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五十八章、酒醒何处

一对蔷薇晶送给曾扮演情侣的张流花与包冉,他们“演”的确实很像,与这一对晶石很配。向笑礼在松鹤谷答谢下场试法的六名年轻才俊,送的就是每人一枚燕尾双紫晶,游方送此物给何德清,那是相当拿得出手了。

最引人注目的攒簇晶树,竟然是送给张流冰的,就是这位张大少,提出了怎样引唐朝和现身的建议,虽然是刘黎出手,但这个计划被证明是相当成功的。

张玺觉得很过意不去,在台下说道:“兰德先生,此物送给犬子,是否太过贵重了?”

张流冰在众人面前很不好意思,但心里也挺想要的,可是一听父亲说这话,他也不敢接了。游方摇头笑道:“引蛇出洞之策,出自张长老与流冰之口,而我与流冰还有另一层关系诸位不知。兰德有一位故友李丰,去年路过广州与流冰公子曾有一面之缘。当时李丰师兄曾与流冰切磋秘法,并有事相托,印象非常不错。

我来广州之前,李丰师兄曾有嘱托,见到张流冰莫忘替他转达谢意。而我此来见到这四位寻峦派年轻同道,果然是当今江湖后起之秀,这株攒簇晶树,也算是兰德替李丰师兄表达心意。我将在此山庄闲居月余,流冰公子若有闲暇时,不妨来交流印证秘法心得,这也是李丰师兄所托。”

噢,原来是还有这么回事,难怪给张流冰的礼物格外贵重。众人所疑问的只是李丰何许人也?但这番话听在张家父子耳中还有另外一番含义——

李丰前辈有事相托兰德先生,定然与寻峦玉箴以及寻峦派宗门整合有关,难怪兰德先生今天将晚宴安排的如此讲究。这样一种场合,对增加宗门凝聚力与归属感很有帮助,寻峦派已经很久没有做为一个整体在江湖同道面前出现了,更何况是这么风光的出现?

兰德前辈的手笔很大啊,张玺做为一名成功的商人心里自然就带着账本,但这场晚宴的花费在他眼里已经忽略不计,仅仅送给晚辈的四枚晶石,再加上为了圆场转赠给陆长林的那枚烈金石,也值两百万呀!而且不仅是钱的问题,这份人情太难得了。

他还在暗示张玺,不必着急,他还要在这里待一个多月,凡事可以从长计议,找机会再私下详谈。

听见游方的话,张玺心念一转,冲儿子道:“既然如此,你就多谢兰德先生吧。”张流冰将攒簇晶树接了过去,一众晚辈弟子都很羡慕,纷纷在心中暗道——我怎么没跟着张长老赶上这种好事呢?

接下来游方归席,众人自行把盏,气氛轻松多了,各种话题也都聊开了。有人问起李丰是谁?游方只答是一位多年来潜心修炼秘法的世外高人,有过两次偶遇,其人修为深不可测,据说曾得地师刘黎指点云云。

刘黎临走之前曾提到过李丰的名字,包旻亲耳听见可向众人作证,大家对游方的话自然深信不疑。这番交谈还引起了一个很有趣的误会,江湖传言下代地师衣钵已定,在场众人嘴上不说,可都在心里猜测此人会不会就是李丰?

不得不承认,大家猜的都很准,无论是李丰还是梅兰德,都是游方自己跑的龙套,“李丰”这个身份却掩护了“梅兰德”这个身份。

有人又很感兴趣的追问张流冰与李丰前辈的结识经过,张流冰说的基本上是实话——自己到永芳堂淬炼灵觉,夜遇李丰前辈,承蒙这位前辈亲眼有加指点修炼得失,他以此为机缘一举掌握神识云云,但是没说出寻峦玉箴与后来那幅画的事情。

又聊了半个多小时,席面上的菜品吃的差不多了,游方又打开门将服务人员叫了进来,重新上一轮主菜,晚宴的气氛达到高潮。这一晚,大家都很尽兴,除了三个人——张玺、包旻、向影华。

两位长老心里尴尬呀,面子上很挂不住,只得频繁敬酒说些敬仰的话,差点没把自己给灌多了,外人看起来还以为他们很兴奋呢。而向影华一直神情恬静坐在游方身边,服务员不在的时候,见游方的杯子空了,偶尔也很自然的给他添酒,搞的游方挺不好意思的。

向影华一向如此,就算在热热闹闹的晚宴上,她坐在那里,仍似有明媚的月光如影随形。

游方今天很大方,相当于两百万的东西送出去是一点没犹豫,陆长林上台接烈金石的时候,他只是感到好气又好笑,但一点都没觉得可惜,只是在心中暗道——你还真敢接啊?

