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五十七章、挥金如土

游方练剑时,向影华又出手了,看不见她身在何处,随着悦耳的微鸣声起伏成乐,林间的月华流转闪烁,与游方的剑舞激应相和,两人这一番说不清是相抗还是和弦的斗法持续了大约一个时辰。游方收剑后月光静谧四下无声,向影华没有从林中走出来,直接悄然而去。

第二天晚间,白云山庄是高朋满座。游方按三十人准备的晚宴,寻峦派一共来了二十一人,门中地位重要的核心弟子几乎都到了,其中张玺、张流冰、张流花以及另外两人是常驻广州的,而其他人都是听说消息后从各地赶来,包括早就赶到广州的包旻、包冉、何德清等三人。

两位长老联袂出击、一代地师现身诛凶,兰德前辈设宴答谢、月影仙子到场祝贺,对于寻峦派来说事情不小,而且是一件很长脸面的好事啊。其内情涉及到警方正在追查的一桩大案,当然不可能在外面宣扬,但门中核心弟子能通知的,张玺全部通知了。

张玺也是想借此机会举行一场气氛轻松欢洽的聚会,这对长期以来缺乏凝聚力与宗门归属感的寻峦派太重要了。它与寻峦派每年貌合神离的内部聚会不一样,是寻峦派众人作为一个整体向外界展示他们自己,在江湖年轻一代最出色、最令人好奇与仰慕的一对男女面前,而且是一场答谢寻峦派的酒会。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假如不是因为越俎代庖太失礼数,张玺恨不能亲自操办。如果他知道游方为了这场晚宴,囊中羞涩竟然向齐箬雪借钱,不知会作何感想?

张玺能想到的,聪明的小游子怎会想不到?否则就不会安排这一出了,就算不必奢华张扬,也不能简陋怠慢,还好这个地方档次与环境都不错。一楼两端分别有很大的餐厅、多功能厅,还有小型的会客室、棋牌室,餐厅与多功能厅可以随时搭建小型的展演台,足以举办五十人以下规模的各种聚会。

现代交通发达,昨天下午就通知了,正巧是周末,有一天时间,基本都能赶到广州。当然不乱糟糟自行登门,张玺派人四处接待汇合,在下午五点整,寻峦派一行二十一人集体拜山。

说是拜山并不为过,梅兰德年纪虽小但毕竟是名义上的前辈,而且还有地师刘黎的旗号。寻峦派中只有一人与游方是同辈,就是张玺、包旻、陆长林等人的师叔郝丰俊,这位在元辰慈善基金会挂一份闲职的老郝师叔今天也来了。

站在山庄门前迎客的游方,见到了寻峦派代掌门陆长林。这是脸上有光的事情,而且寻峦派各地核心弟子几乎全到了,他这位代掌门、名义上的宗门领袖也不可不来。

游方第一眼看见陆长林,微微有些惊讶。听说此人年纪不大,今年只有五十六,看上去也是五十多岁的样子,身材微微发福国字脸明显发圆,装着很考究的休闲款西装没有打领带,在众人簇拥下挺胸而来尚有几分雍容气度,拱手行礼时面带微笑,场面上没什么毛病。

在外面的场合,介绍他是元辰慈善基金会的理事长、慈善家兼实业家陆长林先生,谁都不会认为有什么问题。游方意外的恰恰是这一点,风水秘法可以汇聚天地灵枢之气滋养形神,刘黎一百多岁、早年曾受重创之身,如今看起来,那股子精气神也远非一般人可比。

别说刘黎了,就说在场的包旻与张玺,年纪与陆长林差不多,但容光神气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只是气质神态上显得老成沧桑不像年轻人。而那位年届八十的郝丰俊,头发已花白一看就是位老人家,但精气内敛皮肤润泽,内在的神气也比陆长林更精纯。

虽不清楚陆长林的秘法境界如何,但可以肯定一点,此人没有达到移转灵枢之境。理论上讲只要掌握神识甚至灵觉,都可以借助环境灵气起到滋养自身的效果,但是达不到“绵绵若存有深致”的境界。

陆长林今天虽然很有精神,兴致也很高,但是眼神深处却有一丝倦意,就像连日酒色过度或者是应酬太多的样子,虽不易察觉但怎能瞒过游方的眼力?如此看来,此人还算保养的不错了,至少身体健康没有早衰之兆。

其实寻峦派中,此刻掌握神识以上境界的高手有九人,包括突破境界不久的张流冰。其中最有意思是张流花这个不务正业的家伙,一个月前从松鹤谷回来之后不知怎么就开窍了,修为精进掌握了神识,张玺是既高兴又哭笑不得。

张玺这个小儿子资质非常好,就是举止太另类,修习秘法这么多年也不见他怎么用功勤苦,张玺本没抱太大希望,这下倒好,给他来了次意外惊喜。

而陆长林早在三十年前就掌握了神识,否则就算出身背景再好也不可能成为代掌门,但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突破移转灵枢之境,这一辈子的秘法境界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了。而他享有的各种资源、修炼中各种有利条件,却远非一般弟子能比啊。

