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美人名剑

不论是被子弹还是刀枪贯穿,穿出来比刺进去的伤口要可怕的多,唐朝和是背后中刀被插在地上,鲜血顺着刀身上的血槽涌出早已把胸前的衣服染透了,这一刀也把他的脊柱与胸骨斩断,冲击力还震断了好几根肋骨,拔刀之后整个胸腔都塌陷下去。

刘黎偏偏将尸体挑翻过来,变形塌陷的胸膛沾染着泥土和污血一片模糊,唐朝和双目圆睁牙关紧咬,人早就断了气,但鼻孔还向外喷着两串血沫,那是肺部被刺穿后的出血混杂着空气顺着呼吸道溢了出来,显得是那么的狰狞恐怖!

齐箬雪就算经历过凶险的处境,但做为现代都市白领,怎么可能见过这种场面?当时吓的心惊肉跳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惊呼,腿一软趴在游方的后背上,不仅脸色煞白,她双手紧紧抓住游方的上臂,连指甲都白了。

游方见到师父突然现身也很意外,一时没有顾得上齐箬雪,此时才想起唐朝和的死状确实太惨烈,一般人乍一看见弄不好会受刺激,赶紧向后一伸手把齐箬雪拉到了身前,顺势搂在了怀中,一手抚着她的后心一手拍着她的后脑勺柔声道:“箬雪,真对不起,让你受惊吓了。别怕,已经没事了,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齐箬雪把脸埋在他怀中,身子犹有些瑟瑟发抖,游方再抬头时,刘黎已经在树干上写完了字,扛着长刀消失于茂盛的刺槐林中,只见那株大树干上竖刻着几行字迹——

“死者唐朝和,早年孤苦兄弟相依,习武修法心黑手狠,中年赴美暗结党羽渐成气候,近十余年于各地策划盗墓、走私、杀人跨国大案多起,时年七十有三,伏诛于广州摩星岭下。——杀人者刘黎。”

老头的书法苍劲有力堪称铁钩银划,游方搂着齐箬雪望着七丈外的树干,视线不禁有点模糊,这才意识到自已的双眼已经湿润,只有他才完全明白刘黎为何要这么做。

师父在郴州时说过要放手让弟子行走江湖,放手不等于真的放心啊,如今到了凶险危急关头,老头还是现身了。老头没有一直跟着他,听张玺的话,最近师父接连走访了叠嶂、八宅、九星各派,应该是察觉到什么风声才赶到广州的。

从上次见面到现在,游方已突破移转灵枢之境,费居村与松鹤谷之行不仅大开眼界,在风门各派面前甫立声望,而且修为精进神速。徒弟的本事究竟怎样了,老头现在恐怕还没有向影华了解的清楚,就算能想到游方的进步很快,从最谨慎的角度考虑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毕竟上次分手时,以游方当时的功力肯定接不住唐朝和一击。

老头现身还有第二个目的,就是把这笔债扛过去,再来人寻仇的话,目标肯定会变成刘黎。无论是李冬平还是李秋平,在那个跨国集团中的地位不可能与唐朝和相比,他可是两大首脑人物之一,而梅兰德的声望与影响也远远不能与刘黎相比。

今日一刀出手,以前其他的冲突都变成小打小闹了,刘黎把对方所有的火力与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游方日后行走江湖也省心多了,否则总是纠缠的没完没了。唐朝和这种高手可不是大白菜,砍了一个随便又能冒出来一个,那唐朝尚还得主持无冲派以及整个集团的大局,不太可能干追杀刘黎这么危险不讨好的事,也不可能亲自专门对付游方。

刘黎的行踪飘忽诡异,神龙见首不见尾已久,近日却接连公然现身,今天还干净利索的将唐朝和给宰了,最简单的一手江湖“捶岗”术玩的是炉火纯青,无非是借机告诉天下同道,地师刘黎不仅有了传人,而且威风犹在。

老头这一手奇袭玩的太漂亮了,估计把压箱子底的老本都用了,但在外人看来却如闲庭信步一般轻松,要唐朝和的性命直如探囊取物。至少在张玺与包旻眼中,效果是震撼无比,不禁在心中暗自嘀咕——江湖谣传有误啊,谁说地师刘黎多年前受伤后功力已大打折扣,如今看来威风不减盛年啊!