师父偷了他三枚最华贵的烈金石再当众送回来,就是一种提醒:将来想搞定寻峦派,现在就得舍得下本钱,真到了那一天,你还能吃亏吗?江湖人做生意“以送为卖”的门槛术,小游子是一点即透、活学活用。

他现在又开始怀疑师父当初指点他在郴州搜集晶石,就是让他攒一笔行走江湖的本钱,小游子确实没什么身家啊,有很多事,有了本钱才可能去筹办,比如今天这场晚宴。

在场的其他人显然又起了另一种误会,兰德前辈这些晶石从哪里来的?有些东西,就算有钱也得有地方买,还得人家愿意卖给你。能提供这些东西的,自然是向家了,兰德先生与月影仙子结伴而来,还同住一座山庄,关系肯定不能一般,看这些晶石就知道了。

大家都在心里这么想,看着游方与向影华越看越像挺般配的一对,以至于有很多人敬酒是同时敬游方与向影华两个人,就像敬万书狂夫妇一样,游方还不好不喝——人家只是敬酒而已,又没多说什么!

酒喝开了之后,诸位同道夸奖游方的话当然不少,年轻英俊风流潇洒之类。陆长林今天兴致很高,酒也喝得不少,到最后都快搂着游方的肩膀称兄道弟了,这显然是生意场上应酬的习惯。话题聊开之后,又说到昨天的事,据说兰德先生是假意与一位美人幽会,才成功钓出了唐朝和,而那位美女对兰德先生仰慕已久,恨不能……云云。

游方刚才提了一句,牛然淼到广州的时候,就曾住在这个山庄,陆长林借题发挥,竟然将游方与牛然淼相提并论。牛老壮年时在港澳以及东南亚一带是出了名的风流有魅力,有三妻四妾、七子八女。

不要以为牛老违法了,当时他在香港,而香港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婚姻法才规定了一夫一妻制,历史婚姻关系仍然延续承认。所谓三妻四妾其实只有五个,因为牛老早年先后有两位正妻亡故,一共有过三位正妻,后来两位都是姨太太扶正。如今当然没有这种说法了,牛老还有三位在世的夫人,地位都是一样的。

牛老的风流倒也不是四处多情,老人家年轻的时候确实非常有魅力,还有一桩典故:有一位贵族出身的西洋美女对他一见倾心,展开热烈追求苦恋多年未果,牛然淼就是不愿意。这位洋妞最后牙一咬、心一横,进修道院当修女了,按中国的说法就和出家当尼姑差不多。

陆长林说起这些事是如数家珍,借着谈牛老,夸赞眼前的兰德先生如何风流不凡。换个场合,这话不算大毛病,但别忘了向影华就坐在另一边呢!说得同席好几个人直咳嗽,咳了半天陆长林才反应过来住口不谈。

他不说了,又出来一个打岔的,艺术家张流花先生今天也喝了不少,借着话题聊开了。张流花带醉胡扯这是一个宗教或信仰问题,就算是二十一世纪的世界,也只有官方信奉基督教或马列主义唯物无神论的国家实行一夫一妻制,而没有受到基督教或马列主义影响的地区仍然是一夫多妻制,不仅仅是阿拉伯社会,还包括隔壁号称民主文明的印度阿三。

这番话说的张玺脸都黑了,他知道自己这个小儿子行事荒唐,平时就喜欢与三流未成名的女明星厮混,但也不能在这种场合说这些混账话呀!假如不是当着众人的面,张玺恨不能拿酒杯砸儿子的脑袋。

其实张玺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他与包旻在门派事务方面虽然一向不和,但包旻之女包冉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一直都很喜欢。假如能结为儿女亲家,很多事情就好办了,他想撮合张流花与包冉,有这样一位儿媳妇,不仅自己满意,也能收拾这个荒唐的儿子,换作普通人家的女儿,还真拿张流花没办法。

这次张玺特意安排张流花与包冉假扮一对情侣,就是想看看两人来不来电?结果两人“扮演”的非常好,张玺也在心里偷着乐,下一步打算趁热打铁,再给这对年轻人创造增进感情的机会,但儿子在酒桌上又耍开了,这不是公然上眼药吗?

包冉就坐在张流花身边,瞪眼看着他,神情却是好气又好笑,冷不丁伸出手指戳着张流花的太阳穴道:“流花师兄,你怎么不去办个印度护照啊?”

张流花一撇嘴:“你以为阿三的护照很难办吗?现在办证都发展到国际化了,印度那个破地方,很多人连身份证都没有,只要有门路,随便弄个印度身份很容易,而且还是高种姓的呢!”

包冉不依不饶:“别扯这些,我就问你为什么不办个印度国籍?”

张流花一摊双手:“因为我爱国,连香港都回归了,兰德先生也回来了,我张流花怎么可以不爱国呢?”

张玺终于忍不住喝道:“流花,当着众位前辈的面,莫再胡说八道!”

张流花端着酒杯很委屈的反问道:“老爸,我在谈爱国,你怎么能说我胡说八道呢?”