在这九人中,达到移转灵枢境界以上的高手有三人:修为最高的是包旻,刚刚化神识为神念不久;其次是张玺,他比包旻大几岁,距化神识为神念还有一线之隔,但这一道屏障突破起来却很难,他平时操心的事务也最多;另外一位,就是八十岁的老师叔郝丰俊。

郝丰俊资质一般,但中年之后日子过的悠闲,不爱管事只潜心修习寻峦诀,六十之后条件与时间都允许了,还兴致勃勃游览世界各地风光,年近古稀时竟然突破了移转灵枢之境,迈入真正的高手行列。

但郝丰俊这一辈子的修为境界恐怕也到此为止了,再往上更进一层楼几乎不可能。秘法修炼虽与习武不同,但功夫也不是越老就一定越厉害,凡事讲究机缘,错过了生理与心理最佳的黄金时期,再想精进就格外艰难。

闲话少述,游方与众人一一见礼,要说神采气度,小游子不必刻意端着也有前辈的风范。走江湖开棚都讲究个卖相,何况游方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移转灵枢境界的高手,这一点不用装,就已经足够令人佩服了,而且他的见闻阅历也算很老成了。

至于向影华,年纪轻轻已化神识为神念,气质形容自不凡,江湖同道“月影仙子”这个名号可不是白送的。

众人到达时天还没黑,而且正是此地一天中湖光山色最美的时候,早有服务人员在山庄前的草地平台上放好休闲桌椅与各色茶点,大家就在这里喝茶聊天,欣赏广州市郊着名的景观——“白云望晚”。

这座山庄不仅够档次,而且对于秘法修炼者来说,地气环境也非常不错。霞栖山际景致宜人,谈性正浓时领班经理过来了,彬彬有礼的通知大家酒宴已准备完毕,可以入席了。

二十一名寻峦派来客,加上做东的游方,还有松鹤谷向影华、向雨华、万书狂三名贵客,一共二十五人。

餐厅里准备的是十五人规格的宴会大圆桌,并列开了两席,每桌周围都有三名服务员,负责上菜、随时整理餐碟、倒酒。沿着南侧落地窗,还有一溜放着各种酒品与甜点、水果的吧台,等到了一定的时候,可以将酒席撤了,众人或坐或立,随意交流谈话自行品饮。

游方所在就是主桌了,“兰德先生”当然坐在主位,一番推辞与谦让之后,向影华坐在了游方的右手边,再往右是万书狂夫妇。陆长林身为寻峦派代掌门坐在游方的左手边,再往左转圈依次是郝丰俊、张玺、包旻以及参与昨日设局的张流冰、何德清、张流花、包冉等,这一桌一共坐了十二人。

众人走进宴会厅时,第一眼都被大厅东面的展演台吸引过去。展台前方正中央放了一个透明的有机玻璃双层架,上层是三枚烈金石,下层还放了四枚晶石。一左一右是一对很漂亮的、五芒星结晶形状的蔷薇晶,它们也是一种香花石,内部有波浪状的花瓣纹。

中间左边,是一枚燕尾双紫晶,而右边竟不是普通的晶石,而是一株半尺来高,异常精致小巧的攒簇晶树。

这种多类矿物晶聚生的攒簇晶树,可以当做收藏工艺品,成为秘法晶石的概率太低了!它要求聚生在一起的每一种结晶都具备秘法可用的物性,而且开采时不能破坏。游方见过最大的一株当然是松鹤谷中那两人高的九九归一攒簇晶树,而且在天机大阵中数百年灵性洗炼精纯,是举世难求之宝。

至于这一株,当然根本不能与之相比,但作为罕见的秘法攒簇晶树,它的价值绝不亚于单体烈金石。这不是在郴州“拣”到的,而是游方离开松鹤谷后,骑着破摩托到汝城洗温泉时,在一家工艺礼品店偶然发现的。

晶石他有不少,第一次搜集了五十四枚,第二次收集了十七枚,松鹤谷向家送了八枚。他自己分别送了屠苏、谢小仙、齐箬雪、向影华各一枚,卖了一枚,斗法中前后损毁了十枚,目前还剩六十四枚,包括那三枚烈金石与两枚将被卖出的雄黄石。

但是其中的攒簇晶树,仅此一株,今天却拿了出来放在这里。

展台上方有射灯照下,这七枚晶石的光芒夺目,而且更奇特的是,下方四枚晶石反射出的辉光交映,竟似托着上方三枚暗金光泽流转的烈金石,璀璨醒目且有烘托层次感。

张玺与包旻当然认出那三枚烈金石就是刘黎相赠之物,当时都没来得及推辞,兰德前辈就已经收下了。另外四枚晶石是怎么回事?他们不禁都看了向家三人一眼,难道是向家的客人拿出来的,就是为了衬托那三枚烈金石?嗯,效果太好了!