就为这出手一刀,可把老头累的够呛啊,这几天暗中监视两帮人设局,自己也潜伏跟进隐匿行踪,还要小心翼翼不被双方高手察觉,前前后后做了许多准备。但到了现身时,他出手仿佛是轻松的不能再轻松,扛着大刀神气活现,简直潇洒的冒泡。

老头装的越轻松,游方看在眼里就越感动,师父真不容易啊,此事过后,他老人家也该好好歇歇享受几天轻闲日子,徒弟也不能总不成器,遇事都得让他老人家在背后兜着。

心里这么想,他朝着刘黎消失的方向一拱手,但没法躬身了,臂弯里还搂着齐箬雪呢,张玺与包旻也在行礼恭送。刘黎的声音突然又从树林中传来:“梅兰德,你此来广州,没有忘记李丰交待的事情吧?”这句话初传来时很清晰,说到最后几个字已是余音飘渺,显然已经走远了。

听见这句话,包旻倒没什么反应,又不是冲他说的,但张玺眼中惊讶不已,扭头用询问的目光看了游方一眼。游方朝树丛中说道:“原来先辈也知内情,晚辈自然记得,当从长计议,我此番来广州也是为了此事。”

已经远去的刘黎不知能否听见这句话,但张玺听的却是清清楚楚,却没有当场追问。游方又道:“二位长老,今日多谢了!感激之情不必多述,明日晚间,梅某将在白云山庄设宴,答谢诸位寻峦派同道。……齐小姐今天受了惊吓,我先送她回家,就麻烦你们抹去此地的痕迹。”

齐箬雪在他怀里还低声说了一句:“兰德,我没事。”但俏脸煞白仍然没有血色。

游方收起铁狮子,半扶半抱着齐箬雪从原路离开了这里。所谓抹去痕迹当然不是毁尸灭迹,刘黎交待的清楚,尸体以及他在树上刻的字都是留给警方的,张玺等人只需消除自己来过的痕迹。

这里有三个人,刘黎“送”了三枚晶石做为见面礼,他可真够大方的,若按松鹤谷与江湖各派交易晶石的价格来看,它们是所有秘法晶石中最昂贵的烈金石,一枚在六十万左右,而且很难买到。

至于更贵的,那只能是灵性洗炼精纯之物,要靠机缘才能获得。向影华开口向游方求购一枚灵性洗炼精纯的冷云晶,让向笑礼开价,搞得向笑礼很尴尬,不敢多给唯恐游方难堪,就这样还给了一百万。

烈金石在风水阵法中用处很多,还可以镶嵌在器物上,以神识养炼添其妙用,其最突出的物性是能够蓄积神识或灵觉威力,集中在一瞬间爆发,如果使用者的神识足够强大,爆发的威力在控制之中,还可移转其威力所及的方位。紫晶石也有类似的用处,但只可汇聚地气之威压缩为一线,而烈金石的用处与威力显然更大。

而且烈金石看上去显得名贵而堂皇,每一个方向都是八棱形,很复杂奇妙的晶体结构,表面是暗金色的,如果用神识激引,会散发出无数比针尖还细的金色毫光,拿来送礼那是相当的气派。小游子有幸“拣”到了三枚,全让老头子“偷”出来冲门面送人情了。

游方走的时候把三枚烈金石都带走了,张玺与包旻就似没看见一般什么都没说。他们当然不会在乎“兰德前辈”一人独吞,本就是意外之获,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当面计较。而且游方说的清楚,明日将在白云山庄设宴答谢诸位寻峦派同道,肯定是要在那个时候转交了。

在那种场合,当着众同门的面拿出来金色毫光四射,说是地师刘黎感其义举所赠之物,那才叫真正有面子。不仅是张玺与包旻有面子,也是给刘黎前辈与兰德先生自己面子,可比在这里私下一分揣回家强多了!

