,若不是张玺随时会来,这几天又一直有事,他早就想回去了,因为上次潜回自己租住的屋子“偷东西”的时候,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算算日子,他离开“家”到现在,已经有快三个月了,原以为那套房子根本没人住,结果一进屋就发现不对。空了很长时间的房子与一直有人住的房子,给人的感觉当然是不同的,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人气”,它其实没那么玄,别说游方这种秘法高手,普通人都能感觉出来。

游方对于最熟悉的环境自然格外敏感,他不仅察觉到这里有人住,而且不是陌生人!谁呢?虽然当时没人在家,但是看一眼就知道了,客厅里的布置变了样。

林音这套房子装修的不错,地板与墙面乳胶漆档次都不低,但几乎没什么多余的家具,因为原先根本就没人住过。客厅里只有一套仿明代黄花梨风格的椅子,包括一张长椅与两侧的一对单人椅,还有中间一张长方形的茶几。

这套家具虽然不是真正的明代黄花梨古董,但仿制相当精致,做工与用料都非常考究,看似不张扬奢华,其实价值不菲,放在哪里都够档次,应该是狂狐当初买下的。这套家具孤零零放在东墙边,显得整个客厅非常空。

这套屋子不小,三室两厅两卫设计,尤其是客厅比较大,南面是阳台,厨房与餐厅一体在北面。游方住进来之后,在附近的大型超市买了一张清漆木餐桌与四张凳子,将将可以坐下四个人吃饭,但从来没有坐满过。

游方自己不做饭,也不太喜欢坐在厨房里吃,虽然餐厅与厨房是一体设计,有足够的地方坐下四个人吃饭,但他还是将餐桌放在客厅里靠近厨房门外的位置,每天看着屠苏端菜端饭,并陪着她一起收拾碗筷进进出出,感觉挺滋润。

但这一次回家,他买的那张餐桌不见了,原先的位置放了一张白枫木餐桌,极淡的透漆显出原纹原质,桌面长方形边缘略带点浅弧,样式相当的典雅。两边各配了三把同样质地的白枫木餐椅,可以面对面坐六个人。

其实这六把椅子一般不是这么放的,应该是两端各有一把,长辈坐,而两侧各有两把,晚辈或孩子坐,再加两把椅子的话,这张餐桌可以坐下八个人。就这样一套看似不豪华、但是用料与做工都相当考究的餐桌,在家具城中的标价至少五万往上。

游方以神识扫过,桌面上却没有什么五味烟火气,看来住在屋中的人平时不在这张桌上吃饭。

客厅里不仅多了这张餐桌,沿着西墙还多了两排既有西式博物架、也有中式多宝格风格的书架,上面放了不少书、CD、杂志还有一些女孩子喜欢的小摆件。中间空处墙壁上挂了一台液晶大屏幕电视。

客厅变样了,游方一转身就进了厨房,果不出所料,厨房里安装了整洁的整体橱柜,各类器具应有尽有。再往另一侧一看,他花三百四买的那张小餐桌还在,并没有被扔掉,连同凳子放在平时就餐的位置,神识扫过,住在屋里的人平时就在这张桌上吃饭。

游方露出了苦笑,出了厨房进了卫生间,平时“女生”用的那个大卫生间其他的东西倒没怎么变,原先的洁具不错用不着重新装修,只是多了一个整体浴房,旁边加了一面镜子和一个小巧的玻璃梳妆台,上面放着一些女人用的东西。

唯一有些不协调的,就是洗衣机也放在这里了,显得这个大卫生间稍有点挤,它应该放在游方平时用的小卫生间才对啊?

游方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去了小卫生间,推门一开灯差点没打个喷嚏。只见应该放洗衣机的墙角,现在放了一个崭新的、椭圆形内部带靠座的桐油大木桶,与他在松骨馆曾“享受”的是一个式样,虽然小了一号,但也可以舒舒服服坐下一个人泡澡。木桶侧上方的墙上还有冷热水调节龙头。

谁干的?当然不可能是房东也不可能是雷锋,而是肖瑜那丫头!住过这里的“熟人”只有她和屠苏,如果是屠苏,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布置啊。

肖瑜不仅回来了,而且游方不在的这几个月,她已经住了不短的时间,不仅如此,看看这套房子的新变化,这丫头竟然是有想长期在此安营扎寨的打算!

原先肖瑜与屠苏住的房间都没锁门,游方进了肖瑜的房间,这里的摆设变化倒不大,都还是原先那些东西,但显然是有人住的,桌上、床上还随手丢着日用物件呢。

游方又进了屠苏的房间,小丫头没有搬回来,但一定回来住过,而且就在最近几天,游方能感觉到这里留下的人气。柜子里是空的,但是床上有铺盖,临时睡一觉过夜没问题。看来小丫头还是在住校,并不经常回来,肖瑜回来后,屠苏有空偶尔也过来。

她们回来了,游方当然高兴,可是暗暗纳闷也有些担忧。过年前肖瑜答应过他,好好回家认错,然后老老实实回剑桥读书,怎么一转眼这位大小姐又跑来了?游方能想到肖瑜会来看他,但也不应该是现在,英国放暑假不会这么早吧!

是再次离家出走吗?上次肖瑜认错的态度很诚恳,应该不会再那么调皮任性了。刘黎曾交代游方好好照顾与指点她,再来这么一出,去年那小半年游方岂不是白费心思了?师父交代的事情也算没办好。

游方这次回家是为了取床下的几枚晶石,包括一对蔷薇晶与两枚雄黄石。而且他知道师父前几天来过,偷走了三枚烈金石,那么刘黎也一定清楚肖瑜回来了。这一次他行色匆匆,还有事情要办,来不及等肖瑜回来问清楚。

等到寻峦派的事情告一段落,游方终究忍不住决定尽快回来一趟,至少见到肖瑜本人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他才好放心。

……

这一次回家,游方依然很谨慎,不论有没有人暗中跟踪,他还是兜了个圈子用种种手段甩脱可能的跟踪者。当游方从地铁客村站走出来时,还是背着原先那个旅行包,就像是从外地刚刚回家,只是身上的衣服换成了新的。

他走的时候还是春寒料峭,穿着能藏下九枚晶石的厚外套,没想到一去就是三个来月,也没带现在这个季节的换洗衣服。如今身上穿的这套,是上周“逛商场”时,向影华挑的中装。浅色暗扣收腰立领,样式典雅很有风度,穿在游方身上,连售货员小姐的眼神都发亮。

这不仅仅是衣着的问题,他本来就是俊朗的小伙,男人也是需要收拾打扮的,不是那种精雕细琢,而是配合身心内外投射的神采。游方还是游方,相貌看上去没什么变化,然而不经意间给人的感觉,却很有些……或者说更加……有魅力?总之不太好形容。

这三个月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无论是谁,气质上不可能不包容更多的内涵。别的且不说,想想他杀过多少人、遭遇过什么凶险、赏过怎样的美色、见识过何种场面?换一个没有这些经历的人,就算想模仿他的气度,怎么也装不出来。

此刻的游方,有凌厉的杀气却内敛于无形,有温柔的魅力似无言的风情,举手投足之间,如融入周围的环境中呈独特的风景,又如改变了周围的风景。但这一切却不露痕迹,你看不出他是一位身怀绝技的功夫高手,也看不出他是一位境界高超的秘法高手。

就算是熟人,也会觉得眼前一亮,却又说不清是为什么?

游方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区,上了楼,掏出钥匙打开门。刚走进厅中,脸上自然而然的微笑犹在,旁边却突然窜出一条人影,喝了一声“看招!”撩起一脚就踢向他的小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