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六十章、天意弄人

万书狂与向雨华在说悄悄话的时候,张玺家中二楼的书房,寻峦派的二位长老也在说悄悄话。他们老哥俩这些年虽然经常见面,但私下里密谈还是第一次,联手引出唐朝和再召集寻峦派众门人集会公开亮相,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沟通契机,有合作才有沟通。

包旻面带惭愧的说道:“且不说烈金石有多名贵,想必以兰德先生的手笔也不会太在意,但那是刘黎前辈所赠之物,以见证诛杀唐朝和之义举,在场的只有我们三人。唉,陆长林怎会那样不识趣呢?他只要好好想一想就该明白的!人贵有自知之明啊。

幸亏兰德先生大度,应变巧妙化解尴尬,在场众人没有看出破绽,否则的话,非得将我寻峦派长脸的场面变成丢脸的笑话。但你我面子上实在挂不住啊,欠了兰德先生好大的人情,这件事,无论如何不能让人家吃亏,师兄,您看该怎么办?要不,我手里这枚烈金石……”

张玺打断他的话:“包师弟,这不是东西的事,兰德先生当场赠送四名小辈晶石,就是为了衬托刘黎前辈的美意,给足我寻峦派面子,我们这次帮他涉险,他当然有所感念,在乎的不是烈金石。

请你放心,我自然会有安排,必不能让兰德先生吃亏也不能让他心中有所芥蒂。但是师弟啊,你好好想一想,这次是兰德前辈大度且擅机变,假如换一个人呢?假如再有这样的事情,下次再换一种场合呢?”

包旻沉吟道:“关上门只有你我,有些话不妨直说吧,我们应该找郝师叔谈一谈,寻峦玉箴多年未寻回,我看多半是找不到了,但寻峦宗门不能永远如此,迟早得解决这个问题,陆长林实非领袖人才。”

张玺顺势道:“我也有这个想法,但一直不知该怎么和师弟说,领袖宗门名正言顺十分必要,但更重要的是,寻峦派不能继续离心涣散。你若要找郝师叔谈这件事,我一定全力支持你,下一次门内聚会最好由郝师叔发话,重提确立掌门之事,只要把这件事定下来就好办了。”

包旻看着他:“师兄,恕我直言,这些年我见你一心只做生意,没有半点秘法高人的样子,心中也颇有微词,但此番广州之行,我才发现师兄与陆长林大不一样,假如是我,还真不能短短时间筹划的如此周全,方方面面都能有所准备。你既有正式确立掌门之意,那么你的想法,如今寻峦派中何人合适呢?”

张玺:“论资历,当然郝师叔最老,论修为,当然包师弟最高,但如今事情要一步步去办,先把重新确立正式掌门的事情定下来,招集众同门商议共推,总之不论结果如何,只要能重振我寻峦宗门,张玺一定尽全力促成。”

包旻点了点头:“那好,也只能这样了,回到香港我就找郝师叔私下谈谈,力争在下一次门内聚会中商定此事。寻峦派不必分崩离析最好,但传承也不能在陆长林手中衰落,这是包某最不愿看见的。……兰德先生那里,就托师兄你好生安排了。”

张玺:“这我自然会处理,也许自有天意,寻峦整合宗门之后,寻峦玉箴才会重现。”

这两人有意思,商量好了正式确立掌门的事情,却谁都不愿意自己出面,而是让八十岁了一向不插手门中事务的老师叔郝丰俊出头,反正这位老人家开口说话有足够的权威,而且也不怕得罪人,只要二位长老在暗中支持就行。

他们没有商定究竟推谁为寻峦派六十多年来第一位正式的掌门,这事就这么含糊着,准备到时候再定。这也是个聪明的选择,啥都没干呢,假如就想着事成之后谁占便宜,注定什么都做不成,先有第一步才能谈其余。反正两人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就是陆长林不能再做为宗门领袖代表寻峦派。

……

游方收剑,于原地昂首挺胸而立,头顶上蒸腾的雾气已散,脸上见不到一滴汗,月光下肤色如明玉一般,真称得上有几分风神俊朗。

向影华从树林中走了出来,似笑非笑,语气微含责怨道:“兰德,你想累死自己吗?”

游方笑了:“不要太小看我,我没事,而且怎忍打断影华小姐如此妙曼的月舞?”

向影华轻轻叹了口气:“明天影华就要回去了,临别之前,只是想让兰德先生领略与世间真正高手缠斗的凶险。从你今日的剑意可以看出绵绵深致之功,留在此地继续练剑,必能有所精进,影华也就放心了。”

凶险?回想起刚才斗法的处境确实够凶险的,若真是生死相搏几乎等于陷入了绝境,就算是合练,也快把他累趴下了,但游方内心中却宁愿更多的欣赏那神韵风流的月舞。他拱手道:“多谢影华小姐指点,感激的话就不多说了!”