两位长老都想到了这一点,不禁感叹兰德先生虽年纪轻轻但不愧为前辈,考虑的这么周到。他们帮他是出于江湖同道之义,但是接受帮助的人会做人,也让他们感觉舒坦。

游方走后,地下只留下唐朝和狰狞的尸体,他右手中还紧握着一样东西,是一支锋利的短枪。银色的枪头闪着阴冷的寒光煞气十足,金色的枪缨,枪杆只有一尺八寸便于随身携带。

张玺把短枪拿了起来,放在手中掂了掂道:“此物也非凡品,不必留给警方,今日虽是刘前辈出手,我寻峦派所为也自认账,东西留下也就留下了。德清的神识锐利,一直没有太趁手的法器,这短枪给他最合适。”

包旻一听张玺要把这件好东西留给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何德清,很高兴的收下没说什么。

游方与齐箬雪已经走到林间小路的尽头,前方穿过树丛可以看见他们停在路边那辆车的轮廓。受了惊吓的齐箬雪刚刚将气喘匀了,紧接着又发出一声惊骇的低呼。原来就在小路两旁的灌木丛中,左右各躺了一个人,显然也是刘黎下手杀的,一刀了断非常干净。

游方赶紧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低头吻着她的眼睑道:“真对不起,今天把你吓成这样,已经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了,不要再多想。”

师父今天来的这一出,效果绝对够震撼,目的也完全达到了,只是委屈了齐箬雪,让她受了这一连串惊吓,如果不好好安抚,弄不好会留下心理阴影,就像游方当初伤了元神一般,说不定会天天做恶梦的。

这两人之间也够有意思的:想当初激情一夜,事后齐箬雪先开口,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后来游方杀了断头催,两人心知肚明,但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到现在,反过来又是游方在哄齐箬雪,就当今天什么都没看见、没听见。

敢情他俩共同经历了这么多,说起来竟然啥事都没有啊?骗鬼呢!

刘黎说唐朝和一行七人皆已尽数伏诛,他杀的可够干净的,而且把尸体都留下了,就等着警方去查呢。老头留了刘黎这个名号,警方够呛能按照这个线索追查到凶手,但这些死者的身份查证起来就有文章了,弄不好会成为破获跨国犯罪集团的线索。

唐朝和当然不是专门为了游方来国内的。与这个跨国犯罪集团关系紧密的杜秀才、狂狐团伙接连被警方侦破,他们在内地的非法勾当受到了沉重打击。李冬平受命回国收拾残局,他很谨慎的斩断了与原先下线团伙的所有联系,计划另起炉灶“开创事业”,并且调查接二连三生意受挫的原因。

他还真查到梅兰德的线索了,然后自己便下落不明。李冬平叛出叠嶂派之后,在美国表面上是个生意人,但暗地里已拜唐朝和为师。这一系列事件终于惊动了唐朝和,他带着六名手下回国,想查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仍然是有来无回。

这些内情暂且不提,游方将齐箬雪抱上车,放在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缓缓开车离去。一路上齐箬雪没怎么说话,嘴唇发白身子有点打颤,双手交叠抱在胸前,仿佛很冷的样子。

游方觉得很惭愧,此局将她这个无辜的人卷进来,实在对不住如此佳人!怜惜之情油然而生,车走到半路往旁边一打轮,停在路边树丛间恰好能藏住车的一片空地中。

“兰德,又有什么事吗?”齐箬雪抬眼看了看周围,声音不由自主的在发抖。

“没事,箬雪,你害怕吗?”游方打开了车顶的天窗,尽量以最轻柔的声音问道。

齐箬雪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我不怕,都听你的,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游方叹了一口气:“箬雪,真的对不住你!我先前告诉你的话,现在应该明白了吧?”