万书狂与向雨华夫妇也很意外,暗中看了向影华一眼,以为是她拿出来的,不知是什么用意,在这种场合也不好追问。而向影华本人同样很吃惊,只有她清楚这是游方自己弄的,但是别人不问,她也不好主动解释什么。

入席敬酒,感谢与久仰的话自不必多述,大约半个多小时后,酒到酣处,游方一摆手将所有的服务人员都打发了出去,隔音效果很好的大门也关上了。众人一见这个场面,就知道有节目,全部安静下来。

果然,游方离席而起,款步来到展台上,向众人抱拳道:“叠嶂派供奉长老千杯,诛门中叛逆李冬平之事,想必诸位已有所耳闻。兰德当时有幸在场并略尽绵力,昨日地师刘黎现身,我方才明了那李冬平流窜海外之时,早已与无冲派败类勾结成党。

无冲派传承清白无辜,只惜子弟无行,以至遭灭门之祸。幸存传人不思悔悟重正宗门,反而流窜海外结党延恶,近年来更是在内地犯下盗墓、走私、暗杀等诸多大案。余孽掌门唐朝和追索李冬平之事,潜入广州企图暗害于我。

月影仙子修为超绝,及时赶到,那唐朝和落荒惊逃,却贼心不死,仍率党羽于暗中窥伺图谋不轨。寻峦派诸高弟义薄云天,不容孽类猖獗,张玺、包旻二位长老率弟子在广州设伏,恰逢当代地师出手诛凶,唐朝和及其党羽一网伏诛。

刘黎前辈神龙一现,临别时赠送三枚烈金石,以赞念寻峦派及二位长老义举。兰德不敢怠慢,特于此设宴相邀,以成全美意!”

事情的经过在场众人基本都已经清楚了,但游方这番话说的漂亮,表面上一个“谢”字都没提,但将寻峦派捧得太舒服了。说完话游方拿起一枚烈金石,以神识激引发出无数比针尖还细的光毫,在灯光下别提多漂亮了!

他又笑着说道:“陆掌门,请二位长老上前,此是刘黎前辈美意,兰德有幸转交。”

这时一幕很意外的情况出现了,陆长林站了起来,走到游方面前抱拳行礼,万分谦虚道:“多谢刘黎前辈美意,多谢兰德先生劳烦,陆某人受之有愧呀!”说完话一躬身,神色恭谨伸手欲接。

咋回事啊?闹了个误会!游方说的是“陆掌门,请二位长老上前”,是出于这种场合的正常礼节。而陆长林听成了“陆掌门,请!二位长老上前”,他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呢。

这不能怪游方说错,而是陆长林自己想当然了,就算游方说的再清楚他也得听错。游方刚才说刘黎“赠送三枚烈金石,以赞念寻峦派及二位长老义举”,没提自己是为了谦虚,但是“二位长老”强调的很清楚。

可是陆长林一听,想当然的认为二位长老与他这位代掌门都有份——寻峦派“及”二位长老,自己代表的不就是寻峦派嘛?烈金石虽价值贵重,但对于陆长林的身家来说也没什么太了不起,最重要的是这份地位荣光。

张玺与包旻来之前将事情的经过已经说清楚了,偏偏没提烈金石这回事,一方面是不太好意思自吹自擂,另一方面晶石让兰德前辈一人拿走了,虽然能想到当众转赠这一出,但是万一兰德前辈没这么做,到时候岂不尴尬?还是顺其自然更好。

这一幕游方也没料到,心中暗道这位陆长林啥也没干,还真有脸抢在二位长老前面“谦虚”!

但他的手仅仅是顿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没有流露出明显的异常,顺势接话道:“陆掌门何必谦虚呢?这不是给您的私人馈赠,而是寻峦派此番义举一个见证。”然后很自然将那枚烈金石交到陆长林手上。

张玺与包旻已经站了起来,神色非常尴尬甚至羞愧难当,好在这种需要谦虚的场合,旁人看见了也不觉得太异常。

包旻欲言又止,张玺暗扯了他袖子一下,以眼神示意他什么都别说了。都已经这样了,假如再把实情说出来,当着松鹤谷同道的面,整个寻峦派都得跟着陆长林丢人!幸亏兰德前辈豁达大度随机应变,才没有将挺好的场面搞砸。

二位长老接过晶石时口称惭愧,看着游方的眼神带着无言的赞赏、抱歉与感激之意。

这一出之后,游方却没有回席,向着在场众人再一次抱拳拱手,然后一指剩下的四枚晶石道:“方才是刘黎前辈的美意,但此番诛凶之举,不仅有二位长老仗义出手,还有寻峦派几位年轻才俊相助。刘前辈留物相赠以见证义举,兰德也应诚意相谢。张流冰、何德清、张流花、包冉四位同道,请万勿推辞!”

原来这四枚晶石是兰德前辈自己拿出来的,送给四位晚辈做见面礼同时表达谢意,相当的狂放豪爽啊,也完全符合他在松鹤谷所传扬出的声名。

掌门与二位长老已经接受了刘黎前辈的馈赠,虽然是因为刘黎已走没法拒绝好意,但四位晚辈在这种情形下,同样也不好拒绝兰德前辈的好意,否则不仅是不给面子,也让人家不好下台。

况且这是既实惠又风光的好事,很不好意思的谦虚客气了一番,四人都很高兴甚至很兴奋的收下了礼物,来喝酒之前可没想到这一出,简直是喜出望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