这种语言风格太搞怪了,一桌子人都给逗笑了,却憋着没好意思笑出声来。经过张流花这么一打岔,刚才的尴尬气氛无形中被化解不少,又恢复了轻松欢洽。

张流花又举杯朝游方道:“兰德先生,流花敬您一杯,仗剑行游天下,那么多命案你都背得起,此生又何惧风流?……听说您还要在广州逗留月余,流花开了一家酒吧,您晚上有空就去坐坐,一定能吸引美女。”

张流花话里有话,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游方突然觉得此人并不简单,而是肆态佯狂。张玺的心里小九九,游方也看出一些苗头,看来张流花是有所不满,故意上眼药呢。

而游方目前的处境与情感心态,在座众人中,恐怕就是这个张流花看得最清楚,人人都把他和向影华当成一对,唯独张流花看出他有所顾忌不愿意误会更深,但又不能当众说什么,于是在拐着弯帮他呢。

想到这里,游方笑道:“多谢好意了!自从上次在洛杉矶一家酒吧喝多了,犯了错误,我已经不想再去了。”

……

美国洛杉矶与中国广州有十六个小时的时差,现在当地正处于夏令时,因此时钟差了十五个小时。游方在酒桌上随口提到洛杉矶的时候,大约是北京时间晚上八点,美国当地时间则是上午十一点。

洛杉矶唐人街以北,班布街与伯纳德街之间,距离州立公园不远的地方,有一片相对独立的建筑,恰好完全占据了两条南北向与两条东西向的街道之间相对独立的街区。

这里的楼群是典型的西式建筑风格,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它们很有特点。北面的楼宇最高,正中有九层,顶部呈山形,两侧逐渐过渡到八层与七层。东面的楼宇狭长,从墙体外饰看带着罗马风格,顶部却呈波浪形或是中国古城墙的垛口形,高度五层与六层依次排列。

西面的楼宇七层高,很厚重规整。南面的楼宇五层,却是挑空中庭结构,正中开了一个两层楼高的门直穿过去。可以开车从这里进去,中间是被四栋建筑包围的空旷地带,像一个很大的庭院。其中有一个露天停车场,还有两个人工小湖泊,绿地。

但是从南面建筑的中央挑空处,却不能直接看见这些,因为有一个植被青翠、生长着几株大树、可能是人工堆起的小假山,顶端还有一个中式凉亭,挡住了迎面的视线。

这里距离华裔聚居区不远,又处于环境相对安宁的另一个街区边缘,附近有着名的班布街跳蚤市场,每天经过的游客与购物者很多。东、西、南三侧建筑对外的一面,开有酒店、餐厅、旅行社、纪念工艺品店、商场、还有一家古董商行。

北侧的建筑是写字间,走进大堂可以在指示牌上看见很多机构的名字,包括国际东方文化研究理事会、国际图腾文明研究院、亚洲神秘学研究中心、世界艺术名家联谊会、远东文明保护慈善基金会,大多以中英文双语书写,还有的包括日语、韩语,一个个名头都大的吓人。

这里面当然还有一些公司,譬如名称普普通通的唐风公司、日本冲阳株式会社美洲分社等。却很少有外人清楚,这一片物业包括其中经营的产业,明里暗里、直接或间接,都控制在隐秘传承的无冲派手里。其最核心的组织机构是不引人注目的唐风公司,这栋楼就叫唐风大厦,对外最重要的财务机构是那家“远东文明保护慈善基金会”。

游方在地球另一端的酒桌上与寻峦派众人把酒言欢时,唐风大厦一间密室中,有一老一小两个声音在说话——

年轻人:“朝和师父死于地师刘黎之手,我将在暑假回中国,朝尚师父还有什么交待?”

老者:“你朝和师父是唐风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他的身份很快就会被查出来,但中美之间的法律制度不同,那边的警方也没有什么证据更管不到这里来,这里的问题不用担心。而你回国的一切行动都要小心,不能暴露身份,就算被人知道你身怀秘法,也不能暴露传承来历。刘黎突然来的这一手,让我们行事很被动。”

年轻人:“潘翘幕肯定已被警方重点关注,是否要与她联系?”

老者:“潘翘幕如今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大大方方继续做她的古董生意,一切行为合法却又令人起疑,在明处吸引警方的注意。而你的身份有很好的掩护,谁也不可能怀疑到你,轻易不要与她联系,除此之外那边的势力,有需要的你都可以利用,但尽量不要自己直接出面。”

年轻人:“明白了,潘翘幕现在动不了,冬平师兄与朝和师父都不幸遭遇意外,我会把情况都摸清楚。”

老者:“潘翘幕不是动不了,实在有必要的话,可以让她出面负责行动,但她就成为我们的弃子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那样做。你蓝师姐几年前就是这么失踪的,我一直很不放心,她有可能还没死,有机会的话,你尽量查出她确切的下落。”

年轻人:“我记住了,这次回中国,需要找机会除掉刘黎吗?”

老者摇了摇头:“不少人都这么想过,但如果你能杀得了刘黎,那他早就没命了,还用等到今天吗?他如果来找你的麻烦,你提前知道确切的消息倒还好办,但这不可能,你就不要主动去找他。对付这一代地师,只有一个法子是最好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