齐箬雪的语气神情都有掩饰不住的委屈:“你怎么又提这个,难道我说了什么吗?我只在担心一件事,你千万要答应我——不要明天就消失。”

说是什么都没看见,但心里想的还是那一幕,游方有太多她不了解的秘密,今天也亲眼见到了他所经历的凶险,如何能不担忧?她甚至不敢想更远的事情。她是真的在害怕,但那份柔情所系成的结更不可能解开。她吓得够呛,却莫名觉得眼前的他更有神秘的魅力,已经被彻底吸引不想再挣脱。

“你为什么在发抖?”游方解开了安全带,将随身的晶石、铁狮子、画卷都取出来放好,然后解下腰间的名剑秦渔,就放在齐箬雪前面挡风玻璃的下方,侧过身子问道。

齐箬雪朝他张开了手臂:“就是有点冷。”

“真对不起,我忘了你冷,我也觉得有点冷。”游方说话间已经将前排座椅缓缓放平。齐箬雪的脸色本来因惊吓显得很苍白,现在她的身子随着椅背缓缓的后仰,脸上却渐渐呈现出潮红,眼神扭捏分明是惊羞,惊羞又成了旖旎风情。

她刚想说些什么,游方已经俯身拥住了她,然后……只听见如呻吟般的喘息声与吮吸声渐渐粗重……

不论游方今天设局有什么目的,但齐箬雪自始至终,就是把它当做与他的幽会,尽管向影华已经告诉她这是一场什么样的幽会。游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是齐箬雪呢,这是她希望的幽会吗?现在这一幕,才是她一直准备好的渴望时刻。

这是否也是游方想要的呢?说不清楚,但他已经不愿意再多想了!

某位网络作家在书中写下这样一句话:“男女之间,第一次上当怨骗子,明知如此,第二次失身怪自己。”后来又加了一句注解:“不论这是不是错误,第二次比第一次容易的多。”

也许是为了尽量忘却那惊骇与恐惧,性爱中的齐箬雪异常的投入,白嫩的肌肤泛着兴奋的粉红晕色,神情迷醉甚至有一丝疯狂;而游方健壮的身体,动作看上去似乎尽量的温柔,仿佛唯恐一不小心将她刺痛了、揉碎了,但渐渐也融入她的迷醉,激起一波又一波欲望的痉挛与共鸣。

小树林外的公路上偶尔有车辆奔驰而过,谁也没有停下来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名剑秦渔似乎发出微鸣之声,或是怀中火热的冷美人销魂呻音,路上有一辆挂着江西牌照的奥迪Q7从远处驶来,接近这片小树林时一直在减速,却始终没有停下,然后突然掉头,就似受了什么惊吓,加速从原路返回。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车里响起了带着异国情调的乡村音乐声,前排座椅已经归位,但两人的位置却是在后排,身上的衣物已经大概恢复齐整,至少每件都还在。

齐箬雪秀发凌乱媚眼如丝,半依在游方的怀中,神情已看不出一丝受过惊吓的痕迹,却以后怕的语气说道:“兰德,我刚才只在担心一件事,害怕你像上次那样,车里没有多余的衣服,假如那样,我怎么回家啊?”

游方低下头轻吻她的耳尖,弄的她痒痒的,小声说道:“不论怎么样,我送你回家。……箬雪,你饿不饿?”

时间已是下午两点多,齐箬雪答道:“都忘了,今天没吃早饭就出门了,你一说,我还真觉得好饿,你呢?”

游方:“我也没吃早饭,一会儿吃完饭再送你回去,对了,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齐箬雪:“说,什么事都可以。”

游方:“在那座山庄别墅,举办一次够档次的晚宴酒会,需要花多少钱?”


阅读www.yuedu.info