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六十一章、窃玉飞贼

月影仙子刚走,兰德前辈就将前日与他“幽会”的佳人,那位亨铭集团的齐董事接进了白云山庄,看样子打算接下来在广州的日子里,就留这位美人相伴。这位前辈真的是风流无忌啊,竟然来了一出山中藏娇。

若说梅兰德与向影华没有男女私情,张玺这个老江湖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像,若说有吧,这两人又总是若即若离,还当面声明他们只是普通朋友,看样子一定有什么隐情。与齐箬雪偷情约会钓唐朝和现身,这个馊点子是张玺与张流冰父子出的,现在看来兰德前辈假戏真唱了,隐居山中也不寂寞,这让张玺哭笑不得。

但无论如何,这是兰德前辈的私事,张玺也什么都不能说,而且还吩咐知情的弟子,一律不许乱嚼舌头。他本来很着急,想立刻就去求见兰德先生,私下寻问李丰前辈有何交待,现在却决定等两天。

兰德先生拥美山中,正是尽兴快意时刻,前脚将齐箬雪接进山庄,张玺后脚就赶去了,这不是打扰好事自讨没趣吗?

……

游方前天半夜回到山庄时,将齐箬雪的车留下了,这天他是步行走进的度假村。而齐箬雪已经趴在二楼窗口眼巴巴的望了半天,看见游方从前方道路转弯处一棵大树下走出来,她立刻探出半个身子挥手。这把游方吓了一跳,身形如电两个纵步就到了窗下喊道:“小心,别掉下来!”

然后齐箬雪就觉得眼前一花,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游方横抱在怀中站在卧室的床边。游方没有走门,直接从窗户进来了,身法快的让齐箬雪都没看清。对于她而言,他有任何神奇她都能接受,只是觉得目眩神迷,有些痴醉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兰德,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

游方抱着她低头道:“以为我又一次消失了?不会的,我答应过你,至少现在不会。今天早上给向小姐送行,耽误了一点时间。”

齐箬雪确实等的着急,或者是在担忧,她担忧像上次那样又收到他的一封信而不是等来他的人。昨天中午醒来,她的感觉非常好,从来没有这样发自内心的感到舒畅,紧接着她就注意到游方把车留下了,不禁微微有点担忧。

下午她开车悄悄回家一趟,收拾了一些衣物与生活用品,然后去商场、药房、书店都转了一圈,凡是能想到的东西她都买了。还有四十天呢,一个人度假与两个人的“蜜月”当然不同,得好好准备准备,比如她还买了几本关于烹饪、茶道、家庭保健按摩方面的书。

休假之前她可没想到这些,但是回想起来,这正是她内心深处所幻想的,否则她也不会住到这里来。等到一切真正发生之后,她又觉得似梦一般,不敢相信它是真的,又害怕它不是真的。

就是在这样一种心情下等待游方,一直等到上午十点多钟,太阳升的越高,她就越不安。但这一切的不安与焦虑,都随着他的到来烟消云散,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融化在他的怀抱中。

“箬雪,你今天好迷人。”游方已经把她放在床上,半个身子压着,支起一只胳膊看着她说话。

“前天就不是吗?”箬雪的手臂仍然勾在他的脖子上。

“我说的是实话,是越来越迷人。”游方还没说完,她娇润的唇已经迎了上来,于是低头吻她,两人就似沙滩上喘气的鱼。

好半天这口气才喘匀了,游方搂的很紧,几乎让她动不了,却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在她耳垂边说了一句:“我们先去吃饭好吗?我猜,你一定又忘了吃早饭。”

……

吃午饭的时候,齐箬雪问了一句:“兰德,你真要陪我整个假期吗?”