向影华看着他竟忘了还礼,目光明澈如月光,幽幽说道:“刘黎前辈曾留言,唐朝和是已隐秘传承的无冲派掌门之一,他们在海外经营,唐朝尚修为虽高未必能亲身涉险而来,你应可以自保,但广州这件事,齐小姐未必没有受牵累的可能。”

游方有些心虚的点头:“我会注意的,江湖险恶之事必不会让她卷入,此间事毕,箬雪将不再与之有关。”

向影华欲言又止:“你送四枚晶石结交寻峦派门人,尤其是结交张玺,出手不可谓不豪爽。在广州若有张玺稍加关照,也不必太担忧,在他人看来,齐小姐也不过是位……”

向影华的话只说了一半,游方倒也听明白她的意思了,此话非褒非贬,只是直说,反正含义挺复杂的,三言两语说不清还不如不说。

游方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干脆就不说了,两人面对面站在那里不知为何尴尬起来,月光静静的洒下,他的影子投射在她的身上,尴尬中却有一丝奇妙的感觉在弥漫。片刻之后,向影华突然问了一句:“兰德,你送给陆掌门那枚烈金石,应该是你自己的吧?”

游方苦着脸点头承认了:“确实是刘黎前辈送给我的。”

向影华扑哧一笑,游方是第一次见她这般俏皮可爱的表情,这笑容如此明媚,简直让人意识不到身处深山寂夜,只听她笑道:“我果然猜中了。”

游方:“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自以为应变从容,没有什么破绽呢。”

向影华轻笑着答道:“当时只有你们三位在场,刘黎前辈赠送三枚晶石,怎会是别人的?影华不笨,当然能想到,而你在晚宴上说的话我也听的清楚,看似没破绽,只是你的反应没破绽而已,事情本身是有痕迹的。”他还是第一次听她一直在笑着说话。

游方也呵呵一笑:“我也没办法,总不能把好好的场面搞砸了,他想接,就送给他呗。”

向影华收起笑容:“你今天的人情,对张玺来说足够重了,在广州若有事,让他留意关照应无问题。”兜了一圈又把话说回来了。

游方不想再多说,岔开话题道:“夜已深了,你明日还要远行,早点休息吧。”

向影华在月光下抬起头:“你不回去休息吗?”

游方正色道:“我还想独自待一会儿,好好领悟今晚练剑的精妙之处。”

向影华扑哧一声又笑了,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你是走不动了吧?”说着话突然伸手推了游方一下。

用一个字形容现在的游方,就是——装!

定住神气长身而立,谈笑自若看似很潇洒一点破绽都没有,但刚才一番剑舞下来,他全身的力量几乎都被抽空了,比普通人跑了个马拉松都要累,还不是一般的疲劳,而是全身发不了力,稍一迈步腿就得发软。

向影华站的有些近,伸手就能推到他的前胸,换别的时候,游方可能早就悄悄往后退步了,哪还会站在这里不动?方才万书狂与向雨华讲悄悄话,说兰德先生与向影华的月舞对剑,竟然坚持了一个时辰,他在考虑是不是得过来把他给背回去,并不算很不夸张。

除了上次抓住她的手,给她戴上手链之外,这是两人之间第二次有肢体上的接触。这种动作换成别人倒很平常,可向影华做出来,那真是意想不到的偷袭。游方身子一仰往后退了半步,不由自主脚下一软差点没摔倒,紧接着又被向影华扶住了。

“兰德,实话实说不丢人,不必这么硬撑着。我要是把你一人丢在这里自己回去,来一只野猫都能把你抓伤了。”向影华双手挽住游方的右臂,将他的身体扶稳,带着笑意与嗔意小声说道。

游方闹了个大红脸,说话气都喘不匀了,咳嗽了好几声答道:“影华小姐月舞之威,实在精妙难言,兰德领教了!想装作没事,却被你戳穿了,还是底气不足啊!”

向影华在他的肩侧微低着头,垂拂的发丝挡住了发红的脸颊:“在我面前,你又何必如此呢?我扶你回去吧,还能走得动吗?”

游方赶紧点头:“能走动,能走动!”向影华扶着他还真能走动,但只要一撒手他就得东倒西歪。

这情景让游方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但又不好拒绝,朋友之间搀扶一下而已,你要是想歪了那是自己心念不纯,向影华可是大大方方。他真没想到向影华会这样做,就算没有向左狐这回事,向影华的形容气质也是令他万分欣赏甚至感到惊艳,却又不敢轻易接近与触碰。

想必向影华自己也清楚,今天的举动似乎是一种无言的表述:我并不在千里之外。

她兰心慧质,将游方的很多破绽都能看透,有的说破有的不说破,但正因为如此,另外的一些事,她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

向影华的形容天然无雕饰,素面不施粉黛,至于香水之类肯定也从来不用。但游方被她搀扶着,却闻到了淡淡的、几乎无法形容的诱人清香,似月光下神秘的芳踪如影随行。晚宴上的酒意早已散去,但此刻的他仿佛真的要醉了。

“影华,你以前也扶过别人走路吗?”这话的语气就有点像喝多了。

“嗯,我曾就这么挽着父亲的手臂散步,感觉真好。”向影华挽着游方,微微低着头答道。

就这一句话,游方差点没栽倒啊,那迷离的醉意顷刻间全醒了!然后他再也没有说话,就这样一路默默的走下山,绕过山庄来到大门前,气血经络随着迈步运行舒活,游方渐渐已经缓过来了,完全可以自己走了,向影华很自然的松开了手臂。

两人在二层楼梯口互道晚安,各回各的房间睡觉。

这一夜,小游子却失眠了,仰望着窗外的星空喃喃自语:“老天爷,你不要这么捉弄我!向左狐,你不是个好东西,却有一个好女儿,你若是泉下有知,就好好保佑她,也别让她受老天爷的捉弄!

吴老,你若在天有灵,还在看着我吗?可惜我在你身边的时间太短,有很多道理都来不及请教,你也从来没教过我这些。我那个师父老不正经,这种事情该怎么办,你教教我好吗?

月影仙子,就算不提男女之情,我也非常希望你是我此生红颜至交,与你有隔阂,太遗憾了!但有一种感觉想要,却永远难得,真正的难以得到,你一定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也许有一天,我会将我所欠的都还给你,你认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但是现在不行,我不完全属于我自己。

对了,吴老,你曾说过——道路都是自己选的,但只要在人世间,一切选择的后果并不只属于自己,先是清楚的人,然后才是能担当的人。”

他默语良久,此刻在窗前看不见天上的月牙,远处只有月光下的山影,还有更远的地方,星星在无言的眨着眼睛。

游方最后低下头道:“吴老,你不说话吗?那好,我明白了,您老是让我自己想清楚。老头子师父给我那样一副担子,说不定哪一天我就得把自己栽进去,也没什么好后悔的,还是善待眼前值得珍惜的一切吧,明天好好送她就是了。

这段日子,我肯定离不开这里,那就好好陪着箬雪,至少给她此刻想要的,回想起来也值得感念。有空也该回去看看了,屠苏那丫头在学校不知怎么样了,应该会照顾自己了,看一眼也好放心。”

……

第二天一早,麓湖岸边的霞光刚刚升起,向影华等三人向游方以及前来送别的同道拱手告辞。向影华与游方打招呼的时候,游方正欲拱手,她却将手伸了出来,很自然的一个姿势,握手而已。众目睽睽之下,游方也不能把她晾着啊,也很自然的伸手相握。

她将另一只手也伸过来了,放在他的手背上双手合握,游方只得又伸出左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只听向影华道:“兰德先生,也许你我之间不必再说谢字,但是自从相识以来,你陪我的这一路,影华真的很感激。”

游方:“既然不必说,你还说什么,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你一定要保重。”

向影华:“你也要保重,凡事小心!有机会的话,别忘了来松鹤谷做客,我不会在别的地方。”说完话轻轻松开了手,眼神仿佛还在说——兰德,你就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讲吗?一定有,我能感觉到。

可惜游方真的什么都没再说,旁边的张流冰见月影仙子与兰德前辈握手,他也趁势把手伸了过去。但是向影华却只冲他微微点头一抱拳,就这么把他的手晾在那里,张流冰倒也见机很快,随即抬手还礼,没让自己尴尬。

松鹤谷三人走后,寻峦派众人也向游方告辞,经过昨天一场晚宴,他们对这位年轻的小前辈感觉已经是相当的亲近而且很敬仰,纷纷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与落脚地点,希望兰德先生有空去做客。

至于游方,此刻是刚从海外归来的风水奇人,要云游天下山川,尚且居无定所,当然不太好留联系方式,只有一个现在使用的神州行手机号而已,只能一切随缘了。

先前在松鹤谷中的经历,是游方第一次在各派同道面前亮相,是一个很好的铺垫,而在广州发生的这件事,经过寻峦派众弟子之口,渐渐传遍江湖,而且越传越显高深,正式奠定了“梅兰德前辈”的声望。

假如等到有一天,众人突然获悉他就是继续刘黎衣钵的下一代地师,估计都会恍然大呼,说一声原来如此!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刘黎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老头的第一步打算已经成功了。

江湖风门各派是千年之前杨公留下的风水秘法传承,开枝散叶至今,与通常人们所理解的风水界还是不一样的,与莫家原江湖八大门中的“风门”概念也有所不同。它们特指修炼风水秘法,凝炼天地灵枢的各派流传,众弟子可能混迹于公开的风水界,也可能完全是另外一种身份。

有趣的是,梅兰德的名声,随着安琪妮年初那份报告以及公开的发言,在风水界也渐渐传扬开来,明里暗里,他都成为了传说中的风水奇人。

后话暂且不提,张玺先送陆长林、郝丰俊、包旻等人去机场,同时也安排几名门人轮流住在白云山脚下值守,倒不是为了监视游方,而是注意那座山庄周围的动静,毕竟刚刚发生了唐朝和的事情,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刚送走陆长林等人,白云山那边就传来了消息,张玺闻讯不禁暗暗皱眉,却只能苦笑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