游方笑着点头:“当然了,除非你……”

齐箬雪赶紧打断:“没什么除非,我就是想再听你说一遍。你是与我一起住在度假村,还是让我陪你去别的地方,或者每天都过来看我?我记得你说过,这段时间,每天午夜你都要练剑的。”

游方有些感慨:“我说的话你倒都还记得,正想与你商量,我们一起住在白云山庄吧,我就在那里练剑,也不用每天来回。”

齐箬雪有些犹豫:“住那里?”

游方:“怎么,你不愿意吗?”

齐箬雪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喜欢就行,只是那个地方是亨铭集团的产业。”

游方:“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是不付钱,自己度假,又照顾你们集团的生意,有什么不好?虽然奢侈了些,但为了好好享受这个假期,也是值得的。”

齐箬雪点头道:“那个地方的确非常好,从现在到我的假期结束,你原先的租期还差半个月,我来续租吧。”

齐箬雪的收入不低,但她只是一个高级白领,算不上大富大贵,执行董事一年的年薪七十万左右。另外在她签订的工作合同中,还有一份带条件的干股分红,假如亨铭集团的税后利润超过一定的数额,她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奖励,这要看市场情况以及公司经营的如何了。

赵亨铭就是个甩手掌柜,除了处理生意场上一些必须出面的大事之外,所有的具体工作都扔给集团高层经理人员,自己出去风流潇洒。齐箬雪的工作完成的非常不错,至少亨铭集团一直在正常运转,这两年她都能拿到这笔分红奖金,平均算下来和年薪差不多。

她在亨铭集团工作了两年多,广州那套公寓是租的并没有买房子,车是自己买的,除去所得税与各方面的开销,这两年也有一百多万不到两百万的积蓄,经济条件比一般人是好多了,但也承担不起长期租住白云山庄这种奢侈消费。

那地方一年的租金可就是两百多万呐,还不算额外的服务费。但是兰德喜欢,那就住吧,不就是多续租半个月吗,钱不就是这么花的吗,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就行。

游方看着她,眼神很朦胧也很温柔:“你已经借钱给我办晚宴了,还让你再帮我租房子?用不着这样,这些都不用你操心,只要你喜欢就行。……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就是你把我接到白云山庄去见牛老,真是没想到会有今天啊。”

齐箬雪抿了一口果汁,羞答答的说:“我也没想到,真的,做梦也没想到,兰德,你太让人着迷了,不知不觉中。”

游方笑着反问:“是吗?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可对我没什么好印像。”

齐箬雪低下头很扭捏的说道:“那时的我,太没有眼光了!但你却把我看透了,冷翡翠的故事,可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游方:“不过是江湖人忽悠人的伎俩而已,你到现在还在意吗?要说看透,今天我才好好看透你,欣赏你的一切……”

游方的语气很暧昧,齐箬雪的脸发烧了,弱弱的瞟了他一眼道:“大白天的,在餐厅里呢!”

游方一耸肩:“我只是说欣赏秀色,可没别的意思,大白天的在餐厅里呢,你在想什么?”他把别人挑逗的心襟荡漾,自己却扮起无辜来。

……

远离尘嚣的白云山中练剑,风景如画、美人相伴,游方的日子过的快赶上活神仙了。每天半夜齐箬雪干脆也一定要陪游方去练剑。这怎么个陪法?在林间空地旁放了张休闲椅,坐在那里欣赏游方的剑法,下雨天就在旁边撑起一把大伞,她看不透其中的玄妙,却越看越觉得陶醉。

游方每天半夜练剑并不惊动山庄的工作人员,直接从楼上窗户走,齐箬雪说自己没这本事,只能让游方抱着来回了,搞得他像传说中窃玉偷香的采花飞贼一般。

向影华不在,游方却用了另一种方式去练剑。他以向家送的七枚钨光石布成星辰璇玑阵,在星光下练剑,却没有拿出那枚黑钨晶,而是以自身合秦渔为灵枢运转阵法,感悟剑意与天地灵气玄妙的共鸣。

游方这几天本打算不离开山庄一步,有三个方面原因:其一,他不想以梅兰德的身份见到太多的人,将来还要在广州混呢。其二,他要练剑,不练剑也要陪齐箬雪。其三,他一直在等张玺,他知道张家父子随时可能会来“拜见”他。

然而游方等到的第一个访客却不是张玺,而是一位没有想到的人。

就在齐箬雪住进山庄的第二天下午,吴琳琳打扮的很是一副清爽可人的模样,开着一辆标致307来到了山庄。她停好车走了下来,第一眼就看见了游方的背影,只见他站在草坪前端,手扶着栏杆远眺麓湖,身形似乎与山水风景融为一体,充满一种神秘的气度。

吴琳琳直接就向游方走了过去,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喊道:“琳琳,你怎么来了?”

是齐箬雪的声音,吴琳琳吓了一跳差点没把脚崴了,转过身来一看,齐箬雪托着一个茶盘走了过来,头发很随意的披在肩侧,脸色嫩白里透出绯红,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莫名的魅力,眼神也很惊讶的看着她。

吴琳琳嘴张的老大几乎能吞下一个鸡蛋,过了半天才说道:“齐董,你,你,你不是休假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齐箬雪笑了,神情很自然的答道:“休假也不必走很远,我就住在这里。”

吴琳琳的大眼睛几乎瞪成了一对鸽子蛋:“你住在这里,租下山庄的那位向小姐呢?”

齐箬雪:“她有事已经回去了,但兰德先生还在。”

这时游方已经走了过来,笑着打招呼道:“这不是吴琳琳小姐吗?箬雪,你在休假啊,助理也追到这里汇报工作?……坐下聊吧,一起喝杯茶。”

坐下之后,吴琳琳有点摸不着头脑,在游方与齐箬雪的追问下,却还是说了实话:“我来……是想请兰德先生看电影。”

游方与齐箬雪对望一眼,神色都有些说不出的古怪,齐箬雪问道:“看电影?今天不用上班吗,这么早就来了。”

吴琳琳的神色不知为何有些委屈:“齐董,今天是周末。”

齐箬雪哦了一声:“这样啊,我都过的忘了日子。”

吴琳琳看看游方又看看自己的顶头上司,吞吞吐吐的说道:“来之前我给山庄值班经理打过电话,知道兰德先生在,才过来的,却不知道齐董也在这里。你们有事就忙吧,不好意思,我打扰了。”

齐箬雪住在山庄里,这座山庄是亨铭集团的产业,所有服务人员都是亨铭集团的下属员工,虽然亨铭集团是赵亨铭的,但直接管理公司的一直是齐箬雪,谁又敢公开乱说?况且她才住进来一天而已,所以连吴琳琳都没听说这回事。

齐箬雪笑了,态度显然比平时工作时温和的多:“没什么打扰,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一起吃顿饭吧。”

游方一见她这个态度,也笑着说道:“我好久没看电影了,听琳琳这么一说,还真想去看看。要不今晚我请客吧,出去吃饭,吃完饭再去看电影,二位女士意下如何?”

虽然事出意外,但游方也很大方,吴琳琳是好意上门,又是齐箬雪的助理,还是他的老朋友,面子上总不能闹的太尴尬,干脆顺水推舟去看电影吧。吴琳琳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

游方站起身来笑道:“为了琳琳回家方便,就开她的车吧,我来给二位女士当司机。”

这天晚上,他们真的下山吃饭然后进市里看电影去了。吴琳琳来这里是打算“泡”游方的,周末想约这位帅哥出去玩,没想到却撞到了齐箬雪手里,当时是吃惊不小啊,差点没给吓着。还好场面并不难堪,游方很有风度的让她下了台阶。

可是吴琳琳心里想不通啊,她和亨铭集团的其他员工一样,早就把齐箬雪当成赵亨铭的女人了。虽然她在齐箬雪的身边了解的情况更多,知道两人的关系不像外界传的那样亲密,但在她看来也是迟早的事。

这下倒好,齐董说休假就休假,而且陪着兰德先生就住白云山庄里,赵亨铭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想?就算是出来偷偷与情人幽会,就不能躲远点吗?

这位性情直率爽朗的姑娘今天有点心事重重,饭吃的不是很有滋味电影也没有看明白,她做为齐箬雪的助理,觉得自己有必要也有义务提醒她一声,一直在琢磨该怎么说。

好不容易在电影院等到一个上洗手间的机会,吴琳琳在外面的走廊上拦住了齐箬雪,小声道:“齐董,有些事我不该多说,但是……我毕竟是你的助理,你休假和兰德住在山庄,董事长知道吗?”

齐箬雪决定与游方住在山庄中,就料到迟早会有这一出的,她答话时恢复了一贯的冷艳神情:“我想他迟早会听说的,但这是我的私生活,与他以及亨铭集团都没有关系。既然山庄的工作人员都看见你来了,你可以私人身份告诉亨铭你所看见的,我不会怪你的。”

齐箬雪没有让自己的助理为难,假如吴琳琳不知情也就罢了,可她偏偏自己跑来了,山庄工作人员也都看见她来了。这虽然是私事,但是吴琳琳不告诉赵亨铭的话,假如赵亨铭事后迁怒,自不会与山庄服务员计较,但吴琳琳恐怕得重找一份工作了,谁也不敢保证不会发生这种事。

看完电影先送吴琳琳回家,两人打车到麓湖岸边,又手挽手步行上山。晚风温柔带着一丝清凉,山影憧憧敛含着情意朦胧,他揽着她、她偎着他,齐箬雪突然说道:“兰德,很不好意思,过几天可能会有人来打扰我们。”

游方不动声色的反问:“赵亨铭吗?”

齐箬雪就似做错了什么事情,低着头弱弱的说:“有些事情我不说你也知道,这个人,一向自信惯了,他以为他很有魅力,很可能会来看看你到底是谁?也有可能会给你难堪的,用他们那种人的方式,我怕到时候会惹你不高兴。”

游方又问:“你是在提前为他道歉吗?”

齐箬雪:“不是,我是在为我道歉。”

游方说了一句让人身上发冷,但心里又发暖的话:“这倒不必了,又不是你的错。我倒不在乎他能把我怎样,就算是断头催又能怎样?就看你自己怎么想了,我不会勉强你做什么的。”

齐箬雪赶紧解释道:“我没想法,真的没有,在你身边也不愿意去想。这个人我了解,他与断头催当然不一样,这世上怎么可能人人都是断头催?况且就事论事,他也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而我也对得起这份工作与薪水,他无非会觉得挫伤了他出身高贵的自尊。”

游方:“这么说,倒是我该向你道歉了。不知道你这个假期结束之后,会不会失业?”

齐箬雪:“暂时倒不会,只要我不主动辞职,公司还要正常运转下去,没有合适的人能立刻接替我的工作,我与亨铭集团签了三年合约,还有九个月。……如果他真的一定要出气的话,无非是不再与我续约,可能还会传出一些难听的流言。这些我都能想到,自己会处理的,你不用操心。”

游方嘴角似在笑:“如果是这样,赵亨铭可是笨到家了,你看他像个笨蛋吗?”

齐箬雪被他逗出了一点笑意:“不像!但谁都有赌气的时候,说不准的事。”

游方将她往胸前揽的更紧:“来就来吧,只要你不后悔也不在乎,我不会在乎他怎么样也不会故意把他怎么样,有什么话,等你好生过完这个假期再说。……早就告诉过你,这是在玩火,有些事,你我之间不太可能,但我也会……”

齐箬雪及时打断道:“说过的话,就别再说了,没说的话,等陪我过完假期再说。……今天有点热,出汗了,回去先洗个澡,你陪我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